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此时此刻必须把“范美忠”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2008-06-12 11: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事法庭处置,或者就可能被当场枪毙。当我们的解放军战士医护人员和广大的志愿者日以继夜地冒死战斗在废墟上时,还有数十数百数千个学生农民机关干部工人都在废墟下呻吟着等待救援时,这个范美忠跳出来公开宣扬自己的偷生哲学,我们一些媒体装作公允的模样,公然为这种偷生哲学张目,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是想动摇救灾的军心?是想借此炒作自己?或是想借此伸张自己一贯向往的极端“自由民主”的思想?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鲁迅先生小说里写过的一个细节“人血馒头”。一些愚民吵吵着围在刑场周围。傻傻地等着革命者被砍头的那一刻,用馒头去蘸了那血拿回去治病。如果范美忠此时此刻公然跳出来真的只是为了炒作自己,那么我真的看到他和帮着他“走红”的那些媒体人手里颤颤地拿着的馒头上,流淌的正是废墟下那些孩子们和老人们的鲜血…… 说事和讨论问题不能离开时间地点和背景。我们现在不是平时在北大的校园里或某个理论研讨会的会场上议论什么是人应该的权利和自由,你怎么说都行,必须维护每一个人的言论自由和权利。当下是在“枪林弹雨”的第一线,胜败决于瞬间的“火线”上,怎能允许谈论偷生?!怎么能允许发生偷生的行为?离开这个时间地点背景,我们就不可能得出应该能得出的一致的结论。请这些媒体的朋友去问问救灾现场的战士和志愿者们,他们同意范美忠的言行吗?同意你们那种貌似公允的言行吗?问问刚牺牲在救灾第一线上的那个直升机机组的亲属们,他们怎么看待范美忠和你们的行为?! 为此,我的结论就是:在这一关键时刻,如此卑劣的“范美忠”必须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以正视听!
  军事法庭处置,或者就可能被当场枪毙。当我们的解放军战士医护人员和广大的志愿者日以继夜地冒死战斗在废墟上时,还有数十数百数千个学生农民机关干部工人都在废墟下呻吟着等待救援时,这个范美忠跳出来公开宣扬自己的偷生哲学,我们一些媒体装作公允的模样,公然为这种偷生哲学张目,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是想动摇救灾的军心?是想借此炒作自己?或是想借此伸张自己一贯向往的极端“自由民主”的思想?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鲁迅先生小说里写过的一个细节“人血馒头”。一些愚民吵吵着围在刑场周围。傻傻地等着革命者被砍头的那一刻,用馒头去蘸了那血拿回去治病。如果范美忠此时此刻公然跳出来真的只是为了炒作自己,那么我真的看到他和帮着他“走红”的那些媒体人手里颤颤地拿着的馒头上,流淌的正是废墟下那些孩子们和老人们的鲜血…… 说事和讨论问题不能离开时间地点和背景。我们现在不是平时在北大的校园里或某个理论研讨会的会场上议论什么是人应该的权利和自由,你怎么说都行,必须维护每一个人的言论自由和权利。当下是在“枪林弹雨”的第一线,胜败决于瞬间的“火线”上,怎能允许谈论偷生?!怎么能允许发生偷生的行为?离开这个时间地点背景,我们就不可能得出应该能得出的一致的结论。请这些媒体的朋友去问问救灾现场的战士和志愿者们,他们同意范美忠的言行吗?同意你们那种貌似公允的言行吗?问问刚牺牲在救灾第一线上的那个直升机机组的亲属们,他们怎么看待范美忠和你们的行为?! 为此,我的结论就是:在这一关键时刻,如此卑劣的“范美忠”必须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以正视听!

