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致网友(2)  

2006-03-22 18: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我发现激烈的“谩骂”已经发展到“双方”了。(如果是心平气和的“讨论”发展到双方,那有多好。)现在从骂声中看,这些热心于“网殴”的网友已经完全把文学撂在一边,而在展开互相对骂。这就不好了。如果再容忍下去,我们就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了。所以,我决定,在发表这封公开信以后,如果有人还要在我的博客上继续对骂,恶意攻击对方,我就要关闭我博客的评论版了。我不能让我的博客变成一个“公共厕所”。我当然不是怕别人骂我才关闭它的。这几天,最难听的,我都受了。我相信,即便是那些惯于骂人的哥儿们姐儿们也已经骂不出更恶毒和更“新奇”的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写作和思考的空间,一个和朋友们交谈的场所,我不想听到聒噪和谩骂。 我郑重声明,从今天开始,到我的博客上来骂人攻击人的“评论”或“留言”,不管是针对谁的,我将一律删除。现在确实到了该打扫一下博客环境的时候了。必须让它清静下来,干净起来。谢谢大家的光临。再一次谢谢。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怎么恰当地使用我们已经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这件事其实比“韩白之争”更重要。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拥有说话做事的自由权利,都学会尊重他人应有的权利,这是天大的事啊。这在许多发达国家,可是他们的立国之本啊。 这就要说到网络了。网络是眼下中国说话最“自由”的地方。我想我们应该好好地爱惜它。千万别在这儿再为所欲为,搅浑了这一滩水。如果让大多数人觉得这个“自由之地”是个藏污纳垢的防空洞,是妨碍人们正当言论,自由发表意见的臭不可闻的浑水沟,(包括一些媒体也把眼前的事说成是一场“网殴”,是在网上打人或打架。他们则在一旁起哄架秧子。)等着大多数人看不过去了,都要求进一步管理网络并好好整肃它,结果也像别的媒体一样,对每一篇言论都来一个“审查”才能发表的时候,我想我们都会后悔的。我会后悔,你们也一定会后悔的。我们都有责任为我们的后代,当然包括你们的后代留下这一块能自由说话的地方。现在已经有人提出要制定网络法来规范网络行为了。朋友们,规范自己的行为,并不是在为难自己,恰恰是最大的爱护和尊重自己的表现。不要以为网络是管不了的。在我们的体制下,一件事,只要他们想管,就一定能管起来。请相信我们这些过来人的忠告吧。 最后我要再说一句,我从来没有过把80后一棍子都“打死”的言论。从来没有攻击过80后全体。因为我从来反对这么看问题。生活中我有许多80后的朋友。我不知道怎么“玩”博客。是80后的一个朋友“手把手”地教我怎么在新浪上开设博客。我就韩白之争答记者问以后,立即把我的这个“答记者问”原稿,发给好几位80后的朋友,请他们“审读”,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后,我才交报社发表。我一直在各种场合强调,不要把80后说成是一种模式的。这样说是不科学的。他们和50后60后70后……一样,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特别强调,他们正在长大,他们一定会分化,他们中间一定会产生一大批优秀分子。而这些人一定是中国的希望,也是世界的希望。

怎么恰当地使用我们已经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这件事其实比“韩白之争”更重要。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拥有说话做事的自由权利,都学会尊重他人应有的权利,这是天大的事啊。这在许多发达国家,可是他们的立国之本啊。 这就要说到网络了。网络是眼下中国说话最“自由”的地方。我想我们应该好好地爱惜它。千万别在这儿再为所欲为,搅浑了这一滩水。如果让大多数人觉得这个“自由之地”是个藏污纳垢的防空洞,是妨碍人们正当言论,自由发表意见的臭不可闻的浑水沟,(包括一些媒体也把眼前的事说成是一场“网殴”,是在网上打人或打架。他们则在一旁起哄架秧子。)等着大多数人看不过去了,都要求进一步管理网络并好好整肃它,结果也像别的媒体一样,对每一篇言论都来一个“审查”才能发表的时候,我想我们都会后悔的。我会后悔,你们也一定会后悔的。我们都有责任为我们的后代,当然包括你们的后代留下这一块能自由说话的地方。现在已经有人提出要制定网络法来规范网络行为了。朋友们,规范自己的行为,并不是在为难自己,恰恰是最大的爱护和尊重自己的表现。不要以为网络是管不了的。在我们的体制下,一件事,只要他们想管,就一定能管起来。请相信我们这些过来人的忠告吧。 最后我要再说一句,我从来没有过把80后一棍子都“打死”的言论。从来没有攻击过80后全体。因为我从来反对这么看问题。生活中我有许多80后的朋友。我不知道怎么“玩”博客。是80后的一个朋友“手把手”地教我怎么在新浪上开设博客。我就韩白之争答记者问以后,立即把我的这个“答记者问”原稿,发给好几位80后的朋友,请他们“审读”,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后,我才交报社发表。