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我要回北京  

2008-08-08 09:37: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回北京                              奥运会一天天逼近,心也随之吊到了嗓子眼儿上。因为来看望年迈的母亲,这二十来天我一直住在闷热无比的上海。恰好台风“凤凰”登陆,在给浙江福建一带带去祸害的同时,却给上海带来了此地老百姓盼望已久的凉爽。再看北京,据说仍然燠热异常,就有亲戚劝我不要回北京了,多在上海享受两天此地极其难得的凉爽。但我执意要回。他们说,你有必要犟头倔脑地一定往回赶吗?我说当然有必要。进入八月,奥运的战幕便轰然拉开。我一个北京人,在这段时间里,怎么能不在北京“守”着?他们笑了,问,奥运开幕式上,有你要扮演的角色吗?我说没有。他们又问,奥运赛事中,有你出场的安排吗?我说我还没那个资格。他们再问,你买了奥运赛事的观摩票了,非得赶回去观看?我说也没有。奥运门票要通过抽签和现场排队才能购得。我既没那个中签的幸运,更没有那个力气和时间,跟年轻人一起,在烈日下,排几十个小时的队,去争一张入场卷。“那你非得回去干什么?”他们不解地问。“不干什么。”我答。“不干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赶回去?”他们诧异,而且是非常诧异。“不干什么,也一定要赶回去。”我答。他们不问了。因为他们觉得没必要再跟这么一个不讲理的“呆子”讲理了。  是的,我必须赶在奥运开幕前回到北京。作为一个普通的北京市民,我不可能完全知晓这七年来,在筹备奥运的过程中,具体运作此事的那些人所付出的全部艰辛,但是在这七年中基本上没有离开过北京的我,却眼见着北京在一天天的变美,一天比一天地完善起来。场馆的建设是有形的,也是有数的。说句不好听的话,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有钱,有心,都能建得起这些个大房子。但是北京的变美,绝对不只是这几十个场馆给撑起来的。为了让各国的运动员能在北京有更好的发挥,保证让他们在北京呼吸到足够的氧气,不受大气污染之害,你听到过哪一家有染气体企业动迁或停产时,发过什么牢骚吗?为了同样的目的,政府决定按单双号行车。除了实施的第一天,有极少数的车主因为尚不清楚在当天要实行这个规定而违反了这个规定,到第二天,就几乎再没有人违规了。几百万个私家车主啊。没有开会,没有动员,没有警察上门,几百万人一致得像一个人。我曾经无比羡慕过大连人的文明。你在大连的任何一个公交车站上,无论是不是在高峰时段,有多少人在候车,他们总是自动地排着队,从没有人抢前躲后。我从不敢希望北京能做到这一点。因为我这个从外地到北京落户的“外来户”太知道皇城根下长大的北京人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了。再加上,全国各地都向往北京,每天几乎都有数以百万计的流动人口出入北京。北京地面之广阔,公交车站和每天乘坐公交车的人数之众多,在全世界各大城市中,都应该算是罕见的。你能让他们都排着队等车和上车?凭什么?!但你最近再去北京瞧瞧。他们果然都排上队了。凭什么?就凭“北京要开奥运会了”。就这一个信念,让一千七百万人一致了起来,让十三亿人一致了起来,在同一颗心脏的跳动下起跑。在北京几乎再看不到有人随地吐痰,也几乎看不到有人随地乱扔纸屑。在越来越提倡“自我”,越来越声张“多元”,饱受市场冷峻筛选的当代,我也曾不敢想像,北京人和进入北京的人会在公交车上给老弱残幼人让座。这个曾经一度在全国都蔚然成风了的好习惯,一度在全国许多城市里已然绝迹。原因?同样三个字:凭什么?你上车掏两元钱,我上车也掏了两元钱,你累,我还累哩,凭什么要让你坐?但今天再瞧瞧北京。我这个并不能算太老太弱的男人,近些日子,居然也不止一次地享受过这种让坐的待遇,把我“整”得好不自在__在赶紧谢谢这些懂事的年轻人的时候

