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关于周立波、相声、艺术生命力及其它的一次谈话  

2009-12-16 10:16: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却很难模仿周立波,不是他的滑稽、他的口才、他那个腔调学不到,而是他直面生活的态度,很多人不敢也不想学。小沈阳好学。周立波难学。从这一点上来说,小沈阳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个艺人,周立波郭德纲却已经走进了艺术家的圈子。 有人因此说,一百年才出一个周立波。我觉得也还没到这个程度,不必那么着急地对周某人夸下如此海口。我看了周立波的第二张光碟就觉得他的锋芒弱了,生活气息思想力度大不如他的第一张光碟,好像他没在自己最可贵的地方继续下功夫,这是非常可惜的。郭德纲后来也有些后劲不足,忙于做主持,拍电视,炫耀票房。让我们来看看幽默大师卓别林,他当年当然也挣了不少钱,名气也是盖世的。但他始终没有让自己沉醉于商业利益中,没有“轧闹猛”(上海土话,意指凑热闹)更没有为了取悦于观众而取悦观众,从小人物到法西斯头子希特勒,他的作品自始至终密切关注着时代,与当下的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褒善贬恶,对世上一切丑恶的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这恰恰是他天才的内核。才当得上“一百年出一个”的美誉。中国相声的没落,需要我们思考的正是这一点:为什么我们艺术家身上的那根针砭社会的“刺”变软弱了?甚至消失了?为什么讽刺艺术在我们当代得不到应该有的发展?艺术家要尽自己的社会责任,也需要社会大环境的帮衬,社会大环境也要允许艺术家身上长这么一根“刺”。这也是艺术样式决定的,如果讽刺幽默艺术不展现睿智、大气,没有了针砭时弊的功能,没有了疗救社会的动机,那么这个艺术和这些艺术家本身也都将失去应有的生命力。 记者:对周立波不愿意上春晚,不出上海,您怎么看? 陆天明:周立波很聪明,是个典型的上海中年人。他没有得意忘形。他不上某些网民的当,去和郭德纲PK,更不像一些歌手和小品演员那样,拼着命去争上春晚。任何艺术都有局限性,赵本山的刘老根在东北火得不得了,到了广州却没收视率,反而在一部分南方人中引起反感。“海派清口”一旦说普通话,起码我这个上海人就不爱听。在这一点上,周立波很清醒,他的海派清口说到底是种语言艺术。他的许多笑料都做在语言上。他的地盘就是吴语地区,离开了吴语的丰厚和独特,周立波要逊色一大半。所以,他不出上海是最聪明的做法。“草色遥看近却无”,就让那些北方人远远地看着周立波吧,周立波如果真正走近了他们,双方都会失望的。经验告诉我们,从广义的角度说,艺术家只有在母语地区,才能真正体会人的心态,表现出人很复杂微妙细致的内心情感。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无数艺术家出国,除了一些音乐家演奏家,有几个创作人员,包括导演、演员,在国外能真正取得好的发展的?少。极少。 记者:对于周立波不愿意扛起海派文化的大旗,您怎么看? 陆天明:我不知道周立波说这个话是否发自内心。如果他真的不愿意,也不要苛求他。虽然四十多岁的他,饱经人生沧桑,已经不能算是“小荷”了,但初露“小尖”还是没几年嘛。而赵本山毕竟是经历多少年后才扛起了振兴二人转的旗帜。(健康卫生的二人转是否真的振兴起来了?还有待“拭目”哦。)周立波离开过舞台,坐过牢,经历过商场风波,他其实就是个很实在的上海人,想过好日子的上海人。周立波能做到现在这样子已经在影关于周立波、相声、艺术生命力及其它的一次谈话

 

关于周立波、相声、艺术生命力及其它的一次谈话 (因为母亲病重,最近我回上海。上海几乎天天下雨。这儿的冬天真不好过啊。在这儿接受了上海一家杂志的采访,谈海派清口红人周立波,顺便也谈到相关的一些话题。把这次谈话记录整理如下,可能和将要发表的有些不同。) 记者:何时,通过何种渠道知道周立波的?看过他的现场演出吗? 陆天明:去年回上海,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向我推荐周立波,说周立波在上海特别火,我马上就去买了两张碟片看。 记者:看了有怎样的感受?有什么评价? 陆天明:很振奋。我觉得一二十年来,曲艺是没落了,其中的一些样式成了“古董”,只有很少上了年纪的人在把玩。还有一些,受众面也越来越小,比如在北京,大概只有出租车司机出车时还在广播里听听评书。一度很火的相声没落最明显,虽然年年搞相声比赛,但仍然不见大的起色。相声原本是一种与民生、民心最为接近的民间艺术。是候宝林马三立等老艺术家把它从地摊儿上接进了艺术大殿。但这些年逐渐地变了味儿,离普通大众的生活越来越远,从相声中越来越找不到大众生存的感觉,更感受不到大众对社会的看法。它变成了纯粹娱乐搞笑,不是讲些庸俗的笑料,就是相互间搞一些人身攻击,或者就是不断翻造那些老相声段子,用北京话说,挠人家胳子窝强迫人家笑。相声和漫画一样,从本质上说,是一种讽刺艺术。当相声不能传达老百姓的心声,不能表现老百姓生存状态,不敢拿起讽刺的武器去表现当代众生相时,只是作为执政者的“维和”“维稳”工具时,它必然就会逐渐地苍白无力了。近些年,北方的郭德纲,南方的周立波,这两个人的兴起恰恰说明中国需要通过某种艺术形式来传达老百姓对生活的看法、感受幽默。郭德纲曾经受到那么多的排挤、打击,甚至不被曲艺界的大腕承认,但北方老百姓非常喜欢郭德纲,他还是不可“抗拒地”“非著名地”红了起来。周立波的火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一点,我认为和郭德纲一样,他把三十年来上海人、中国人生活的甘苦、痛痒用幽默、辛辣、坦率、诚恳、聪慧、火辣辣的语言表达出来,替老百姓说出了生活的感受。不要小看这一点。这正是他作品里最可贵,也是最难得的。这一点,也是这一二十年来被小说、诗歌、电影、歌舞等许多艺术样式所丢失的。我是北京藉的上海人,我看了周立波的清口,就感到很亲切。其实,他表达的这些东西,大家喝个老酒吃个饭,发发牢骚时都在说,但只有周立波敢拿到舞台上去说,并且升华成了艺术,这就非常了不起,也给我们所有搞文学艺术的人以重大启迪:要成为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必须直面生活,成为人民和时代的代言者。这个观点其实是很“老生常谈”的了,但很有一段时间被我们中的很多人丢掉了。起码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尤其是这些年,小说、话剧、电影、音乐,一度萎靡,原因何在?不是眼睛向外,只吃外国饭,就是躲在张爱玲、沈从文阴影下过日子。就拿我这个故乡城市上海来说,三十年来她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一千多万新老上海人有着多少生活甘苦,但有几位艺术家能去直面这些东西呢?替他们说说当下的生活感受呢?而周立波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这就是他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他的高明之处。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无数人在模仿小沈阳

