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某些媒体公然侵犯作家著作权的做法,到何时才能了?  

2006-05-02 12: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为所欲为? 无视知识产权问题,一直是我们这个国家在国际上被人“计较”的垢病之一。也是近年来,我们一直在强调有所改进、可以引以为自豪的地方之一。但是作为党的喉舌,广播系统中的少数人不仅不在这个问题上加倍谨慎,做尊法执法的模范,反而有恃无恐,仗势欺人,实在让人怀疑他们的立场和动机。 多年前,广播电台作为党的喉舌,的确是在营利之外的。多年来,广播电台使用别人的作品,也的确是不给稿酬或给得非常少的。当时作者们绝大多数也是有工作单位的,是从党和国家那儿拿工资的。大家都在为“党”工作,也就不计较报酬问题了。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还在为“党”工作,但是电台的许多部门都已经承包经营了。个人收入也跟营利挂钩。前不久有一则消息说,某些电台一年盈利上亿。电台工作人员的收入,有的也是相当惊人的。而现在有些作者完全在体制外生存,作为自由写作者,他们完全靠稿酬过日子。即便有一些专业作家,从作协拿工资,每月也只有区区一千来元,(个别地方作协的专业作家工资会稍稍高一些,但也绝对谈不上富裕,)如果没有各种稿酬收入,他(她)们也是很难维持全家老小的生活的。在这种情况下,电台少数人这种蛮横的态度和“残酷”剥削作家的作法的确让人不得不要问这样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在今天的中国还敢于这么做? 这里我再说

    一个小例子。有一回,中国一家很大的电台因为事先没有跟我通气就广播了我的小说,他们自己也觉得做得有些过份,台领导出面,由编辑和播音员一起请我吃了顿饭。在饭桌上,偶而地透露,这位播我小说的年轻主播月收入达八千元。要高出我这个年龄大他几倍的“著名作家”月工资一大块。在道歉之余,他们非常“慷慨”地答应补我稿酬“一千元”。并说,这已经是他们能开出的“最高稿酬”了。他们还婉转地提醒我,我们播你的小说,能增加你小说的发行量。言下之意,你就见好就收吧,拿着这一千元稿酬,别再较劲了。而我也就没再跟他们“讨价还价”了。虽然没有“讨价还价”,但我心里真的是觉得自己活得特别窝囊……某些媒体公然侵犯作家著作权的做法,到何时才能了?

某些媒体公然侵犯作家著作权的做法,到何时才能了? 这些年中国开始学会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也开始学会重视知识产权,依法办事,渐渐地在创造一个尊法的大环境,以便知识和人才在这块土地上能得到真正的发展。但是广播系统中的少数人打着自己是“党的宣传平台”旗号,无视知识产权,公然欺负作者的霸道作风,却已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十年前的事情就不用去说它了。别人的事情也没法说。只说说我自己近几个月来的遭遇。《高纬度战栗》出版后,被不少广播电台选作长篇连播。但是大多数电台事先根本不征求作者同意,也不和出版社取得联系,就擅自使用作品。有的电台虽然事先打招呼,但也只是告诉你一下而已,在稿酬和作者权益方面,根本容不得作者说话,更谈不上平等协商。比如沈阳一个电台的某人,这样对我说,你想要稿酬?那就四百元。就这么多。一分也不能增加,一部近四十万字的小说,“收购价”居然就是四百元。而且还不容你“讨价还价”。语调中的霸气实实不逊于当年他们的那位“慕绥新”。据某个电台的一个部门负责人告诉我,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得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某部门负责人的支持的。这位部门负责人在关于长篇连播的某次工作会议上公然说,我们广播是为党在做宣传,所以可以这么做。 为党作宣传,就可以无视作者的权益?可以无视法律?就可以高高在这些年中国开始学会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也开始学会重视知识产权,依法办事,渐渐地在创造一个尊法的大环境,以便知识和人才在这块土地上能得到真正的发展。但是广播系统中的少数人打着自己是“党的宣传平台”旗号,无视知识产权,公然欺负作者的霸道作风,却已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十年前的事情就不用去说它了。别人的事情也没法说。只说说我自己近几个月来的遭遇。《高纬度战栗》出版后,被不少广播电台选作长篇连播。但是大多数电台事先根本不征求作者同意,也不和出版社取得联系,就擅自使用作品。有的电台虽然事先打招呼,但也只是告诉你一下而已,在稿酬和作者权益方面,根本容不得作者说话,更谈不上平等协商。比如沈阳一个电台的某人,这样对我说,你想要稿酬?那就四百元。就这么多。一分也不能增加,一部近四十万字的小说,“收购价”居然就是四百元。而且还不容你“讨价还价”。语调中的霸气实实不逊于当年他们的那位“慕绥新”。据某个电台的一个部门负责人告诉我,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得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某部门负责人的支持的。这位部门负责人在关于长篇连播的某次工作会议上公然说,我们广播是为党在做宣传,所以可以这么做。