          我要回北京

          我要回北京                              奥运会一天天逼近,心也随之吊到了嗓子眼儿上。因为来看望年迈的母亲,这二十来天我一直住在闷热无比的上海。恰好台风“凤凰”登陆,在给浙江福建一带带去祸害的同时,却给上海带来了此地老百姓盼望已久的凉爽。再看北京,据说仍然燠热异常,就有亲戚劝我不要回北京了,多在上海享受两天此地极其难得的凉爽。但我执意要回。他们说,你有必要犟头倔脑地一定往回赶吗?我说当然有必要。进入八月,奥运的战幕便轰然拉开。我一个北京人,在这段时间里,怎么能不在北京“守”着?他们笑了,问,奥运开幕式上,有你要扮演的角色吗?我说没有。他们又问,奥运赛事中,有你出场的安排吗?我说我还没那个资格。他们再问,你买了奥运赛事的观摩票了,非得赶回去观看?我说也没有。奥运门票要通过抽签和现场排队才能购得。我既没那个中签的幸运,更没有那个力气和时间,跟年轻人一起,在烈日下,排几十个小时的队,去争一张入场卷。“那你非得回去干什么?”他们不解地问。“不干什么。”我答。“不干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赶回去?”他们诧异,而且是非常诧异。“不干什么,也一定要赶回去。”我答。他们不问了。因为他们觉得没必要再跟这么一个不讲理的“呆子”讲理了。  是的,我必须赶在奥运开幕前回到北京。作为一个普通的北京市民,我不可能完全知晓这七年来,在筹备奥运的过程中,具体运作此事的那些人所付出的全部艰辛,但是在这七年中基本上没有离开过北京的我,却眼见着北京在一天天的变美,一天比一天地完善起来。场馆的建设是有形的,也是有数的。说句不好听的话,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有钱,有心,都能建得起这些个大房子。但是北京的变美,绝对不只是这几十个场馆给撑起来的。为了让各国的运动员能在北京有更好的发挥,保证让他们在北京呼吸到足够的氧气,不受大气污染之害,你听到过哪一家有染气体企业动迁或停产时,发过什么牢骚吗?为了同样的目的,政府决定按单双号行车。除了实施的第一天,有极少数的车主因为尚不清楚在当天要实行这个规定而违反了这个规定,到第二天,就几乎再没有人违规了。几百万个私家车主啊。没有开会,没有动员,没有警察上门,几百万人一致得像一个人。我曾经无比羡慕过大连人的文明。你在大连的任何一个公交车站上,无论是不是在高峰时段,有多少人在候车,他们总是自动地排着队,从没有人抢前躲后。我从不敢希望北京能做到这一点。因为我这个从外地到北京落户的“外来户”太知道皇城根下长大的北京人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了。再加上,全国各地都向往北京,每天几乎都有数以百万计的流动人口出入北京。北京地面之广阔,公交车站和每天乘坐公交车的人数之众多,在全世界各大城市中,都应该算是罕见的。你能让他们都排着队等车和上车?凭什么?!但你最近再去北京瞧瞧。他们果然都排上队了。凭什么?就凭“北京要开奥运会了”。就这一个信念,让一千七百万人一致了起来,让十三亿人一致了起来,在同一颗心脏的跳动下起跑。在北京几乎再看不到有人随地吐痰,也几乎看不到有人随地乱扔纸屑。在越来越提倡“自我”,越来越声张“多元”,饱受市场冷峻筛选的当代,我也曾不敢想像,北京人和进入北京的人会在公交车上给老弱残幼人让座。这个曾经一度在全国都蔚然成风了的好习惯,一度在全国许多城市里已然绝迹。原因?同样三个字:凭什么?你上车掏两元钱,我上车也掏了两元钱,你累,我还累哩,凭什么要让你坐?但今天再瞧瞧北京。我这个并不能算太老太弱的男人,近些日子,居然也不止一次地享受过这种让坐的待遇,把我“整”得好不自在__在赶紧谢谢这些懂事的年轻人的时候

