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一场中国式滑稽戏的结局,哈哈,哈哈......  

2006-09-04 22: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远远高于国内企业的平均水平的”,因此他认为“人们把对血汗工厂的愤恨发泄到富士康身上”“着实令人感到不解”。如此说来,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和比尔盖茨这样的老板在美国在全世界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他它为人类生活所创造的新境界和财富已经远不是用“出口额”和“管理上的规范和严谨”所能概括的了。但是微软照样官司缠身。人们照样起诉他不日某些非法行为。在欧美,人们并不以他它在经济上的贡献大小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他它在法律面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而用和富士康公司某些员工的谈话所得,来证明富士康的道义,这更证明了郭先生是多么不了解某些企业的实际情况。只要稍稍深入一下私营企业,任何人都可以发现,当前,在这些企业中,几乎没有人敢说老板一个不字。别说工人不敢说不字,连私企中的“党委书记”“工会主席”也少有敢说老板不字的。 这个郭某人在他文章的最后,特别强调,中国经济水平低下,即使“每年百分之十一的经济增长”,也只能让每个国人“致富190美元”,而法国百分之二的增长率,“却可以让每个法国人每年多拿600美元”。因此他认为,“在这样一条鸿沟之下,我们如何能用相同的标准来讨论劳工待遇问题呢?”是啊,你干得那么差,当然就没有资格像欧美人那样在老板面前声张自己做人的权利。谁让你是中国人呢?既然是“没能耐的中国人,大陆人”,你就得低声下气,就得忍受一切不公,就不能通过媒体来声张自己的权益。因此他嘲笑那些批评富士康公司的人“判断力下降到了可笑的地步”。一个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就应该限制工人在厂区行走的路线,就不能让工人在厂区“乱窜”。而我们记忆犹新的是,南方一家台资工厂,下班后把女工限制在装有铁栅栏的宿舍里,火灾起       一场中国式滑稽戏的结局,哈哈,哈哈……

是远远高于国内企业的平均水平的”,因此他认为“人们把对血汗工厂的愤恨发泄到富士康身上”“着实令人感到不解”。如此说来,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和比尔盖茨这样的老板在美国在全世界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他它为人类生活所创造的新境界和财富已经远不是用“出口额”和“管理上的规范和严谨”所能概括的了。但是微软照样官司缠身。人们照样起诉他不日某些非法行为。在欧美,人们并不以他它在经济上的贡献大小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他它在法律面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而用和富士康公司某些员工的谈话所得,来证明富士康的道义,这更证明了郭先生是多么不了解某些企业的实际情况。只要稍稍深入一下私营企业,任何人都可以发现,当前,在这些企业中,几乎没有人敢说老板一个不字。别说工人不敢说不字,连私企中的“党委书记”“工会主席”也少有敢说老板不字的。 这个郭某人在他文章的最后,特别强调,中国经济水平低下,即使“每年百分之十一的经济增长”,也只能让每个国人“致富190美元”,而法国百分之二的增长率,“却可以让每个法国人每年多拿600美元”。因此他认为,“在这样一条鸿沟之下,我们如何能用相同的标准来讨论劳工待遇问题呢?”是啊,你干得那么差,当然就没有资格像欧美人那样在老板面前声张自己做人的权利。谁让你是中国人呢?既然是“没能耐的中国人,大陆人”,你就得低声下气,就得忍受一切不公,就不能通过媒体来声张自己的权益。因此他嘲笑那些批评富士康公司的人“判断力下降到了可笑的地步”。一个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就应该限制工人在厂区行走的路线,就不能让工人在厂区“乱窜”。而我们记忆犹新的是,南方一家台资工厂,下班后把女工限制在装有铁栅栏的宿舍里,火灾起