我一直在各种场合强调,不要把80后说成是一种模式的。这样说是不科学的。他们和50后60后70后……一样,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特别强调,他们正在长大,他们一定会分化,他们中间一定会产生一大批优秀分子。而这些人一定是中国的希望,也是世界的希望。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这两天,我发现激烈的“谩骂”已经发展到“双方”了。(如果是心平气和的“讨论”发展到双方,那有多好。)现在从骂声中看,这些热心于“网殴”的网友已经完全把文学撂在一边,而在展开互相对骂。这就不好了。如果再容忍下去,我们就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了。所以,我决定,在发表这封公开信以后,如果有人还要在我的博客上继续对骂,恶意攻击对方,我就要关闭我博客的评论版了。我不能让我的博客变成一个“公共厕所”。我当然不是怕别人骂我才关闭它的。这几天,最难听的,我都受了。我相信,即便是那些惯于骂人的哥儿们姐儿们也已经骂不出更恶毒和更“新奇”的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写作和思考的空间,一个和朋友们交谈的场所,我不想听到聒噪和谩骂。 我郑重声明,从今天开始,到我的博客上来骂人攻击人的“评论”或“留言”,不管是针对谁的,我将一律删除。现在确实到了该打扫一下博客环境的时候了。必须让它清静下来,干净起来。谢谢大家的光临。再一次谢谢。 怎么珍惜、怎么恰当地使用我们已经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这件事其实比“韩白之争”更重要。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拥有说话做事的自由权利,都学会尊重他人应有的权利,这是天大的事啊。这在许多发达国家,可是他们的立国之本啊。

怎么恰当地使用我们已经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这件事其实比“韩白之争”更重要。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拥有说话做事的自由权利,都学会尊重他人应有的权利,这是天大的事啊。这在许多发达国家,可是他们的立国之本啊。 这就要说到网络了。网络是眼下中国说话最“自由”的地方。我想我们应该好好地爱惜它。千万别在这儿再为所欲为,搅浑了这一滩水。如果让大多数人觉得这个“自由之地”是个藏污纳垢的防空洞,是妨碍人们正当言论,自由发表意见的臭不可闻的浑水沟,(包括一些媒体也把眼前的事说成是一场“网殴”,是在网上打人或打架。他们则在一旁起哄架秧子。)等着大多数人看不过去了,都要求进一步管理网络并好好整肃它,结果也像别的媒体一样,对每一篇言论都来一个“审查”才能发表的时候,我想我们都会后悔的。我会后悔,你们也一定会后悔的。我们都有责任为我们的后代,当然包括你们的后代留下这一块能自由说话的地方。现在已经有人提出要制定网络法来规范网络行为了。朋友们,规范自己的行为,并不是在为难自己,恰恰是最大的爱护和尊重自己的表现。不要以为网络是管不了的。在我们的体制下,一件事,只要他们想管,就一定能管起来。请相信我们这些过来人的忠告吧。 最后我要再说一句,我从来没有过把80后一棍子都“打死”的言论。从来没有攻击过80后全体。因为我从来反对这么看问题。生活中我有许多80后的朋友。我不知道怎么“玩”博客。是80后的一个朋友“手把手”地教我怎么在新浪上开设博客。我就韩白之争答记者问以后,立即把我的这个“答记者问”原稿,发给好几位80后的朋友,请他们“审读”,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后,我才交报社发表。我一直在各种场合强调,不要把80后说成是一种模式的。这样说是不科学的。他们和50后60后70后……一样,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特别强调,他们正在长大,他们一定会分化,他们中间一定会产生一大批优秀分子。而这些人一定是中国的希望,也是世界的希望。 这就要说到网络了。网络是眼下中国说话最“自由”的地方。我想我们应该好好地爱惜它。千万别在这儿再为所欲为,搅浑了这一滩水。如果让大多数人觉得这个“自由之地”是个藏污纳垢的防空洞,是妨碍人们正当言论,自由发表意见的臭不可闻的浑水沟,(包括一些媒体也把眼前的事说成是一场“网殴”,是在网上打人或打架。他们则在一旁起哄架秧子。)等着大多数人看不过去了,都要求进一步管理网络并好好整肃它,结果也像别的媒体一样,对每一篇言论都来一个“审查”才能发表的时候,我想我们都会后悔的。我会后悔,你们也一定会后悔的。我们都有责任为我们的后代,当然包括你们的后代留下这一块能自由说话的地方。现在已经有人提出要制定网络法来规范网络行为了。朋友们,规范自己的行为,并不是在为难自己,恰恰是最大的爱护和尊重自己的表现。不要以为网络是管不了的。在我们的体制下,一件事,只要他们想管,就一定能管起来。请相信我们这些过来人的忠告吧。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最后我要再说一句,我从来没有过把80后一棍子都“打死”的言论。