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换个角度来看待某一类良性“群发性事件”,如何?  

2010-06-22 10: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么一个隐患吗?我以为很难。 长期以来,困扰我们这个体制下政治生活的一大问题就是干部脱离群众的问题,就是某些干部只知伺候顺从上级(也就是陈云同志批评过的“唯上”和“唯书”),而不能真正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到自己工作的中心位置上来。让人头痛的是,即便上级下令让他们“人民为大”,但一触及具体问题,他们还是忍不住免不了要在百姓面前摆出一副“大老爷”的架势,就像马鞍山的那位局长和那位官太太一样,伸手就打,还要叫嚣“打得好”。还会像在另一起事件中的一位“领导同志”一样,去“理直气壮”地责问他人:“你到底是代表党说话,还是代表人民说话?”应该说,像这两位“领导干部”那样公然嚣张愚蠢到如此地步的人,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的确要算是少数的,但是口头上承认“人民为大”,心里只把“伺候好上级” 当作唯一大事,而在实际操作中并不把平民百姓当一回事,至今仍然把“党”(上级)和“人民”分得很清楚的干部是不是也只占少数?我看不一定,很值得细细地追问一下。产生这个老大难问题的原因很复杂,公平地说,根子还不在这些干部自己身上。关键就在于,在我们的体制下,人民群众的态度好恶,对一个干部的政治前程和身家命运基本上起不到任何作用。在我们这儿,决定干部命运的只是他们的上级。讲了许多年的“群众监督”,始终没有落到实处,始终没有给人民群众以监督领导干部的一些切实有效的保障和措施。在我们这儿,只有人民群众怕干部,而不存在干部“怕”人民群众的。现在通行的所谓的干部考核,所谓的民意测试,在许多时候许多地方许多关键时刻,尤其是在一些基层,只是走走过场而已,是打个灯笼给瞎子看的,或者是唱首山歌给聋子听的。最后一切还是“上级圈定”罢了。由此,在一部分干部心中和行动上“唯上级为大”是实,视“人民为大”是虚,难道还有什么可奇怪的吗?以我们这样的大国,这样的体制,基层干部的数量真似汪洋大海一般。只靠组织部门,只靠上级领导,即便有三头六臂,无论如何也监管不过来。只靠学学文件,宣扬几个优秀典型,隔三差五地以自检为主的民主生活会,就能让那么些的父母官们真正把人民顶在自己头上?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答案只能是两个字:很难!如果要再加两个字,那就是很难很难! 在目前情况下,我认为,有些“群发性事件”倒是能够起到“监督”和“管教”的作用。就像在马鞍山市,由于发生了这么一起事件,更由于市委领导及时勇敢地并正确处置了这起事件,我敢相信,在相当大的一个范围和相当长的一个时段里,当地的领导干部们会把人民群众稍稍地当那么一回事了。起码再不敢在打人以后还颐指气使地说出“我是领导”那样的浑话了。他们会逐渐地体悟到,人民群众

 换个角度来看待某一类良性“群发性事件”,如何?

这么一个隐患吗?我以为很难。 长期以来,困扰我们这个体制下政治生活的一大问题就是干部脱离群众的问题,就是某些干部只知伺候顺从上级(也就是陈云同志批评过的“唯上”和“唯书”),而不能真正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到自己工作的中心位置上来。让人头痛的是,即便上级下令让他们“人民为大”,但一触及具体问题,他们还是忍不住免不了要在百姓面前摆出一副“大老爷”的架势,就像马鞍山的那位局长和那位官太太一样,伸手就打,还要叫嚣“打得好”。还会像在另一起事件中的一位“领导同志”一样,去“理直气壮”地责问他人:“你到底是代表党说话,还是代表人民说话?”应该说,像这两位“领导干部”那样公然嚣张愚蠢到如此地步的人,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的确要算是少数的,但是口头上承认“人民为大”,心里只把“伺候好上级” 当作唯一大事,而在实际操作中并不把平民百姓当一回事,至今仍然把“党”(上级)和“人民”分得很清楚的干部是不是也只占少数?我看不一定,很值得细细地追问一下。产生这个老大难问题的原因很复杂,公平地说,根子还不在这些干部自己身上。关键就在于,在我们的体制下,人民群众的态度好恶,对一个干部的政治前程和身家命运基本上起不到任何作用。在我们这儿,决定干部命运的只是他们的上级。讲了许多年的“群众监督”,始终没有落到实处,始终没有给人民群众以监督领导干部的一些切实有效的保障和措施。在我们这儿,只有人民群众怕干部,而不存在干部“怕”人民群众的。现在通行的所谓的干部考核,所谓的民意测试,在许多时候许多地方许多关键时刻,尤其是在一些基层,只是走走过场而已,是打个灯笼给瞎子看的,或者是唱首山歌给聋子听的。最后一切还是“上级圈定”罢了。由此,在一部分干部心中和行动上“唯上级为大”是实,视“人民为大”是虚,难道还有什么可奇怪的吗?以我们这样的大国,这样的体制,基层干部的数量真似汪洋大海一般。只靠组织部门,只靠上级领导,即便有三头六臂,无论如何也监管不过来。只靠学学文件,宣扬几个优秀典型,隔三差五地以自检为主的民主生活会,就能让那么些的父母官们真正把人民顶在自己头上?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答案只能是两个字:很难!如果要再加两个字,那就是很难很难! 在目前情况下,我认为,有些“群发性事件”倒是能够起到“监督”和“管教”的作用。就像在马鞍山市,由于发生了这么一起事件,更由于市委领导及时勇敢地并正确处置了这起事件,我敢相信,在相当大的一个范围和相当长的一个时段里,当地的领导干部们会把人民群众稍稍地当那么一回事了。起码再不敢在打人以后还颐指气使地说出“我是领导”那样的浑话了。他们会逐渐地体悟到,人民群众

