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不要再随随便便抓作家了,行不行啊?  

2010-09-30 09: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作为一个公民,没有权利直接表现一个真实地方的种种状态?这一点,在世界各国都是小菜一碟的事,为什么在这儿,却成了一道几乎难以跨越的创作之坎儿?我还是要说这句话,写错了说错了,“文责自负”,按法律的规定,让作者自己来去负他该负的那份责,但一定要允许作者有这样的说话和表达的权利。一定不能剥夺他表现一个真实地方的真实状态的权利。像东莞警方那样,事实都没查清前,就来抓人,再一次表现了执法者的无法无天,被执法者的无奈。 这种状况能不再出现在中国这个已经开始新的一轮更新的重大纪元中吗?如果不及时制止这种事情的一再发生,将会严重影响官方在老百姓心中的信用度,影响民众的信心。这真的不是一件小事。也绝对不是什么只关乎文学和创作的“小事”!

    不要再随随便便抓作家了,行不行啊?

不要再随随便便抓作家了,行不行啊? 继渭南警方因纪实作品《大迁徙》揭露了该地在移民过程中的一些黑幕而以“非法经营罪”拘捕该书作者谢朝平之后,东莞警方又因一部网络小说揭露该地娱乐场所的黑黄景象,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带走了该小说作者袁磊。《大迁徙》事,已经闹得全国沸沸扬扬,东莞警方又来凑这个热闹,事情又出在全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东,实在让人警醒。 要说“传播淫秽”,东莞警方要抓的大概不应该是一个揭露该地淫秽事实的作者。东莞警方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些年,甚至要说很多年来,在东莞这个地方“淫秽问题”的严重性。他们比谁都清楚,如果有人要为东莞久治(?)不尽的“淫秽问题”负责的话,他们应该抓谁。我们也很想知道,这么多年,在东莞的某些地方,淫秽问题泛滥到如此地步,警方到底做了哪些努力,还东莞一个干净健康的开放经营环境。今天,有一个作者,写了这么一本书,涉及到东莞的某些淫秽现象,竟然“奋然”出手,其意到底是在“反淫秽”,还是意在实行地方保护主义,掩盖东莞多年来在国人心目中已然形成的“淫象”,甚至客观上在起到为其“保驾护航”的作用,是非常值得人们推敲的。 一个地方的警察当然要受该地政府领导,也要为一个地方的声誉着想。但是警察还有一个最崇高的最根本的使命是忠于法律,忠于人民。千万不能沦为地方保护主义者的工具。更不能沦为地方恶势力的工具。 我写这篇博文时,身在重庆。重庆打黑,涉及深远。重庆的经验也已经得到高层的充分肯定。重

 

 继渭南警方因纪实作品《大迁徙》揭露了该地在移民过程中的一些黑幕而以“非法经营罪”拘捕该书作者谢朝平之后,东莞警方又因一部网络小说揭露该地娱乐场所的黑黄景象,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带走了该小说作者袁磊。《大迁徙》事,已经闹得全国沸沸扬扬,东莞警方又来凑这个热闹,事情又出在全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东,实在让人警醒。

  要说“传播淫秽”,东莞警方要抓的大概不应该是一个揭露该地淫秽事实的作者。东莞警方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些年,甚至要说很多年来,在东莞这个地方“淫秽问题”的严重性。他们比谁都清楚,如果有人要为东莞久治(?)不尽的“淫秽问题”负责的话,他们应该抓谁。我们也很想知道,这么多年,在东莞的某些地方,淫秽问题泛滥到如此地步,警方到底做了哪些努力,还东莞一个干净健康的开放经营环境。今天,有一个作者,写了这么一本书,涉及到东莞的某些淫秽现象,竟然“奋然”出手,其意到底是在“反淫秽”,还是意在实行地方保护主义,掩盖东莞多年来在国人心目中已然形成的“淫象”,甚至客观上在起到为其“保驾护航”的作用,是非常值得人们推敲的。