从来没有攻击过 这两天,我发现激烈的“谩骂”已经发展到“双方”了。(如果是心平气和的“讨论”发展到双方,那有多好。)现在从骂声中看,这些热心于“网殴”的网友已经完全把文学撂在一边,而在展开互相对骂。这就不好了。如果再容忍下去,我们就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了。所以,我决定,在发表这封公开信以后,如果有人还要在我的博客上继续对骂,恶意攻击对方,我就要关闭我博客的评论版了。我不能让我的博客变成一个“公共厕所”。我当然不是怕别人骂我才关闭它的。这几天,最难听的,我都受了。我相信,即便是那些惯于骂人的哥儿们姐儿们也已经骂不出更恶毒和更“新奇”的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写作和思考的空间,一个和朋友们交谈的场所,我不想听到聒噪和谩骂。 我郑重声明,从今天开始,到我的博客上来骂人攻击人的“评论”或“留言”,不管是针对谁的,我将一律删除。现在确实到了该打扫一下博客环境的时候了。必须让它清静下来,干净起来。谢谢大家的光临。再一次谢谢。 80后全体。因为我从来反对这么看问题。生活中我有许多80后的朋友。我不知道怎么“玩”博客。是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80后的一个朋友“手把手”地教我怎么在新浪上开设博客。我就韩白之争答记者问以后,立即把我的这个“答记者问”原稿,发给好几位 这两天,我发现激烈的“谩骂”已经发展到“双方”了。(如果是心平气和的“讨论”发展到双方,那有多好。)现在从骂声中看,这些热心于“网殴”的网友已经完全把文学撂在一边,而在展开互相对骂。这就不好了。如果再容忍下去,我们就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了。所以,我决定,在发表这封公开信以后,如果有人还要在我的博客上继续对骂,恶意攻击对方,我就要关闭我博客的评论版了。我不能让我的博客变成一个“公共厕所”。我当然不是怕别人骂我才关闭它的。这几天,最难听的,我都受了。我相信,即便是那些惯于骂人的哥儿们姐儿们也已经骂不出更恶毒和更“新奇”的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写作和思考的空间,一个和朋友们交谈的场所,我不想听到聒噪和谩骂。 我郑重声明,从今天开始,到我的博客上来骂人攻击人的“评论”或“留言”,不管是针对谁的,我将一律删除。现在确实到了该打扫一下博客环境的时候了。必须让它清静下来,干净起来。谢谢大家的光临。再一次谢谢。 80后的朋友,请他们“审读”,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后,我才交报社发表。我一直在各种场合强调,不要把 这两天,我发现激烈的“谩骂”已经发展到“双方”了。(如果是心平气和的“讨论”发展到双方,那有多好。)现在从骂声中看,这些热心于“网殴”的网友已经完全把文学撂在一边,而在展开互相对骂。这就不好了。如果再容忍下去,我们就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了。所以,我决定,在发表这封公开信以后,如果有人还要在我的博客上继续对骂,恶意攻击对方,我就要关闭我博客的评论版了。我不能让我的博客变成一个“公共厕所”。我当然不是怕别人骂我才关闭它的。这几天,最难听的,我都受了。我相信,即便是那些惯于骂人的哥儿们姐儿们也已经骂不出更恶毒和更“新奇”的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写作和思考的空间,一个和朋友们交谈的场所,我不想听到聒噪和谩骂。 我郑重声明,从今天开始,到我的博客上来骂人攻击人的“评论”或“留言”,不管是针对谁的,我将一律删除。现在确实到了该打扫一下博客环境的时候了。必须让它清静下来,干净起来。谢谢大家的光临。再一次谢谢。 80后说成是一种模式的。这样说是不科学的。他们和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50 这两天,我发现激烈的“谩骂”已经发展到“双方”了。(如果是心平气和的“讨论”发展到双方,那有多好。)现在从骂声中看,这些热心于“网殴”的网友已经完全把文学撂在一边,而在展开互相对骂。这就不好了。如果再容忍下去,我们就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了。所以,我决定,在发表这封公开信以后,如果有人还要在我的博客上继续对骂,恶意攻击对方,我就要关闭我博客的评论版了。我不能让我的博客变成一个“公共厕所”。我当然不是怕别人骂我才关闭它的。这几天,最难听的,我都受了。我相信,即便是那些惯于骂人的哥儿们姐儿们也已经骂不出更恶毒和更“新奇”的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写作和思考的空间,一个和朋友们交谈的场所,我不想听到聒噪和谩骂。 我郑重声明,从今天开始,到我的博客上来骂人攻击人的“评论”或“留言”,不管是针对谁的,我将一律删除。现在确实到了该打扫一下博客环境的时候了。必须让它清静下来,干净起来。谢谢大家的光临。再一次谢谢。 60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70后……一样,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特别强调,他们正在长大,他们一定会分化,他们中间一定会产生一大批优秀分子。而这些人一定是中国的希望,也是世界的希望。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      