富士康事件,居然以双方因“该事件给对方所造成的困扰互致歉意”,富士康公司撤消对第一财经日报的诉讼而堂而皇之地和谐地谢幕。如此谢幕,高明之至,也滑稽之至,更可悲之至。这种谢幕方式,不仅告诉人们这一场轰轰烈烈以悲情而悲壮起始,折腾了几十天的事件,其实不过是一场丑剧而已。它标明了中国部分媒体媒记的虚弱无能,标明了中国法律的虚弱和无能,标明了整个中国的虚弱和无能。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谢幕,最终回避了一个要害的核心问题,富士康到底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没有,这个财力雄厚“有功于中国一方”的企业到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没有?如果富士康没有违法,那么两名记者和那个报社就应该向富士康道歉,就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向法律道歉。如果富士康违犯了中国的劳动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它就应该道歉,应该改正其不当之处,并负起相应的法律责任。现在看来双方都没错。即使有不当之处,也只是给对方造成了一些“困扰”。请注意,这个词用得非常精当:他们致歉只是因为给“对方”造成了“困扰”,他们的错跟富士康是否违反大陆的劳动法,没有关系,是否侵犯了大陆的工人的合法权益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几十天来你们在闹啥呢?

时,几十名女工因无法脱身而活活烧死在铁窗前。 这位郭先生最后威胁我们,这样批评富士康,万一惹得它不高兴了,它关门了事了,你们这些“铁肩担道义”的人所要解救的那些工人“兄弟姐妹”又会怎样?言下之意,他们还有饭吃吗? 是的,老板万岁。 是的,没有了外商,没有了台商,没有了老板,没有了这样那样的郭某人,中国会怎样?你们还不赶快好好反思?! 于是乎,双方致歉的滑稽戏就上演了;于是乎,双方共同认为要尊重对方的承诺在一片和谐的拥抱亲吻声中诞生了,于是乎,富士康的工人,中国千千万万私企中工人的权益就“万事大吉”了。该加班的继续加班,该欠薪的继续欠薪,该卖血去付孩子学费的继续去卖,该增长的增长率还会大幅度增长,中国会进一步的“和谐”“稳定”……郭学军们也就高兴了…… 还要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可怜的媒体,更可怜的媒记啊!!

一场瞒天过海的滑稽戏!

这里我特别要提到 九月一日,北京晚报上发表的一个叫郭学军的人的文章,《富士康是社会公敌吗?》。在这个叫郭学军的人眼里,这个富士康是个救世主式的“优秀企业”,因为它“连年出口额占全国第一”,因为它雇用了深圳某地区二十万工人,因为有富士康的员工向郭先生表示,富士康的管理是“规范而严谨,肯定是远远高于国内企业的平均水平的”,因此他认为“人们把对血汗工厂的愤恨发泄到富士康身上”“着实令人感到不解”。如此说来,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和比尔盖茨这样的老板在美国在全世界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他/它为人类生活所创造的新境界和财富已经远不是用“出口额”和“管理上的规范和严谨”所能概括的了。但是微软照样官司缠身。人们照样起诉他不日某些非法行为。在欧美,人们并不以他时,几十名女工因无法脱身而活活烧死在铁窗前。 这位郭先生最后威胁我们,这样批评富士康,万一惹得它不高兴了,它关门了事了,你们这些“铁肩担道义”的人所要解救的那些工人“兄弟姐妹”又会怎样?言下之意,他们还有饭吃吗? 是的,老板万岁。 是的,没有了外商,没有了台商,没有了老板,没有了这样那样的郭某人,中国会怎样?你们还不赶快好好反思?! 于是乎,双方致歉的滑稽戏就上演了;于是乎,双方共同认为要尊重对方的承诺在一片和谐的拥抱亲吻声中诞生了,于是乎,富士康的工人,中国千千万万私企中工人的权益就“万事大吉”了。该加班的继续加班,该欠薪的继续欠薪,该卖血去付孩子学费的继续去卖,该增长的增长率还会大幅度增长,中国会进一步的“和谐”“稳定”……郭学军们也就高兴了…… 还要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可怜的媒体,更可怜的媒记啊!! /它在经济上的贡献大小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他\它在法律面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而用和富士康公司某些员工的谈话所得,来证明富士康的道义,这更证明了郭先生是多么不了解某些企业的实际情况。只要稍稍深入一下私营企业,任何人都可以发现,当前,在这些企业中,几乎没有人敢说老板一个不字。别说工人不敢说不字,连私企中的“党委书记”“工会主席”也少有敢说老板不字的。

