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这样的政协委员,唉……  

2011-02-01 17: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的政协委员,唉…… 今年的春晚导演选了几个草根艺人上台表演,大多数人都为此叫好。居然有这样一个政协委员——某直辖市的,对此居然发表了这样的议论:“一个在西单地铁通道里唱歌的女孩怎么就上春晚了。正规的艺术学校学生学了四五年上不去春晚,一些老艺术家一辈子也上不去,但一个在西单地铁的女孩,只因为媒体的报道,就成为名人上了春晚,是一种走捷径的做法。如果这样大家都去西单唱歌好了,别去学校学习了。 ” 我听了特别不舒服。其一,我想问问这位政协委员,“一个在西单地铁里唱歌的女孩”为什么就不能上春晚?别说我们是“社会主义”,从来都主张人不分贵贱,只有分工不同,即使是在万恶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里,今天也不会有人贬低“在地铁里”唱歌的人。只要用自己诚实的劳动去挣钱,都是高尚的光荣的,也是高贵的。都应该在我们的社会里享有应得的尊严。这位政协委员是个歌唱家。在歌唱艺术上也许有分门别类的差异,在水平上也会有高下之分,但在人格上任何劳动者,包括在“地铁里唱歌的”,都应该得到尊重。在我们眼里,在地铁里唱歌,绝对不比在大舞台的聚光灯下,也不比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唱歌的低下。其二,春晚是什么?它是民众大联欢,不是音乐学院的考场,也不是青歌赛的赛场,更不是达官贵人豪宅里的堂会。既然是全民性的大联欢,各色人等都应该有自己的代表人物上台去表演。以往许多届春晚恰恰忽略了这一点,只靠一些名流名家,只想着制造“娱乐”“欢庆”,却越办越苍白,总是得不到多数百姓的赞许。于是,几乎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今年这个设想好,请来了从占总人口分之九十九的草根民众中产生的艺人,还春晚一个应有的本来面目。晚会的总体效果,目

大导演大编剧的,中文毕业的成不了大作家的,多的是。反而什么学校也没上的,最后成了大演员大导演大作家大歌唱家的,倒是“自古有之”。这里我不是在提倡年轻人不要去读艺术院校,我也知道艺术院校多年来培养了造就许多出色的艺术家,我只是想对那些科班出身,并已经拥有了艺术家地位的先生女士们说一句:请不要轻视草根出身的同行。尤其在声乐方面,在民歌和流行唱法方面,有些人虽然没有进过什么学校,但天生的一张嘴就是比在学校苦学多少年的唱出来的还要有光彩。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和个稀泥:哥儿们姐们,有饭大家吃,有路大家走。在今天的中国,贫富差距之大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如果我们还不把眼睛向下,多给弱势群体一点生路,我想,像这位政协委员那样从来没有尝过“在地铁里唱歌”谋生之苦的“高贵妇人”总有一天也会活不安生的。 不信?咱走着瞧!!这样的政协委员,唉……

  今年的春晚导演选了几个草根艺人上台表演,大多数人都为此叫好。居然有这样一个政协委员——某直辖市的,对此居然发表了这样的议论:“一个在西单地铁通道里唱歌的女孩怎么就上春晚了。正规的艺术学校学生学了四五年上不去春晚,一些老艺术家一辈子也上不去,但一个在西单地铁的女孩,只因为媒体的报道,就成为名人上了春晚,是一种走捷径的做法。如果这样大家都去西单唱歌好了,别去学校学习了。 大导演大编剧的,中文毕业的成不了大作家的,多的是。反而什么学校也没上的,最后成了大演员大导演大作家大歌唱家的,倒是“自古有之”。这里我不是在提倡年轻人不要去读艺术院校,我也知道艺术院校多年来培养了造就许多出色的艺术家,我只是想对那些科班出身,并已经拥有了艺术家地位的先生女士们说一句:请不要轻视草根出身的同行。尤其在声乐方面,在民歌和流行唱法方面,有些人虽然没有进过什么学校,但天生的一张嘴就是比在学校苦学多少年的唱出来的还要有光彩。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和个稀泥:哥儿们姐们,有饭大家吃,有路大家走。在今天的中国,贫富差距之大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如果我们还不把眼睛向下,多给弱势群体一点生路,我想,像这位政协委员那样从来没有尝过“在地铁里唱歌”谋生之苦的“高贵妇人”总有一天也会活不安生的。 不信?咱走着瞧!!

