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在一个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2010-08-14 15: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个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谈影视剧创作和文学的关系) 一, 最近不少地方、不少人都在组织和进行“影视剧创作和文学的关系”的讨论。把不少名家大腕也都拉扯了进来。其实文学和影视剧的关系一早就挺清楚的,就像水和冰的关系,大哥和小弟的关系,(也有人说是父子关系)一样,大家心里都挺明白,实在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因为要讲广义的文学,戏剧、电影、电视剧的剧本,本来就都应该算在“文学”这个大盘子里的一道菜,只不过它们各有特色而已。但曾几何时,有人就是愿意把文学折腾小气了,狭隘化了,让“文学”只等同于小说、诗歌、散文和报告文学,而在更各色的某些朋友眼里,能称得上他们心目中所谓“文学”的,简直就只有“小说”一项,而且还是他们认可的那种“纯文学”的小说。那还有啥可谈的呢?把“文学”扛回他们家去,清供在那张已然有一点瘸腿的旧案桌上不就得了?!还有些朋友公开怦击说:“电视剧制作遵循的是商业原则,一切以市场效益为判断标准......情节、悬念、暴力、色情,是影视剧的‘潜规则’”“长期的电视剧写作对作家可能是有害的,最终导致作家个人品质和才华的腐蚀。”好像小说从来就不需要情节悬念,从来也没有过暴力和色情。只写“纯文学”小说的人,从来不跟人谈稿酬标准,个人品质和才华永远也不会发生令人担忧的变异似的。这种由极度自信掩盖的无知和盲目固执制造的片面性更无助于从理论上,更不要说在实践中去澄清和端正影视创作和文学之间的关系。 二, 还有的朋友觉得,作家写影视剧多了,再写小说,写出的小说就没小说味儿了,只剩下对话了。我就不明白小说为什么不能“只剩下对话”?享誉世界的法国小说家杜拉斯许多小说就“只剩下对话”。我看不少“纯文学”的理论家照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推崇备至嘛。“只剩下对话”,发生在蓝眼睛大鼻子的西方作家那儿,就是“先锋手法”,发生在写过电视剧的中国作家这儿,就变成了“没有小说味儿了”。怪哉怪哉。小说有没有文学性,根本不

       在一个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在一个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谈影视剧创作和文学的关系) 一, 最近不少地方、不少人都在组织和进行“影视剧创作和文学的关系”的讨论。把不少名家大腕也都拉扯了进来。其实文学和影视剧的关系一早就挺清楚的,就像水和冰的关系,大哥和小弟的关系,(也有人说是父子关系)一样,大家心里都挺明白,实在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因为要讲广义的文学,戏剧、电影、电视剧的剧本,本来就都应该算在“文学”这个大盘子里的一道菜,只不过它们各有特色而已。但曾几何时,有人就是愿意把文学折腾小气了,狭隘化了,让“文学”只等同于小说、诗歌、散文和报告文学,而在更各色的某些朋友眼里,能称得上他们心目中所谓“文学”的,简直就只有“小说”一项,而且还是他们认可的那种“纯文学”的小说。那还有啥可谈的呢?把“文学”扛回他们家去,清供在那张已然有一点瘸腿的旧案桌上不就得了?!还有些朋友公开怦击说:“电视剧制作遵循的是商业原则,一切以市场效益为判断标准......情节、悬念、暴力、色情,是影视剧的‘潜规则’”“长期的电视剧写作对作家可能是有害的,最终导致作家个人品质和才华的腐蚀。”好像小说从来就不需要情节悬念,从来也没有过暴力和色情。只写“纯文学”小说的人,从来不跟人谈稿酬标准,个人品质和才华永远也不会发生令人担忧的变异似的。这种由极度自信掩盖的无知和盲目固执制造的片面性更无助于从理论上,更不要说在实践中去澄清和端正影视创作和文学之间的关系。 二, 还有的朋友觉得,作家写影视剧多了,再写小说,写出的小说就没小说味儿了,只剩下对话了。我就不明白小说为什么不能“只剩下对话”?享誉世界的法国小说家杜拉斯许多小说就“只剩下对话”。我看不少“纯文学”的理论家照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推崇备至嘛。“只剩下对话”,发生在蓝眼睛大鼻子的西方作家那儿,就是“先锋手法”,发生在写过电视剧的中国作家这儿,就变成了“没有小说味儿了”。怪哉怪哉。小说有没有文学性,根本不

                         (谈影视剧创作和文学的关系)

