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别再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  

2007-05-31 13: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再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 五月下旬,国内一个很不知名的老科技工作者李爱珍被美国科学院选为外籍院士.这位年已七旬的李爱珍,1958年复旦大学毕业,1988年晋升研究员,1990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博士生导师,先后到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德国马普学会作访问教授。2003年当选亚太材料科学院院士,2004年获第三世界科学院(TWAS)工程科学奖,这是中国科学家第一次获此奖项。1985年至今先后获国家发明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奖4项。获中国科学院和上海市自然科学奖、科技进步奖20项; 发表论文230余篇,三个专著篇章;国家发明专利21个,其中授权6个,受理15个,获国际发明展银奖1个。这样一位成果卓著的科学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居然看不上。她先后参加2001、2005年的科学院增选和2003年的工程院增选(有些网页显示她还可能参加过1999年的科学院增选),一直没被看中。如今却被学术水平与中国两院不在一个数量级的美国科学院看上了,这是中国科学界的光荣还是耻辱? 还有人在网上这样说:“李爱珍,你让中国科技界尴尬”。 这件事会让我们“科技界”的某些人士尴尬吗?如果有人真的为此“尴尬”起来,就此又能做一点认真的反思和改进,也许事情反倒好了。可怕的是,不一定有人会为此而“尴尬”。 说这话,有何依据?君不见,我们的媒体舍得用大量的篇幅把一个啥也不是、自恋自狂到极点、完全不知什么是丑美的“芙蓉姐姐”炒作成“天下闻人”,同样舍得用大量的篇幅去追踪报导一个神精接近不正常的“杨丽娟”。但是你再看看,几乎所有那些公开的媒体,对“李爱珍”一事却保持着一种步调十分一致的、令人难以理解和不可认同的“沉默”。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这么大,人才那么多,在选人用人问题上,偶而的失误和疏漏是难免的。这个理由并非没有道理。但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失误偏偏发生在这么一个没有权势没有背景但在某一科研领域里却做出了突出贡献的人身上?而且再一再二再三地将她拒之于门外?偏偏又把院士的桂冠留给了某些身分显赫但在科研方面并非有突破性成就的人?这里除了“挂一漏万”式的“难免”,真的就没有一点必然的因素和最近以来人们常说的某种“潜规则”在这里头起着作用?   也许还有人会解释,媒体和有关方面不宣传李爱珍这个名字,与她所研究的领域有关。她研究的主要领域,“半导体量子纳米结构和器件”和分子束外延设备,在国防、环保、医疗、经济等领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不宜过多地宣传和炒作。不宣传,不炒作,可以。但为什么不让她做我们的院士呢?再一,再二,再三地将这样真有贡献的科学家排斥在两院大门外,也是为了“保密”?   也许还有人会说,炒作“芙蓉姐
   

                    别再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

别再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 五月下旬,国内一个很不知名的老科技工作者李爱珍被美国科学院选为外籍院士.这位年已七旬的李爱珍,1958年复旦大学毕业,1988年晋升研究员,1990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博士生导师,先后到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德国马普学会作访问教授。2003年当选亚太材料科学院院士,2004年获第三世界科学院(TWAS)工程科学奖,这是中国科学家第一次获此奖项。1985年至今先后获国家发明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奖4项。获中国科学院和上海市自然科学奖、科技进步奖20项; 发表论文230余篇,三个专著篇章;国家发明专利21个,其中授权6个,受理15个,获国际发明展银奖1个。