  群发性事件常常被我们当作“洪水猛兽”。尤其在某些官员们心中,唯恐避之不及,防之不及。以至有些专家学者在论及群发性事件时,也都是用“防范”这个词来表达自己对“群发性事件”的基本态度。在各种类型的群发性事件中,有一类确要把它比作“洪水猛兽”,不仅要严加防范,而且还得从速打击的,比如去年三月和七月,由境外藏独和疆独分子策划组织和指挥,发生在边疆某些省会城市,以煽动民族仇恨,制造国家分裂为宗旨,不惜在光天化日之下,行打砸抢烧杀之实,其残酷和血腥程度,令人发指,实为六十年来罕见,为“千夫所指”,也为亿万各族民众所切齿痛恨。对于这类带有严重刑事犯罪性质,公然挑战宪法和国家安危的所谓的“群发性事件”,处置时,绝对不能手软,即便稍加迟缓,也会造成历史性的巨大遗恨和损失。但我不赞成一概排斥所有的群发性事件,更不赞成把所有的“群发性事件”都当成“洪水猛兽”、“天敌”一般来看待,更不必只要说到“群发性事件”,就“颤颤嵬嵬”“哆哆嗦嗦”,必得“除恶务尽”似的,方才踏实下心来。

  为什么?我举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不久前在马鞍山发生的一起千余名群众“围困”该市某区一位旅游局局长的事件。那天,这位局长大人带着老婆开着一辆高档轿车,行驰中被一位推着自行车正在过马路的中学生挡了一下,可能是那个中学生嘴硬了一点,这位“局长同志”居然不分青红皂白,下车就上前狠狠打了那个中学生一大嘴吧。本来事情还不会闹大。当少数群众上前来跟他论理时,他竟然恬不知耻地对这些群众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而他那位坐在高档轿车里的“夫人”居然还叫嚣道:“打得好!打得好!”于是,引发千名市民的愤慨,不约而同地把这位“领导”围了八九个小时,直至市委书记出面,当场下令免了局长同志的职,据说还当场开除了他的党籍,气愤不过的群众才慢慢散去。说实话,如果我当时在场,我也会上前去围他一把,让这位不识好歹的“领导”接受一次真正的做人做干部的基本素质教育。今日之中国,竟然还会有这样的“领导干部”?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中央以极大的努力,贯彻实施科学发展,以人为本的治国方针,以我的理解,其中心就是“人民利益为大”,或者再简化一下就是“人民为大”这四个字。局长大人应该领导他们局里的中心学习小组学过无数遍了,却仍然以为,自己是个局长,就可在小小老百姓面前为所欲为了。生生地在光天化日之下,激起如此民愤。如果不是这一千来名群众当场“闹”了这么一下,当地管干部的部门和领导会认真发现得了并及时处置了这么一个人格分裂,对党的治国方针阳奉阴违的“干部”吗?能及时清除了这么一个隐患吗?我以为很难。

