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丧事杂感  

2007-03-13 09: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丧事杂感  过去一年多一点时间里,岳父母相继去世。两次去上海办丧事,给自己留下许多痛楚,也触发许多的感慨。有些感慨,暂不便公开言说,只能让它们留在心间隐隐作疼;另有一些却实在让人无奈。去年岳母弥留之际,家里去殡仪馆给她挑选了一套最高档的寿服。当时谁都以为殡仪馆是给人送终的地方,是阴阳两道的交界处,应该是比较干净和正规的。不会出什么差错。当天就把这套寿服留在了殡仪馆里。但第二天,追悼会开始前,推出岳母的遗体,家里人却发现,穿在岳母身上的并不是那套最高档的寿服。那套衣服已经被换掉了,换成了一套比较便宜的衣服。好在具体操办此事的二姐细心,及时发现,并且掌握了一些确切的证据,让殡仪馆里偷换衣服的那位女工作人员无法抵赖。殡仪馆的经理当场认错,还跪在岳母灵前叩求亡魂原谅。但那套最贵的寿服却已经让那个女工作人员私自“处理”掉了。无法找回来了。今年,为岳父办事,家里人留了心,前期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然后到静安寺庙联系办超度法事。那天,也是妻子的几个姐姐去联系的。据她们回来说,一开始,那个负责安排法事活动的和尚态度极其生硬恶劣,以清明前法事非常繁忙,庙里所有能做超度法事的地方全部安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敢在死者亲属悲伤的心灵伤口上再撒一把盐,连死者的衣物也敢偷盗变卖,而且这是在大上海最著名的一个殡仪馆里发生的事,我真要问一句,我们这十三亿人今天和明天到底在依靠什么生活准则在生活挣扎?灵魂的变异已经到了等地步,一切美好的动听的口号真的能贯彻实施下去吗?看到在全国性的春节晚会上,那些红男绿女们还在咧开了或大或小的嘴,装作天下太平的样子,拱手作揖,拼命祝大伙“恭喜发财心想事成”时,宣扬那种空洞和苍白的“爱”时,我真要问一问,那些晚会的组织者和推动者,你们真的认为中国只要发财就行了吗?
             丧事杂感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敢在死者亲属悲伤的心灵伤口上再撒一把盐,连死者的衣物也敢偷盗变卖,而且这是在大上海最著名的一个殡仪馆里发生的事,我真要问一句,我们这十三亿人今天和明天到底在依靠什么生活准则在生活挣扎?灵魂的变异已经到了等地步,一切美好的动听的口号真的能贯彻实施下去吗?看到在全国性的春节晚会上,那些红男绿女们还在咧开了或大或小的嘴,装作天下太平的样子,拱手作揖,拼命祝大伙“恭喜发财心想事成”时,宣扬那种空洞和苍白的“爱”时,我真要问一问,那些晚会的组织者和推动者,你们真的认为中国只要发财就行了吗?  过去一年多一点时间里,岳父母相继去世。两次去上海办丧事,给自己留下许多痛楚,也触发许多的感慨。有些感慨,暂不便公开言说,只能让它们留在心间隐隐作疼;另有一些却实在让人无奈。去年岳母弥留之际,家里去殡仪馆给她挑选了一套最高档的寿服。当时谁都以为殡仪馆是给人送终的地方,是阴阳两道的交界处,应该是比较干净和正规的。不会出什么差错。当天就把这套寿服留在了殡仪馆里。但第二天,追悼会开始前,推出岳母的遗体,家里人却发现,穿在岳母身上的并不是那套最高档的寿服。那套衣服已经被换掉了,换成了一套比较便宜的衣服。好在具体操办此事的二姐细心,及时发现,并且掌握了一些确切的证据,让殡仪馆里偷换衣服的那位女工作人员无法抵赖。殡仪馆的经理当场认错,还跪在岳母灵前叩求亡魂原谅。