是远远高于国内企业的平均水平的”,因此他认为“人们把对血汗工厂的愤恨发泄到富士康身上”“着实令人感到不解”。如此说来,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和比尔盖茨这样的老板在美国在全世界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他它为人类生活所创造的新境界和财富已经远不是用“出口额”和“管理上的规范和严谨”所能概括的了。但是微软照样官司缠身。人们照样起诉他不日某些非法行为。在欧美,人们并不以他它在经济上的贡献大小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他它在法律面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而用和富士康公司某些员工的谈话所得,来证明富士康的道义,这更证明了郭先生是多么不了解某些企业的实际情况。只要稍稍深入一下私营企业,任何人都可以发现,当前,在这些企业中,几乎没有人敢说老板一个不字。别说工人不敢说不字,连私企中的“党委书记”“工会主席”也少有敢说老板不字的。 这个郭某人在他文章的最后,特别强调,中国经济水平低下,即使“每年百分之十一的经济增长”,也只能让每个国人“致富190美元”,而法国百分之二的增长率,“却可以让每个法国人每年多拿600美元”。因此他认为,“在这样一条鸿沟之下,我们如何能用相同的标准来讨论劳工待遇问题呢?”是啊,你干得那么差,当然就没有资格像欧美人那样在老板面前声张自己做人的权利。谁让你是中国人呢?既然是“没能耐的中国人,大陆人”,你就得低声下气,就得忍受一切不公,就不能通过媒体来声张自己的权益。因此他嘲笑那些批评富士康公司的人“判断力下降到了可笑的地步”。一个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就应该限制工人在厂区行走的路线,就不能让工人在厂区“乱窜”。而我们记忆犹新的是,南方一家台资工厂,下班后把女工限制在装有铁栅栏的宿舍里,火灾起

