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怎能对这样的人文信号置若罔闻?!  

2009-01-15 06: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人的行为,恰恰是一个大型国营企业的组织行为。这两件事作为一个信号,告诉我们,在相当高的一个层面上,在相当一级的手中握有权力的人心中,道德价值观和政治信念已经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异。他们的变异不仅会引导当下的中国人内心产生灵魂迷失,这种“只要市场,只要钱,不顾其它一切”的观念蔓延开去,日久真的成了许多人指导自己行动的唯一指针,它在社会实践中可能产生的灾难绝对不会小于“汶川大地震”,说实话,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央频频出重拳,仍制止不住小煤矿爆炸,仍挡不住食品安全事件的频发,卖官买官事件仍然屡禁不止,从根上说,就是因为某些人内心“唯钱唯利唯市场”的畸变造成的。它已经让我们付出了沉重的血的代价和经济损失,而且还将付出更沉重的代价。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这已经不用争论了。但是“富而不仁不义”我相信也不是我们所要的社会主义。我们建国六十年,改革开放三十年,是做出了重大牺牲的。要知道,雨花台上牺牲在革命胜利前夕的无数青年才俊,当时多数也只有二十一二岁,他们比那个年轻的小偷更年轻。如果我们只是用他们的血来肥了这个年轻的小偷,为的就是这种“富而不仁不义”,就是为了让这些能玩弄市场,挣来大钱的年轻小偷风光地过好日子,让这样的年轻人张扬所谓的“真实个性”,那,中国近当代史所谓的一切“悲壮”,就纯属是在演出一场滑稽戏了!! 我这里不是说一个年轻人做了一点错事,(比如曾经抄袭剽窃过)就得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就不能再给他任何“出路”了。不。完全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应该爱护年轻人,特别是要爱护有才华的年轻人。即便犯了一些错,只要认识了改了,他们还会是好样的。问题是要认错。要改错。整个社会要有一个扬善惩恶的大气场。都在为成就这样一个大气场而殚精竭虑。而特别可恶的就是那种上了年纪、手中握有人民给的那点权力、却又只看着自己个人或小集体的钱包,不顾道德规范,利用年轻人去为他们挣大钱的人。他们正在向我们发出这样的信号:我们只要市场,只要钱,只要眼前的收视率和码洋,而不必去顾及其它的一切! 对他们发出的这种信号,我们能置若罔闻吗? 我们还要把这场“改革开放”进行下去。还要再搞它三十年,六十年,甚至更多年。如果到纪念改革开放六十周年或九十周年的那一天,我们忽然发现,中国有十家省级电视台,或者二十家省级电视台,甚至更多的电视台,纷纷都在把会挣大钱的小偷骗子请到镜头前,让他们做 “最优秀的中国人” 的代表,有更多的出版社电影厂文化公司歌舞团任命会挣大钱的小偷骗子来做他们的总编副总编,于是有更多的会做秀会挣钱能说会道会来事的“小偷”“骗子”纷纷招摇过市掌控更多的部门单位,来张扬自己那种“真实的个性”。有更多的人在利用这样那样的年轻的小偷骗子为自己和小集体挣更多的钱而不顾国家民族的大义和前程。到那时,我不知道我们还能盼着这场伟大的改革开放继续进行下去不,我们还能得到其它国家其它民族的尊重不…… 请不要以为我在危言耸听。 如若不信,请拭目以待。我想你我都还能活到那一天的。即便我活不到那时候了,你们是会活到那时候的! 有件小事,顺便说一下。最近我回上海老家去了一趟。坐了几回地铁。是从火车站到莘庄的一号线。有三回,我遇到有人抱着婴幼儿上车,车厢里没有一个人让座。有一回是个年轻的爸爸,抱着大约只有六七个月大的婴儿,孩子睡着了,那个年轻的爸爸在不算太拥挤的车厢里艰难地站立着。在这个年轻爸爸身前身后,坐着

怎能对这样的人文信号置若罔闻?!