   此时此刻,必须把“范美忠”钉上历史耻辱柱

三名学生紧紧搂于胸前,身体被砸了成三段的向倩老师; 用后背挡住了垮塌的水泥板救孩子,自己殉职的瞿万容老师; 临死胸前护着三个幼小学生,双手紧紧地各拉着一个学生的杜正香代课老师; 已逃生,为救两名学生返身冲进猛烈摇晃的教学楼内而殉职的吴忠洪老师; 救出自己学生,却舍弃了亲生娃娃的聂晓燕老师; 机智地保护了59名学生,却失去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刘宁老师; 等等等等......难道这些同样为人师表的人都不真实吗?都是“伪君子”吗?当我们为范美忠辩护时,偏袒这个范跑跑时,我们把这些老师放到了哪里?!!我们怎么去面对这些真正的为人师表者? 范美忠说作为一个人,他有选择的权利。(言下之意,他有权选择不去救学生而自己先跑)。他说生命权是平等的。他没有冒死去求学生的义务。说得非常冠冕堂皇。非常有“理论”,也非常“真实”。作为北大历史系的毕业生,他当然知道历史上发生过的一切高尚和卑鄙。他应该知道,历史上许多的卑都是在许多似是而非的理论和貌似美好的理由下发生的。汪精卫卖国说是为了拯救沦陷区的人民,日本侵略说是为了大东亚“共荣”,叛徒把战友送上断头台可以说是自己为了能继续扶养八十岁的老母或年幼的女儿。我曾到监狱去采访过一些重刑犯。你和他们深谈,他们中几乎很少有人不认为自己当初是没有“正当的犯罪理由”的。只是他们多数没有上过北大,说不出那种特别动听的能打动媒体记者或编辑的“理论”。当然还有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他们犯法了。不管他们自己怎么说,最终有法律卡着他们。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只得低头认罪。而我们这个范美忠的确没有犯法。也就是说,在我们那些还存在着许多疏漏的现行法律面前,(比如,见死不救,只顾自己逃命或袖手旁观,到底该不该定罪?!)他的确可以不去冒死救学生。但是要知道,当时在范美忠面前坐着的是一群年少的学生。是一个弱势群体啊。他不救他们,的确没犯法。但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一段历史一个时代,除了法律,必须还得有良心和道德约束。如果在中国,有人站出来说说良心和道德,就会被人说成是伪君子,如果在中国,知识分子们只能像波德莱尔那样遍植心灵的“恶之花”才会被认为是真实可信的,这样的中国一定没有希望__不管它将来会有多么富裕。而这种富裕也一定不会持续,并导致必要的强大,这样的民族一定不会得到世界的尊重。这样一种为某些人向往的所谓的“选择的自由”,一定也会被整个民族唾弃。 还有的人说,范美忠有自由表达的权利。我们不要因为他说了些什么而大动肝火。 说实话,我特别反感这种貌似公允平和的论调。范美忠公开跳出来挑衅,是什么时候?大地震后的第十天。那时候,震区的救灾工作还在关键时刻。许多条生命还埋在废墟中。数以十万计的军民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在抢救这些生命。举国上下都悲恸焦虑难已。在这个时候,只能有一个声音,就是:冲上去,救人!只能有一个举动,那就是:冲上去,救人!一切妨碍救人的言行,都必须视为“反人类”行为。如果在战争年代,这时候有人说,不,我不想冲上去,我要往后去了,我得先顾我自己,这必然会当作临阵脱逃、动摇军心的叛变行为,或被送

 

 “范美忠”事件发生后,众说纷纭。有人谴责,有人为之辩护,甚至还有人对这个“范跑跑”寄以了极大的同情和偏袒。那个著名的境外华语电视台迫不及待地请他去做节目,北京著名的小报××时报六月七日报导这个“范跑跑”在北京接受媒体记者集体采访的消息,同时刊发了范美忠在记者招待会上的照片。而由时报记者采写的这篇报导,对范美忠弃学生而先跑的行为,没有任何批评性的文字,不仅重复宣扬了范美忠自己的观点,而且用主要篇幅引用了范美忠所在学校的校长的话来为范辩护。这还不够,还刊发了一篇记者对范的对话,再一次为范提供了自我辩护的方便,而对社会上对范所有的谴责只提到了一句,说有这样的谴责,就如此一笔轻轻带过。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该报以特别明显的位置刊发了范美忠在招待会上答记者问时的一张大幅照片。记者和编辑特意选择的这张照片,“范跑跑”气宇轩昂,理直气壮,“挥斥方遒”,一副指点江山的气派。只是在报导的右下角,用很小的一个位置,刊发了一小段对范完全持批评性的观点。