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大多数不能让人“眼睛一亮”的编剧就不该出声维权?  

2009-03-15 07: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多数不能“让人眼睛一亮”的编剧就不该出声维权?

他们文化水平肯定都没有记者小姐高,他们的手艺也可能不如在央视参加大赛的那些同行们出色,但是他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站出来向工头和老板索要他们该得的那份工资。如果按那个记者小姐的逻辑,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回家去好好练就一身绝活,只有让天下的老板工头对他们都“眼睛一亮”了,才有资格出来为自己说话或维权?或者,中国当下根本就不需要维权这一说,因为只要大家们干好了,老板们“自然而然”地就会把各位应得的各种权利都双手奉上了。中国真的到了这么一个和谐和通达的地步了?中国的乌鸦真的要比其它地方的乌鸦白一些?这家报纸和这个记者,你们还不如干脆在你们的版面上大力呼吁取消三一五维权算了。那样天下就更太平,老板们也许会更高兴,更赏识了。 至于那些自以为是同行中的“优秀分子”,写出的东西能让人眼睛一亮而从老板口袋里得到了优厚待遇的人,眼见大多数同行的利益受损还能心安理得,在同行们出声维权时,反而来教训同行,只要去好好干活,别作非份之想,老板们自然会给你好待遇的,这样的人这样的行为其实在每个时代都会有。人们一般都称这样的人为“工什么”!!鲁迅先生对他们也有过一个极其得体的称呼,那就是“资本家的乏什么”。

今天是三一五维权日。三一五维权年年有。越来越深入人心。越来越有成效,越来越让广大民众重视这个日子。当然,也越来越让那些为所欲为,只唯一已之私利的黑心商人、老板们有所顾忌而不痛快。今年的三一五,更让某些人感到不太痛快的是,一些影视编剧也掺和进来,嚷嚷着要维权。毫无疑问,编剧从一个整体来说,是影视生产行业中的弱势群体。长时间来,他们中的多数人权益在这个方面或在那个方面,总是被伤害着,一直得不到充分的重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些大牌制片大牌影视公司老板在这场争论中频频口出恶语伤人,也只能蛮横地说什么“编剧维权是想为王”,“是在争权”这一类完全不顾事实真相的话。我相信,说这些话的人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这些是事实。三岁孩子都知道,要想在影视生产过程中“为王”“争权”,一是要掌得经济大权,再者就是得把住摄像机和剪接权,也就是说要掌得指挥整个剧组行动和最后完成片子的权利。争论到今天,有哪一个编剧提出想争得这些权利了?编剧不改变自己的职业定位(比如改行去当导演,制片人),更不想把剧组搅黄了,有可能、有必要去为王争权吗?除非这个编剧疯了或吃错了药。如果说编剧在“争”,也只是在争他们应得的那部分而至今为止常常被别人忽视或剥夺了的权利,比如说,署名权(在作品上的和各种各样的宣传品上的署名权)作品修改权,获取正当的报酬权等等。这些已经是最起码的权利。如果连这些权利都不能得到,出声来索取这些权利就要被人说成是“争权”和“想为王”恰恰说明在这些人心中,编剧的地位是何等的低下,说明他们历来认为,编剧就只能埋头干活儿,给你什么好处,你就只能乖乖地认了,一旦还想得到那份著作权法上明文规定的其它权益,你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就在“胡搅蛮缠”,就是不合时宜,就是想“造反”。这种想法出自那些个别的所谓的大制片人大老板之嘴,尚可理解。因为这些人在影视圈里称王称霸惯了,习惯了所有的人都对他们低头哈腰,习惯了颐指气使,习惯了使唤所有的人来为他们获利,习惯了谁不听话就打击谁,贬低谁,收拾谁。但偏偏有一两家在文化教育领域素来以维护知识分子利益著称的媒体也不顾发生在影视行业中不公之现状,出头来教训那些没有做出任何出轧行为维权的编剧。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那样一两个编剧,自以为是中国写得最棒的人,是能让老板们“眼睛一亮”的人,出来教训同行,乖乖地埋头写自己的东西,只要你的东西好,你是可以从老板手里得到更多的报酬和待遇的。