怎能对这样的人文信号置若罔闻?! 前些日子,一家著名的省级电视台举办了一台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晚会。晚会照例办得隆重而华丽。在这台晚会上,他们请出了方方面面的代表人物,来对已经过去的三十年发表感言。其中被邀来代表当代青年作家说话的是一位被法院判定抄袭而始终不肯认错的“著名青年作家”。事隔不久,又听说这个从不认为抄袭剽窃是什么毛病的年轻人,又被一家著名的文艺出版社任命为他们一个部门的“副总编辑”。我愕然。重视青年作家,好。提拔青年作家担当重任,更好。但是,中国只有他这一个青年作家了吗?不是呀。八零后的青年作家中,只有他一个人的作品卖得好,拥有众多的“粉丝”了?也不是呀。这十八亩地里并非只有这一棵苗呀!为什么偏偏要拉他来做中国青年作家的代表,并且任命他当什么“副总编”?!! 文学艺术素来以从事创造性劳动获取人们的尊重。在文学艺术领域,抄袭剽窃历来被人视作最可耻最卑鄙的行为。放纵了抄袭和剽窃,就会彻底毁了以独创性为其命脉的文学创作事业。所以,即便在“最腐朽最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世界里,人们也是瞧不起抄袭剽窃行为的,也绝对不会把一个抄袭剽窃有瘾的人当作他们文学的代表人物来吹捧和“宠爱”。你翻开两千年的世界文学史和中国文学史,看到过有谁把一个抄袭剽窃上瘾的人拉上台来当个玩意儿的?没有。没有人会这么干。但这样的事偏偏在中国发生了。堂而皇之的。甚至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历史性时刻,让他来做中国青年作家的代表,任命他为一个大出版社某一部门的副总编,让他来领导和管理文学创作和出版事宜。这是在污辱谁?污辱年轻一代的文学人,还是在污辱整个年青一代?还是在污辱嘲笑我们的出版事业和这个“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这究竟是在开谁的玩笑?!! 这个年轻人的书的确卖得好,他的确能为一些单位吸引来众多的眼球,并挣来大钱。但我们不能因此就向整个社会发出这样的信号:我们的改革开放只认钱而不认别的。我们的改革开放只要市场份额,不要道德规范。在当代的中国,年轻人只要能挣来大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即便去偷去盗,即便被法院判了,也可以置之不理,照样可以“扬眉吐气”,照样会得到这个社会支持和重用……如果这家电视台和这家出版社的做法在今的中国能得到认可,那么那些往牛奶里加三聚氰氨的人又有什么错呢?那些和黑心矿主勾结在一起谋财害命的官僚又有什么不对呢?不都是为了挣钱,为了占领市场吗?支持抄袭剽窃者的人和那些跟黑心矿主黑心奶商沆瀣一气坑害百姓的官僚唯一不同的只是,勾结黑矿主黑奶商所造成的后果都是有形的:一个个被他们害死的婴儿和矿工都是血淋淋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很容易引发公愤;而力捧并重用那个抄袭剽窃者给社会带来的“毒害”却都是隐形的,甚至在很长一个时间里都是无形的,一时半会儿不易被大伙觉察。但这种“毒害”可能更长久更深入。因为他们通过自己的行动,会让天下年轻人(年轻的作家和作者们)误以为,在今天的中国谁能挣来大钱,谁就是“爷”,别的一切都是假的。即便做小偷也无所谓。放开手脚去干吧,写不出了尽管去抄袭剽窃,只要你们的书能订得出好码洋,替我们赚来大把的钱,争来大的市场份额,挣来高收视率,不管你们怎么干,都会得到力捧,甚至还可以当官! 特别严重的是,这事不是发生在一个小范围私人活动场合中,而是发生在一个代表省级官方组织搞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官方大型纪念活动中。而那个“副总编”的任命,也不是某个财迷心窍的私营老板

前些日子,一家著名的省级电视台举办了一台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晚会。晚会照例办得隆重而华丽。在这台晚会上,他们请出了方方面面的代表人物,来对已经过去的三十年发表感言。其中被邀来代表当代青年作家说话的是一位被法院判定抄袭而始终不肯认错的“著名青年作家”。事隔不久,又听说这个从不认为抄袭剽窃是什么毛病的年轻人,又被一家著名的文艺出版社任命为他们一个部门的“副总编辑”。我愕然。重视青年作家,好。提拔青年作家担当重任,更好。但是,中国只有他这一个青年作家了吗?不是呀。八零后的青年作家中,只有他一个人的作品卖得好,拥有众多的“粉丝”了?也不是呀。这十八亩地里并非只有这一棵苗呀!为什么偏偏要拉他来做中国青年作家的代表,并且任命他当什么“副总编”?!!

