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裁撤《实话实说》,究竟打了谁的脸?  

2009-10-06 12: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裁撤《实话实说》,究竟打了谁的脸? 《实话实说》终于从央视被裁撤掉了。一向以来,崔永元很聪明。和晶很辛苦。但无论怎么样的聪明和辛苦,最后都没能保住这个曾经为亿万中国百姓所看重、也曾深深牵动过他们心扉的谈话节目。裁撤它的理由,据说是“收视率”问题。但紧接着,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和制片人和晶就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严正声明,说“不要再拿收视率说事”。认为,拿收视率做裁撤《实话实说》的借口,是个“弱智”的做法。我没有接触过和晶。平日仅从镜头里看,总觉得她和她的姓一样,是个挺和顺的智性女子。这一回对领导对自己的处理决定居然公开做出如此迅速,又如此激烈而坦率的反应,在央视主持人和所有栏目组工作人员中不能不说是非常罕见的。很大胆,很破格,也可以说是无奈之至后的一种无奈之举。和晶在她的“严正声明”中其实并没有点破被裁撤的真正理由,但她的四点声明中,有两点还是说得“比较到位”的。第一,她反问道:<<实话实说>>的选题是可以由一个人来画圈打勾的吗?言下之意在说,这个节目的主创团队从来也没有获得过创作(制作)这个节目的全部主动权。因此,这个节目即便存在收视率问题,也不该全部由她们的团队来承担责任。其实,无论是崔永元,还是和晶,或者是所有的“地球人”都清楚,《实话实说》创办初期之所以能狂火起来,不完全是因为崔永元的主持风格造成的。是因为它的的确确开创了大陆媒体少有的“实话实说”做派。或者说,做为一种行为艺术,它公开提倡大陆主流媒体要“实话实说”,让处于改革开放热潮中的中国人耳目一新,精神为之一震。受到欢迎是文中应有之义了。但它的火,并没有得以长久地延续。应该说,在崔永元还没有离开这个栏目组的时候,《实话实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个栏目能不能受到欢迎,最重要的原因不在主持人的风格和能力上,而在于这个节目是否能够延续当年创办的初衷“实

  ,需要人们去实事就是地对待,需要“实话实说”地探究和表达。所以,说实话,永远不会出现因炒冷饭现象而让人厌倦。问题全在于你敢不敢面对“实事”,并真正地去说“实话”。只要是真说实话,观众永远会以十二万分的关注度,竖起他们的耳朵来倾听,并且倾心参与其中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不是只不过在拿“说实话”来装“丫挺”! 但不管怎么样,“<<实话实说>>整整十四年,(和晶)的队友们依然乘地铁上班,买房还要靠家属帮忙”,看了这些话,还是让人心酸的。因为在那个大院里,每天都存放着数都数不过来的高级轿车。早己住着豪宅别墅的也大有人在。确实,《实话实说》的这帮哥儿们姐儿,“他们傻啊?”在这里,我觉得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向那些曾经为了在这块土地上真正实行“实话实说”原则而付出过心血的媒体人致敬,这里应该包括这一回被迫离职的和晶女士,以及她的团队的所有的哥儿们姐们,也向央视上上下下曾经支持过这个栏目的所有的人,献上一份最崇高的敬意。裁撤《实话实说》,究竟打了谁的脸?