庆往事种种,其中一点,让世人惊心动魄的就是,当警方偏离法律轨道、偏离人民期望,沦为某些利益集团私利的保驾护航工具时,它的危害性是多么的巨大。我这里当然不是说渭南的警方和东莞的警方已经出了什么根本性的问题,只是想说,警方严格按法律程序和法律要求办事,在当前有多么重要。如果连这一点都不再能给老百姓一点希望的话,我们真的很难保证中国的发展能得到一个必须要有的稳定持续的可能性。 我是一个写作的人,这里要专门就如何保证作家的言论权说几句话。当下许多国人也包括许多网民都不满中国作家写不出大作,没法和历史上的大作家们相比。在连续出了谢朝平和袁磊两档事情以后,我想各位朋友应该对今天中国写作者的创作环境有一定的了解了。实事求是地说,动不动就动用警察来对付写作者,这在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普遍现象了。但很想动用警察来对付写作者,或者运用其它方式来严格限止写作者“贴近现实”,限止他们真实表现人民生活诉求和现状的人,应该说还大有所在。写作者也是普通人啊。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要求大量的写作者去“贴近现实”,去真实地表达人民的生活生命诉求?不能贴近现实,直面现实,不能真实地表达人民的生活生命诉求,又哪里谈得上“大作”和“大作家”?正因为这样,在当下的中国,大量的作品都是绕着现实在作“柔性的无指向活动”。有人说,袁磊在小说里如果不写明东莞,就啥事都没有。我要反问的是,为什么袁磊作为写作者他没有权利把作品事件的发生地写明在一个真实的地方?为什么  一个地方的警察当然要受该地政府领导,也要为一个地方的声誉着想。但是警察还有一个最崇高的最根本的使命是忠于法律,忠于人民。千万不能沦为地方保护主义者的工具。更不能沦为地方恶势力的工具。

不要再随随便便抓作家了,行不行啊? 继渭南警方因纪实作品《大迁徙》揭露了该地在移民过程中的一些黑幕而以“非法经营罪”拘捕该书作者谢朝平之后,东莞警方又因一部网络小说揭露该地娱乐场所的黑黄景象,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带走了该小说作者袁磊。《大迁徙》事,已经闹得全国沸沸扬扬,东莞警方又来凑这个热闹,事情又出在全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东,实在让人警醒。 要说“传播淫秽”,东莞警方要抓的大概不应该是一个揭露该地淫秽事实的作者。东莞警方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些年,甚至要说很多年来,在东莞这个地方“淫秽问题”的严重性。他们比谁都清楚,如果有人要为东莞久治(?)不尽的“淫秽问题”负责的话,他们应该抓谁。我们也很想知道,这么多年,在东莞的某些地方,淫秽问题泛滥到如此地步,警方到底做了哪些努力,还东莞一个干净健康的开放经营环境。今天,有一个作者,写了这么一本书,涉及到东莞的某些淫秽现象,竟然“奋然”出手,其意到底是在“反淫秽”,还是意在实行地方保护主义,掩盖东莞多年来在国人心目中已然形成的“淫象”,甚至客观上在起到为其“保驾护航”的作用,是非常值得人们推敲的。 一个地方的警察当然要受该地政府领导,也要为一个地方的声誉着想。但是警察还有一个最崇高的最根本的使命是忠于法律,忠于人民。千万不能沦为地方保护主义者的工具。更不能沦为地方恶势力的工具。 我写这篇博文时,身在重庆。重庆打黑,涉及深远。重庆的经验也已经得到高层的充分肯定。重  我写这篇博文时,身在重庆。重庆打黑,涉及深远。重庆的经验也已经得到高层的充分肯定。重庆往事种种,其中一点,让世人惊心动魄的就是,当警方偏离法律轨道、偏离人民期望,沦为某些利益集团私利的保驾护航工具时,它的危害性是多么的巨大。我这里当然不是说渭南的警方和东莞的警方已经出了什么根本性的问题,只是想说,警方严格按法律程序和法律要求办事,在当前有多么重要。如果连这一点都不再能给老百姓一点希望的话,我们真的很难保证中国的发展能得到一个必须要有的稳定持续的可能性。