(因为母亲病重,最近我回上海。上海几乎天天下雨。这儿的冬天真不好过啊。在这儿接受了上海一家杂志的采访,谈海派清口红人周立波,顺便也谈到相关的一些话题。把这次谈话记录整理如下,可能和将要发表的有些不同。)

 

响海派文化了,已经让大家对海派文化有所期待,并刮目相看了。二三十年来,上海在经济、科技方面在全国可算是只领头羊,但是在文化方面有什么领头的?现在出了一个周立波,起码要由衷地为他、为上海、为海派文化鼓鼓掌吧。 记者:有人认为周立波的火起到了振兴海派文化的作用?您认为呢? 陆天明:我并不认为一个周立波火了,海派文化就开始振兴了。但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以为:第一,要给周立波和更多的艺术家充分的支持,让他们始终能保持对现实生活的鲜活和泼辣的姿态,让他们身上那根善意的“刺”不倒。周立波作品的讽刺性在上海能得到审查通过,这跟上海宽松的大环境有关。需要继续保持这种宽松,以等待和促成其他领域的“周立波”出现,但现在是不是已经出现了这个振兴迹象,还不好说。第二,周立波本人是否还能继续火下去,也还要“拭目以待”。周立波最近老得意的,经常在夸口自己的剧场演出多么多么火,票价卖到多少多少高。这就有点上海滩上生意人的味道了。票房并不能说明一切。张艺谋近些年拍的几部电影票房都不错,但能说它们都是好电影吗?能说这些作品都像“奥运开幕式演出”一样,给这位大师级的艺术家增添了光彩吗?周立波能不能火下去,并真的火在路子上,还要看他能否保持身上(心里)的那根“刺”,并能不能为自己获取更丰厚的文化功底,去更深的开掘生活矿藏。为此,除了为他欢呼鼓掌,更需要做的,倒是冷静总结“周立波现象”这里的经验得失,推广到其他领域,才能真正谈得上海派文化的振兴。这也是像我们这些生活在外地的“老上海人”的一点期待吧。无非是一孔之见而已。

记者:何时,通过何种渠道知道周立波的?看过他的现场演出吗?

响海派文化了,已经让大家对海派文化有所期待,并刮目相看了。二三十年来,上海在经济、科技方面在全国可算是只领头羊,但是在文化方面有什么领头的?现在出了一个周立波,起码要由衷地为他、为上海、为海派文化鼓鼓掌吧。 记者:有人认为周立波的火起到了振兴海派文化的作用?您认为呢? 陆天明:我并不认为一个周立波火了,海派文化就开始振兴了。但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以为:第一,要给周立波和更多的艺术家充分的支持,让他们始终能保持对现实生活的鲜活和泼辣的姿态,让他们身上那根善意的“刺”不倒。周立波作品的讽刺性在上海能得到审查通过,这跟上海宽松的大环境有关。需要继续保持这种宽松,以等待和促成其他领域的“周立波”出现,但现在是不是已经出现了这个振兴迹象,还不好说。第二,周立波本人是否还能继续火下去,也还要“拭目以待”。周立波最近老得意的,经常在夸口自己的剧场演出多么多么火,票价卖到多少多少高。这就有点上海滩上生意人的味道了。票房并不能说明一切。张艺谋近些年拍的几部电影票房都不错,但能说它们都是好电影吗?能说这些作品都像“奥运开幕式演出”一样,给这位大师级的艺术家增添了光彩吗?周立波能不能火下去,并真的火在路子上,还要看他能否保持身上(心里)的那根“刺”,并能不能为自己获取更丰厚的文化功底,去更深的开掘生活矿藏。为此,除了为他欢呼鼓掌,更需要做的,倒是冷静总结“周立波现象”这里的经验得失,推广到其他领域,才能真正谈得上海派文化的振兴。这也是像我们这些生活在外地的“老上海人”的一点期待吧。无非是一孔之见而已。

陆天明:去年回上海,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向我推荐周立波,说周立波在上海特别火,我马上就去买了两张碟片看。