  长期以来,困扰我们这个体制下政治生活的一大问题就是干部脱离群众的问题,就是某些干部只知伺候顺从上级(也就是陈云同志批评过的“唯上”和“唯书”),而不能真正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到自己工作的中心位置上来。让人头痛的是,即便上级下令让他们“人民为大”,但一触及具体问题,他们还是忍不住免不了要在百姓面前摆出一副“大老爷”的架势,就像马鞍山的那位局长和那位官太太一样,伸手就打,还要叫嚣“打得好”。还会像在另一起事件中的一位“领导同志”一样,去“理直气壮”地责问他人:“你到底是代表党说话,还是代表人民说话?”应该说,像这两位“领导干部”那样公然嚣张愚蠢到如此地步的人,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的确要算是少数的,但是口头上承认“人民为大”,心里只把“伺候好上级” 当作唯一大事,而在实际操作中并不把平民百姓当一回事,至今仍然把“党”(上级)和“人民”分得很清楚的干部是不是也只占少数?我看不一定,很值得细细地追问一下。产生这个老大难问题的原因很复杂,公平地说,根子还不在这些干部自己身上。关键就在于,在我们的体制下,人民群众的态度好恶,对一个干部的政治前程和身家命运基本上起不到任何作用。在我们这儿,决定干部命运的只是他们的上级。讲了许多年的“群众监督”,始终没有落到实处,始终没有给人民群众以监督领导干部的一些切实有效的保障和措施。在我们这儿,只有人民群众怕干部,而不存在干部“怕”人民群众的。现在通行的所谓的干部考核,所谓的民意测试,在许多时候许多地方许多关键时刻,尤其是在一些基层,只是走走过场而已,是打个灯笼给瞎子看的,或者是唱首山歌给聋子听的。最后一切还是“上级圈定”罢了。由此,在一部分干部心中和行动上“唯上级为大”是实,视“人民为大”是虚,难道还有什么可奇怪的吗?以我们这样的大国,这样的体制,基层干部的数量真似汪洋大海一般。只靠组织部门,只靠上级领导,即便有三头六臂,无论如何也监管不过来。只靠学学文件,宣扬几个优秀典型,隔三差五地以自检为主的民主生活会,就能让那么些的父母官们真正把人民顶在自己头上?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答案只能是两个字:很难!如果要再加两个字,那就是很难很难!

不仅是不应该欺辱的,也是不可欺辱的这个万古不变的真理的威力。同时,这样的良性事件也起到类似高压锅上安全阀的作用——当锅内的蒸汽压力到达临界的危险状态时,它及时让人民心中的那股“高压蒸汽”往外舒泄一下,以免积攒到最后,发生爆炸。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感谢这些“良性”的群发事件。同时也应该感谢那些能够及时正确处置这些“良性”群发事件的组织部门。请设想,如果马鞍山的那个市委书记,当时迟迟不去现场,怕接触群众,或者只是装腔作势地宣布一下免除那个局长的职务,等事件稍稍平息下去,立即又让人暗访并处置当场带头围困那位局长的群众,结果会如何?我想其中一个结果可能是:以后的确再也不会有人去围困那些既嚣张又愚蠢的干部了。他们治下的这个地区也许从表面上看起来会如某些人希望的那样终于“安静”了下来,“稳定”了下来。但是另一个结果是什么?那些嚣张而愚蠢的干部会越来越嚣张和愚蠢。人民群众受到的侵犯和伤害也会越来越大。虽然,这些地区再也听不到一点“杂音”了。但经验告诉我们,暴风雨到来前的那种静寂,才是真正可怕的。 当然,最后我还要申明,像马鞍山某区旅游局局长那样的干部是少数。但我们不能轻视这少数人所作所为的负面作用。俗话说,一颗老鼠屎还能毁了一锅汤,况且,在我们这儿,这样的“老鼠屎”真的绝对不止一颗两颗!!

  在目前情况下,我认为,有些“群发性事件”倒是能够起到“监督”和“管教”的作用。就像在马鞍山市,由于发生了这么一起事件,更由于市委领导及时勇敢地并正确处置了这起事件,我敢相信,在相当大的一个范围和相当长的一个时段里,当地的领导干部们会把人民群众稍稍地当那么一回事了。起码再不敢在打人以后还颐指气使地说出“我是领导”那样的浑话了。他们会逐渐地体悟到,人民群众不仅是不应该欺辱的,也是不可欺辱的这个万古不变的真理的威力。同时,这样的良性事件也起到类似高压锅上安全阀的作用——当锅内的蒸汽压力到达临界的危险状态时,它及时让人民心中的那股“高压蒸汽”往外舒泄一下,以免积攒到最后,发生爆炸。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感谢这些“良性”的群发事件。同时也应该感谢那些能够及时正确处置这些“良性”群发事件的组织部门。请设想,如果马鞍山的那个市委书记,当时迟迟不去现场,怕接触群众,或者只是装腔作势地宣布一下免除那个局长的职务,等事件稍稍平息下去,立即又让人暗访并处置当场带头围困那位局长的群众,结果会如何?我想其中一个结果可能是:以后的确再也不会有人去围困那些既嚣张又愚蠢的干部了。他们治下的这个地区也许从表面上看起来会如某些人希望的那样终于“安静”了下来,“稳定”了下来。但是另一个结果是什么?那些嚣张而愚蠢的干部会越来越嚣张和愚蠢。人民群众受到的侵犯和伤害也会越来越大。虽然,这些地区再也听不到一点“杂音”了。但经验告诉我们,暴风雨到来前的那种静寂,才是真正可怕的。

  当然,最后我还要申明,像马鞍山某区旅游局局长那样的干部是少数。但我们不能轻视这少数人所作所为的负面作用。俗话说,一颗老鼠屎还能毁了一锅汤,况且,在我们这儿,这样的“老鼠屎”真的绝对不止一颗两颗!!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