这个郭某人在他文章的最后,特别强调,中国经济水平低下,即使“每年百分之十一的经济增长”,也只能让每个国人“致富 一场中国式滑稽戏的结局,哈哈,哈哈…… 富士康事件,居然以双方因“该事件给对方所造成的困扰互致歉意”,富士康公司撤消对第一财经日报的诉讼而堂而皇之地和谐地谢幕。如此谢幕,高明之至,也滑稽之至,更可悲之至。这种谢幕方式,不仅告诉人们这一场轰轰烈烈以悲情而悲壮起始,折腾了几十天的事件,其实不过是一场丑剧而已。它标明了中国部分媒体媒记的虚弱无能,标明了中国法律的虚弱和无能,标明了整个中国的虚弱和无能。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谢幕,最终回避了一个要害的核心问题,富士康到底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没有,这个财力雄厚“有功于中国一方”的企业到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没有?如果富士康没有违法,那么两名记者和那个报社就应该向富士康道歉,就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向法律道歉。如果富士康违犯了中国的劳动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它就应该道歉,应该改正其不当之处,并负起相应的法律责任。现在看来双方都没错。即使有不当之处,也只是给对方造成了一些“困扰”。请注意,这个词用得非常精当:他们致歉只是因为给“对方”造成了“困扰”,他们的错跟富士康是否违反大陆的劳动法,没有关系,是否侵犯了大陆的工人的合法权益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几十天来你们在闹啥呢? 一场瞒天过海的滑稽戏! 这里我特别要提到 九月一日,北京晚报上发表的一个叫郭学军的人的文章,《富士康是社会公敌吗?》。在这个叫郭学军的人眼里,这个富士康是个救世主式的“优秀企业”,因为它“连年出口额占全国第一”,因为它雇用了深圳某地区二十万工人,因为有富士康的员工向郭先生表示,富士康的管理是“规范而严谨,肯定190美元”,而法国百分之二的增长率,“却可以让每个法国人每年多拿是远远高于国内企业的平均水平的”,因此他认为“人们把对血汗工厂的愤恨发泄到富士康身上”“着实令人感到不解”。如此说来,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和比尔盖茨这样的老板在美国在全世界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他它为人类生活所创造的新境界和财富已经远不是用“出口额”和“管理上的规范和严谨”所能概括的了。但是微软照样官司缠身。人们照样起诉他不日某些非法行为。在欧美,人们并不以他它在经济上的贡献大小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他它在法律面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而用和富士康公司某些员工的谈话所得,来证明富士康的道义,这更证明了郭先生是多么不了解某些企业的实际情况。只要稍稍深入一下私营企业,任何人都可以发现,当前,在这些企业中,几乎没有人敢说老板一个不字。别说工人不敢说不字,连私企中的“党委书记”“工会主席”也少有敢说老板不字的。 这个郭某人在他文章的最后,特别强调,中国经济水平低下,即使“每年百分之十一的经济增长”,也只能让每个国人“致富190美元”,而法国百分之二的增长率,“却可以让每个法国人每年多拿600美元”。因此他认为,“在这样一条鸿沟之下,我们如何能用相同的标准来讨论劳工待遇问题呢?”是啊,你干得那么差,当然就没有资格像欧美人那样在老板面前声张自己做人的权利。谁让你是中国人呢?既然是“没能耐的中国人,大陆人”,你就得低声下气,就得忍受一切不公,就不能通过媒体来声张自己的权益。因此他嘲笑那些批评富士康公司的人“判断力下降到了可笑的地步”。一个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就应该限制工人在厂区行走的路线,就不能让工人在厂区“乱窜”。而我们记忆犹新的是,南方一家台资工厂,下班后把女工限制在装有铁栅栏的宿舍里,火灾起600美元”。因此他认为,“在这样一条鸿沟之下,我们如何能用相同的标准来讨论劳工待遇问题呢?”是啊,你干得那么差,当然就没有资格像欧美人那样在老板面前声张自己做人的权利。谁让你是中国人呢?既然是“没能耐的中国人,大陆人”,你就得低声下气,就得忍受一切不公,就不能通过媒体来声张自己的权益。因此他嘲笑那些批评富士康公司的人“判断力下降到了可笑的地步”。一个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就应该限制工人在厂区行走的路线,就不能让工人在厂区“乱窜”。而我们记忆犹新的是,南方一家台资工厂,下班后把女工限制在装有铁栅栏的宿舍里,火灾起时,几十名女工因无法脱身而活活烧死在铁窗前。

一场中国式滑稽戏的结局,哈哈,哈哈…… 富士康事件,居然以双方因“该事件给对方所造成的困扰互致歉意”,富士康公司撤消对第一财经日报的诉讼而堂而皇之地和谐地谢幕。如此谢幕,高明之至,也滑稽之至,更可悲之至。这种谢幕方式,不仅告诉人们这一场轰轰烈烈以悲情而悲壮起始,折腾了几十天的事件,其实不过是一场丑剧而已。它标明了中国部分媒体媒记的虚弱无能,标明了中国法律的虚弱和无能,标明了整个中国的虚弱和无能。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谢幕,最终回避了一个要害的核心问题,富士康到底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没有,这个财力雄厚“有功于中国一方”的企业到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没有?如果富士康没有违法,那么两名记者和那个报社就应该向富士康道歉,就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向法律道歉。如果富士康违犯了中国的劳动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它就应该道歉,应该改正其不当之处,并负起相应的法律责任。现在看来双方都没错。即使有不当之处,也只是给对方造成了一些“困扰”。请注意,这个词用得非常精当:他们致歉只是因为给“对方”造成了“困扰”,他们的错跟富士康是否违反大陆的劳动法,没有关系,是否侵犯了大陆的工人的合法权益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几十天来你们在闹啥呢? 一场瞒天过海的滑稽戏! 这里我特别要提到 九月一日,北京晚报上发表的一个叫郭学军的人的文章,《富士康是社会公敌吗?》。在这个叫郭学军的人眼里,这个富士康是个救世主式的“优秀企业”,因为它“连年出口额占全国第一”,因为它雇用了深圳某地区二十万工人,因为有富士康的员工向郭先生表示,富士康的管理是“规范而严谨,肯定