文学艺术素来以从事创造性劳动获取人们的尊重。在文学艺术领域,抄袭剽窃历来被人视作最可耻最卑鄙的行为。放纵了抄袭和剽窃,就会彻底毁了以独创性为其命脉的文学创作事业。所以,即便在“最腐朽最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世界里,人们也是瞧不起抄袭剽窃行为的,也绝对不会把一个抄袭剽窃有瘾的人当作他们文学的代表人物来吹捧和“宠爱”。你翻开两千年的世界文学史和中国文学史,看到过有谁把一个抄袭剽窃上瘾的人拉上台来当个玩意儿的?没有。没有人会这么干。但这样的事偏偏在中国发生了。堂而皇之的。甚至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历史性时刻,让他来做中国青年作家的代表,任命他为一个大出版社某一部门的副总编,让他来领导和管理文学创作和出版事宜。这是在污辱谁?污辱年轻一代的文学人,还是在污辱整个年青一代?还是在污辱嘲笑我们的出版事业和这个“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这究竟是在开谁的玩笑?!!

这个年轻人的书的确卖得好,他的确能为一些单位吸引来众多的眼球,并挣来大钱。但我们不能因此就向整个社会发出这样的信号:我们的改革开放只认钱而不认别的。我们的改革开放只要市场份额,不要道德规范。在当代的中国,年轻人只要能挣来大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即便去偷去盗,即便被法院判了,也可以置之不理,照样可以“扬眉吐气”,照样会得到这个社会支持和重用……如果这家电视台和这家出版社的做法在今的中国能得到认可,那么那些往牛奶里加三聚氰氨的人又有什么错呢?那些和黑心矿主勾结在一起谋财害命的官僚又有什么不对呢?不都是为了挣钱,为了占领市场吗?支持抄袭剽窃者的人和那些跟黑心矿主黑心奶商沆瀣一气坑害百姓的官僚唯一不同的只是,勾结黑矿主黑奶商所造成的后果都是有形的:一个个被他们害死的婴儿和矿工都是血淋淋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很容易引发公愤;而力捧并重用那个抄袭剽窃者给社会带来的“毒害”却都是隐形的,甚至在很长一个时间里都是无形的,一时半会儿不易被大伙觉察。但这种“毒害”可能更长久更深入。因为他们通过自己的行动,会让天下年轻人(年轻的作家和作者们)误以为,在今天的中国谁能挣来大钱,谁就是“爷”,别的一切都是假的。即便做小偷也无所谓。放开手脚去干吧,写不出了尽管去抄袭剽窃,只要你们的书能订得出好码洋,替我们赚来大把的钱,争来大的市场份额,挣来高收视率,不管你们怎么干,都会得到力捧,甚至还可以当官!

