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旭日阳刚:不能只靠别人的同情和怜悯走在春天里  

2011-02-22 15: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了演艺圈,当他们已经不代表中国当下的弱势群体后,这些听他俩唱歌的普通老百姓的心态一定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这个变化说起来也很简单:现在我们要听歌了,即便继续要做善事,也得换个地方换个对象了。在这种情况下,旭日阳刚要继续在各种场合唱下去,一个必要的前提就是,得真正把歌唱好了。 我有一回在一档节目里,听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问旭日阳刚,有钱以后最想干的是啥事?他们中的一位说要给儿子找个好学校,另一位说要给爹妈盖个好房子。当时我听了,挺感动的。现在想起来,他们还是少说了一件事:他俩都应该匀出一部分钱来去拜个师,认真地去学点什么。你仔细想想,现在歌坛上能持续走红的歌星,歌手,许多人当年也跟旭日阳刚一样,远离家乡,到大城市来打工,住地下室,混迹于生活底层,也曾在种种绝望和困顿中挣扎。他们当时还没有他俩那样的运气,被网络所提携,骤然走红于媒体。他们中的一些人,最后的崛起,是发奋地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素养,依靠自己艺术上的长进和特色,最终在荧屏和舞台上才戳住了脚跟的。 千百年来人类的发展史早就说清了一个特别残酷的事实:弱者只靠别人的怜悯和同情是走不远的。虽然我们是“社会主义”,毕竟还是“初级阶段”。而我们正在拼命提倡的“市场经济”,不管它用什么样的花朵来装饰和打扮,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它只能要求在这个经济体制中求生的人靠自己的实力来说话。 在最近一期“星光大道”的年度总决赛中,到比拼才艺阶段,旭日阳刚拿不出别的才艺,只能表演双手搬砖,而昨天晚上看的“我们有一套”节目中,让一位著名的流行歌星在旭日阳刚和另一位年轻漂亮的唱功了得的女歌手之间选择一位来做自己的“徒弟”时,他调侃了旭日阳刚一句:“你们还是去给汪锋当徒弟吧。”而选了那个女歌手。这也是我从春晚以后各种节目中,所看到的

旭日阳刚:不能只靠别人的同情和怜悯走在春天里 从春晚以后,多次看到旭日阳刚出现在电视台各种晚会和综艺节目中,坐在电视机前的我,既为他俩高兴,但也不免有一点为他俩担心。这个担心倒不是因为汪峰发表了那样一个不许他俩再唱《春天里》这首歌的声明——即便汪峰不发表这个声明,即便他“恩赐地”让这哥俩继续地把《春天里》唱下去,就凭这一首歌,他俩还能打动人多久?尤其是当人们得知现如今的他俩已经不再“老无所依”,甚至已经开始比许多普通人都更容易赚钱的时候,人们就不会那么轻易地把掌声和泪花敬送给这两位曾经的“农民工”兄弟了。我想,这是必然的一个趋势。 你看,春节一过,汪峰就开始跟他俩计较自己作品的版权问题了。汪锋有权这么计较。而且这还只是必然要冒出水面来的众多的计较之一。别人,那千千万万的听众,也会慢慢地跟这二位计较的,要计较他俩唱得到底好听不好听。他们过去把掌声和泪花敬送给这二位,说了归齐,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俩的“农民工”的身分和身世,是因为他们艰辛的遭遇,是他俩光着膀子,在大杂院里,在DV镜头前大声吼叫,拨动了这千千万万普通民众内心深处同样的一份“艰辛”和“无奈”。他们的这掌声和泪花,是社会良知的表现,是全社会对亿万弱势群体当下生存状态的一种反思(甚至也有忏悔的成分在里头。因为很有一些人就是靠“残酷”剥削这些弱势群体而暴富起来的。)而某些人之所以要这么做,却也是想通过对旭日阳刚的“高看”,去安抚更多的那些还没有、或者说在相当一个时期内也不可能彻底改善自己生存状态的弱势群体们。他们可能一直希望全社会继续通过这么“高看”这哥俩,能给其他的弱者一个继续的“安抚”。但对于千千万万普通的听歌的民众来说,当旭日阳刚还是农民工的时候,他们已经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情了,如果这哥俩正式进旭日阳刚:不能只靠别人的同情和怜悯走在春天里