这样一位成果卓著的科学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居然看不上。她先后参加2001、2005年的科学院增选和2003年的工程院增选(有些网页显示她还可能参加过1999年的科学院增选),一直没被看中。如今却被学术水平与中国两院不在一个数量级的美国科学院看上了,这是中国科学界的光荣还是耻辱? 还有人在网上这样说:“李爱珍,你让中国科技界尴尬”。 这件事会让我们“科技界”的某些人士尴尬吗?如果有人真的为此“尴尬”起来,就此又能做一点认真的反思和改进,也许事情反倒好了。可怕的是,不一定有人会为此而“尴尬”。 说这话,有何依据?君不见,我们的媒体舍得用大量的篇幅把一个啥也不是、自恋自狂到极点、完全不知什么是丑美的“芙蓉姐姐”炒作成“天下闻人”,同样舍得用大量的篇幅去追踪报导一个神精接近不正常的“杨丽娟”。但是你再看看,几乎所有那些公开的媒体,对“李爱珍”一事却保持着一种步调十分一致的、令人难以理解和不可认同的“沉默”。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这么大,人才那么多,在选人用人问题上,偶而的失误和疏漏是难免的。这个理由并非没有道理。但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失误偏偏发生在这么一个没有权势没有背景但在某一科研领域里却做出了突出贡献的人身上?而且再一再二再三地将她拒之于门外?偏偏又把院士的桂冠留给了某些身分显赫但在科研方面并非有突破性成就的人?这里除了“挂一漏万”式的“难免”,真的就没有一点必然的因素和最近以来人们常说的某种“潜规则”在这里头起着作用?   也许还有人会解释,媒体和有关方面不宣传李爱珍这个名字,与她所研究的领域有关。她研究的主要领域,“半导体量子纳米结构和器件”和分子束外延设备,在国防、环保、医疗、经济等领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不宜过多地宣传和炒作。不宣传,不炒作,可以。但为什么不让她做我们的院士呢?再一,再二,再三地将这样真有贡献的科学家排斥在两院大门外,也是为了“保密”?   也许还有人会说,炒作“芙蓉姐
    五月下旬,国内一个"很不知名"的老"科技工作者"李爱珍被美国科学院选为外籍院士.这位年已七旬的李爱珍,1958年复旦大学毕业,1988年晋升研究员,1990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博士生导师,先后到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德国马普学会作访问教授。2003年当选亚太材料科学院院士,2004年获第三世界科学院(TWAS)工程科学奖,这是中国科学家第一次获此奖项。1985年至今先后获国家发明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奖4项。获中国科学院和上海市自然科学奖、科技进步奖20项; 发表论文230余篇,三个专著篇章;国家发明专利21个,其中授权6个,受理15个,获国际发明展银奖1个。这样一位成果卓著的科学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居然看不上。她先后参加2001、2005年的科学院增选和2003年的工程院增选(有些网页显示她还可能参加过1999年的科学院增选),一直没被看中。如今却被学术水平与中国两院不在一个数量级的美国科学院看上了,这是中国科学界的光荣还是耻辱?
    还有人在网上这样说:“李爱珍,你让中国科技界尴尬”。
    这件事会让我们“科技界”的某些人士尴尬吗?如果有人真的为此“尴尬”起来,就此又能做一点认真的反思和改进,也许事情反倒好了。可怕的是,不一定有人会为此而“尴尬”。
    说这话,有何依据?君不见,我们的媒体舍得用大量的篇幅把一个啥也不是、自恋自狂到极点、完全不知什么是丑美的“芙蓉姐姐”炒作成“天下闻人”,同样舍得用大量的篇幅去追踪报导一个神精接近不正常的“杨丽娟”。但是你再看看,几乎所有那些公开的媒体,对“李爱珍”一事却保持着一种步调十分一致的、令人难以理解和不可认同的“沉默”。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这么大,人才那么多,在选人用人问题上,偶而的失误和疏漏是难免的。这个理由并非没有道理。但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失误偏偏发生在这么一个没有权势没有背景但在某一科研领域里却做出了突出贡献的人身上?而且再一再二再三地将她拒之于门外?偏偏又把院士的桂冠留给了某些身分显赫但在科研方面并非有突破性成就的人?这里除了“挂一漏万”式的“难免”,真的就没有一点必然的因素和最近以来人们常说的某种“潜规则”在这里头起着作用?
