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深圳,你为什么不能换个角度来做规定?  

2011-05-08 07: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头、企业主只顾自己奢侈淫糜而恶意欠薪(当然也有个别是由于企业经营问题和资金周转上的问题造成的),逼得他们去讨薪。要农民工不讨薪,最根本的办法是,不让那些不良商人、工头和企业主拖欠农民工工资。为了防止在大运会期间发生农民工聚众讨薪的事件,政府首先应该在大运会召开前,“勒令”所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主和工头、商人,必须在几月几日前还清农民工工资。继续恶意欠薪,而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 而现在,这把“勒令”和“追究”的大刀却砍向了被欺压者农民工的头上。我要问,在深圳,还有公道二字吗?我要问,深圳是不是在“蓄意”保护那些欠薪的工头、商人和企业主?我更要问,深圳是真的要大运期间社会“和谐”吗?是真的在解决问题,还是在激化矛盾? 深圳是由千百万农民工一手建起来的城市。中国没有哪一个城市的史册上,像深圳这本史册那样刻下了农民工的伟大贡献。如果我们一定要说,没有农民工,就没有深圳。这也是绝不过份的。深圳一千四百多万城市人口中,依然有一千多万长期坚守在它各个岗位上的“农民工”,在没有户籍、不给户籍的情况下,支撑着深圳今天的富裕、文明和“和谐”,支撑着城市的正常运转。就凭这一点,深圳的有关部门也不应该做出这样没有良心的规定。 想到骇人听闻的富士康跳楼事件,再想到今天这个匪夷所思的荒唐规定,我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富士康事件发生在深圳绝非偶然。而且,看起来,深圳的有关部门并没有从有关事件中记取必要的教训。 但愿,这个荒唐的规定是未经深圳市委和市政府批准,而只是有关部门自己头脑一热,荒唐地做出来的!! (另外我要补充询问一个问题:群体性上访为什么是非正常手段?这么说,有法律依据吗?中国人为什么不允许使用深圳,你为什么不能换个角度来做规定?

 

深圳,你为什么不能换个角度来做规定? 大运进入倒计时阶段。近日,深圳有关部门居然做出这样的规定:5月1日至9月30日,严禁农民工通过群体性上访等非正常手段讨要工资,凡是组织、参与集体上访事件的,一律按相关规定严肃处理,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5月7日《南方日报》)因为是南方日报这样一张党报上发布的消息,我宁愿相信深圳市政府的有关部门的确做出了这样一个规定,虽然无论怎样,我也不能相信,作为一个副省级城市的政府相关部门,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战场,作为曾经给中国亿万普通民众带来巨大欣喜和瞻望的“风水宝地”,特别是作为我特别敬重而又寄托了极深厚感情的一个城市,它的政府部门怎么会做出这样一个昏聩、荒唐、既无情无义又无理的规定?! 大运会很重要。深圳作为一个副省级城市,能争取到举办这样一个国际性活动的机会,也很不容易。急切渴望能把它办得安全完美,其心情完全可以理解。深圳办好大运会,也是在全世界面前,给中国长脸。我们甚至还可以这样说,办好大运会也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和义务。同时,我们也必须这样考虑,在这样重要的国际性活动期间,不排除有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唯恐天下不乱,借机寻衅挑事儿,蓄意制造事端,就是要让中国在世界面前出丑丢脸。所以尽一切努力保证大会期间的安全,这在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举办这样的活动期间,都是活动组织者份内应该做的事。北京举办奥运,上海举办世博,前不久西安举办花博,海南搞博鳌论坛,都做了这样的努力,但没有一个地方为了活动安全而向农民工开刀的。 农民工为什么讨薪?道理很简单。第一,他们也是人,他们也要吃饭,也要养家糊口。第二,他们付出了艰辛,他们理应得到应有的报酬。第三,就是有那些不良商人和

  大运进入倒计时阶段。近日,深圳有关部门居然做出这样的规定:5月1日至9月30日,严禁农民工通过群体性上访等非正常手段讨要工资,凡是组织、参与集体上访事件的,一律按相关规定严肃处理,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5月7日《南方日报》)因为是南方日报这样一张党报上发布的消息,我宁愿相信深圳市政府的有关部门的确做出了这样一个规定,虽然无论怎样,我也不能相信,作为一个副省级城市的政府相关部门,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战场,作为曾经给中国亿万普通民众带来巨大欣喜和瞻望的“风水宝地”,特别是作为我特别敬重而又寄托了极深厚感情的一个城市,它的政府部门怎么会做出这样一个昏聩、荒唐、既无情无义又无理的规定?!