 

  从春晚以后,多次看到旭日阳刚出现在电视台各种晚会和综艺节目中,坐在电视机前的我,既为他俩高兴,但也不免有一点为他俩担心。这个担心倒不是因为汪峰发表了那样一个不许他俩再唱《春天里》这首歌的声明——即便汪峰不发表这个声明,即便他“恩赐地”让这哥俩继续地把《春天里》唱下去,就凭这一首歌,他俩还能打动人多久?尤其是当人们得知现如今的他俩已经不再“老无所依”,甚至已经开始比许多普通人都更容易赚钱的时候,人们就不会那么轻易地把掌声和泪花敬送给这两位曾经的“农民工”兄弟了。我想,这是必然的一个趋势。

  ,有人第一次在公众面前公开“抛(舍)弃”旭日阳刚的场面。我注意到了那时那刻的这哥俩,难免流露出了一丝尴尬…… 旭日阳刚,好兄弟,别尴尬,更不要沮丧和泄气,要勇敢地面对今后这些必然会接茬而来的种种新坎坷。(现在已有的这些,真还算不上什么。)这种种新的坎坷,在你们陡然出名以后,大红大紫以后,带给你们的困惑可能要比你们光着膀子吼叫“老无所依”时会更加让你们难堪和不好承受。但必须有所准备。而最好的应对和准备就是埋头去学习,去提高自己,尽快让自己真正强大起来,强大到即便这些同情和怜悯逐渐离你们而去后,也能支撑自己站立起来,而且不管发生什么,都绝不怨天尤人。 只要努力了,而且总在努力之中,不管结果怎么样,你们都是人们心目中的时代强者。假如一味地企求别人同情和怜悯,一旦得不到这些同情和怜悯,又没完没了地哀叹、怨天尤人,那你们就成了真正的弱者和“过眼烟云”了。你看,春节一过,汪峰就开始跟他俩计较自己作品的版权问题了。汪锋有权这么计较。而且这还只是必然要冒出水面来的众多的计较之一。别人,那千千万万的听众,也会慢慢地跟这二位计较的,要计较他俩唱得到底好听不好听。他们过去把掌声和泪花敬送给这二位,说了归齐,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俩的“农民工”的身分和身世,是因为他们艰辛的遭遇,是他俩光着膀子,在大杂院里,在DV镜头前大声吼叫,拨动了这千千万万普通民众内心深处同样的一份“艰辛”和“无奈”。他们的这掌声和泪花,是社会良知的表现,是全社会对亿万弱势群体当下生存状态的一种反思(甚至也有忏悔的成分在里头。因为很有一些人就是靠“残酷”剥削这些弱势群体而暴富起来的。)而某些人之所以要这么做,却也是想通过对旭日阳刚的“高看”,去安抚更多的那些还没有、或者说在相当一个时期内也不可能彻底改善自己生存状态的弱势群体们。他们可能一直希望全社会继续通过这么“高看”这哥俩,能给其他的弱者一个继续的“安抚”。但对于千千万万普通的听歌的民众来说,当旭日阳刚还是农民工的时候,他们已经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情了,如果这哥俩正式进入了演艺圈,当他们已经不代表中国当下的弱势群体后,这些听他俩唱歌的普通老百姓的心态一定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这个变化说起来也很简单:现在我们要听歌了,即便继续要做善事,也得换个地方换个对象了。在这种情况下,旭日阳刚要继续在各种场合唱下去,一个必要的前提就是,得真正把歌唱好了。