报纸还担心这种批评性的观点产生影响,故意注明这只是“专家观点”,不代表广大网民和读者的“观点”。军事法庭处置,或者就可能被当场枪毙。当我们的解放军战士医护人员和广大的志愿者日以继夜地冒死战斗在废墟上时,还有数十数百数千个学生农民机关干部工人都在废墟下呻吟着等待救援时,这个范美忠跳出来公开宣扬自己的偷生哲学,我们一些媒体装作公允的模样,公然为这种偷生哲学张目,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是想动摇救灾的军心?是想借此炒作自己?或是想借此伸张自己一贯向往的极端“自由民主”的思想?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鲁迅先生小说里写过的一个细节“人血馒头”。一些愚民吵吵着围在刑场周围。傻傻地等着革命者被砍头的那一刻,用馒头去蘸了那血拿回去治病。如果范美忠此时此刻公然跳出来真的只是为了炒作自己,那么我真的看到他和帮着他“走红”的那些媒体人手里颤颤地拿着的馒头上,流淌的正是废墟下那些孩子们和老人们的鲜血…… 说事和讨论问题不能离开时间地点和背景。我们现在不是平时在北大的校园里或某个理论研讨会的会场上议论什么是人应该的权利和自由,你怎么说都行,必须维护每一个人的言论自由和权利。当下是在“枪林弹雨”的第一线,胜败决于瞬间的“火线”上,怎能允许谈论偷生?!怎么能允许发生偷生的行为?离开这个时间地点背景,我们就不可能得出应该能得出的一致的结论。请这些媒体的朋友去问问救灾现场的战士和志愿者们,他们同意范美忠的言行吗?同意你们那种貌似公允的言行吗?问问刚牺牲在救灾第一线上的那个直升机机组的亲属们,他们怎么看待范美忠和你们的行为?! 为此,我的结论就是:在这一关键时刻,如此卑劣的“范美忠”必须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以正视听!
 这个“范美忠”真的有那么可爱,那么值得我们这些“有识之士”们同情和偏护吗?
 范美忠所在的那个学校的校长卿光亚说:“校方不会开除‘因言获罪’的人”。
 尊敬的卿校长,范美忠仅仅是“以言”得罪了广大对他持批评态度的民众的吗?地震的那一霎那,他丢下学生不管,甚至都没心去叫一声,同学们快跑,就自己先跑掉了。这是“言”,还是行为?如果没有他这种丢弃学生先跑的极端自私行为,举国上下会只为了他的那一番言论而来“吵吵”的吗?尊敬的卿校长,您没有想到,今后您让你一届又一届的学生面对这个范美忠,听到他博学的夸夸其谈时,他们就会想到,所有的道德说教都是扯淡,什么集体, 什么国家,什么民族,什么理想信念,都是虚伪,只有自己个人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您这个学校今后真的就只讲知识而不再讲道德和理想了?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校长?我真想见见您。
 有人同情范美忠,是因为他“真实”,范美忠真实地说出了自己的自私。有人就拿这一点来抨击那些持道德论来批评范美忠的人,认定了,持道德论来批评范美忠的人都是“伪君子”。认为真实的小人比“伪君子”好。这种论调真的非常不讲道理。为什么持道德论批评范美忠的人就一定是“伪君子”?人的内心都有自私的一面,这没错。但是在关键时刻,人是可以克服自私的,是可以做出极高尚的举动的,是可以泣鬼神而惊天地的。嘴上尊崇道德的人有可能是伪君子,但事实告诉我们他们中间的许多人完全有可能像范美忠一样是非常真实的人,只不过他们的真实是向着高尚和伟大而去的。他们的一生都在努力克服着自己内心的自私。这一点,用双臂死死地护着身下4个孩子的谭千秋老师; 救下了13个学生后殉职,留下1岁半女儿成孤儿的严蓉老师;已经逃生却再返回教学楼引导学生疏散而罹难的吴忠红老师;抱着学生撤离时被砸断双腿,胸部受重伤,还在叫“快救学生”的苟晓超老师; 双手环抱将三名学生紧紧搂于胸前,身体被砸了成三段的向倩老师; 用后背挡住了垮塌的水泥板救孩子,自己殉职的瞿万容老师; 临死胸前护着三个幼小学生,双手紧紧地各拉着一个学生的杜正香代课老师; 已逃生,为救两名学生返身冲进猛烈摇晃的教学楼内而殉职的吴忠洪老师; 救出自己学生,却舍弃了亲生娃娃的聂晓燕老师; 机智地保护了59名学生,却失去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刘宁老师; 等等等等......难道这些同样为人师表的人都不真实吗?都是“伪君子”吗?当我们为范美忠辩护时,偏袒这个范跑跑时,我们把这些老师放到了哪里?!!我们怎么去面对这些真正的为人师表者?