                            

奥运会一天天逼近,心也随之吊到了嗓子眼儿上。因为来看望年迈的母亲,这二十来天我一直住在闷热无比的上海。恰好台风“凤凰”登陆,在给浙江福建一带带去祸害的同时,却给上海带来了此地老百姓盼望已久的凉爽。再看北京,据说仍然燠热异常,就有亲戚劝我不要回北京了,多在上海享受两天此地极其难得的凉爽。但我执意要回。他们说,你有必要犟头倔脑地一定往回赶吗?我说当然有必要。进入八月,奥运的战幕便轰然拉开。我一个北京人,在这段时间里,怎么能不在北京“守”着?他们笑了,问,奥运开幕式上,有你要扮演的角色吗?我说没有。他们又问,奥运赛事中,有你出场的安排吗?我说我还没那个资格。他们再问,你买了奥运赛事的观摩票了,非得赶回去观看?我说也没有。奥运门票要通过抽签和现场排队才能购得。我既没那个中签的幸运,更没有那个力气和时间,跟年轻人一起,在烈日下,排几十个小时的队,去争一张入场卷。“那你非得回去干什么?”他们不解地问。“不干什么。”我答。“不干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赶回去?”他们诧异,而且是非常诧异。“不干什么,也一定要赶回去。”我答。他们不问了。因为他们觉得没必要再跟这么一个不讲理的“呆子”讲理了。

 是的,我必须赶在奥运开幕前回到北京。作为一个普通的北京市民,我不可能完全知晓这七年来,在筹备奥运的过程中,具体运作此事的那些人所付出的全部艰辛,但是在这七年中基本上没有离开过北京的我,却眼见着北京在一天天的变美,一天比一天地完善起来。场馆的建设是有形的,也是有数的。说句不好听的话,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有钱,有心,都能建得起这些个大房子。但是北京的变美,绝对不只是这几十个场馆给撑起来的。为了让各国的运动员能在北京有更好的发挥,保证让他们在北京呼吸到足够的氧气,不受大气污染之害,你听到过哪一家有染气体企业动迁或停产时,发过什么牢骚吗?为了同样的目的,政府决定按单双号行车。除了实施的第一天,有极少数的车主因为尚不清楚在当天要实行这个规定而违反了这个规定,到第二天,就几乎再没有人违规了。几百万个私家车主啊。没有开会,没有动员,没有警察上门,几百万人一致得像一个人。我曾经无比羡慕过大连人的文明。你在大连的任何一个公交车站上,无论是不是在高峰时段,有多少人在候车,他们总是自动地排着队,从没有人抢前躲后。我从不敢希望北京能做到这一点。因为我这个从外地到北京落户的“外来户”太知道皇城根下长大的北京人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了。再加上,全国各地都向往北京,每天几乎都有数以百万计的流动人口出入北京。北京地面之广阔,公交车站和每天乘坐公交车的人数之众多,在全世界各大城市中,都应该算是罕见的。你能让他们都排着队等车和上车?凭什么?!但你最近再去北京瞧瞧。他们果然都排上队了。凭什么?就凭“北京要开奥运会了”。就这一个信念,让一千七百万人一致了起来,让十三亿人一致了起来,在同一颗心脏的跳动下起跑。在北京几乎再看不到有人随地吐痰,也几乎看不到有人随地乱扔纸屑。在越来越提倡“自我”,越来越声张“多元”,饱受市场冷峻筛选的当代,我也曾不敢想像,北京人和进入北京的人会在公交车上给老弱残幼人让座。这个曾经一度在全国都蔚然成风了的好习惯,一度在全国许多城市里已然绝迹。原因?同样三个字:凭什么?你上车掏两元钱,我上车也掏了两元钱,你累,我还累哩,凭什么要让你坐?但今天再瞧瞧北京。我这个并不能算太老太弱的男人,近些日子,居然也不止一次地享受过这种让坐的待遇,把我“整”得好不自在__在赶紧谢谢这些懂事的年轻人的时候,心里却直嘀咕,直不服气:我有那么老吗?又比如,我这个原上海藉的北京人,多少年来常来往于北京上海两地,经常性地拿上海比北京,再拿北京比上海,总是痛感在城市管理上,北京不如上海的精细。说一个很简单的事,北京是全国最早拥有地铁的。但后来者上海地铁却早早地废除了落后的人工售出的纸质地铁票,改为由电脑系统统一控制的“一卡通”时,北京地铁却久久维持着人工售出的纸质票,看着在那老式的入口处坐着两个中年女检票员机械地把手伸向成千上万个客流量时,你无奈地感叹,皇城根儿下常见的那种老大和滞重带来的滞后和不可抗拒的惯性……但曾几何时,你再去看北京的地铁管理系统和公交管理系统,她的现代化面貌,不仅足以媲美上海,也足以媲美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的同一系统……

