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我们还能信任什么样的评论家?   

2013-08-14 11:2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来已经沉寂无趣的文学评论界最近又忽忽地热闹起来了。对立两派居然“机关枪”“火箭筒”都搬出,乒乒乓乓地搅和得煞是好看。为啥呢?居然为的是文坛宿将、前文化部长王蒙老师新近出版的一本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王蒙老师这部长篇写在文革期间,写的也是发生在文革时期新疆维族农村的一些人和事。王蒙老师以他的文学功力和政治声望,每每有文学作品问世都会引起一番“轰动”,多部作品都推动了当代文学思潮和创作实践的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因此历来对他作品的评价都是正面的。即使有一些非议,为顾大局,为避贤者讳,往往也只是在桌面底下小声嘀咕几句,不会搬到桌面上来大声嚷嚷,几朵浪花泛过,是酿不成(也不愿意让它酿成)大潮的。这一回居然“公开对抗”起来了。整版整发文章进行抨击,反驳。拱卫王蒙老师这部作品的说:“这部作品 们怎么高度评价都不为过”“这部书有巨大的超文学的价值”“它是当代文学史上一件珍贵的出土文物,它使干瘪的文革文学史变得生动丰富起来”等等等等。而抨击者则说:“这是一部从一开始就注定写‘砸’了的作品。”“冗长乏味、不堪卒读。”“立志要做一个时代的宣讲员,动辄以概念化的政治概念化的政治语言来图解生活。”“人为地将阶级斗争扩大化的观点,浸透在王蒙整个小说中。”“三年罕见的巨大灾害,再到整个文革期间的生活困境,在王蒙先生的笔下,却是到处莺歌燕舞。”等等等等。
虽然,当年王蒙老师不耻下问,把这部作品最早时的手稿,还是密密麻麻地写在一本笔记本上的原稿让在新疆做知青的我“拜读”过,但毕竟已时过三十多年,对当年作品的记忆肯定不能作数了,而且我相信,王蒙老师这回出版前对原稿一定做了很大的润色和加工,眼下我还无幸读到新出版的这个稿本,所以我对小说到底如何,先不加评说。我要说的是,对声名灿然如王蒙老师者的作品能做这样截然不同的评论,确实是中国文评界一大进步的表现。这六十多年来,文评界要么集体把一部作品抬上天,要么就集体把它或它们打入地狱,或者就故意对一些作品保持沉默,几乎很少看到真正的争论。即使有,争不了几句,也赶紧草草收场。争不起来的原因是因为总有人给定调子,怕争狠了会妨碍了社会的和谐和必须的步调一致。而反潮流的理论家,敢于以少数派的面目公开和“调子”唱几句反调,坚持己见的——不管是左的或右的,几乎是不会出现在这块土地上的。跟着调子走,早已代替了常规的应有的跟着感觉走,更别说跟着真理走了。所以,这回是好事儿。但愿以此为开端,能让我侪见到当代文学评论的春天又绿大江南北。一本笔记本上的原稿让在新疆做知青的我“拜读”过,但毕竟已时过三十多年,对当年作品的记忆肯定不能作数了,而且我相信,王蒙老师这回出版前对原稿一定做了很大的润色和加工,眼下我还无幸读到新出版的这个稿本,所以我对小说到底如何,先不加评说。我要说的是,对声名灿然如王蒙老师者的作品能做这样截然不同的评论,确实是中国文评界一大进步的表现。这六十多年来,文评界要么集体把一部作品抬上天,要么就集体把它或它们打入地狱,或者就故意对一些作品保持沉默,几乎很少看到真正的争论。即使有,争不了几句,也赶紧草草收场。争不起来的原因是因为总有人给定调子,怕争狠了会妨碍了社会的和谐和必须的步调一致。而反潮流的理论家,敢于以少数派的面目公开和“调子”唱几句反调,坚持己见的——不管是左的或右的,几乎是不会出现在这块土地上的。跟着调子走,早已代替了常规的应有的跟着感觉走,更别说跟着真理走了。所以,这回是好事儿。但愿以此为开端,能让我侪见到当代文学评论的春天又绿大江南北。 但细读对立双方的文章,又让我凭添一分忧虑。双方虽然很对立,但对立的出发点却大多是“政治”。似乎都在贯彻伟大领袖“政治第一”的文艺标准在讨论一部作品。特别是对《这边风景》持否定态度的朋友,他们好像是在批极左,但所持的立场几乎都是在拿政治在说话,颇有一点文革时期大批判文章那种左得可以的味道。而那些拱卫这部作品的朋友,在捧场的言论背后,你仍然可以读出他们对作品不是没有意见,
但细读对立双方的文章,又让我凭添一分忧虑。双方虽然很对立,但对立的出发点却大多是“政治”。似乎都在贯彻伟大领袖“政治第一”的文艺标准在讨论一部作品。特别是对《这边风景》持否定态度的朋友,他们好像是在批极左,但所持的立场几乎都是在拿政治在说话,颇有一点文革时期大批判文章那种左得可以的味道。而那些拱卫这部作品的朋友,在捧场的言论背后,你仍然可以读出他们对作品不是没有意见,但还是出于“顾大局”和“避贤人长者讳”的“政治”考虑,把一些本想说的都掖着藏着抹平了。而且两派都有出于政治考虑而拼命说一些违背艺术良心的话,说一些极其过头又过火的话。拱卫者的过头让人肉麻到起鸡皮疙瘩,而批驳者的过头之处却往往让人想起“别有用心”、“打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脚,欲置人于死地而后快”那种文革作派。
我们应该、我们需的是从容地讨论。淡定地研究。在拨乱反正三十多年后,给中国当代文学面临瓶颈之际,寻找一条好的出路。
我们这些不懂理论的家伙,特别不希望理论家们只是或按规矩捧一捧,或按即使在西方也正在过时的理论框架骂一骂,拿上红包,赚几下掌声,回家安然地喝他的老酒去了。但还是出于“顾大局”和“避贤人长者讳”的“政治”考虑,把一些本想说的都掖着藏着抹平了。而且两派都有出于政治考虑而拼命说一些违背艺术良心的话,说一些极其过头又过火的话。拱卫者的过头让人肉麻到起鸡皮疙瘩,而批驳者的过头之处却往往让人想起“别有用心”、“打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脚,欲置人于死地而后快”那种文革作派。 我们应该、我们需的是从容地讨论。淡定地研究。在拨乱反正三十多年后,给中国当代文学面临瓶颈之际,寻找一条好的出路。 我们这些不懂理论的家伙,特别不希望理论家们只是或按规矩捧一捧,或按即使在西方也正在过时的理论框架骂一骂,拿上红包,赚几下掌声,回家安然地喝他的老酒去了。 否则如何,我们还能信任什么样的评论家?!
否则如何,我们还能信任什么样的评论家?!
  评论这张
 
阅读(314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