  也许还有人会解释,媒体和有关方面不宣传李爱珍这个名字,与她所研究的领域有关。她研究的主要领域,“半导体量子纳米结构和器件”和分子束外延设备,在国防、环保、医疗、经济等领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不宜过多地宣传和炒作。不宣传,不炒作,可以。但为什么不让她做我们的院士呢?再一,再二,再三地将这样真有贡献的科学家排斥在两院大门外,也是为了“保密”?来报名参加海选了。特别是,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又面对《红楼梦》这样一部经典巨著,胡玫作为导演,她当然不可能放弃自己的艺术个性去俯首帖耳地服从他人商业利益的指使。   现在回过头去看,艺术不是体育,比赛获第一名的,不一定是最强最合适的。这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艺术也不是政治,更不是商场。你领导、投资方老板觉得最合适的,艺术家不一定认为是最合适的,除非你领导或老板自己来当导演。这也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违背常识和常理做的商业行为,去追求“商业利益”,很难不使自己陷入尴尬境地。   也许,再隔一天,我们能听到这事得到妥善解决的消息__胡玫妥协了,她同意使用海选获胜的演员;或者电视台方面或投资方的老板发善心,向胡玫心中的那个艺术让步。或者……   在这里,我不想说那种纯属“马后炮”的话:这件事本来就不该搞海选的。毕竟我们都没经验。市场经济对每一个中国人都很陌生。每一个人的成熟和成长都是需要付代价的。我想在这个历史阶段,尴尬”这种人生境遇会常常伴随我们,并会伴随我们这代人走到人生的最后一站,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只是要出于公心来直面这一次次的尴尬,把以后的事情做得好一些,让我们一起来诚心诚意地大叫一声:“再别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吧。 (看今天的北青报和有关网站报导,果然的,胡导声明不会退出合作而且已经开始测试这些选秀中涌现的菁英了.......这是预料中的一种结局.中国本没有什么独立的艺术.尴尬也就不成其为尴尬了.)         
  也许还有人会说,炒作“芙蓉姐姐”和“杨丽娟”只是一种商业行为。与李爱珍这一类优秀科学家的不知名和没人宣传完全不搭界。媒体也要生存和吃饭嘛,需要“点击率”和“发行量”嘛。换一句话,媒体有时也需要做一点无聊而有利、但又并不太有害(?)的事。
  回答得好。
  这里说到了一个关键词:“媒体的商业行为”。来报名参加海选了。特别是,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又面对《红楼梦》这样一部经典巨著,胡玫作为导演,她当然不可能放弃自己的艺术个性去俯首帖耳地服从他人商业利益的指使。   现在回过头去看,艺术不是体育,比赛获第一名的,不一定是最强最合适的。这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艺术也不是政治,更不是商场。你领导、投资方老板觉得最合适的,艺术家不一定认为是最合适的,除非你领导或老板自己来当导演。这也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违背常识和常理做的商业行为,去追求“商业利益”,很难不使自己陷入尴尬境地。   也许,再隔一天,我们能听到这事得到妥善解决的消息__胡玫妥协了,她同意使用海选获胜的演员;或者电视台方面或投资方的老板发善心,向胡玫心中的那个艺术让步。或者……   在这里,我不想说那种纯属“马后炮”的话:这件事本来就不该搞海选的。毕竟我们都没经验。市场经济对每一个中国人都很陌生。每一个人的成熟和成长都是需要付代价的。我想在这个历史阶段,尴尬”这种人生境遇会常常伴随我们,并会伴随我们这代人走到人生的最后一站,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只是要出于公心来直面这一次次的尴尬,把以后的事情做得好一些,让我们一起来诚心诚意地大叫一声:“再别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吧。 (看今天的北青报和有关网站报导,果然的,胡导声明不会退出合作而且已经开始测试这些选秀中涌现的菁英了.......这是预料中的一种结局.中国本没有什么独立的艺术.尴尬也就不成其为尴尬了.)         