,但却很难模仿周立波,不是他的滑稽、他的口才、他那个腔调学不到,而是他直面生活的态度,很多人不敢也不想学。小沈阳好学。周立波难学。从这一点上来说,小沈阳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个艺人,周立波郭德纲却已经走进了艺术家的圈子。 有人因此说,一百年才出一个周立波。我觉得也还没到这个程度,不必那么着急地对周某人夸下如此海口。我看了周立波的第二张光碟就觉得他的锋芒弱了,生活气息思想力度大不如他的第一张光碟,好像他没在自己最可贵的地方继续下功夫,这是非常可惜的。郭德纲后来也有些后劲不足,忙于做主持,拍电视,炫耀票房。让我们来看看幽默大师卓别林,他当年当然也挣了不少钱,名气也是盖世的。但他始终没有让自己沉醉于商业利益中,没有“轧闹猛”(上海土话,意指凑热闹)更没有为了取悦于观众而取悦观众,从小人物到法西斯头子希特勒,他的作品自始至终密切关注着时代,与当下的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褒善贬恶,对世上一切丑恶的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这恰恰是他天才的内核。才当得上“一百年出一个”的美誉。中国相声的没落,需要我们思考的正是这一点:为什么我们艺术家身上的那根针砭社会的“刺”变软弱了?甚至消失了?为什么讽刺艺术在我们当代得不到应该有的发展?艺术家要尽自己的社会责任,也需要社会大环境的帮衬,社会大环境也要允许艺术家身上长这么一根“刺”。这也是艺术样式决定的,如果讽刺幽默艺术不展现睿智、大气,没有了针砭时弊的功能,没有了疗救社会的动机,那么这个艺术和这些艺术家本身也都将失去应有的生命力。 记者:对周立波不愿意上春晚,不出上海,您怎么看? 陆天明:周立波很聪明,是个典型的上海中年人。他没有得意忘形。他不上某些网民的当,去和郭德纲PK,更不像一些歌手和小品演员那样,拼着命去争上春晚。任何艺术都有局限性,赵本山的刘老根在东北火得不得了,到了广州却没收视率,反而在一部分南方人中引起反感。“海派清口”一旦说普通话,起码我这个上海人就不爱听。在这一点上,周立波很清醒,他的海派清口说到底是种语言艺术。他的许多笑料都做在语言上。他的地盘就是吴语地区,离开了吴语的丰厚和独特,周立波要逊色一大半。所以,他不出上海是最聪明的做法。“草色遥看近却无”,就让那些北方人远远地看着周立波吧,周立波如果真正走近了他们,双方都会失望的。经验告诉我们,从广义的角度说,艺术家只有在母语地区,才能真正体会人的心态,表现出人很复杂微妙细致的内心情感。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无数艺术家出国,除了一些音乐家演奏家,有几个创作人员,包括导演、演员,在国外能真正取得好的发展的?少。极少。 记者:对于周立波不愿意扛起海派文化的大旗,您怎么看? 陆天明:我不知道周立波说这个话是否发自内心。如果他真的不愿意,也不要苛求他。虽然四十多岁的他,饱经人生沧桑,已经不能算是“小荷”了,但初露“小尖”还是没几年嘛。而赵本山毕竟是经历多少年后才扛起了振兴二人转的旗帜。(健康卫生的二人转是否真的振兴起来了?还有待“拭目”哦。)周立波离开过舞台,坐过牢,经历过商场风波,他其实就是个很实在的上海人,想过好日子的上海人。周立波能做到现在这样子已经在影

记者:看了有怎样的感受?有什么评价?

关于周立波、相声、艺术生命力及其它的一次谈话 (因为母亲病重,最近我回上海。上海几乎天天下雨。这儿的冬天真不好过啊。在这儿接受了上海一家杂志的采访,谈海派清口红人周立波,顺便也谈到相关的一些话题。把这次谈话记录整理如下,可能和将要发表的有些不同。) 记者:何时,通过何种渠道知道周立波的?看过他的现场演出吗? 陆天明:去年回上海,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向我推荐周立波,说周立波在上海特别火,我马上就去买了两张碟片看。 记者:看了有怎样的感受?有什么评价? 陆天明:很振奋。我觉得一二十年来,曲艺是没落了,其中的一些样式成了“古董”,只有很少上了年纪的人在把玩。还有一些,受众面也越来越小,比如在北京,大概只有出租车司机出车时还在广播里听听评书。一度很火的相声没落最明显,虽然年年搞相声比赛,但仍然不见大的起色。相声原本是一种与民生、民心最为接近的民间艺术。是候宝林马三立等老艺术家把它从地摊儿上接进了艺术大殿。但这些年逐渐地变了味儿,离普通大众的生活越来越远,从相声中越来越找不到大众生存的感觉,更感受不到大众对社会的看法。它变成了纯粹娱乐搞笑,不是讲些庸俗的笑料,就是相互间搞一些人身攻击,或者就是不断翻造那些老相声段子,用北京话说,挠人家胳子窝强迫人家笑。相声和漫画一样,从本质上说,是一种讽刺艺术。当相声不能传达老百姓的心声,不能表现老百姓生存状态,不敢拿起讽刺的武器去表现当代众生相时,只是作为执政者的“维和”“维稳”工具时,它必然就会逐渐地苍白无力了。近些年,北方的郭德纲,南方的周立波,这两个人的兴起恰恰说明中国需要通过某种艺术形式来传达老百姓对生活的看法、感受幽默。郭德纲曾经受到那么多的排挤、打击,甚至不被曲艺界的大腕承认,但北方老百姓非常喜欢郭德纲,他还是不可“抗拒地”“非著名地”红了起来。周立波的火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一点,我认为和郭德纲一样,他把三十年来上海人、中国人生活的甘苦、痛痒用幽默、辛辣、坦率、诚恳、聪慧、火辣辣的语言表达出来,替老百姓说出了生活的感受。不要小看这一点。这正是他作品里最可贵,也是最难得的。这一点,也是这一二十年来被小说、诗歌、电影、歌舞等许多艺术样式所丢失的。我是北京藉的上海人,我看了周立波的清口,就感到很亲切。其实,他表达的这些东西,大家喝个老酒吃个饭,发发牢骚时都在说,但只有周立波敢拿到舞台上去说,并且升华成了艺术,这就非常了不起,也给我们所有搞文学艺术的人以重大启迪:要成为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必须直面生活,成为人民和时代的代言者。这个观点其实是很“老生常谈”的了,但很有一段时间被我们中的很多人丢掉了。起码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尤其是这些年,小说、话剧、电影、音乐,一度萎靡,原因何在?不是眼睛向外,只吃外国饭,就是躲在张爱玲、沈从文阴影下过日子。就拿我这个故乡城市上海来说,三十年来她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一千多万新老上海人有着多少生活甘苦,但有几位艺术家能去直面这些东西呢?替他们说说当下的生活感受呢?而周立波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这就是他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他的高明之处。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无数人在模仿小沈阳