  大运会很重要。深圳作为一个副省级城市,能争取到举办这样一个国际性活动的机会,也很不容易。急切渴望能把它办得安全完美,其心情完全可以理解。深圳办好大运会,也是在全世界面前,给中国长脸。我们甚至还可以这样说,办好大运会也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和义务。同时,我们也必须这样考虑,在这样重要的国际性活动期间,不排除有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唯恐天下不乱,借机寻衅挑事儿,蓄意制造事端,就是要让中国在世界面前出丑丢脸。所以尽一切努力保证大会期间的安全,这在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举办这样的活动期间,都是活动组织者份内应该做的事。北京举办奥运,上海举办世博,前不久西安举办花博,海南搞博鳌论坛,都做了这样的努力,但没有一个地方为了活动安全而向农民工开刀的。

“群体性上访”的手段,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什么叫“群体性上访”?如果一个企业主拖欠了一百个农民工的工资。他们分别去上访,走到政府门口,不期而遇了同时来上访的伙伴。这叫不叫“群体性”?你怎么界定“群体性上访”?总之,我要说,对于不良商人企业主“惹不起”,就压制受欺压的弱势群体来维持社会秩序,历史早已证明了这是一种饮鸠止渴的做法。深圳啊,开发开放的根本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维持高GDP,不只是为了少数人先富,更不是为了表面的一时的“不乱”啊!!我们都是要面对历史,为历史负责的!! 我还要问一个问题,从事大运会工程的农民工是否都按合同规定的按时领到了工资?政府发包方是否都按合同规定的给承包方的工头付清了各种费用,让他们及时地给农民工付清工资?政府是否努力地排除了各种造成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原因?只有做了所有这些工作以后,才能真正保证农民工的安定和“听话”。)

  农民工为什么讨薪?道理很简单。第一,他们也是人,他们也要吃饭,也要养家糊口。第二,他们付出了艰辛,他们理应得到应有的报酬。第三,就是有那些不良商人和工头、企业主只顾自己奢侈淫糜而恶意欠薪(当然也有个别是由于企业经营问题和资金周转上的问题造成的),逼得他们去讨薪。要农民工不讨薪,最根本的办法是,不让那些不良商人、工头和企业主拖欠农民工工资。为了防止在大运会期间发生农民工聚众讨薪的事件,政府首先应该在大运会召开前,“勒令”所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主和工头、商人,必须在几月几日前还清农民工工资。继续恶意欠薪,而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

“群体性上访”的手段,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什么叫“群体性上访”?如果一个企业主拖欠了一百个农民工的工资。他们分别去上访,走到政府门口,不期而遇了同时来上访的伙伴。这叫不叫“群体性”?你怎么界定“群体性上访”?总之,我要说,对于不良商人企业主“惹不起”,就压制受欺压的弱势群体来维持社会秩序,历史早已证明了这是一种饮鸠止渴的做法。深圳啊,开发开放的根本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维持高GDP,不只是为了少数人先富,更不是为了表面的一时的“不乱”啊!!我们都是要面对历史,为历史负责的!! 我还要问一个问题,从事大运会工程的农民工是否都按合同规定的按时领到了工资?政府发包方是否都按合同规定的给承包方的工头付清了各种费用,让他们及时地给农民工付清工资?政府是否努力地排除了各种造成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原因?只有做了所有这些工作以后,才能真正保证农民工的安定和“听话”。)

  而现在,这把“勒令”和“追究”的大刀却砍向了被欺压者农民工的头上。我要问,在深圳,还有公道二字吗?我要问,深圳是不是在“蓄意”保护那些欠薪的工头、商人和企业主?我更要问,深圳是真的要大运期间社会“和谐”吗?是真的在解决问题,还是在激化矛盾?

工头、企业主只顾自己奢侈淫糜而恶意欠薪(当然也有个别是由于企业经营问题和资金周转上的问题造成的),逼得他们去讨薪。要农民工不讨薪,最根本的办法是,不让那些不良商人、工头和企业主拖欠农民工工资。为了防止在大运会期间发生农民工聚众讨薪的事件,政府首先应该在大运会召开前,“勒令”所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主和工头、商人,必须在几月几日前还清农民工工资。继续恶意欠薪,而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 而现在,这把“勒令”和“追究”的大刀却砍向了被欺压者农民工的头上。我要问,在深圳,还有公道二字吗?我要问,深圳是不是在“蓄意”保护那些欠薪的工头、商人和企业主?我更要问,深圳是真的要大运期间社会“和谐”吗?是真的在解决问题,还是在激化矛盾? 深圳是由千百万农民工一手建起来的城市。中国没有哪一个城市的史册上,像深圳这本史册那样刻下了农民工的伟大贡献。如果我们一定要说,没有农民工,就没有深圳。这也是绝不过份的。深圳一千四百多万城市人口中,依然有一千多万长期坚守在它各个岗位上的“农民工”,在没有户籍、不给户籍的情况下,支撑着深圳今天的富裕、文明和“和谐”,支撑着城市的正常运转。就凭这一点,深圳的有关部门也不应该做出这样没有良心的规定。 想到骇人听闻的富士康跳楼事件,再想到今天这个匪夷所思的荒唐规定,我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富士康事件发生在深圳绝非偶然。而且,看起来,深圳的有关部门并没有从有关事件中记取必要的教训。 但愿,这个荒唐的规定是未经深圳市委和市政府批准,而只是有关部门自己头脑一热,荒唐地做出来的!! (另外我要补充询问一个问题:群体性上访为什么是非正常手段?这么说,有法律依据吗?中国人为什么不允许使用