  《实话实说》终于从央视被裁撤掉了。一向以来,崔永元很聪明。和晶很辛苦。但无论怎么样的聪明和辛苦,最后都没能保住这个曾经为亿万中国百姓所看重、也曾深深牵动过他们心扉的谈话节目。裁撤它的理由,据说是“收视率”问题。但紧接着,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和制片人和晶就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严正声明,说“不要再拿收视率说事”。认为,拿收视率做裁撤《实话实说》的借口,是个“弱智”的做法。我没有接触过和晶。平日仅从镜头里看,总觉得她和她的姓一样,是个挺和顺的智性女子。这一回对领导对自己的处理决定居然公开做出如此迅速,又如此激烈而坦率的反应,在央视主持人和所有栏目组工作人员中不能不说是非常罕见的。很大胆,很破格,也可以说是无奈之至后的一种无奈之举。和晶在她的“严正声明”中其实并没有点破被裁撤的真正理由,但她的四点声明中,有两点还是说得“比较到位”的。第一,她反问道: <<实话实说>>的选题是可以由一个人来画圈打勾的吗?言下之意在说,这个节目的主创团队从来也没有获得过创作(制作)这个节目的全部主动权。因此,这个节目即便存在收视率问题,也不该全部由她们的团队来承担责任。其实,无论是崔永元,还是和晶,或者是所有的“地球人”都清楚,《实话实说》创办初期之所以能狂火起来,不完全是因为崔永元的主持风格造成的。是因为它的的确确开创了大陆媒体少有的“实话实说”做派。或者说,做为一种行为艺术,它公开提倡大陆主流媒体要“实话实说”,让处于改革开放热潮中的中国人耳目一新,精神为之一震。受到欢迎是文中应有之义了。但它的火,并没有得以长久地延续。应该说,在崔永元还没有离开这个栏目组的时候,《实话实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个栏目能不能受到欢迎,最重要的原因不在主持人的风格和能力上,而在于这个节目是否能够延续当年创办的初衷“实话实说”这一点上。说一句实话,在崔永元的后期,《实话实说》已经不再能涉及一些百姓特别期待有人说到的那些话题,即使涉及了,也不能把话说到点儿上了,已经开始有一点纯粹拿“土豆当干粮,让村长来做大拿”的装糊涂模样了,玩点小聪明啊,拿插科打诨当幽默啊。等等等等。观众当然不会认这个账,于是收视率在那会儿就开始下降了。崔永元因此还病了,一度病得很重,他不得不离开。这是一个非常“适时”的举动。而和晶却很“不聪明”地,因而也“很辛苦”地接过这个烫山芋。“地球人”中的明白人心里都清楚,和晶今天的下场从她接手这个烫山芋那天起就注定要发生的。换一个什么晶上去,那个“张晶”“李晶”“黄晶”今天也会被裁撤掉的!这里的根本的原因不在主持人的风格和能力,就是和晶在她声明中点到的第二致命穴:“一个亲爹不要,后娘不疼的孩子,是孩子自己的错吗?”如果和晶点出的这个“穴”是真实存在的,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就提出来了,为什么一个提倡实话实说的节目会沦入亲爹不要,后娘不疼的困境?是广大观众(老百姓)不欢迎不需要“实话实说”了?当然不是。一个实力如此雄厚的大电视台,能办出如此多的优秀栏目,怎么就办不了、办不好一个“实话实说”栏目?还是有人不愿意为“实话实说”冒该冒的风险?这块土地上办不了实话实说栏目,办不好实话实说栏目,会不会给世人产生这样的印象:这儿最好还是别“实话实说”。或者说,这儿还没到“实话实说”的地步。裁撤这样的栏目,最后究竟会打了谁的脸?我想,结论是清楚的。

  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件可以掉以轻心的小事。

,需要人们去实事就是地对待,需要“实话实说”地探究和表达。所以,说实话,永远不会出现因炒冷饭现象而让人厌倦。问题全在于你敢不敢面对“实事”,并真正地去说“实话”。只要是真说实话,观众永远会以十二万分的关注度,竖起他们的耳朵来倾听,并且倾心参与其中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不是只不过在拿“说实话”来装“丫挺”! 但不管怎么样,“<<实话实说>>整整十四年,(和晶)的队友们依然乘地铁上班,买房还要靠家属帮忙”,看了这些话,还是让人心酸的。因为在那个大院里,每天都存放着数都数不过来的高级轿车。早己住着豪宅别墅的也大有人在。确实,《实话实说》的这帮哥儿们姐儿,“他们傻啊?”在这里,我觉得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向那些曾经为了在这块土地上真正实行“实话实说”原则而付出过心血的媒体人致敬,这里应该包括这一回被迫离职的和晶女士,以及她的团队的所有的哥儿们姐们,也向央视上上下下曾经支持过这个栏目的所有的人,献上一份最崇高的敬意。

  还有的网友认为,《实话实说》的收视率之所以不高了,是因为观众对它产生了所谓的“审美(审读)疲劳”。一个栏目毕竟搞了十来年了嘛。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是永远不会让人们产生“审美和审读疲劳”的,一是“实事就是”,另一个就是“实话实说”。人类社会的运行过程中,永远会有新问题出现,需要人们去实事就是地对待,需要“实话实说”地探究和表达。所以,说实话,永远不会出现因炒冷饭现象而让人厌倦。问题全在于你敢不敢面对“实事”,并真正地去说“实话”。只要是真说实话,观众永远会以十二万分的关注度,竖起他们的耳朵来倾听,并且倾心参与其中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不是只不过在拿“说实话”来装“丫挺”!

  但不管怎么样,“<<实话实说>>整整十四年,(和晶)的队友们依然乘地铁上班,买房还要靠家属帮忙”,看了这些话,还是让人心酸的。因为在那个大院里,每天都存放着数都数不过来的高级轿车。早己住着豪宅别墅的也大有人在。确实,《实话实说》的这帮哥儿们姐儿,“他们傻啊?”在这里,我觉得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向那些曾经为了在这块土地上真正实行“实话实说”原则而付出过心血的媒体人致敬,这里应该包括这一回被迫离职的和晶女士,以及她的团队的所有的哥儿们姐们,也向央视上上下下曾经支持过这个栏目的所有的人,献上一份最崇高的敬意。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