陆天明:很振奋。我觉得一二十年来,曲艺是没落了,其中的一些样式成了“古董”,只有很少上了年纪的人在把玩。还有一些,受众面也越来越小,比如在北京,大概只有出租车司机出车时还在广播里听听评书。一度很火的相声没落最明显,虽然年年搞相声比赛,但仍然不见大的起色。相声原本是一种与民生、民心最为接近的民间艺术。是候宝林马三立等老艺术家把它从地摊儿上接进了艺术大殿。但这些年逐渐地变了味儿,离普通大众的生活越来越远,从相声中越来越找不到大众生存的感觉,更感受不到大众对社会的看法。它变成了纯粹娱乐搞笑,不是讲些庸俗的笑料,就是相互间搞一些人身攻击,或者就是不断翻造那些老相声段子,用北京话说,挠人家胳子窝强迫人家笑。相声和漫画一样,从本质上说,是一种讽刺艺术。当相声不能传达老百姓的心声,不能表现老百姓生存状态,不敢拿起讽刺的武器去表现当代众生相时,只是作为执政者的“维和”“维稳”工具时,它必然就会逐渐地苍白无力了。近些年,北方的郭德纲,南方的周立波,这两个人的兴起恰恰说明中国需要通过某种艺术形式来传达老百姓对生活的看法、感受幽默。郭德纲曾经受到那么多的排挤、打击,甚至不被曲艺界的大腕承认,但北方老百姓非常喜欢郭德纲,他还是不可“抗拒地”“非著名地”红了起来。周立波的火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一点,我认为和郭德纲一样,他把三十年来上海人、中国人生活的甘苦、痛痒用幽默、辛辣、坦率、诚恳、聪慧、火辣辣的语言表达出来,替老百姓说出了生活的感受。不要小看这一点。这正是他作品里最可贵,也是最难得的。这一点,也是这一二十年来被小说、诗歌、电影、歌舞等许多艺术样式所丢失的。我是北京藉的上海人,我看了周立波的清口,就感到很亲切。其实,他表达的这些东西,大家喝个老酒吃个饭,发发牢骚时都在说,但只有周立波敢拿到舞台上去说,并且升华成了艺术,这就非常了不起,也给我们所有搞文学艺术的人以重大启迪:要成为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必须直面生活,成为人民和时代的代言者。这个观点其实是很“老生常谈”的了,但很有一段时间被我们中的很多人丢掉了。起码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尤其是这些年,小说、话剧、电影、音乐,一度萎靡,原因何在?不是眼睛向外,只吃外国饭,就是躲在张爱玲、沈从文阴影下过日子。就拿我这个故乡城市上海来说,三十年来她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一千多万新老上海人有着多少生活甘苦,但有几位艺术家能去直面这些东西呢?替他们说说当下的生活感受呢?而周立波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这就是他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他的高明之处。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无数人在模仿小沈阳,但却很难模仿周立波,不是他的滑稽、他的口才、他那个腔调学不到,而是他直面生活的态度,很多人不敢也不想学。小沈阳好学。周立波难学。从这一点上来说,小沈阳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个艺人,周立波郭德纲却已经走进了艺术家的圈子。

关于周立波、相声、艺术生命力及其它的一次谈话 (因为母亲病重,最近我回上海。上海几乎天天下雨。这儿的冬天真不好过啊。在这儿接受了上海一家杂志的采访,谈海派清口红人周立波,顺便也谈到相关的一些话题。把这次谈话记录整理如下,可能和将要发表的有些不同。) 记者:何时,通过何种渠道知道周立波的?看过他的现场演出吗? 陆天明:去年回上海,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向我推荐周立波,说周立波在上海特别火,我马上就去买了两张碟片看。 记者:看了有怎样的感受?有什么评价? 陆天明:很振奋。我觉得一二十年来,曲艺是没落了,其中的一些样式成了“古董”,只有很少上了年纪的人在把玩。还有一些,受众面也越来越小,比如在北京,大概只有出租车司机出车时还在广播里听听评书。一度很火的相声没落最明显,虽然年年搞相声比赛,但仍然不见大的起色。相声原本是一种与民生、民心最为接近的民间艺术。是候宝林马三立等老艺术家把它从地摊儿上接进了艺术大殿。但这些年逐渐地变了味儿,离普通大众的生活越来越远,从相声中越来越找不到大众生存的感觉,更感受不到大众对社会的看法。它变成了纯粹娱乐搞笑,不是讲些庸俗的笑料,就是相互间搞一些人身攻击,或者就是不断翻造那些老相声段子,用北京话说,挠人家胳子窝强迫人家笑。相声和漫画一样,从本质上说,是一种讽刺艺术。当相声不能传达老百姓的心声,不能表现老百姓生存状态,不敢拿起讽刺的武器去表现当代众生相时,只是作为执政者的“维和”“维稳”工具时,它必然就会逐渐地苍白无力了。近些年,北方的郭德纲,南方的周立波,这两个人的兴起恰恰说明中国需要通过某种艺术形式来传达老百姓对生活的看法、感受幽默。郭德纲曾经受到那么多的排挤、打击,甚至不被曲艺界的大腕承认,但北方老百姓非常喜欢郭德纲,他还是不可“抗拒地”“非著名地”红了起来。周立波的火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一点,我认为和郭德纲一样,他把三十年来上海人、中国人生活的甘苦、痛痒用幽默、辛辣、坦率、诚恳、聪慧、火辣辣的语言表达出来,替老百姓说出了生活的感受。不要小看这一点。这正是他作品里最可贵,也是最难得的。这一点,也是这一二十年来被小说、诗歌、电影、歌舞等许多艺术样式所丢失的。我是北京藉的上海人,我看了周立波的清口,就感到很亲切。其实,他表达的这些东西,大家喝个老酒吃个饭,发发牢骚时都在说,但只有周立波敢拿到舞台上去说,并且升华成了艺术,这就非常了不起,也给我们所有搞文学艺术的人以重大启迪:要成为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必须直面生活,成为人民和时代的代言者。这个观点其实是很“老生常谈”的了,但很有一段时间被我们中的很多人丢掉了。起码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尤其是这些年,小说、话剧、电影、音乐,一度萎靡,原因何在?不是眼睛向外,只吃外国饭,就是躲在张爱玲、沈从文阴影下过日子。就拿我这个故乡城市上海来说,三十年来她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一千多万新老上海人有着多少生活甘苦,但有几位艺术家能去直面这些东西呢?替他们说说当下的生活感受呢?而周立波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这就是他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他的高明之处。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无数人在模仿小沈阳