一,              最近不少地方、不少人都在组织和进行“影视剧创作和文学的关系”的讨论。把不少名家大腕也都拉扯了进来。其实文学和影视剧的关系一早就挺清楚的,就像水和冰的关系,大哥和小弟的关系,(也有人说是父子关系)一样,大家心里都挺明白,实在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因为要讲广义的文学,戏剧、电影、电视剧的剧本,本来就都应该算在“文学”这个大盘子里的一道菜,只不过它们各有特色而已。但曾几何时,有人就是愿意把文学折腾小气了,狭隘化了,让“文学”只等同于小说、诗歌、散文和报告文学,而在更各色的某些朋友眼里,能称得上他们心目中所谓“文学”的,简直就只有“小说”一项,而且还是他们认可的那种“纯文学”的小说。那还有啥可谈的呢?把“文学”扛回他们家去,清供在那张已然有一点瘸腿的旧案桌上不就得了?!还有些朋友公开怦击说:“电视剧制作遵循的是商业原则,一切以市场效益为判断标准......情节、悬念、暴力、色情,是影视剧的‘潜规则’”“长期的电视剧写作对作家可能是有害的,最终导致作家个人品质和才华的腐蚀。”好像小说从来就不需要情节悬念,从来也没有过暴力和色情。只写“纯文学”小说的人,从来不跟人谈稿酬标准,个人品质和才华永远也不会发生令人担忧的变异似的。这种由极度自信掩盖的无知和盲目固执制造的片面性更无助于从理论上,更不要说在实践中去澄清和端正影视创作和文学之间的关系。

在一个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谈影视剧创作和文学的关系) 一, 最近不少地方、不少人都在组织和进行“影视剧创作和文学的关系”的讨论。把不少名家大腕也都拉扯了进来。其实文学和影视剧的关系一早就挺清楚的,就像水和冰的关系,大哥和小弟的关系,(也有人说是父子关系)一样,大家心里都挺明白,实在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因为要讲广义的文学,戏剧、电影、电视剧的剧本,本来就都应该算在“文学”这个大盘子里的一道菜,只不过它们各有特色而已。但曾几何时,有人就是愿意把文学折腾小气了,狭隘化了,让“文学”只等同于小说、诗歌、散文和报告文学,而在更各色的某些朋友眼里,能称得上他们心目中所谓“文学”的,简直就只有“小说”一项,而且还是他们认可的那种“纯文学”的小说。那还有啥可谈的呢?把“文学”扛回他们家去,清供在那张已然有一点瘸腿的旧案桌上不就得了?!还有些朋友公开怦击说:“电视剧制作遵循的是商业原则,一切以市场效益为判断标准......情节、悬念、暴力、色情,是影视剧的‘潜规则’”“长期的电视剧写作对作家可能是有害的,最终导致作家个人品质和才华的腐蚀。”好像小说从来就不需要情节悬念,从来也没有过暴力和色情。只写“纯文学”小说的人,从来不跟人谈稿酬标准,个人品质和才华永远也不会发生令人担忧的变异似的。这种由极度自信掩盖的无知和盲目固执制造的片面性更无助于从理论上,更不要说在实践中去澄清和端正影视创作和文学之间的关系。 二, 还有的朋友觉得,作家写影视剧多了,再写小说,写出的小说就没小说味儿了,只剩下对话了。我就不明白小说为什么不能“只剩下对话”?享誉世界的法国小说家杜拉斯许多小说就“只剩下对话”。我看不少“纯文学”的理论家照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推崇备至嘛。“只剩下对话”,发生在蓝眼睛大鼻子的西方作家那儿,就是“先锋手法”,发生在写过电视剧的中国作家这儿,就变成了“没有小说味儿了”。怪哉怪哉。小说有没有文学性,根本不二,              还有的朋友觉得,作家写影视剧多了,再写小说,写出的小说就没小说味儿了,只剩下对话了。我就不明白小说为什么不能“只剩下对话”?享誉世界的法国小说家杜拉斯许多小说就“只剩下对话”。我看不少“纯文学”的理论家照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推崇备至嘛。“只剩下对话”,发生在蓝眼睛大鼻子的西方作家那儿,就是“先锋手法”,发生在写过电视剧的中国作家这儿,就变成了“没有小说味儿了”。怪哉怪哉。小说有没有文学性,根本不在对话多少这一点上。中国当代有几个“纯文学小说家”敢说自己的作品比莎士比亚易卜生和奥尼尔的作品更有文学性?但莎翁、易老先生和奥尼尔的作品实实在在是“只剩下对话”的啊。其实西方不少现代派先锋作家有意把小说写得接近影视剧本,加强情节性,加快叙事节奏,加强语境的镜头感,以争取更多的读者,尤其是年轻的读者愿意来读他们这种先锋派小说,这已经不是这些年才发生的事了。