  最近某一个大电视台为即将拍摄的巨片《红楼梦》组织了一场耗时耗资费神 费力都空前巨大的“选秀”活动。另一个知名电视台则为“快乐男声”做着同样声势的海选。大家都明白,这么干,本质上,都是“商业行为”。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人不再忌讳“商业行为”。商业行为,让我们繁荣,便利,使许多人的潜能得到了有效的发挥。社会运转得以润滑。为了挣钱,造声势是必需的,电视媒体也需要在那种“互动”中提高收视率,于是就有了“票选”。一开始大家伙都能理解这个“票选”,也有人积极参与。后来我们才看到,所谓的“票选”,几乎完全是一个“陷阱”。到五月二十七日,北青报终于站出来披露,目前存在着一个“刷票族”。有几十家刷票公司在幕后操纵着“票选”。只要你付钱,这些公司就能通过他们掌握的“科技手段”,替你投票,并振振有辞地说,某某人就是这样进了“前十名”。于是就有栏目组的总制片人总导演跳出来声明,他们是反对“刷票”的,一经发现,坚决除名。但迄今为止,没有“发现”过一个,当然也没有“除名”过一个。于是一些很优秀的孩子仍然在不断地因为票数低而被淘汰

  这种明显的做假和欺诈行为,明显的愚弄广大参选者和观众的行为,至今却没有人去查处和制止。

    很难查?不是。来报名参加海选了。特别是,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又面对《红楼梦》这样一部经典巨著,胡玫作为导演,她当然不可能放弃自己的艺术个性去俯首帖耳地服从他人商业利益的指使。   现在回过头去看,艺术不是体育,比赛获第一名的,不一定是最强最合适的。这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艺术也不是政治,更不是商场。你领导、投资方老板觉得最合适的,艺术家不一定认为是最合适的,除非你领导或老板自己来当导演。这也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违背常识和常理做的商业行为,去追求“商业利益”,很难不使自己陷入尴尬境地。   也许,再隔一天,我们能听到这事得到妥善解决的消息__胡玫妥协了,她同意使用海选获胜的演员;或者电视台方面或投资方的老板发善心,向胡玫心中的那个艺术让步。或者……   在这里,我不想说那种纯属“马后炮”的话:这件事本来就不该搞海选的。毕竟我们都没经验。市场经济对每一个中国人都很陌生。每一个人的成熟和成长都是需要付代价的。我想在这个历史阶段,尴尬”这种人生境遇会常常伴随我们,并会伴随我们这代人走到人生的最后一站,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只是要出于公心来直面这一次次的尴尬,把以后的事情做得好一些,让我们一起来诚心诚意地大叫一声:“再别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吧。 (看今天的北青报和有关网站报导,果然的,胡导声明不会退出合作而且已经开始测试这些选秀中涌现的菁英了.......这是预料中的一种结局.中国本没有什么独立的艺术.尴尬也就不成其为尴尬了.)         
  那么,为什么不查?
  为什么不查????
  说实话,从此以后,每当我再次看到那些我们熟悉的著名主持人,在光鲜靓丽的舞台上,拿着话筒,对着镜头,装出一副十分诚恳的样子,声嘶力竭地呼吁电视观众为选手投票时,我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恶心,从胸中涌出。这些主持人难道真的不知道票选个中的内幕?或者只是迫于职业纪律和对“老板们”的服从,而在心甘情愿地做着这样一种“帮凶”? 别再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 五月下旬,国内一个很不知名的老科技工作者李爱珍被美国科学院选为外籍院士.这位年已七旬的李爱珍,1958年复旦大学毕业,1988年晋升研究员,1990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博士生导师,先后到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德国马普学会作访问教授。2003年当选亚太材料科学院院士,2004年获第三世界科学院(TWAS)工程科学奖,这是中国科学家第一次获此奖项。1985年至今先后获国家发明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奖4项。获中国科学院和上海市自然科学奖、科技进步奖20项; 发表论文230余篇,三个专著篇章;国家发明专利21个,其中授权6个,受理15个,获国际发明展银奖1个。