 有人因此说,一百年才出一个周立波。我觉得也还没到这个程度,不必那么着急地对周某人夸下如此海口。我看了周立波的第二张光碟就觉得他的锋芒弱了,生活气息思想力度大不如他的第一张光碟,好像他没在自己最可贵的地方继续下功夫,这是非常可惜的。郭德纲后来也有些后劲不足,忙于做主持,拍电视,炫耀票房。让我们来看看幽默大师卓别林,他当年当然也挣了不少钱,名气也是盖世的。但他始终没有让自己沉醉于商业利益中,没有“轧闹猛”(上海土话,意指凑热闹)更没有为了取悦于观众而取悦观众,从小人物到法西斯头子希特勒,他的作品自始至终密切关注着时代,与当下的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褒善贬恶,对世上一切丑恶的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这恰恰是他天才的内核。才当得上“一百年出一个”的美誉。中国相声的没落,需要我们思考的正是这一点:为什么我们艺术家身上的那根针砭社会的“刺”变软弱了?甚至消失了?为什么讽刺艺术在我们当代得不到应该有的发展?艺术家要尽自己的社会责任,也需要社会大环境的帮衬,社会大环境也要允许艺术家身上长这么一根“刺”。这也是艺术样式决定的,如果讽刺幽默艺术不展现睿智、大气,没有了针砭时弊的功能,没有了疗救社会的动机,那么这个艺术和这些艺术家本身也都将失去应有的生命力。

关于周立波、相声、艺术生命力及其它的一次谈话 (因为母亲病重,最近我回上海。上海几乎天天下雨。这儿的冬天真不好过啊。在这儿接受了上海一家杂志的采访,谈海派清口红人周立波,顺便也谈到相关的一些话题。把这次谈话记录整理如下,可能和将要发表的有些不同。) 记者:何时,通过何种渠道知道周立波的?看过他的现场演出吗? 陆天明:去年回上海,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向我推荐周立波,说周立波在上海特别火,我马上就去买了两张碟片看。 记者:看了有怎样的感受?有什么评价? 陆天明:很振奋。我觉得一二十年来,曲艺是没落了,其中的一些样式成了“古董”,只有很少上了年纪的人在把玩。还有一些,受众面也越来越小,比如在北京,大概只有出租车司机出车时还在广播里听听评书。一度很火的相声没落最明显,虽然年年搞相声比赛,但仍然不见大的起色。相声原本是一种与民生、民心最为接近的民间艺术。是候宝林马三立等老艺术家把它从地摊儿上接进了艺术大殿。但这些年逐渐地变了味儿,离普通大众的生活越来越远,从相声中越来越找不到大众生存的感觉,更感受不到大众对社会的看法。它变成了纯粹娱乐搞笑,不是讲些庸俗的笑料,就是相互间搞一些人身攻击,或者就是不断翻造那些老相声段子,用北京话说,挠人家胳子窝强迫人家笑。相声和漫画一样,从本质上说,是一种讽刺艺术。当相声不能传达老百姓的心声,不能表现老百姓生存状态,不敢拿起讽刺的武器去表现当代众生相时,只是作为执政者的“维和”“维稳”工具时,它必然就会逐渐地苍白无力了。近些年,北方的郭德纲,南方的周立波,这两个人的兴起恰恰说明中国需要通过某种艺术形式来传达老百姓对生活的看法、感受幽默。郭德纲曾经受到那么多的排挤、打击,甚至不被曲艺界的大腕承认,但北方老百姓非常喜欢郭德纲,他还是不可“抗拒地”“非著名地”红了起来。周立波的火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一点,我认为和郭德纲一样,他把三十年来上海人、中国人生活的甘苦、痛痒用幽默、辛辣、坦率、诚恳、聪慧、火辣辣的语言表达出来,替老百姓说出了生活的感受。不要小看这一点。这正是他作品里最可贵,也是最难得的。这一点,也是这一二十年来被小说、诗歌、电影、歌舞等许多艺术样式所丢失的。我是北京藉的上海人,我看了周立波的清口,就感到很亲切。其实,他表达的这些东西,大家喝个老酒吃个饭,发发牢骚时都在说,但只有周立波敢拿到舞台上去说,并且升华成了艺术,这就非常了不起,也给我们所有搞文学艺术的人以重大启迪:要成为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必须直面生活,成为人民和时代的代言者。这个观点其实是很“老生常谈”的了,但很有一段时间被我们中的很多人丢掉了。起码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尤其是这些年,小说、话剧、电影、音乐,一度萎靡,原因何在?不是眼睛向外,只吃外国饭,就是躲在张爱玲、沈从文阴影下过日子。就拿我这个故乡城市上海来说,三十年来她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一千多万新老上海人有着多少生活甘苦,但有几位艺术家能去直面这些东西呢?替他们说说当下的生活感受呢?而周立波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这就是他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他的高明之处。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无数人在模仿小沈阳 