怎能对这样的人文信号置若罔闻?! 前些日子,一家著名的省级电视台举办了一台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晚会。晚会照例办得隆重而华丽。在这台晚会上,他们请出了方方面面的代表人物,来对已经过去的三十年发表感言。其中被邀来代表当代青年作家说话的是一位被法院判定抄袭而始终不肯认错的“著名青年作家”。事隔不久,又听说这个从不认为抄袭剽窃是什么毛病的年轻人,又被一家著名的文艺出版社任命为他们一个部门的“副总编辑”。我愕然。重视青年作家,好。提拔青年作家担当重任,更好。但是,中国只有他这一个青年作家了吗?不是呀。八零后的青年作家中,只有他一个人的作品卖得好,拥有众多的“粉丝”了?也不是呀。这十八亩地里并非只有这一棵苗呀!为什么偏偏要拉他来做中国青年作家的代表,并且任命他当什么“副总编”?!! 文学艺术素来以从事创造性劳动获取人们的尊重。在文学艺术领域,抄袭剽窃历来被人视作最可耻最卑鄙的行为。放纵了抄袭和剽窃,就会彻底毁了以独创性为其命脉的文学创作事业。所以,即便在“最腐朽最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世界里,人们也是瞧不起抄袭剽窃行为的,也绝对不会把一个抄袭剽窃有瘾的人当作他们文学的代表人物来吹捧和“宠爱”。你翻开两千年的世界文学史和中国文学史,看到过有谁把一个抄袭剽窃上瘾的人拉上台来当个玩意儿的?没有。没有人会这么干。但这样的事偏偏在中国发生了。堂而皇之的。甚至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历史性时刻,让他来做中国青年作家的代表,任命他为一个大出版社某一部门的副总编,让他来领导和管理文学创作和出版事宜。这是在污辱谁?污辱年轻一代的文学人,还是在污辱整个年青一代?还是在污辱嘲笑我们的出版事业和这个“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这究竟是在开谁的玩笑?!! 这个年轻人的书的确卖得好,他的确能为一些单位吸引来众多的眼球,并挣来大钱。但我们不能因此就向整个社会发出这样的信号:我们的改革开放只认钱而不认别的。我们的改革开放只要市场份额,不要道德规范。在当代的中国,年轻人只要能挣来大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即便去偷去盗,即便被法院判了,也可以置之不理,照样可以“扬眉吐气”,照样会得到这个社会支持和重用……如果这家电视台和这家出版社的做法在今的中国能得到认可,那么那些往牛奶里加三聚氰氨的人又有什么错呢?那些和黑心矿主勾结在一起谋财害命的官僚又有什么不对呢?不都是为了挣钱,为了占领市场吗?支持抄袭剽窃者的人和那些跟黑心矿主黑心奶商沆瀣一气坑害百姓的官僚唯一不同的只是,勾结黑矿主黑奶商所造成的后果都是有形的:一个个被他们害死的婴儿和矿工都是血淋淋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很容易引发公愤;而力捧并重用那个抄袭剽窃者给社会带来的“毒害”却都是隐形的,甚至在很长一个时间里都是无形的,一时半会儿不易被大伙觉察。但这种“毒害”可能更长久更深入。因为他们通过自己的行动,会让天下年轻人(年轻的作家和作者们)误以为,在今天的中国谁能挣来大钱,谁就是“爷”,别的一切都是假的。即便做小偷也无所谓。放开手脚去干吧,写不出了尽管去抄袭剽窃,只要你们的书能订得出好码洋,替我们赚来大把的钱,争来大的市场份额,挣来高收视率,不管你们怎么干,都会得到力捧,甚至还可以当官! 特别严重的是,这事不是发生在一个小范围私人活动场合中,而是发生在一个代表省级官方组织搞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官方大型纪念活动中。而那个“副总编”的任命,也不是某个财迷心窍的私营老板

特别严重的是,这事不是发生在一个小范围私人活动场合中,而是发生在一个代表省级官方组织搞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官方大型纪念活动中。而那个“副总编”的任命,也不是某个财迷心窍的私营老板个人的行为,恰恰是一个大型国营企业的组织行为。这两件事作为一个信号,告诉我们,在相当高的一个层面上,在相当一级的手中握有权力的人心中,道德价值观和政治信念已经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异。他们的变异不仅会引导当下的中国人内心产生灵魂迷失,这种“只要市场,只要钱,不顾其它一切”的观念蔓延开去,日久真的成了许多人指导自己行动的唯一指针,它在社会实践中可能产生的灾难绝对不会小于“汶川大地震”,说实话,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央频频出重拳,仍制止不住小煤矿爆炸,仍挡不住食品安全事件的频发,卖官买官事件仍然屡禁不止,从根上说,就是因为某些人内心“唯钱唯利唯市场”的畸变造成的。它已经让我们付出了沉重的血的代价和经济损失,而且还将付出更沉重的代价。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这已经不用争论了。但是“富而不仁不义”我相信也不是我们所要的社会主义。我们建国六十年,改革开放三十年,是做出了重大牺牲的。要知道,雨花台上牺牲在革命胜利前夕的无数青年才俊,当时多数也只有二十一二岁,他们比那个年轻的小偷更年轻。如果我们只是用他们的血来肥了这个年轻的小偷,为的就是这种“富而不仁不义”,就是为了让这些能玩弄市场,挣来大钱的年轻小偷风光地过好日子,让这样的年轻人张扬所谓的“真实个性”,那,中国近当代史所谓的一切“悲壮”,就纯属是在演出一场滑稽戏了!!