某些媒体公然侵犯作家著作权的做法,到何时才能了? 这些年中国开始学会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也开始学会重视知识产权,依法办事,渐渐地在创造一个尊法的大环境,以便知识和人才在这块土地上能得到真正的发展。但是广播系统中的少数人打着自己是“党的宣传平台”旗号,无视知识产权,公然欺负作者的霸道作风,却已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十年前的事情就不用去说它了。别人的事情也没法说。只说说我自己近几个月来的遭遇。《高纬度战栗》出版后,被不少广播电台选作长篇连播。但是大多数电台事先根本不征求作者同意,也不和出版社取得联系,就擅自使用作品。有的电台虽然事先打招呼,但也只是告诉你一下而已,在稿酬和作者权益方面,根本容不得作者说话,更谈不上平等协商。比如沈阳一个电台的某人,这样对我说,你想要稿酬?那就四百元。就这么多。一分也不能增加,一部近四十万字的小说,“收购价”居然就是四百元。而且还不容你“讨价还价”。语调中的霸气实实不逊于当年他们的那位“慕绥新”。据某个电台的一个部门负责人告诉我,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得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某部门负责人的支持的。这位部门负责人在关于长篇连播的某次工作会议上公然说,我们广播是为党在做宣传,所以可以这么做。 为党作宣传,就可以无视作者的权益?可以无视法律?就可以高高在为党作宣传,就可以无视作者的权益?可以无视法律?就可以高高在上,为所欲为?

无视知识产权问题,一直是我们这个国家在国际上被人“计较”的垢病之一。也是近年来,我们一直在强调有所改进、可以引以为自豪的地方之一。但是作为党的喉舌,广播系统中的少数人不仅不在这个问题上加倍谨慎,做尊法执法的模范,反而有恃无恐,仗势欺人,实在让人怀疑他们的立场和动机。

一个小例子。有一回,中国一家很大的电台因为事先没有跟我通气就广播了我的小说,他们自己也觉得做得有些过份,台领导出面,由编辑和播音员一起请我吃了顿饭。在饭桌上,偶而地透露,这位播我小说的年轻主播月收入达八千元。要高出我这个年龄大他几倍的“著名作家”月工资一大块。在道歉之余,他们非常“慷慨”地答应补我稿酬“一千元”。并说,这已经是他们能开出的“最高稿酬”了。他们还婉转地提醒我,我们播你的小说,能增加你小说的发行量。言下之意,你就见好就收吧,拿着这一千元稿酬,别再较劲了。而我也就没再跟他们“讨价还价”了。虽然没有“讨价还价”,但我心里真的是觉得自己活得特别窝囊……多年前,广播电台作为党的喉舌,的确是在营利之外的。多年来,广播电台使用别人的作品,也的确是不给稿酬或给得非常少的。当时作者们绝大多数也是有工作单位的,是从党和国家那儿拿工资的。大家都在为“党”工作,也就不计较报酬问题了。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还在为“党”工作,但是电台的许多部门都已经承包经营了。个人收入也跟营利挂钩。前不久有一则消息说,某些电台一年盈利上亿。电台工作人员的收入,有的也是相当惊人的。而现在有些作者完全在体制外生存,作为自由写作者,他们完全靠稿酬过日子。即便有一些专业作家,从作协拿工资,每月也只有区区一千来元,(个别地方作协的专业作家工资会稍稍高一些,但也绝对谈不上富裕,)如果没有各种稿酬收入,他(她)们也是很难维持全家老小的生活的。在这种情况下,电台少数人这种蛮横的态度和“残酷”剥削作家的作法的确让人不得不要问这样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在今天的中国还敢于这么做?

某些媒体公然侵犯作家著作权的做法,到何时才能了? 这些年中国开始学会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也开始学会重视知识产权,依法办事,渐渐地在创造一个尊法的大环境,以便知识和人才在这块土地上能得到真正的发展。但是广播系统中的少数人打着自己是“党的宣传平台”旗号,无视知识产权,公然欺负作者的霸道作风,却已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十年前的事情就不用去说它了。别人的事情也没法说。只说说我自己近几个月来的遭遇。《高纬度战栗》出版后,被不少广播电台选作长篇连播。但是大多数电台事先根本不征求作者同意,也不和出版社取得联系,就擅自使用作品。有的电台虽然事先打招呼,但也只是告诉你一下而已,在稿酬和作者权益方面,根本容不得作者说话,更谈不上平等协商。比如沈阳一个电台的某人,这样对我说,你想要稿酬?那就四百元。就这么多。一分也不能增加,一部近四十万字的小说,“收购价”居然就是四百元。而且还不容你“讨价还价”。语调中的霸气实实不逊于当年他们的那位“慕绥新”。据某个电台的一个部门负责人告诉我,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得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某部门负责人的支持的。这位部门负责人在关于长篇连播的某次工作会议上公然说,我们广播是为党在做宣传,所以可以这么做。 为党作宣传,就可以无视作者的权益?可以无视法律?就可以高高在这里我再说一个小例子。有一回,中国一家很大的电台因为事先没有跟我通气就广播了我的小说,他们自己也觉得做得有些过份,台领导出面,由编辑和播音员一起请我吃了顿饭。在饭桌上,偶而地透露,这位播我小说的年轻主播月收入达八千元。要高出我这个年龄大他几倍的“著名作家”月工资一大块。在道歉之余,他们非常“慷慨”地答应补我稿酬“一千元”。并说,这已经是他们能开出的“最高稿酬”了。他们还婉转地提醒我,我们播你的小说,能增加你小说的发行量。言下之意,你就见好就收吧,拿着这一千元稿酬,别再较劲了。而我也就没再跟他们“讨价还价”了。虽然没有“讨价还价”,但我心里真的是觉得自己活得特别窝囊……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