响海派文化了,已经让大家对海派文化有所期待,并刮目相看了。二三十年来,上海在经济、科技方面在全国可算是只领头羊,但是在文化方面有什么领头的?现在出了一个周立波,起码要由衷地为他、为上海、为海派文化鼓鼓掌吧。 记者:有人认为周立波的火起到了振兴海派文化的作用?您认为呢? 陆天明:我并不认为一个周立波火了,海派文化就开始振兴了。但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以为:第一,要给周立波和更多的艺术家充分的支持,让他们始终能保持对现实生活的鲜活和泼辣的姿态,让他们身上那根善意的“刺”不倒。周立波作品的讽刺性在上海能得到审查通过,这跟上海宽松的大环境有关。需要继续保持这种宽松,以等待和促成其他领域的“周立波”出现,但现在是不是已经出现了这个振兴迹象,还不好说。第二,周立波本人是否还能继续火下去,也还要“拭目以待”。周立波最近老得意的,经常在夸口自己的剧场演出多么多么火,票价卖到多少多少高。这就有点上海滩上生意人的味道了。票房并不能说明一切。张艺谋近些年拍的几部电影票房都不错,但能说它们都是好电影吗?能说这些作品都像“奥运开幕式演出”一样,给这位大师级的艺术家增添了光彩吗?周立波能不能火下去,并真的火在路子上,还要看他能否保持身上(心里)的那根“刺”,并能不能为自己获取更丰厚的文化功底,去更深的开掘生活矿藏。为此,除了为他欢呼鼓掌,更需要做的,倒是冷静总结“周立波现象”这里的经验得失,推广到其他领域,才能真正谈得上海派文化的振兴。这也是像我们这些生活在外地的“老上海人”的一点期待吧。无非是一孔之见而已。 记者:对周立波不愿意上春晚,不出上海,您怎么看?

关于周立波、相声、艺术生命力及其它的一次谈话 (因为母亲病重,最近我回上海。上海几乎天天下雨。这儿的冬天真不好过啊。在这儿接受了上海一家杂志的采访,谈海派清口红人周立波,顺便也谈到相关的一些话题。把这次谈话记录整理如下,可能和将要发表的有些不同。) 记者:何时,通过何种渠道知道周立波的?看过他的现场演出吗? 陆天明:去年回上海,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向我推荐周立波,说周立波在上海特别火,我马上就去买了两张碟片看。 记者:看了有怎样的感受?有什么评价? 陆天明:很振奋。我觉得一二十年来,曲艺是没落了,其中的一些样式成了“古董”,只有很少上了年纪的人在把玩。还有一些,受众面也越来越小,比如在北京,大概只有出租车司机出车时还在广播里听听评书。一度很火的相声没落最明显,虽然年年搞相声比赛,但仍然不见大的起色。相声原本是一种与民生、民心最为接近的民间艺术。是候宝林马三立等老艺术家把它从地摊儿上接进了艺术大殿。但这些年逐渐地变了味儿,离普通大众的生活越来越远,从相声中越来越找不到大众生存的感觉,更感受不到大众对社会的看法。它变成了纯粹娱乐搞笑,不是讲些庸俗的笑料,就是相互间搞一些人身攻击,或者就是不断翻造那些老相声段子,用北京话说,挠人家胳子窝强迫人家笑。相声和漫画一样,从本质上说,是一种讽刺艺术。当相声不能传达老百姓的心声,不能表现老百姓生存状态,不敢拿起讽刺的武器去表现当代众生相时,只是作为执政者的“维和”“维稳”工具时,它必然就会逐渐地苍白无力了。近些年,北方的郭德纲,南方的周立波,这两个人的兴起恰恰说明中国需要通过某种艺术形式来传达老百姓对生活的看法、感受幽默。郭德纲曾经受到那么多的排挤、打击,甚至不被曲艺界的大腕承认,但北方老百姓非常喜欢郭德纲,他还是不可“抗拒地”“非著名地”红了起来。周立波的火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一点,我认为和郭德纲一样,他把三十年来上海人、中国人生活的甘苦、痛痒用幽默、辛辣、坦率、诚恳、聪慧、火辣辣的语言表达出来,替老百姓说出了生活的感受。不要小看这一点。这正是他作品里最可贵,也是最难得的。这一点,也是这一二十年来被小说、诗歌、电影、歌舞等许多艺术样式所丢失的。我是北京藉的上海人,我看了周立波的清口,就感到很亲切。其实,他表达的这些东西,大家喝个老酒吃个饭,发发牢骚时都在说,但只有周立波敢拿到舞台上去说,并且升华成了艺术,这就非常了不起,也给我们所有搞文学艺术的人以重大启迪:要成为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必须直面生活,成为人民和时代的代言者。这个观点其实是很“老生常谈”的了,但很有一段时间被我们中的很多人丢掉了。起码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尤其是这些年,小说、话剧、电影、音乐,一度萎靡,原因何在?不是眼睛向外,只吃外国饭,就是躲在张爱玲、沈从文阴影下过日子。就拿我这个故乡城市上海来说,三十年来她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一千多万新老上海人有着多少生活甘苦,但有几位艺术家能去直面这些东西呢?替他们说说当下的生活感受呢?而周立波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这就是他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他的高明之处。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无数人在模仿小沈阳陆天明:周立波很聪明,是个典型的上海中年人。他没有得意忘形。他不上某些网民的当,去和郭德纲PK,更不像一些歌手和小品演员那样,拼着命去争上春晚。任何艺术都有局限性,赵本山的刘老根在东北火得不得了,到了广州却没收视率,反而在一部分南方人中引起反感。“海派清口”一旦说普通话,起码我这个上海人就不爱听。在这一点上,周立波很清醒,他的海派清口说到底是种语言艺术。他的许多笑料都做在语言上。他的地盘就是吴语地区,离开了吴语的丰厚和独特,周立波要逊色一大半。所以,他不出上海是最聪明的做法。“草色遥看近却无”,就让那些北方人远远地看着周立波吧,周立波如果真正走近了他们,双方都会失望的。经验告诉我们,从广义的角度说,艺术家只有在母语地区,才能真正体会人的心态,表现出人很复杂微妙细致的内心情感。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无数艺术家出国,除了一些音乐家演奏家,有几个创作人员,包括导演、演员,在国外能真正取得好的发展的?少。极少。