但那套最贵的寿服却已经让那个女工作人员私自“处理”掉了。无法找回来了。今年,为岳父办事,家里人留了心,前期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然后到静安寺庙联系办超度法事。那天,也是妻子的几个姐姐去联系的。据她们回来说,一开始,那个负责安排法事活动的和尚态度极其生硬恶劣,以清明前法事非常繁忙,庙里所有能做超度法事的地方全部安排满了为由,断然回绝了她们。再三恳求也不行。根本不容商量。后来她们只得悄悄拿出一个红包,塞给那个和尚。那个光头家伙一点都不推拒,非常熟练地接过红包放进他自己的抽屉里,态度立即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不仅答应安排道场,还非常耐心周到“体贴”地给     丧事杂感  过去一年多一点时间里,岳父母相继去世。两次去上海办丧事,给自己留下许多痛楚,也触发许多的感慨。有些感慨,暂不便公开言说,只能让它们留在心间隐隐作疼;另有一些却实在让人无奈。去年岳母弥留之际,家里去殡仪馆给她挑选了一套最高档的寿服。当时谁都以为殡仪馆是给人送终的地方,是阴阳两道的交界处,应该是比较干净和正规的。不会出什么差错。当天就把这套寿服留在了殡仪馆里。但第二天,追悼会开始前,推出岳母的遗体,家里人却发现,穿在岳母身上的并不是那套最高档的寿服。那套衣服已经被换掉了,换成了一套比较便宜的衣服。好在具体操办此事的二姐细心,及时发现,并且掌握了一些确切的证据,让殡仪馆里偷换衣服的那位女工作人员无法抵赖。殡仪馆的经理当场认错,还跪在岳母灵前叩求亡魂原谅。但那套最贵的寿服却已经让那个女工作人员私自“处理”掉了。无法找回来了。今年,为岳父办事,家里人留了心,前期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然后到静安寺庙联系办超度法事。那天,也是妻子的几个姐姐去联系的。据她们回来说,一开始,那个负责安排法事活动的和尚态度极其生硬恶劣,以清明前法事非常繁忙,庙里所有能做超度法事的地方全部安了许多“专业”方面的关照和指导。据说一年前,在联系岳母的超度一事时,也是这个光头家伙,也给家里人演出了这样一场先是拒绝后来热心安排指导的“好戏”。
  我不知道殡仪馆的那个年轻女孩还偷换过别人家的寿服没有,但我确信,静安寺庙的那个光头家伙一定还“讹诈”过别的人家。我曾经相信中国的腐败已经到了相当的程度,但确实还没想到在生死场和灵魂超度那样一些至痛至哀至高至净的领域里,也在发霉生锈。当然,我还不至于那么幼稚和悲观,就像看到某一些党的高级干部腐败,还不会认为我们的党没有希望了一样,我并不会以这样一个殡仪馆的女工作人员和某一个光头家伙的腐败,就认为整个殡葬行业已经烂掉了,整个古老的静安寺庙也已经变质,但是,亲历这两件事,的确让我对中国当前社会的精神质量和现状进一步产生了重大的忧虑。
   如果连和尚们也开始按“没有红包就不给办事”的潜规则行事,如果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敢在死者亲属悲伤的心灵伤口上再撒一把盐,连死者的衣物也敢偷盗变卖,而且这是在大上海最著名的一个殡仪馆里发生的事,我真要问一句,我们这十三亿人今天和明天到底在依靠什么生活准则在生活挣扎?灵魂的变异已经到了等地步,一切美好的动听的口号真的能贯彻实施下去吗?看到在全国性的春节晚会上,那些红男绿女们还在咧开了或大或小的嘴,装作天下太平的样子,拱手作揖,拼命祝大伙“恭喜发财心想事成”时,宣扬那种空洞和苍白的“爱”时,我真要问一问,那些晚会的组织者和推动者,你们真的认为中国只要发财就行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