央的绿化带已经变得跟花园一般的缤纷多彩。而在那条机场高速和101国道的交结处,一座准五星级的宾馆肯定将在奥运开幕之前建成营业。没有路灯的那条马路,现在一到夜晚,已闪烁着各种霓虹灯……而请注意,我居住的那个角落,在北京还只是一个特别不起眼的角落……  但我要申明,我不是为了这些变化才赶回北京去的。这些变化也不仅仅是为了今天的奥运。退一万步说,今年奥运不到北京,不来中国,北京也罢,中国也罢,仍然会变的,也一定会大变的。中国的变,北京的变,从根上来说是为了中国的百姓,为了北京的百姓,为了中国将来,为了北京的将来,也为了世界的未来。当今的中国,当今的北京,当今的我们都还有不完善的地方。有些地方甚至很不完善。奥运给了我们一个鞭策,一个舞台,让我们大力去完善那些其实早就该完善的方面。但是,当今这个世界仍然有一些人并不愿意看到中国用自己的方式活着,特别不愿意看到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去完善我们的当下意存。当全世界都在把善意的目光交集到我们北京,都努力地在通过这一次奥运让世界变得更友好更和谐时,有人却要毁灭这种努力。他们或公开,或私下里疯狂地想着要在中国的心口上插上一刀,就像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某些人曾经多次做过的那样……奥运,是个辉煌的时刻,也可能是个沉重的时刻;是个庄严的时刻,更是个严峻的时刻;是展示成就的时刻,更是接受挑战的时刻。在这样一个时刻,我必须回去。也许我什么事也做不了,我根本也插不上手,但我必须和我的北京在一起,以告诉全世界善良的人,全体中国人,全体北京人,一定会把这一届的奥运办成一次人类最出色的友好大聚会,我们一定兑现我们当初的承诺:请给中国一次机会,中国会给世界一个证明,证明中国在不断地进步,进步在和平、文明、变革和更加自由民主的道路上。我必须和我的北京在一起,为中国加油,为奥运加油!