这位郭先生最后威胁我们,这样批评富士康,万一惹得它不高兴了,它关门了事了,你们这些“铁肩担道义”的人所要解救的那些工人“兄弟姐妹”又会怎样 一场中国式滑稽戏的结局,哈哈,哈哈…… 富士康事件,居然以双方因“该事件给对方所造成的困扰互致歉意”,富士康公司撤消对第一财经日报的诉讼而堂而皇之地和谐地谢幕。如此谢幕,高明之至,也滑稽之至,更可悲之至。这种谢幕方式,不仅告诉人们这一场轰轰烈烈以悲情而悲壮起始,折腾了几十天的事件,其实不过是一场丑剧而已。它标明了中国部分媒体媒记的虚弱无能,标明了中国法律的虚弱和无能,标明了整个中国的虚弱和无能。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谢幕,最终回避了一个要害的核心问题,富士康到底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没有,这个财力雄厚“有功于中国一方”的企业到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没有?如果富士康没有违法,那么两名记者和那个报社就应该向富士康道歉,就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向法律道歉。如果富士康违犯了中国的劳动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它就应该道歉,应该改正其不当之处,并负起相应的法律责任。现在看来双方都没错。即使有不当之处,也只是给对方造成了一些“困扰”。请注意,这个词用得非常精当:他们致歉只是因为给“对方”造成了“困扰”,他们的错跟富士康是否违反大陆的劳动法,没有关系,是否侵犯了大陆的工人的合法权益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几十天来你们在闹啥呢? 一场瞒天过海的滑稽戏! 这里我特别要提到 九月一日,北京晚报上发表的一个叫郭学军的人的文章,《富士康是社会公敌吗?》。在这个叫郭学军的人眼里,这个富士康是个救世主式的“优秀企业”,因为它“连年出口额占全国第一”,因为它雇用了深圳某地区二十万工人,因为有富士康的员工向郭先生表示,富士康的管理是“规范而严谨,肯定?言下之意,他们还有饭吃吗?

一场中国式滑稽戏的结局,哈哈,哈哈…… 富士康事件,居然以双方因“该事件给对方所造成的困扰互致歉意”,富士康公司撤消对第一财经日报的诉讼而堂而皇之地和谐地谢幕。如此谢幕,高明之至,也滑稽之至,更可悲之至。这种谢幕方式,不仅告诉人们这一场轰轰烈烈以悲情而悲壮起始,折腾了几十天的事件,其实不过是一场丑剧而已。它标明了中国部分媒体媒记的虚弱无能,标明了中国法律的虚弱和无能,标明了整个中国的虚弱和无能。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谢幕,最终回避了一个要害的核心问题,富士康到底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没有,这个财力雄厚“有功于中国一方”的企业到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没有?如果富士康没有违法,那么两名记者和那个报社就应该向富士康道歉,就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向法律道歉。如果富士康违犯了中国的劳动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它就应该道歉,应该改正其不当之处,并负起相应的法律责任。现在看来双方都没错。即使有不当之处,也只是给对方造成了一些“困扰”。请注意,这个词用得非常精当:他们致歉只是因为给“对方”造成了“困扰”,他们的错跟富士康是否违反大陆的劳动法,没有关系,是否侵犯了大陆的工人的合法权益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几十天来你们在闹啥呢? 一场瞒天过海的滑稽戏! 这里我特别要提到 九月一日,北京晚报上发表的一个叫郭学军的人的文章,《富士康是社会公敌吗?》。在这个叫郭学军的人眼里,这个富士康是个救世主式的“优秀企业”,因为它“连年出口额占全国第一”,因为它雇用了深圳某地区二十万工人,因为有富士康的员工向郭先生表示,富士康的管理是“规范而严谨,肯定是的,老板万岁。