我倒要问问那份在文化教育系统颇为著名的报纸,也要问问这一两个目前自以为已经得到优厚待遇的编剧,那些还没有写出走红大江南北,还不能让人眼睛一亮的编剧们,就不该出声来为自己维权了吗?他们就不该拥有著作权法上规定的那些权利了吗?著作权法是只为极个别的“优秀”的“能让人眼睛一亮”的编剧制定的?那家报纸的一个记者也承认“目前仅在北京注册登记的影视公司就有485家,按每个公司一年拍两部戏来算,剧本需求量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事实上每年生产的影视都在几千部集以上。也就是说,中国的影视业除了靠极少数出色的编剧的创作维持运转,主要还是靠那些目前还不能被人“眼睛一亮”的普通编剧们在辛苦维持着的。这也是个很正常的情况。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的文学艺术创作大量的只能是普通之作。特别优秀确实能让人眼睛一亮的作者和作品总是少数的。或极少数的。中国存在几千年了,不就只留下四部经典名著吗?但几千年来为中国文化传承而竭尽心力的作家诗人编剧又何止千千万?怎么合理合法地对待这个普通之流的“千千万”,不正是每一个愿意中国和谐进步的有良知的人都要为之努力奋争的吗?一个合理的社会总是懂得要维护那些多数的普通人的利益的。只维护佼佼者的事情只能发生在残酷而扭曲人的封建时代。法律是面对多数人的。这点道理记者小姐我想不会不懂。当多数人出声维权时,只知教训他们要求他们好好干,而看不到或不愿意看到多数的普通人(普通编剧)受伤害受曲辱的情况,这样的媒体这样的记者还能谈得上什么良知和良心吗?

  这里必须要说明的是,普通公民的维权和公民成为公民他自己职业中的优秀从业者是必须分开说的两件事。只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就享有法律赋于的所有权利,不管他在自己的行业中干得好不好,只要他还拥有有公民权,他也就有权出来维护自己的应享有的权利。谁也不能以他在从业的优劣剥夺他的这份权利,更不能以他们不是该行业中的最优秀分子而侵犯剥夺他的人身和其它法律赋于的应有权利。比如说,记者小姐如果没有拿过新闻界的大奖,也许算不上是中国记者中最出色的那一批人中的一个。她应该不应该在自己那份人身权利和其它权利受到侵犯时出来维权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广大的农民工中的大多数,本身的素质,在当下可能都算不上是“最优秀者”,他们文化水平肯定都没有记者小姐高,他们的手艺也可能不如在央视参加大赛的那些同行们出色,但是他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站出来向工头和老板索要他们该得的那份工资。如果按那个记者小姐的逻辑,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回家去好好练就一身绝活,只有让天下的老板工头对他们都“眼睛一亮”了,才有资格出来为自己说话或维权?或者,中国当下根本就不需要维权这一说,因为只要大家们干好了,老板们“自然而然”地就会把各位应得的各种权利都双手奉上了。中国真的到了这么一个和谐和通达的地步了?中国的乌鸦真的要比其它地方的乌鸦白一些?这家报纸和这个记者,你们还不如干脆在你们的版面上大力呼吁取消三一五维权算了。那样天下就更太平,老板们也许会更高兴,更赏识了。

至于那些自以为是同行中的“优秀分子”,写出的东西能让人眼睛一亮而从老板口袋里得到了优厚待遇的人,眼见大多数同行的利益受损还能心安理得,在同行们出声维权时,反而来教训同行,只要去好好干活,别作非份之想,老板们自然会给你好待遇的,这样的人这样的行为其实在每个时代都会有。人们一般都称这样的人为“工什么”!!鲁迅先生对他们也有过一个极其得体的称呼,那就是“资本家的乏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