这样一位成果卓著的科学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居然看不上。她先后参加2001、2005年的科学院增选和2003年的工程院增选(有些网页显示她还可能参加过1999年的科学院增选),一直没被看中。如今却被学术水平与中国两院不在一个数量级的美国科学院看上了,这是中国科学界的光荣还是耻辱? 还有人在网上这样说:“李爱珍,你让中国科技界尴尬”。 这件事会让我们“科技界”的某些人士尴尬吗?如果有人真的为此“尴尬”起来,就此又能做一点认真的反思和改进,也许事情反倒好了。可怕的是,不一定有人会为此而“尴尬”。 说这话,有何依据?君不见,我们的媒体舍得用大量的篇幅把一个啥也不是、自恋自狂到极点、完全不知什么是丑美的“芙蓉姐姐”炒作成“天下闻人”,同样舍得用大量的篇幅去追踪报导一个神精接近不正常的“杨丽娟”。但是你再看看,几乎所有那些公开的媒体,对“李爱珍”一事却保持着一种步调十分一致的、令人难以理解和不可认同的“沉默”。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这么大,人才那么多,在选人用人问题上,偶而的失误和疏漏是难免的。这个理由并非没有道理。但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失误偏偏发生在这么一个没有权势没有背景但在某一科研领域里却做出了突出贡献的人身上?而且再一再二再三地将她拒之于门外?偏偏又把院士的桂冠留给了某些身分显赫但在科研方面并非有突破性成就的人?这里除了“挂一漏万”式的“难免”,真的就没有一点必然的因素和最近以来人们常说的某种“潜规则”在这里头起着作用?   也许还有人会解释,媒体和有关方面不宣传李爱珍这个名字,与她所研究的领域有关。她研究的主要领域,“半导体量子纳米结构和器件”和分子束外延设备,在国防、环保、医疗、经济等领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不宜过多地宣传和炒作。不宣传,不炒作,可以。但为什么不让她做我们的院士呢?再一,再二,再三地将这样真有贡献的科学家排斥在两院大门外,也是为了“保密”?   也许还有人会说,炒作“芙蓉姐
  事隔一天,北青报公开披露导演胡玫和红楼梦中人选秀的矛盾。选秀活动的组织者,一定要导演胡玫使用海选中获胜的选手出演“宝黛钗”。而胡玫强调,自己执导《红楼梦》一剧,将不受此次海选限止。如果,她的导演使用演员的权利不能得到充分保障,她有可能退出这次合作。
  这件事就像“李爱珍”一事一样,也让我们一些人陷入尴尬境地。
  北京电视台为了让自己即将拍摄的巨片获得更大的商业和社会效益,而采用了演员海选的办法,大造声势。他们忘记了,艺术和商业在某些方面是可以协调的,但在另一些方面又是不可协调的。海选不一定能选出合适的演员。并不是所有适合演“宝黛钗”的孩子都来报名参加海选了。特别是,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又面对《红楼梦》这样一部经典巨著,胡玫作为导演,她当然不可能放弃自己的艺术个性去俯首帖耳地服从他人商业利益的指使。
  现在回过头去看,艺术不是体育,比赛获第一名的,不一定是最强最合适的。这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艺术也不是政治,更不是商场。你领导、投资方老板觉得最合适的,艺术家不一定认为是最合适的,除非你领导或老板自己来当导演。这也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违背常识和常理做的商业行为,去追求“商业利益”,很难不使自己陷入尴尬境地。
  也许,再隔一天,我们能听到这事得到妥善解决的消息__胡玫妥协了,她同意使用海选获胜的演员;或者电视台方面或投资方的老板发善心,向胡玫心中的那个艺术让步。或者……
  在这里,我不想说那种纯属“马后炮”的话:这件事本来就不该搞海选的。毕竟我们都没经验。市场经济对每一个中国人都很陌生。每一个人的成熟和成长都是需要付代价的。我想在这个历史阶段,尴尬”这种人生境遇会常常伴随我们,并会伴随我们这代人走到人生的最后一站,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只是要出于公心来直面这一次次的尴尬,把以后的事情做得好一些,让我们一起来诚心诚意地大叫一声:“再别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吧。
    (看今天的北青报和有关网站报导,果然的,胡导声明不会退出合作而且已经开始测试这些选秀中涌现的"菁英"了.......这是预料中的一种结局.中国本没有什么独立的艺术.尴尬也就不成其为尴尬了.)