时,几十名女工因无法脱身而活活烧死在铁窗前。 这位郭先生最后威胁我们,这样批评富士康,万一惹得它不高兴了,它关门了事了,你们这些“铁肩担道义”的人所要解救的那些工人“兄弟姐妹”又会怎样?言下之意,他们还有饭吃吗? 是的,老板万岁。 是的,没有了外商,没有了台商,没有了老板,没有了这样那样的郭某人,中国会怎样?你们还不赶快好好反思?! 于是乎,双方致歉的滑稽戏就上演了;于是乎,双方共同认为要尊重对方的承诺在一片和谐的拥抱亲吻声中诞生了,于是乎,富士康的工人,中国千千万万私企中工人的权益就“万事大吉”了。该加班的继续加班,该欠薪的继续欠薪,该卖血去付孩子学费的继续去卖,该增长的增长率还会大幅度增长,中国会进一步的“和谐”“稳定”……郭学军们也就高兴了…… 还要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可怜的媒体,更可怜的媒记啊!! 是的,没有了外商,没有了台商,没有了老板,没有了这样那样的郭某人,中国会怎样?你们还不赶快好好反思?!

于是乎,双方致歉的滑稽戏就上演了;于是乎,双方共同认为要尊重对方的承诺在一片和谐的拥抱亲吻声中诞生了,于是乎,富士康的工人,中国千千万万私企中工人的权益就“万事大吉”了。该加班的继续加班,该欠薪的继续欠薪,该卖血去付孩子学费的继续去卖,该增长的增长率还会大幅度增长,中国会进一步的“和谐”“稳定”……郭学军们也就高兴了……

是远远高于国内企业的平均水平的”,因此他认为“人们把对血汗工厂的愤恨发泄到富士康身上”“着实令人感到不解”。如此说来,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和比尔盖茨这样的老板在美国在全世界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他它为人类生活所创造的新境界和财富已经远不是用“出口额”和“管理上的规范和严谨”所能概括的了。但是微软照样官司缠身。人们照样起诉他不日某些非法行为。在欧美,人们并不以他它在经济上的贡献大小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他它在法律面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而用和富士康公司某些员工的谈话所得,来证明富士康的道义,这更证明了郭先生是多么不了解某些企业的实际情况。只要稍稍深入一下私营企业,任何人都可以发现,当前,在这些企业中,几乎没有人敢说老板一个不字。别说工人不敢说不字,连私企中的“党委书记”“工会主席”也少有敢说老板不字的。 这个郭某人在他文章的最后,特别强调,中国经济水平低下,即使“每年百分之十一的经济增长”,也只能让每个国人“致富190美元”,而法国百分之二的增长率,“却可以让每个法国人每年多拿600美元”。因此他认为,“在这样一条鸿沟之下,我们如何能用相同的标准来讨论劳工待遇问题呢?”是啊,你干得那么差,当然就没有资格像欧美人那样在老板面前声张自己做人的权利。谁让你是中国人呢?既然是“没能耐的中国人,大陆人”,你就得低声下气,就得忍受一切不公,就不能通过媒体来声张自己的权益。因此他嘲笑那些批评富士康公司的人“判断力下降到了可笑的地步”。一个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就应该限制工人在厂区行走的路线,就不能让工人在厂区“乱窜”。而我们记忆犹新的是,南方一家台资工厂,下班后把女工限制在装有铁栅栏的宿舍里,火灾起还要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一场中国式滑稽戏的结局,哈哈,哈哈…… 富士康事件,居然以双方因“该事件给对方所造成的困扰互致歉意”,富士康公司撤消对第一财经日报的诉讼而堂而皇之地和谐地谢幕。如此谢幕,高明之至,也滑稽之至,更可悲之至。这种谢幕方式,不仅告诉人们这一场轰轰烈烈以悲情而悲壮起始,折腾了几十天的事件,其实不过是一场丑剧而已。它标明了中国部分媒体媒记的虚弱无能,标明了中国法律的虚弱和无能,标明了整个中国的虚弱和无能。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谢幕,最终回避了一个要害的核心问题,富士康到底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没有,这个财力雄厚“有功于中国一方”的企业到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没有?如果富士康没有违法,那么两名记者和那个报社就应该向富士康道歉,就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向法律道歉。如果富士康违犯了中国的劳动法,侵犯了大陆工人兄弟的合法权益,它就应该道歉,应该改正其不当之处,并负起相应的法律责任。现在看来双方都没错。即使有不当之处,也只是给对方造成了一些“困扰”。请注意,这个词用得非常精当:他们致歉只是因为给“对方”造成了“困扰”,他们的错跟富士康是否违反大陆的劳动法,没有关系,是否侵犯了大陆的工人的合法权益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几十天来你们在闹啥呢? 一场瞒天过海的滑稽戏! 这里我特别要提到 九月一日,北京晚报上发表的一个叫郭学军的人的文章,《富士康是社会公敌吗?》。在这个叫郭学军的人眼里,这个富士康是个救世主式的“优秀企业”,因为它“连年出口额占全国第一”,因为它雇用了深圳某地区二十万工人,因为有富士康的员工向郭先生表示,富士康的管理是“规范而严谨,肯定可怜的媒体,更可怜的媒记啊!!