这样的政协委员,唉…… 今年的春晚导演选了几个草根艺人上台表演,大多数人都为此叫好。居然有这样一个政协委员——某直辖市的,对此居然发表了这样的议论:“一个在西单地铁通道里唱歌的女孩怎么就上春晚了。正规的艺术学校学生学了四五年上不去春晚,一些老艺术家一辈子也上不去,但一个在西单地铁的女孩,只因为媒体的报道,就成为名人上了春晚,是一种走捷径的做法。如果这样大家都去西单唱歌好了,别去学校学习了。 ” 我听了特别不舒服。其一,我想问问这位政协委员,“一个在西单地铁里唱歌的女孩”为什么就不能上春晚?别说我们是“社会主义”,从来都主张人不分贵贱,只有分工不同,即使是在万恶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里,今天也不会有人贬低“在地铁里”唱歌的人。只要用自己诚实的劳动去挣钱,都是高尚的光荣的,也是高贵的。都应该在我们的社会里享有应得的尊严。这位政协委员是个歌唱家。在歌唱艺术上也许有分门别类的差异,在水平上也会有高下之分,但在人格上任何劳动者,包括在“地铁里唱歌的”,都应该得到尊重。在我们眼里,在地铁里唱歌,绝对不比在大舞台的聚光灯下,也不比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唱歌的低下。其二,春晚是什么?它是民众大联欢,不是音乐学院的考场,也不是青歌赛的赛场,更不是达官贵人豪宅里的堂会。既然是全民性的大联欢,各色人等都应该有自己的代表人物上台去表演。以往许多届春晚恰恰忽略了这一点,只靠一些名流名家,只想着制造“娱乐”“欢庆”,却越办越苍白,总是得不到多数百姓的赞许。于是,几乎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今年这个设想好,请来了从占总人口分之九十九的草根民众中产生的艺人,还春晚一个应有的本来面目。晚会的总体效果,目     前为止还不得而知,但最起码,辉煌的春晚舞台上能见到草根艺人的身影,确实是一个进步。会让全国人民得到一个应得的兴奋点。其三,“关注”弱势群体,是当前从上到下的一个重大政治热点。此次春晚导演的此举在政治上也是有极大的意义的。作为一个政协委员,怎么就不明白这一点呢?死拿着自己“歌唱家”的身架和人家“地铁里唱歌的女孩”去飚,有意思吗?你天天享受着政府给于的一切优越条件和广大听众的尊重在从事着自己心爱的事业,人家小小年纪风里来雨里去,只能在地铁里挣口饭吃,偶而地让有良心的媒体人看到了,报导了出去,终于能上一回春晚,而且也就是上这一回春晚,绝对不可能像本山大叔或冯二哥蔡姐姐那样连续上个一二十次,你就怒不可遏了,仔细想想,这位政协委员真的没有一点对弱势群体人的同情心。不同情弱势群体的人,怎么当上政协委员的?!!其三,从这位政协委员的言论中可以看出,在许多人眼中,尤其是许多文艺圈里的人眼中,春晚早已成了一个“名利场”。借此,求一夜成名,借此求以后的“骤然暴富”。社会上早有许多传说,说谁谁谁是花了多少多少人民币才上了春晚的。谁谁谁又是凭了“神马”关系,上了春晚的。这些话,我是不相信的。说心里话,是不愿意相信。我怕我相信了,春晚在我心里剩下的最后一点吸引力都会变得荡然无存。我不愿意相信,留给全国人民唯一的大联欢,真的只是一个名利场的大聚合。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呢?所有的人都不愿意相信呢?其四,作为一个艺术家,这位政协委员应该懂得,许许多多的歌唱家都不是从学校里出来的。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的唱不过自学成才的,这在声乐界应该不是什么稀罕事。这里我就不举例子了。同理,电影学院戏剧学院毕业的成不了大演员 我听了特别不舒服。其一,我想问问这位政协委员,“一个在西单地铁里唱歌的女孩”为什么就不能上春晚?别说我们是“社会主义”,从来都主张人不分贵贱,只有分工不同,即使是在万恶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里,今天也不会有人贬低“在地铁里”唱歌的人。只要用自己诚实的劳动去挣钱,都是高尚的光荣的,也是高贵的。都应该在我们的社会里享有应得的尊严。这位政协委员是个歌唱家。在歌唱艺术上也许有分门别类的差异,在水平上也会有高下之分,但在人格上任何劳动者,包括在“地铁里唱歌的”,都应该得到尊重。在我们眼里,在地铁里唱歌,绝对不比在大舞台的聚光灯下,也不比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唱歌的低下。其二,春晚是什么?它是民众大联欢,不是音乐学院的考场,也不是青歌赛的赛场,更不是达官贵人豪宅里的堂会。既然是全民性的大联欢,各色人等都应该有自己的代表人物上台去表演。以往许多届春晚恰恰忽略了这一点,只靠一些名流名家,只想着制造“娱乐”“欢庆”,却越办越苍白,总是得不到多数百姓的赞许。于是,几乎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今年这个设想好,请来了从占总人口分之九十九的草根民众中产生的艺人,还春晚一个应有的本来面目。晚会的总体效果,目前为止还不得而知,但最起码,辉煌的春晚舞台上能见到草根艺人的身影,确实是一个进步。会让全国人民得到一个应得的兴奋点。其三,“关注”弱势群体,是当前从上到下的一个重大政治热点。此次春晚导演的此举在政治上也是有极大的意义的。作为一个政协委员,怎么就不明白这一点呢?死拿着自己“歌唱家”的身架和人家“地铁里唱歌的女孩”去飚,有意思吗?你天天享受着政府给于的一切优越条件和广大听众的尊重在从事着自己心爱的事业,人家小小年纪风里来雨里去,只能在地铁里挣口饭吃,偶而地让有良心的媒体人看到了,报导了出去,终于能上一回春晚,而且也就是上这一回春晚,绝对不可能像本山大叔或冯二哥蔡姐姐那样连续上个一二十次,你就怒不可遏了,仔细想想,这位政协委员真的没有一点对弱势群体人的同情心。不同情弱势群体的人,怎么当上政协委员的?!!其三,从这位政协委员的言论中可以看出,在许多人眼中,尤其是许多文艺圈里的人眼中,春晚早已成了一个“名利场”。借此,求一夜成名,借此求以后的“骤然暴富”。社会上早有许多传说,说谁谁谁是花了多少多少人民币才上了春晚的。谁谁谁又是凭了“神马”关系,上了春晚的。这些话,我是不相信的。说心里话,是不愿意相信。我怕我相信了,春晚在我心里剩下的最后一点吸引力都会变得荡然无存。我不愿意相信,留给全国人民唯一的大联欢,真的只是一个名利场的大聚合。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呢?所有的人都不愿意相信呢?其四,作为一个艺术家,这位政协委员应该懂得,许许多多的歌唱家都不是从学校里出来的。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的唱不过自学成才的,这在声乐界应该不是什么稀罕事。这里我就不举例子了。同理,电影学院戏剧学院毕业的成不了大演员大导演大编剧的,中文毕业的成不了大作家的,多的是。反而什么学校也没上的,最后成了大演员大导演大作家大歌唱家的,倒是“自古有之”。这里我不是在提倡年轻人不要去读艺术院校,我也知道艺术院校多年来培养了造就许多出色的艺术家,我只是想对那些科班出身,并已经拥有了艺术家地位的先生女士们说一句:请不要轻视草根出身的同行。尤其在声乐方面,在民歌和流行唱法方面,有些人虽然没有进过什么学校,但天生的一张嘴就是比在学校苦学多少年的唱出来的还要有光彩。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和个稀泥:哥儿们姐们,有饭大家吃,有路大家走。在今天的中国,贫富差距之大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如果我们还不把眼睛向下,多给弱势群体一点生路,我想,像这位政协委员那样从来没有尝过“在地铁里唱歌”谋生之苦的“高贵妇人”总有一天也会活不安生的。