  我有一回在一档节目里,听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问旭日阳刚,有钱以后最想干的是啥事?他们中的一位说要给儿子找个好学校,另一位说要给爹妈盖个好房子。当时我听了,挺感动的。现在想起来,他们还是少说了一件事:他俩都应该匀出一部分钱来去拜个师,认真地去学点什么。你仔细想想,现在歌坛上能持续走红的歌星,歌手,许多人当年也跟旭日阳刚一样,远离家乡,到大城市来打工,住地下室,混迹于生活底层,也曾在种种绝望和困顿中挣扎。他们当时还没有他俩那样的运气,被网络所提携,骤然走红于媒体。他们中的一些人,最后的崛起,是发奋地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素养,依靠自己艺术上的长进和特色,最终在荧屏和舞台上才戳住了脚跟的。

,有人第一次在公众面前公开“抛(舍)弃”旭日阳刚的场面。我注意到了那时那刻的这哥俩,难免流露出了一丝尴尬…… 旭日阳刚,好兄弟,别尴尬,更不要沮丧和泄气,要勇敢地面对今后这些必然会接茬而来的种种新坎坷。(现在已有的这些,真还算不上什么。)这种种新的坎坷,在你们陡然出名以后,大红大紫以后,带给你们的困惑可能要比你们光着膀子吼叫“老无所依”时会更加让你们难堪和不好承受。但必须有所准备。而最好的应对和准备就是埋头去学习,去提高自己,尽快让自己真正强大起来,强大到即便这些同情和怜悯逐渐离你们而去后,也能支撑自己站立起来,而且不管发生什么,都绝不怨天尤人。 只要努力了,而且总在努力之中,不管结果怎么样,你们都是人们心目中的时代强者。假如一味地企求别人同情和怜悯,一旦得不到这些同情和怜悯,又没完没了地哀叹、怨天尤人,那你们就成了真正的弱者和“过眼烟云”了。

  千百年来人类的发展史早就说清了一个特别残酷的事实:弱者只靠别人的怜悯和同情是走不远的。虽然我们是“社会主义”,毕竟还是“初级阶段”。而我们正在拼命提倡的“市场经济”,不管它用什么样的花朵来装饰和打扮,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它只能要求在这个经济体制中求生的人靠自己的实力来说话。

入了演艺圈,当他们已经不代表中国当下的弱势群体后,这些听他俩唱歌的普通老百姓的心态一定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这个变化说起来也很简单:现在我们要听歌了,即便继续要做善事,也得换个地方换个对象了。在这种情况下,旭日阳刚要继续在各种场合唱下去,一个必要的前提就是,得真正把歌唱好了。 我有一回在一档节目里,听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问旭日阳刚,有钱以后最想干的是啥事?他们中的一位说要给儿子找个好学校,另一位说要给爹妈盖个好房子。当时我听了,挺感动的。现在想起来,他们还是少说了一件事:他俩都应该匀出一部分钱来去拜个师,认真地去学点什么。你仔细想想,现在歌坛上能持续走红的歌星,歌手,许多人当年也跟旭日阳刚一样,远离家乡,到大城市来打工,住地下室,混迹于生活底层,也曾在种种绝望和困顿中挣扎。他们当时还没有他俩那样的运气,被网络所提携,骤然走红于媒体。他们中的一些人,最后的崛起,是发奋地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素养,依靠自己艺术上的长进和特色,最终在荧屏和舞台上才戳住了脚跟的。 千百年来人类的发展史早就说清了一个特别残酷的事实:弱者只靠别人的怜悯和同情是走不远的。虽然我们是“社会主义”,毕竟还是“初级阶段”。而我们正在拼命提倡的“市场经济”,不管它用什么样的花朵来装饰和打扮,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它只能要求在这个经济体制中求生的人靠自己的实力来说话。 在最近一期“星光大道”的年度总决赛中,到比拼才艺阶段,旭日阳刚拿不出别的才艺,只能表演双手搬砖,而昨天晚上看的“我们有一套”节目中,让一位著名的流行歌星在旭日阳刚和另一位年轻漂亮的唱功了得的女歌手之间选择一位来做自己的“徒弟”时,他调侃了旭日阳刚一句:“你们还是去给汪锋当徒弟吧。”而选了那个女歌手。这也是我从春晚以后各种节目中,所看到的