三,              有些小说家声称,优秀的小说是无法改成影视的,以此来证明小说比影视高贵。但是,如果要站在影视创作的角度来说这档子事,那就是:一部作品如果仅仅是“优秀的小说”,真还不足以让它成为一部“优秀的影视作品”。要做成一部优秀的影视作品,除了为一部优秀的小说同样具备的那种“深厚的人文关怀”“独特的人物形象”“深刻的社会思考”“独到的生命感受”等要素外,它还必须具备许多为小说、甚至优秀小说所可能不具有的那些要素。所以这样比来比去是特别没意思的事。更不要用己所长去攻击对方所短。小说和影视剧,是两门独立的艺术品种。严格来说,小说是语言的艺术,影视是镜头的艺术。小说是个人的创作,影视是集体的综合性创作。他们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都是国人所需要的艺术门类。中国小说产生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影视也同样产生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中国的影视要走向巅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小说要走向巅峰同样有很长的路要走。一对难兄难弟,只有互敬互重,互帮共存,以求双赢,才是正道。

在对话多少这一点上。中国当代有几个“纯文学小说家”敢说自己的作品比莎士比亚易卜生和奥尼尔的作品更有文学性?但莎翁、易老先生和奥尼尔的作品实实在在是“只剩下对话”的啊。其实西方不少现代派先锋作家有意把小说写得接近影视剧本,加强情节性,加快叙事节奏,加强语境的镜头感,以争取更多的读者,尤其是年轻的读者愿意来读他们这种先锋派小说,这已经不是这些年才发生的事了。 三, 有些小说家声称,优秀的小说是无法改成影视的,以此来证明小说比影视高贵。但是,如果要站在影视创作的角度来说这档子事,那就是:一部作品如果仅仅是“优秀的小说”,真还不足以让它成为一部“优秀的影视作品”。要做成一部优秀的影视作品,除了为一部优秀的小说同样具备的那种“深厚的人文关怀”“独特的人物形象”“深刻的社会思考”“独到的生命感受”等要素外,它还必须具备许多为小说、甚至优秀小说所可能不具有的那些要素。所以这样比来比去是特别没意思的事。更不要用己所长去攻击对方所短。小说和影视剧,是两门独立的艺术品种。严格来说,小说是语言的艺术,影视是镜头的艺术。小说是个人的创作,影视是集体的综合性创作。他们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都是国人所需要的艺术门类。中国小说产生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影视也同样产生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中国的影视要走向巅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小说要走向巅峰同样有很长的路要走。一对难兄难弟,只有互敬互重,互帮共存,以求双赢,才是正道。 四, 平心静气地说,影视剧更为亿万普通民众关注,它的经济价值可能也要更大些。因此,它更容易卷入名利场的漩涡中心。在当今社会状态下,影视剧作者比小说作者更容易受物质利益诱惑,更难潜心于真艺术。当然这不等于说小说作者,特别是那些所谓的纯文学作者心里全都已经牢固地树起了“贞节牌坊”,全都能拒名利欲望于千里之外了。我自己也写过所谓的纯文学作品,也有很多这方面的朋友,个中底细也是略知一二的。为此,抗拒三俗的艰巨任务,当是摆在双方四,              平心静气地说,影视剧更为亿万普通民众关注,它的经济价值可能也要更大些。因此,它更容易卷入名利场的漩涡中心。在当今社会状态下,影视剧作者比小说作者更容易受物质利益诱惑,更难潜心于真艺术。当然这不等于说小说作者,特别是那些所谓的纯文学作者心里全都已经牢固地树起了“贞节牌坊”,全都能拒名利欲望于千里之外了。我自己也写过所谓的纯文学作品,也有很多这方面的朋友,个中底细也是略知一二的。为此,抗拒三俗的艰巨任务,当是摆在双方的肩上。对此,谁也不能掉以轻心。再平心静气地说一句,不管是影视剧创作,还是文学(小说、诗歌)当前都患有一种致命的通病:“缺乏强大的信仰的力量”“离当下普通民众的生存疾苦和生命感受越来越远”。艺术,不管是什么艺术,一旦缺少了强大的信仰(信念)支撑,没有了理想的光辉来照耀,又缺少了文化担当那样的自觉,视民众民族生存似他乡烟云,结局也只能是得一个矮化了的个性和人性。

五,              当代作家许多人都绕着现实走,绕着民众的疾苦和生存愿望走,不愿意或不敢去贴近,即使试着去贴近一下,也是困难重重,阻力重重。但又不甘心只去写现实中的好人好事,千人一面的英雄模范。思前想后,还不如不贴近来得轻松,反正钱是一样挣的。也许挣得还更多。于是就把心思着重放在挣钱上。在这种情况下,产生“三俗”,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要认真改变这个状况,不是单靠作家一方的努力就能做得到的。也并非能毕其功于一时的一役。这就牵扯到另一个大问题了,感喟之余,这里暂且只能先不去说它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