庆往事种种,其中一点,让世人惊心动魄的就是,当警方偏离法律轨道、偏离人民期望,沦为某些利益集团私利的保驾护航工具时,它的危害性是多么的巨大。我这里当然不是说渭南的警方和东莞的警方已经出了什么根本性的问题,只是想说,警方严格按法律程序和法律要求办事,在当前有多么重要。如果连这一点都不再能给老百姓一点希望的话,我们真的很难保证中国的发展能得到一个必须要有的稳定持续的可能性。 我是一个写作的人,这里要专门就如何保证作家的言论权说几句话。当下许多国人也包括许多网民都不满中国作家写不出大作,没法和历史上的大作家们相比。在连续出了谢朝平和袁磊两档事情以后,我想各位朋友应该对今天中国写作者的创作环境有一定的了解了。实事求是地说,动不动就动用警察来对付写作者,这在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普遍现象了。但很想动用警察来对付写作者,或者运用其它方式来严格限止写作者“贴近现实”,限止他们真实表现人民生活诉求和现状的人,应该说还大有所在。写作者也是普通人啊。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要求大量的写作者去“贴近现实”,去真实地表达人民的生活生命诉求?不能贴近现实,直面现实,不能真实地表达人民的生活生命诉求,又哪里谈得上“大作”和“大作家”?正因为这样,在当下的中国,大量的作品都是绕着现实在作“柔性的无指向活动”。有人说,袁磊在小说里如果不写明东莞,就啥事都没有。我要反问的是,为什么袁磊作为写作者他没有权利把作品事件的发生地写明在一个真实的地方?为什么  我是一个写作的人,这里要专门就如何保证作家的言论权说几句话。当下许多国人也包括许多网民都不满中国作家写不出大作,没法和历史上的大作家们相比。在连续出了谢朝平和袁磊两档事情以后,我想各位朋友应该对今天中国写作者的创作环境有一定的了解了。实事求是地说,动不动就动用警察来对付写作者,这在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普遍现象了。但很想动用警察来对付写作者,或者运用其它方式来严格限止写作者“贴近现实”,限止他们真实表现人民生活诉求和现状的人,应该说还大有所在。写作者也是普通人啊。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要求大量的写作者去“贴近现实”,去真实地表达人民的生活生命诉求?不能贴近现实,直面现实,不能真实地表达人民的生活生命诉求,又哪里谈得上“大作”和“大作家”?正因为这样,在当下的中国,大量的作品都是绕着现实在作“柔性的无指向活动”。有人说,袁磊在小说里如果不写明东莞,就啥事都没有。我要反问的是,为什么袁磊作为写作者他没有权利把作品事件的发生地写明在一个真实的地方?为什么他作为一个公民,没有权利直接表现一个真实地方的种种状态?这一点,在世界各国都是小菜一碟的事,为什么在这儿,却成了一道几乎难以跨越的创作之坎儿?我还是要说这句话,写错了说错了,“文责自负”,按法律的规定,让作者自己来去负他该负的那份责,但一定要允许作者有这样的说话和表达的权利。一定不能剥夺他表现一个真实地方的真实状态的权利。像东莞警方那样,事实都没查清前,就来抓人,再一次表现了执法者的无法无天,被执法者的无奈。

  这种状况能不再出现在中国这个已经开始新的一轮更新的重大纪元中吗?如果不及时制止这种事情的一再发生,将会严重影响官方在老百姓心中的信用度,影响民众的信心。这真的不是一件小事。也绝对不是什么只关乎文学和创作的“小事”!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