我这里不是说一个年轻人做了一点错事,(比如曾经抄袭剽窃过)就得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就不能再给他任何“出路”了。不。完全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应该爱护年轻人,特别是要爱护有才华的年轻人。即便犯了一些错,只要认识了改了,他们还会是好样的。问题是要认错。要改错。整个社会要有一个扬善惩恶的大气场。都在为成就这样一个大气场而殚精竭虑。而特别可恶的就是那种上了年纪、手中握有人民给的那点权力、却又只看着自己个人或小集体的钱包,不顾道德规范,利用年轻人去为他们挣大钱的人。他们正在向我们发出这样的信号:我们只要市场,只要钱,只要眼前的收视率和码洋,而不必去顾及其它的一切!

对他们发出的这种信号,我们能置若罔闻吗?

我们还要把这场“改革开放”进行下去。还要再搞它三十年,六十年,甚至更多年。如果到纪念改革开放六十周年或九十周年的那一天,我们忽然发现,中国有十家省级电视台,或者二十家省级电视台,甚至更多的电视台,纷纷都在把会挣大钱的小偷骗子请到镜头前,让他们做 “最优秀的中国人” 的代表,有更多的出版社电影厂文化公司歌舞团任命会挣大钱的小偷骗子来做他们的总编副总编,于是有更多的会做秀会挣钱能说会道会来事的“小偷”“骗子”纷纷招摇过市掌控更多的部门单位,来张扬自己那种“真实的个性”。有更多的人在利用这样那样的年轻的小偷骗子为自己和小集体挣更多的钱而不顾国家民族的大义和前程。到那时,我不知道我们还能盼着这场伟大的改革开放继续进行下去不,我们还能得到其它国家其它民族的尊重不……

请不要以为我在危言耸听。

如若不信,请拭目以待。我想你我都还能活到那一天的。即便我活不到那时候了,你们是会活到那时候的!

有件小事,顺便说一下。最近我回上海老家去了一趟。坐了几回地铁。是从火车站到莘庄的一号线。有三回,我遇到有人抱着婴幼儿上车,车厢里没有一个人让座。有一回是个年轻的爸爸,抱着大约只有六七个月大的婴儿,孩子睡着了,那个年轻的爸爸在不算太拥挤的车厢里艰难地站立着。在这个年轻爸爸身前身后,坐着一些一二十岁的时髦青年,我本不指望他们能让座,还有一些外来打工模样的男人,我也不指望他们能让座。还有两三个肯定结了婚也生过孩子的中年妇女居然也只管自己在用熟练的地道的上海话说着笑着,任由那个年轻的爸爸站在她们面前。我真的是“匪夷所思”了!三回。没有一回有人站起来给怀抱婴儿的人让座。无一例外。我了解上海。因为我是“上海人”。上海人过去不这样。易中天先生最近有一本书,专门谈中国的各城市。他认为,上海大气,北京不靠谱。我不知道他这个结论是怎么得来的。我也不想全面来评价这两个为中国人,也为我自己引以为骄傲的特大型城市的高下优劣。我只告诉易先生,在奥会以后,在北京,你如果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或者你抱着孩子上车,一定会有人为你让座__这是我在北京乘车的经验告诉我的。也许易中天先生并不看重这一种小事。我也不想夸大在我老家上海的这些个不愉快的经历。但我还是要说,我是很担心的,最近的一个担心就是,明年世博会,全世界将有数以十万百万,以至千万计的游客云集上海,时间不是奥运那样的十来天,而是长达数月。如果他们在赞叹上海硬件的现代化的同时,在公交车上看到上海人如此地冷漠地对待那些老年人,对待怀抱婴劝儿的同胞,自栩特别讲究人权和人性的他们一定会很“愤怒”很失望的。北京奥运的成功,不仅仅因为北京建了那么些很昂贵的高科技的场馆,重要的是在那十来天里,北京的确让那些一直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的西方大佬看到了中国的人情味和人性关照。我认为改革开放的最终目的还在于让中国人民生活在一个富裕的有人情味和人性关怀的和谐中。当然,我希望我这三次坐上海地铁的见闻仅仅是我个人的偶然性的遭遇。我是在以偏概全,而真实的上海并不是我在这三次里所看到的那样……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