,但却很难模仿周立波,不是他的滑稽、他的口才、他那个腔调学不到,而是他直面生活的态度,很多人不敢也不想学。小沈阳好学。周立波难学。从这一点上来说,小沈阳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个艺人,周立波郭德纲却已经走进了艺术家的圈子。 有人因此说,一百年才出一个周立波。我觉得也还没到这个程度,不必那么着急地对周某人夸下如此海口。我看了周立波的第二张光碟就觉得他的锋芒弱了,生活气息思想力度大不如他的第一张光碟,好像他没在自己最可贵的地方继续下功夫,这是非常可惜的。郭德纲后来也有些后劲不足,忙于做主持,拍电视,炫耀票房。让我们来看看幽默大师卓别林,他当年当然也挣了不少钱,名气也是盖世的。但他始终没有让自己沉醉于商业利益中,没有“轧闹猛”(上海土话,意指凑热闹)更没有为了取悦于观众而取悦观众,从小人物到法西斯头子希特勒,他的作品自始至终密切关注着时代,与当下的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褒善贬恶,对世上一切丑恶的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这恰恰是他天才的内核。才当得上“一百年出一个”的美誉。中国相声的没落,需要我们思考的正是这一点:为什么我们艺术家身上的那根针砭社会的“刺”变软弱了?甚至消失了?为什么讽刺艺术在我们当代得不到应该有的发展?艺术家要尽自己的社会责任,也需要社会大环境的帮衬,社会大环境也要允许艺术家身上长这么一根“刺”。这也是艺术样式决定的,如果讽刺幽默艺术不展现睿智、大气,没有了针砭时弊的功能,没有了疗救社会的动机,那么这个艺术和这些艺术家本身也都将失去应有的生命力。 记者:对周立波不愿意上春晚,不出上海,您怎么看? 陆天明:周立波很聪明,是个典型的上海中年人。他没有得意忘形。他不上某些网民的当,去和郭德纲PK,更不像一些歌手和小品演员那样,拼着命去争上春晚。任何艺术都有局限性,赵本山的刘老根在东北火得不得了,到了广州却没收视率,反而在一部分南方人中引起反感。“海派清口”一旦说普通话,起码我这个上海人就不爱听。在这一点上,周立波很清醒,他的海派清口说到底是种语言艺术。他的许多笑料都做在语言上。他的地盘就是吴语地区,离开了吴语的丰厚和独特,周立波要逊色一大半。所以,他不出上海是最聪明的做法。“草色遥看近却无”,就让那些北方人远远地看着周立波吧,周立波如果真正走近了他们,双方都会失望的。经验告诉我们,从广义的角度说,艺术家只有在母语地区,才能真正体会人的心态,表现出人很复杂微妙细致的内心情感。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无数艺术家出国,除了一些音乐家演奏家,有几个创作人员,包括导演、演员,在国外能真正取得好的发展的?少。极少。 记者:对于周立波不愿意扛起海派文化的大旗,您怎么看? 陆天明:我不知道周立波说这个话是否发自内心。如果他真的不愿意,也不要苛求他。虽然四十多岁的他,饱经人生沧桑,已经不能算是“小荷”了,但初露“小尖”还是没几年嘛。而赵本山毕竟是经历多少年后才扛起了振兴二人转的旗帜。(健康卫生的二人转是否真的振兴起来了?还有待“拭目”哦。)周立波离开过舞台,坐过牢,经历过商场风波,他其实就是个很实在的上海人,想过好日子的上海人。周立波能做到现在这样子已经在影 

记者:对于周立波不愿意扛起海派文化的大旗,您怎么看?

陆天明:我不知道周立波说这个话是否发自内心。如果他真的不愿意,也不要苛求他。虽然四十多岁的他,饱经人生沧桑,已经不能算是“小荷”了,但初露“小尖”还是没几年嘛。而赵本山毕竟是经历多少年后才扛起了振兴二人转的旗帜。(健康卫生的二人转是否真的振兴起来了?还有待“拭目”哦。)周立波离开过舞台,坐过牢,经历过商场风波,他其实就是个很实在的上海人,想过好日子的上海人。周立波能做到现在这样子已经在影响海派文化了,已经让大家对海派文化有所期待,并刮目相看了。二三十年来,上海在经济、科技方面在全国可算是只领头羊,但是在文化方面有什么领头的?现在出了一个周立波,起码要由衷地为他、为上海、为海派文化鼓鼓掌吧。

 

关于周立波、相声、艺术生命力及其它的一次谈话 (因为母亲病重,最近我回上海。上海几乎天天下雨。这儿的冬天真不好过啊。在这儿接受了上海一家杂志的采访,谈海派清口红人周立波,顺便也谈到相关的一些话题。把这次谈话记录整理如下,可能和将要发表的有些不同。) 记者:何时,通过何种渠道知道周立波的?看过他的现场演出吗? 陆天明:去年回上海,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向我推荐周立波,说周立波在上海特别火,我马上就去买了两张碟片看。 记者:看了有怎样的感受?有什么评价? 陆天明:很振奋。我觉得一二十年来,曲艺是没落了,其中的一些样式成了“古董”,只有很少上了年纪的人在把玩。还有一些,受众面也越来越小,比如在北京,大概只有出租车司机出车时还在广播里听听评书。一度很火的相声没落最明显,虽然年年搞相声比赛,但仍然不见大的起色。相声原本是一种与民生、民心最为接近的民间艺术。是候宝林马三立等老艺术家把它从地摊儿上接进了艺术大殿。但这些年逐渐地变了味儿,离普通大众的生活越来越远,从相声中越来越找不到大众生存的感觉,更感受不到大众对社会的看法。它变成了纯粹娱乐搞笑,不是讲些庸俗的笑料,就是相互间搞一些人身攻击,或者就是不断翻造那些老相声段子,用北京话说,挠人家胳子窝强迫人家笑。相声和漫画一样,从本质上说,是一种讽刺艺术。当相声不能传达老百姓的心声,不能表现老百姓生存状态,不敢拿起讽刺的武器去表现当代众生相时,只是作为执政者的“维和”“维稳”工具时,它必然就会逐渐地苍白无力了。近些年,北方的郭德纲,南方的周立波,这两个人的兴起恰恰说明中国需要通过某种艺术形式来传达老百姓对生活的看法、感受幽默。郭德纲曾经受到那么多的排挤、打击,甚至不被曲艺界的大腕承认,但北方老百姓非常喜欢郭德纲,他还是不可“抗拒地”“非著名地”红了起来。周立波的火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一点,我认为和郭德纲一样,他把三十年来上海人、中国人生活的甘苦、痛痒用幽默、辛辣、坦率、诚恳、聪慧、火辣辣的语言表达出来,替老百姓说出了生活的感受。不要小看这一点。这正是他作品里最可贵,也是最难得的。这一点,也是这一二十年来被小说、诗歌、电影、歌舞等许多艺术样式所丢失的。我是北京藉的上海人,我看了周立波的清口,就感到很亲切。其实,他表达的这些东西,大家喝个老酒吃个饭,发发牢骚时都在说,但只有周立波敢拿到舞台上去说,并且升华成了艺术,这就非常了不起,也给我们所有搞文学艺术的人以重大启迪:要成为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必须直面生活,成为人民和时代的代言者。这个观点其实是很“老生常谈”的了,但很有一段时间被我们中的很多人丢掉了。起码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尤其是这些年,小说、话剧、电影、音乐,一度萎靡,原因何在?不是眼睛向外,只吃外国饭,就是躲在张爱玲、沈从文阴影下过日子。就拿我这个故乡城市上海来说,三十年来她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一千多万新老上海人有着多少生活甘苦,但有几位艺术家能去直面这些东西呢?替他们说说当下的生活感受呢?而周立波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这就是他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他的高明之处。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无数人在模仿小沈阳