  在最近一期“星光大道”的年度总决赛中,到比拼才艺阶段,旭日阳刚拿不出别的才艺,只能表演双手搬砖,而昨天晚上看的“我们有一套”节目中,让一位著名的流行歌星在旭日阳刚和另一位年轻漂亮的唱功了得的女歌手之间选择一位来做自己的“徒弟”时,他调侃了旭日阳刚一句:“你们还是去给汪锋当徒弟吧。”而选了那个女歌手。这也是我从春晚以后各种节目中,所看到的,有人第一次在公众面前公开“抛(舍)弃”旭日阳刚的场面。我注意到了那时那刻的这哥俩,难免流露出了一丝尴尬……

  旭日阳刚,好兄弟,别尴尬,更不要沮丧和泄气,要勇敢地面对今后这些必然会接茬而来的种种新坎坷。(现在已有的这些,真还算不上什么。)这种种新的坎坷,在你们陡然出名以后,大红大紫以后,带给你们的困惑可能要比你们光着膀子吼叫“老无所依”时会更加让你们难堪和不好承受。但必须有所准备。而最好的应对和准备就是埋头去学习,去提高自己,尽快让自己真正强大起来,强大到即便这些同情和怜悯逐渐离你们而去后,也能支撑自己站立起来,而且不管发生什么,都绝不怨天尤人。

入了演艺圈,当他们已经不代表中国当下的弱势群体后,这些听他俩唱歌的普通老百姓的心态一定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这个变化说起来也很简单:现在我们要听歌了,即便继续要做善事,也得换个地方换个对象了。在这种情况下,旭日阳刚要继续在各种场合唱下去,一个必要的前提就是,得真正把歌唱好了。 我有一回在一档节目里,听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问旭日阳刚,有钱以后最想干的是啥事?他们中的一位说要给儿子找个好学校,另一位说要给爹妈盖个好房子。当时我听了,挺感动的。现在想起来,他们还是少说了一件事:他俩都应该匀出一部分钱来去拜个师,认真地去学点什么。你仔细想想,现在歌坛上能持续走红的歌星,歌手,许多人当年也跟旭日阳刚一样,远离家乡,到大城市来打工,住地下室,混迹于生活底层,也曾在种种绝望和困顿中挣扎。他们当时还没有他俩那样的运气,被网络所提携,骤然走红于媒体。他们中的一些人,最后的崛起,是发奋地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素养,依靠自己艺术上的长进和特色,最终在荧屏和舞台上才戳住了脚跟的。 千百年来人类的发展史早就说清了一个特别残酷的事实:弱者只靠别人的怜悯和同情是走不远的。虽然我们是“社会主义”,毕竟还是“初级阶段”。而我们正在拼命提倡的“市场经济”,不管它用什么样的花朵来装饰和打扮,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它只能要求在这个经济体制中求生的人靠自己的实力来说话。 在最近一期“星光大道”的年度总决赛中,到比拼才艺阶段,旭日阳刚拿不出别的才艺,只能表演双手搬砖,而昨天晚上看的“我们有一套”节目中,让一位著名的流行歌星在旭日阳刚和另一位年轻漂亮的唱功了得的女歌手之间选择一位来做自己的“徒弟”时,他调侃了旭日阳刚一句:“你们还是去给汪锋当徒弟吧。”而选了那个女歌手。这也是我从春晚以后各种节目中,所看到的

  只要努力了,而且总在努力之中,不管结果怎么样,你们都是人们心目中的时代强者。假如一味地企求别人同情和怜悯,一旦得不到这些同情和怜悯,又没完没了地哀叹、怨天尤人,那你们就成了真正的弱者和“过眼烟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