  深圳是由千百万农民工一手建起来的城市。中国没有哪一个城市的史册上,像深圳这本史册那样刻下了农民工的伟大贡献。如果我们一定要说,没有农民工,就没有深圳。这也是绝不过份的。深圳一千四百多万城市人口中,依然有一千多万长期坚守在它各个岗位上的“农民工”,在没有户籍、不给户籍的情况下,支撑着深圳今天的富裕、文明和“和谐”,支撑着城市的正常运转。就凭这一点,深圳的有关部门也不应该做出这样没有良心的规定。

  想到骇人听闻的富士康跳楼事件,再想到今天这个匪夷所思的荒唐规定,我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富士康事件发生在深圳绝非偶然。而且,看起来,深圳的有关部门并没有从有关事件中记取必要的教训。

  但愿,这个荒唐的规定是未经深圳市委和市政府批准,而只是有关部门自己头脑一热,荒唐地做出来的!!

工头、企业主只顾自己奢侈淫糜而恶意欠薪(当然也有个别是由于企业经营问题和资金周转上的问题造成的),逼得他们去讨薪。要农民工不讨薪,最根本的办法是,不让那些不良商人、工头和企业主拖欠农民工工资。为了防止在大运会期间发生农民工聚众讨薪的事件,政府首先应该在大运会召开前,“勒令”所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主和工头、商人,必须在几月几日前还清农民工工资。继续恶意欠薪,而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 而现在,这把“勒令”和“追究”的大刀却砍向了被欺压者农民工的头上。我要问,在深圳,还有公道二字吗?我要问,深圳是不是在“蓄意”保护那些欠薪的工头、商人和企业主?我更要问,深圳是真的要大运期间社会“和谐”吗?是真的在解决问题,还是在激化矛盾? 深圳是由千百万农民工一手建起来的城市。中国没有哪一个城市的史册上,像深圳这本史册那样刻下了农民工的伟大贡献。如果我们一定要说,没有农民工,就没有深圳。这也是绝不过份的。深圳一千四百多万城市人口中,依然有一千多万长期坚守在它各个岗位上的“农民工”,在没有户籍、不给户籍的情况下,支撑着深圳今天的富裕、文明和“和谐”,支撑着城市的正常运转。就凭这一点,深圳的有关部门也不应该做出这样没有良心的规定。 想到骇人听闻的富士康跳楼事件,再想到今天这个匪夷所思的荒唐规定,我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富士康事件发生在深圳绝非偶然。而且,看起来,深圳的有关部门并没有从有关事件中记取必要的教训。 但愿,这个荒唐的规定是未经深圳市委和市政府批准,而只是有关部门自己头脑一热,荒唐地做出来的!! (另外我要补充询问一个问题:群体性上访为什么是非正常手段?这么说,有法律依据吗?中国人为什么不允许使用

 

(另外我要补充询问一个问题:群体性上访为什么是非正常手段?这么说,有法律依据吗?中国人为什么不允许使用“群体性上访”的手段,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什么叫“群体性上访”?如果一个企业主拖欠了一百个农民工的工资。他们分别去上访,走到政府门口,不期而遇了同时来上访的伙伴。这叫不叫“群体性”?你怎么界定“群体性上访”?总之,我要说,对于不良商人企业主“惹不起”,就压制受欺压的弱势群体来维持社会秩序,历史早已证明了这是一种饮鸠止渴的做法。深圳啊,开发开放的根本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维持高GDP,不只是为了少数人先富,更不是为了表面的一时的“不乱”啊!!我们都是要面对历史,为历史负责的!!

  我还要问一个问题,从事大运会工程的农民工是否都按合同规定的按时领到了工资?政府发包方是否都按合同规定的给承包方的工头付清了各种费用,让他们及时地给农民工付清工资?政府是否努力地排除了各种造成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原因?只有做了所有这些工作以后,才能真正保证农民工的安定和“听话”。)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