记者:有人认为周立波的火起到了振兴海派文化的作用?您认为呢?

陆天明:我并不认为一个周立波火了,海派文化就开始振兴了。但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以为:第一,要给周立波和更多的艺术家充分的支持,让他们始终能保持对现实生活的鲜活和泼辣的姿态,让他们身上那根善意的“刺”不倒。周立波作品的讽刺性在上海能得到审查通过,这跟上海宽松的大环境有关。需要继续保持这种宽松,以等待和促成其他领域的“周立波”出现,但现在是不是已经出现了这个振兴迹象,还不好说。第二,周立波本人是否还能继续火下去,也还要“拭目以待”。周立波最近老得意的,经常在夸口自己的剧场演出多么多么火,票价卖到多少多少高。这就有点上海滩上生意人的味道了。票房并不能说明一切。张艺谋近些年拍的几部电影票房都不错,但能说它们都是好电影吗?能说这些作品都像“奥运开幕式演出”一样,给这位大师级的艺术家增添了光彩吗?周立波能不能火下去,并真的火在路子上,还要看他能否保持身上(心里)的那根“刺”,并能不能为自己获取更丰厚的文化功底,去更深的开掘生活矿藏。为此,除了为他欢呼鼓掌,更需要做的,倒是冷静总结“周立波现象”这里的经验得失,推广到其他领域,才能真正谈得上海派文化的振兴。这也是像我们这些生活在外地的“老上海人”的一点期待吧。无非是一孔之见而已。

,但却很难模仿周立波,不是他的滑稽、他的口才、他那个腔调学不到,而是他直面生活的态度,很多人不敢也不想学。小沈阳好学。周立波难学。从这一点上来说,小沈阳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个艺人,周立波郭德纲却已经走进了艺术家的圈子。 有人因此说,一百年才出一个周立波。我觉得也还没到这个程度,不必那么着急地对周某人夸下如此海口。我看了周立波的第二张光碟就觉得他的锋芒弱了,生活气息思想力度大不如他的第一张光碟,好像他没在自己最可贵的地方继续下功夫,这是非常可惜的。郭德纲后来也有些后劲不足,忙于做主持,拍电视,炫耀票房。让我们来看看幽默大师卓别林,他当年当然也挣了不少钱,名气也是盖世的。但他始终没有让自己沉醉于商业利益中,没有“轧闹猛”(上海土话,意指凑热闹)更没有为了取悦于观众而取悦观众,从小人物到法西斯头子希特勒,他的作品自始至终密切关注着时代,与当下的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褒善贬恶,对世上一切丑恶的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这恰恰是他天才的内核。才当得上“一百年出一个”的美誉。中国相声的没落,需要我们思考的正是这一点:为什么我们艺术家身上的那根针砭社会的“刺”变软弱了?甚至消失了?为什么讽刺艺术在我们当代得不到应该有的发展?艺术家要尽自己的社会责任,也需要社会大环境的帮衬,社会大环境也要允许艺术家身上长这么一根“刺”。这也是艺术样式决定的,如果讽刺幽默艺术不展现睿智、大气,没有了针砭时弊的功能,没有了疗救社会的动机,那么这个艺术和这些艺术家本身也都将失去应有的生命力。 记者:对周立波不愿意上春晚,不出上海,您怎么看? 陆天明:周立波很聪明,是个典型的上海中年人。他没有得意忘形。他不上某些网民的当,去和郭德纲PK,更不像一些歌手和小品演员那样,拼着命去争上春晚。任何艺术都有局限性,赵本山的刘老根在东北火得不得了,到了广州却没收视率,反而在一部分南方人中引起反感。“海派清口”一旦说普通话,起码我这个上海人就不爱听。在这一点上,周立波很清醒,他的海派清口说到底是种语言艺术。他的许多笑料都做在语言上。他的地盘就是吴语地区,离开了吴语的丰厚和独特,周立波要逊色一大半。所以,他不出上海是最聪明的做法。“草色遥看近却无”,就让那些北方人远远地看着周立波吧,周立波如果真正走近了他们,双方都会失望的。经验告诉我们,从广义的角度说,艺术家只有在母语地区,才能真正体会人的心态,表现出人很复杂微妙细致的内心情感。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无数艺术家出国,除了一些音乐家演奏家,有几个创作人员,包括导演、演员,在国外能真正取得好的发展的?少。极少。 记者:对于周立波不愿意扛起海派文化的大旗,您怎么看? 陆天明:我不知道周立波说这个话是否发自内心。如果他真的不愿意,也不要苛求他。虽然四十多岁的他,饱经人生沧桑,已经不能算是“小荷”了,但初露“小尖”还是没几年嘛。而赵本山毕竟是经历多少年后才扛起了振兴二人转的旗帜。(健康卫生的二人转是否真的振兴起来了?还有待“拭目”哦。)周立波离开过舞台,坐过牢,经历过商场风波,他其实就是个很实在的上海人,想过好日子的上海人。周立波能做到现在这样子已经在影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