时,几十名女工因无法脱身而活活烧死在铁窗前。 这位郭先生最后威胁我们,这样批评富士康,万一惹得它不高兴了,它关门了事了,你们这些“铁肩担道义”的人所要解救的那些工人“兄弟姐妹”又会怎样?言下之意,他们还有饭吃吗? 是的,老板万岁。 是的,没有了外商,没有了台商,没有了老板,没有了这样那样的郭某人,中国会怎样?你们还不赶快好好反思?! 于是乎,双方致歉的滑稽戏就上演了;于是乎,双方共同认为要尊重对方的承诺在一片和谐的拥抱亲吻声中诞生了,于是乎,富士康的工人,中国千千万万私企中工人的权益就“万事大吉”了。该加班的继续加班,该欠薪的继续欠薪,该卖血去付孩子学费的继续去卖,该增长的增长率还会大幅度增长,中国会进一步的“和谐”“稳定”……郭学军们也就高兴了…… 还要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可怜的媒体,更可怜的媒记啊!!  

是远远高于国内企业的平均水平的”,因此他认为“人们把对血汗工厂的愤恨发泄到富士康身上”“着实令人感到不解”。如此说来,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和比尔盖茨这样的老板在美国在全世界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他它为人类生活所创造的新境界和财富已经远不是用“出口额”和“管理上的规范和严谨”所能概括的了。但是微软照样官司缠身。人们照样起诉他不日某些非法行为。在欧美,人们并不以他它在经济上的贡献大小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他它在法律面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而用和富士康公司某些员工的谈话所得,来证明富士康的道义,这更证明了郭先生是多么不了解某些企业的实际情况。只要稍稍深入一下私营企业,任何人都可以发现,当前,在这些企业中,几乎没有人敢说老板一个不字。别说工人不敢说不字,连私企中的“党委书记”“工会主席”也少有敢说老板不字的。 这个郭某人在他文章的最后,特别强调,中国经济水平低下,即使“每年百分之十一的经济增长”,也只能让每个国人“致富190美元”,而法国百分之二的增长率,“却可以让每个法国人每年多拿600美元”。因此他认为,“在这样一条鸿沟之下,我们如何能用相同的标准来讨论劳工待遇问题呢?”是啊,你干得那么差,当然就没有资格像欧美人那样在老板面前声张自己做人的权利。谁让你是中国人呢?既然是“没能耐的中国人,大陆人”,你就得低声下气,就得忍受一切不公,就不能通过媒体来声张自己的权益。因此他嘲笑那些批评富士康公司的人“判断力下降到了可笑的地步”。一个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就应该限制工人在厂区行走的路线,就不能让工人在厂区“乱窜”。而我们记忆犹新的是,南方一家台资工厂,下班后把女工限制在装有铁栅栏的宿舍里,火灾起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