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竞选会把选举搞成有钱人的事,不竞选呢?  

2010-03-19 18: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竞选会把选举搞成有钱人的事,不竞选呢?

说“上边”的人决定的那些候选人都是不优秀的,但肯定会漏掉许许多多够格当候选人的“优秀分子”。这也是中国社会两千多年来,许许多多优秀分子、尤其是知识分子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而总是在那里哀叹命运之不公的重要原因。(请读读唐诗宋词中那些名篇,几乎都充斥着这种“怀才不遇”的情调。)这也是两千多年来中国社会总处在一个不稳定状态中,总有一些人要起来呼吁社会公正,并为之奔走哭泣的重要原因。 人口多确实是个麻烦事。十三亿人搞大民主,开个竞选的口子,在一定的时间段里一定会“乱套”。文革搞四大因而几乎要搞垮国家就是一个沉痛的教训。但怎么才能让那些接触不到上边的“优秀分子”有一个表白自己愿意为国为民尽力的机会,给他们一个在人民面前展现自己能够为国为民办事的能力的平台,然后由公平的选举来决定由谁站到前台来做人民的代表,这大概是选举法最终必须考虑也必须解决的大问题。 前不久,中组部长李源潮公开说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观点,他提醒各级组织部门,要重视起用那些平时不怎么接触靠拢领导的“优秀分子”。换一句话说,不要总是把眼睛只盯在接触靠拢领导的那些人身上。他是看到我们体制急待完善弥补的一个漏洞了。但在现有的情况下,要实现李部长的愿望难度极大。因而,在可以想见的一个时间段里,“挂一漏万”和“怀才不遇

        ——和人大法工委副主任于飞先生商榷

 

人大法工委副主任于飞先生在这次人大会期间就选举法的修改问题接受媒体专访时说了这么一个观点:“竞选会把选举搞成有钱人的事。”他举了一些去西方发达国家考察时所见所闻的例子,很有说服力。事实上,西方的选举的确是有钱人在玩的把戏。总统候选人筹集竞选资金的能力几乎会成为他最后能不能当选的一个重要因素。他们的政界最容易出的问题也往往在“政治献金”上。比如刚在选举中从自民党手中夺得政权的日本民主党近期就在这个问题里连续让人揭出丑闻,而搞得民望急剧下降,首脑们也因此焦头烂额,一再向全民道歉。搞不到钱或爹妈没给留钱的西方穷人在他们那样的“民主竞选”中也是没法“当家作主”终获出头之日的。所以我同意于先生的说法,“竞选会把选举搞成有钱人的事”。

但,是不是因此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还是别搞竞选为妙呢?

不竞选的话,怎么才能产生真正有民望又能替人民办事、真正代表民意的候选人呢?还是由上边提名?提名的人能不能真正的全面了解和掌握人民汪洋大海深处中那几乎数也数不清的“优秀分子”的情况?不可能。这是谁也做不到的事。挂一漏万是肯定要发生的事。因为多数人是接触不到上边那些有权决定谁来当候选人的。我们不能说“上边”的人决定的那些候选人都是不优秀的,但肯定会漏掉许许多多够格当候选人的“优秀分子”。这也是中国社会两千多年来,许许多多优秀分子、尤其是知识分子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而总是在那里哀叹命运之不公的重要原因。(请读读唐诗宋词中那些名篇,几乎都充斥着这种“怀才不遇”的情调。)这也是两千多年来中国社会总处在一个不稳定状态中,总有一些人要起来呼吁社会公正,并为之奔走哭泣的重要原因。

人口多确实是个麻烦事。十三亿人搞大民主,开个竞选的口子,在一定的时间段里一定会“乱套”。文革搞四大因而几乎要搞垮国家就是一个沉痛的教训。但怎么才能让那些接触不到上边的“优秀分子”有一个表白自己愿意为国为民尽力的机会,给他们一个在人民面前展现自己能够为国为民办事的能力的平台,然后由公平的选举来决定由谁站到前台来做人民的代表,这大概是选举法最终必须考虑也必须解决的大问题。

说“上边”的人决定的那些候选人都是不优秀的,但肯定会漏掉许许多多够格当候选人的“优秀分子”。这也是中国社会两千多年来,许许多多优秀分子、尤其是知识分子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而总是在那里哀叹命运之不公的重要原因。(请读读唐诗宋词中那些名篇,几乎都充斥着这种“怀才不遇”的情调。)这也是两千多年来中国社会总处在一个不稳定状态中,总有一些人要起来呼吁社会公正,并为之奔走哭泣的重要原因。 人口多确实是个麻烦事。十三亿人搞大民主,开个竞选的口子,在一定的时间段里一定会“乱套”。文革搞四大因而几乎要搞垮国家就是一个沉痛的教训。但怎么才能让那些接触不到上边的“优秀分子”有一个表白自己愿意为国为民尽力的机会,给他们一个在人民面前展现自己能够为国为民办事的能力的平台,然后由公平的选举来决定由谁站到前台来做人民的代表,这大概是选举法最终必须考虑也必须解决的大问题。 前不久,中组部长李源潮公开说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观点,他提醒各级组织部门,要重视起用那些平时不怎么接触靠拢领导的“优秀分子”。换一句话说,不要总是把眼睛只盯在接触靠拢领导的那些人身上。他是看到我们体制急待完善弥补的一个漏洞了。但在现有的情况下,要实现李部长的愿望难度极大。因而,在可以想见的一个时间段里,“挂一漏万”和“怀才不遇

前不久,中组部长李源潮公开说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观点,他提醒各级组织部门,要重视起用那些平时不怎么接触靠拢领导的“优秀分子”。换一句话说,不要总是把眼睛只盯在接触靠拢领导的那些人身上。他是看到我们体制急待完善弥补的一个漏洞了。但在现有的情况下,要实现李部长的愿望难度极大。因而,在可以想见的一个时间段里,“挂一漏万”和“怀才不遇”而引发的对不公的怨叹将会存在下去。这可能是我们社会仅有的那一点不和谐音调中相当强的一个音符。

这一回温总理的讲话强调了社会的公平正义,强调了人民的尊严。刀刀砍在要害上。但如果“人民”只能等着“上边”来决定谁能代表他们去办事,而自己没有任何表白和展现的机会,没有什么去主动争取的政治权利和可能,何以能说到“尊严”?在一个阶级分立的社会中,这权利那权利,这尊严那尊严,归根结底是政治权利和政治尊严。那么,除了竞选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在选举的问题上来给人民一点实实在在的政治权利和政治尊严呢?我坚信,在下一次或下几次或下十几次的人代会上会一点一点地做出有效的改进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