前为止还不得而知,但最起码,辉煌的春晚舞台上能见到草根艺人的身影,确实是一个进步。会让全国人民得到一个应得的兴奋点。其三,“关注”弱势群体,是当前从上到下的一个重大政治热点。此次春晚导演的此举在政治上也是有极大的意义的。作为一个政协委员,怎么就不明白这一点呢?死拿着自己“歌唱家”的身架和人家“地铁里唱歌的女孩”去飚,有意思吗?你天天享受着政府给于的一切优越条件和广大听众的尊重在从事着自己心爱的事业,人家小小年纪风里来雨里去,只能在地铁里挣口饭吃,偶而地让有良心的媒体人看到了,报导了出去,终于能上一回春晚,而且也就是上这一回春晚,绝对不可能像本山大叔或冯二哥蔡姐姐那样连续上个一二十次,你就怒不可遏了,仔细想想,这位政协委员真的没有一点对弱势群体人的同情心。不同情弱势群体的人,怎么当上政协委员的?!!其三,从这位政协委员的言论中可以看出,在许多人眼中,尤其是许多文艺圈里的人眼中,春晚早已成了一个“名利场”。借此,求一夜成名,借此求以后的“骤然暴富”。社会上早有许多传说,说谁谁谁是花了多少多少人民币才上了春晚的。谁谁谁又是凭了“神马”关系,上了春晚的。这些话,我是不相信的。说心里话,是不愿意相信。我怕我相信了,春晚在我心里剩下的最后一点吸引力都会变得荡然无存。我不愿意相信,留给全国人民唯一的大联欢,真的只是一个名利场的大聚合。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呢?所有的人都不愿意相信呢?其四,作为一个艺术家,这位政协委员应该懂得,许许多多的歌唱家都不是从学校里出来的。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的唱不过自学成才的,这在声乐界应该不是什么稀罕事。这里我就不举例子了。同理,电影学院戏剧学院毕业的成不了大演员 不信?咱走着瞧!!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