来报名参加海选了。特别是,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又面对《红楼梦》这样一部经典巨著,胡玫作为导演,她当然不可能放弃自己的艺术个性去俯首帖耳地服从他人商业利益的指使。   现在回过头去看,艺术不是体育,比赛获第一名的,不一定是最强最合适的。这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艺术也不是政治,更不是商场。你领导、投资方老板觉得最合适的,艺术家不一定认为是最合适的,除非你领导或老板自己来当导演。这也应该是常识和常理。   违背常识和常理做的商业行为,去追求“商业利益”,很难不使自己陷入尴尬境地。   也许,再隔一天,我们能听到这事得到妥善解决的消息__胡玫妥协了,她同意使用海选获胜的演员;或者电视台方面或投资方的老板发善心,向胡玫心中的那个艺术让步。或者……   在这里,我不想说那种纯属“马后炮”的话:这件事本来就不该搞海选的。毕竟我们都没经验。市场经济对每一个中国人都很陌生。每一个人的成熟和成长都是需要付代价的。我想在这个历史阶段,尴尬”这种人生境遇会常常伴随我们,并会伴随我们这代人走到人生的最后一站,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只是要出于公心来直面这一次次的尴尬,把以后的事情做得好一些,让我们一起来诚心诚意地大叫一声:“再别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吧。 (看今天的北青报和有关网站报导,果然的,胡导声明不会退出合作而且已经开始测试这些选秀中涌现的菁英了.......这是预料中的一种结局.中国本没有什么独立的艺术.尴尬也就不成其为尴尬了.)         
  
  
别再给历史留下笑柄和话把 五月下旬,国内一个很不知名的老科技工作者李爱珍被美国科学院选为外籍院士.这位年已七旬的李爱珍,1958年复旦大学毕业,1988年晋升研究员,1990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博士生导师,先后到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德国马普学会作访问教授。2003年当选亚太材料科学院院士,2004年获第三世界科学院(TWAS)工程科学奖,这是中国科学家第一次获此奖项。1985年至今先后获国家发明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奖4项。获中国科学院和上海市自然科学奖、科技进步奖20项; 发表论文230余篇,三个专著篇章;国家发明专利21个,其中授权6个,受理15个,获国际发明展银奖1个。这样一位成果卓著的科学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居然看不上。她先后参加2001、2005年的科学院增选和2003年的工程院增选(有些网页显示她还可能参加过1999年的科学院增选),一直没被看中。如今却被学术水平与中国两院不在一个数量级的美国科学院看上了,这是中国科学界的光荣还是耻辱? 还有人在网上这样说:“李爱珍,你让中国科技界尴尬”。 这件事会让我们“科技界”的某些人士尴尬吗?如果有人真的为此“尴尬”起来,就此又能做一点认真的反思和改进,也许事情反倒好了。可怕的是,不一定有人会为此而“尴尬”。 说这话,有何依据?君不见,我们的媒体舍得用大量的篇幅把一个啥也不是、自恋自狂到极点、完全不知什么是丑美的“芙蓉姐姐”炒作成“天下闻人”,同样舍得用大量的篇幅去追踪报导一个神精接近不正常的“杨丽娟”。但是你再看看,几乎所有那些公开的媒体,对“李爱珍”一事却保持着一种步调十分一致的、令人难以理解和不可认同的“沉默”。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这么大,人才那么多,在选人用人问题上,偶而的失误和疏漏是难免的。这个理由并非没有道理。但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失误偏偏发生在这么一个没有权势没有背景但在某一科研领域里却做出了突出贡献的人身上?而且再一再二再三地将她拒之于门外?偏偏又把院士的桂冠留给了某些身分显赫但在科研方面并非有突破性成就的人?这里除了“挂一漏万”式的“难免”,真的就没有一点必然的因素和最近以来人们常说的某种“潜规则”在这里头起着作用?   也许还有人会解释,媒体和有关方面不宣传李爱珍这个名字,与她所研究的领域有关。她研究的主要领域,“半导体量子纳米结构和器件”和分子束外延设备,在国防、环保、医疗、经济等领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不宜过多地宣传和炒作。不宣传,不炒作,可以。但为什么不让她做我们的院士呢?再一,再二,再三地将这样真有贡献的科学家排斥在两院大门外,也是为了“保密”?   也许还有人会说,炒作“芙蓉姐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