 范美忠说作为一个人,他有选择的权利。(言下之意,他有权选择不去救学生而自己先跑)。他说生命权是平等的。他没有冒死去求学生的义务。说得非常冠冕堂皇。非常有“理论”,也非常“真实”。作为北大历史系的毕业生,他当然知道历史上发生过的一切高尚和卑鄙。他应该知道,历史上许多的卑都是在许多似是而非的理论和貌似美好的理由下发生的。汪精卫卖国说是为了拯救沦陷区的人民,日本侵略说是为了大东亚“共荣”,叛徒把战友送上断头台可以说是自己为了能继续扶养八十岁的老母或年幼的女儿。我曾到监狱去采访过一些重刑犯。你和他们深谈,他们中几乎很少有人不认为自己当初是没有“正当的犯罪理由”的。只是他们多数没有上过北大,说不出那种特别动听的能打动媒体记者或编辑的“理论”。当然还有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他们犯法了。不管他们自己怎么说,最终有法律卡着他们。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只得低头认罪。而我们这个范美忠的确没有犯法。也就是说,在我们那些还存在着许多疏漏的现行法律面前,(比如,见死不救,只顾自己逃命或袖手旁观,到底该不该定罪?!)他的确可以不去冒死救学生。但是要知道,当时在范美忠面前坐着的是一群年少的学生。是一个弱势群体啊。他不救他们,的确没犯法。但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一段历史一个时代,除了法律,必须还得有良心和道德约束。如果在中国,有人站出来说说良心和道德,就会被人说成是伪君子,如果在中国,知识分子们只能像波德莱尔那样遍植心灵的“恶之花”才会被认为是真实可信的,这样的中国一定没有希望__不管它将来会有多么富裕。而这种富裕也一定不会持续,并导致必要的强大,这样的民族一定不会得到世界的尊重。这样一种为某些人向往的所谓的“选择的自由”,一定也会被整个民族唾弃。
 还有的人说,范美忠有自由表达的权利。我们不要因为他说了些什么而大动肝火。
 说实话,我特别反感这种貌似公允平和的论调。范美忠公开跳出来挑衅,是什么时候?大地震后的第十天。那时候,震区的救灾工作还在关键时刻。许多条生命还埋在废墟中。数以十万计的军民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在抢救这些生命。举国上下都悲恸焦虑难已。在这个时候,只能有一个声音,就是:冲上去,救人!只能有一个举动,那就是:冲上去,救人!一切妨碍救人的言行,都必须视为“反人类”行为。如果在战争年代,这时候有人说,不,我不想冲上去,我要往后去了,我得先顾我自己,这必然会当作临阵脱逃、动摇军心的叛变行为,或被送军事法庭处置,或者就可能被当场枪毙。当我们的解放军战士医护人员和广大的志愿者日以继夜地冒死战斗在废墟上时,还有数十数百数千个学生农民机关干部工人都在废墟下呻吟着等待救援时,这个范美忠跳出来公开宣扬自己的偷生哲学,我们一些媒体装作公允的模样,公然为这种偷生哲学张目,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是想动摇救灾的军心?是想借此炒作自己?或是想借此伸张自己一贯向往的极端“自由民主”的思想?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鲁迅先生小说里写过的一个细节“人血馒头”。一些愚民吵吵着围在刑场周围。傻傻地等着革命者被砍头的那一刻,用馒头去蘸了那血拿回去治病。如果范美忠此时此刻公然跳出来真的只是为了炒作自己,那么我真的看到他和帮着他“走红”的那些媒体人手里颤颤地拿着的馒头上,流淌的正是废墟下那些孩子们和老人们的鲜血……
 说事和讨论问题不能离开时间地点和背景。我们现在不是平时在北大的校园里或某个理论研讨会的会场上议论什么是人应该的权利和自由,你怎么说都行,必须维护每一个人的言论自由和权利。当下是在“枪林弹雨”的第一线,胜败决于瞬间的“火线”上,怎能允许谈论偷生?!怎么能允许发生偷生的行为?离开这个时间地点背景,我们就不可能得出应该能得出的一致的结论。请这些媒体的朋友去问问救灾现场的战士和志愿者们,他们同意范美忠的言行吗?同意你们那种貌似公允的言行吗?问问刚牺牲在救灾第一线上的那个直升机机组的亲属们,他们怎么看待范美忠和你们的行为?!
 为此,我的结论就是:在这一关键时刻,如此卑劣的“范美忠”必须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以正视听!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