 ……也许有人会认为,我说的都是些太小太小的事,根本不足以说明北京在这六七年里真的变美了。这些小事,在文明程度早已达到相当水准的发达国家来说,也许是“无足轻重”又“不足挂齿”的,确实不能据此说明一个城市变“美”了。但我想多数中国人和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多数人,会理解我说到这些“小事”时,所产生的那种难以压抑的兴奋和激动,和同时共生的一种沉重感。要知道,当代即便生活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等这样的大城市里的人,相当数量的都是第一代进入城市的人,也就是说,他们在此之前很可能从没有见过火车和轮船,也没使用过抽水马桶……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人烟稀少的农村或封闭的大山沟里,他们是按另一种生活习惯在沿续着自己家族的生命传统。在那儿,人们并不计较你会朝什么地方吐痰,也不存在什么车上让坐和排队上车的问题。话往深里说,仅仅凭“要开奥运了”,也还是不可能让数以千万计亿万计的民众都一致起来改变“陋习”,去学会并贯彻某种文明举动。这里存在一个“愿意”的问题。多少年前,北京就曾实行过“随地吐一口痰,罚五毛钱”的规定。但多少年来,随地吐痰的习惯虽有所好转,但并没得到明显的改观。这充分说明,只靠处罚和行政命令,是不可能让一个社会的风气得到根本改观的。社会风气植根于民心之中。一种新风气的产生和巩固,受制于多方面的因素,根本一点还在于看它是否能得到民众的认可和“愿意”。这三十年,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体会和经验,当一个城市的政府真心实意地为广大市民改善了生活环境,便利了生活设施,提高了生活水准,市民心情舒畅了,干群关系、邻里关系和谐了,他们就会自觉地维护环境的清洁和更文明地处理人际矛盾。最近美国一个机构调查了世界上二十多个国家的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和对未来生活是否抱有希望的程度,中国出乎许多人的意料,却都名列了榜首。也就是说,据美国民意调查机构调查,中国人对政府的满意度和对未来抱有希望的程度在这个二十多个国家里都是最高的。这就是“愿意”的基础,这也就是千百年无法贯彻实施的种种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小事”在今天的北京都能一一敢于承诺并得到实现的基础。

 中国人“愿意”了。北京人“愿意”了。这种“愿意”,让任何一个不带偏见的人都会发现,北京的“眼睛”因此而变得更明亮,北京的“面容”因此变得更端庄雍容华贵,北京的“行动”因此变得更得体更自信更团结更委婉坚定。我住在北京的五环以外。几年前,我搬到那儿的时候,马路上甚至都没有路灯,周围只是一片农田和一个硕大的但已经荒废的梨园。现如今,众多的居民小区和别墅群星罗棋布。一条崭新的地铁已经北上通到了我们小区附近。一条高速公交通道也以高贵的姿态,从我们那儿向南直通奥运中心场馆。还有一条高速公路,从我们小区门前起步,向东直达首都机场。从我们那儿经过的101国道,原来只有上下两车道,现在已经改阔到上下六通道。公路中央的绿化带已经变得跟花园一般的缤纷多彩。而在那条机场高速和101国道的交结处,一座准五星级的宾馆肯定将在奥运开幕之前建成营业。没有路灯的那条马路,现在一到夜晚,已闪烁着各种霓虹灯……而请注意,我居住的那个角落,在北京还只是一个特别不起眼的角落……

 但我要申明,我不是为了这些变化才赶回北京去的。这些变化也不仅仅是为了今天的奥运。退一万步说,今年奥运不到北京,不来中国,北京也罢,中国也罢,仍然会变的,也一定会大变的。中国的变,北京的变,从根上来说是为了中国的百姓,为了北京的百姓,为了中国将来,为了北京的将来,也为了世界的未来。当今的中国,当今的北京,当今的我们都还有不完善的地方。有些地方甚至很不完善。奥运给了我们一个鞭策,一个舞台,让我们大力去完善那些其实早就该完善的方面。但是,当今这个世界仍然有一些人并不愿意看到中国用自己的方式活着,特别不愿意看到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去完善我们的当下意存。当全世界都在把善意的目光交集到我们北京,都努力地在通过这一次奥运让世界变得更友好更和谐时,有人却要毁灭这种努力。他们或公开,或私下里疯狂地想着要在中国的心口上插上一刀,就像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某些人曾经多次做过的那样……奥运,是个辉煌的时刻,也可能是个沉重的时刻;是个庄严的时刻,更是个严峻的时刻;是展示成就的时刻,更是接受挑战的时刻。在这样一个时刻,我必须回去。也许我什么事也做不了,我根本也插不上手,但我必须和我的北京在一起,以告诉全世界善良的人,全体中国人,全体北京人,一定会把这一届的奥运办成一次人类最出色的友好大聚会,我们一定兑现我们当初的承诺:请给中国一次机会,中国会给世界一个证明,证明中国在不断地进步,进步在和平、文明、变革和更加自由民主的道路上。我必须和我的北京在一起,为中国加油,为奥运加油!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