这两天,我发现激烈的“谩骂”已经发展到“双方”了。(如果是心平气和的“讨论”发展到双方,那有多好。)现在从骂声中看,这些热心于“网殴”的网友已经完全把文学撂在一边,而在展开互相对骂。这就不好了。如果再容忍下去,我们就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了。所以,我决定,在发表这封公开信以后,如果有人还要在我的博客上继续对骂,恶意攻击对方,我就要关闭我博客的评论版了。我不能让我的博客变成一个“公共厕所”。我当然不是怕别人骂我才关闭它的。这几天,最难听的,我都受了。我相信,即便是那些惯于骂人的哥儿们姐儿们也已经骂不出更恶毒和更“新奇”的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写作和思考的空间,一个和朋友们交谈的场所,我不想听到聒噪和谩骂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

我郑重声明,从今天开始,到我的博客上来骂人攻击人的“评论”或“留言”,不管是针对谁的,我将一律删除。现在确实到了该打扫一下博客环境的时候了。必须让它清静下来,干净起来。 这两天,我发现激烈的“谩骂”已经发展到“双方”了。(如果是心平气和的“讨论”发展到双方,那有多好。)现在从骂声中看,这些热心于“网殴”的网友已经完全把文学撂在一边,而在展开互相对骂。这就不好了。如果再容忍下去,我们就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了。所以,我决定,在发表这封公开信以后,如果有人还要在我的博客上继续对骂,恶意攻击对方,我就要关闭我博客的评论版了。我不能让我的博客变成一个“公共厕所”。我当然不是怕别人骂我才关闭它的。这几天,最难听的,我都受了。我相信,即便是那些惯于骂人的哥儿们姐儿们也已经骂不出更恶毒和更“新奇”的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我自己写作和思考的空间,一个和朋友们交谈的场所,我不想听到聒噪和谩骂。 我郑重声明,从今天开始,到我的博客上来骂人攻击人的“评论”或“留言”,不管是针对谁的,我将一律删除。现在确实到了该打扫一下博客环境的时候了。必须让它清静下来,干净起来。谢谢大家的光临。再一次谢谢。 谢谢大家的光临。再一次谢谢。

(接上篇) 有人说,陆天明你老抓住别人骂人这一点,叨叨个没完,说点真事儿,行不行? 你们以为这事小?太不是了。 请说这种话的人仔细看看我博客上近两千条评论和留言。 我们一直向往中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个宽松的自由的生存环境。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斗争着。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不是理论家,所以我说不清。但我觉得最起码,它应该是在法律和人权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每一个人都有说话做事的权利。“老人”不能压制“年轻人”。这是对的。反过来,“年轻人”是不是就可以“压迫”老人了呢?“倚老卖老”不对。但“倚小卖小”“我就是流氓,我怕谁?老子今天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持这样的态度对不对?我想也是不应该的。正当的批评,不应该分年龄,也不能分性别。我们只应该就事论事。友好地讨论一些对我们的文学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生存必须的问题。讨论中观点可以不合,甚至可以有对立,但不能祭用封嘴战术,剥夺对方的言语权。更不能谩骂诬蔑甚至搞人身攻击。说到这里,我顺便要告诉一些网友,我不是有“地位”的人。我从来没当过官,也不是个官。除了年龄比你们大一点,写作时间稍稍长一点,我没有占有任何可以拿来压制谁的法权。我不是什么既得利益者。我的每一点所得,都是在爬格子(用你们喜欢听的话就是在码字)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用自己头上的白发换来的。我和你们一样,希望中国尽快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但是,民主绝对不是为所欲为。如果把“民主”当成公共厕所,谁都可以去排泄脏物,甚至随意向别人身上排泄脏物,(就这一点说,连公厕都不如了。)那么,这样的“民主”一定要垮台。因为这样的“民主”一定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一定会被受到管制。 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过这样的几次教训。没有好好地利用已然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把事情做过了头,反而丢失了许多民主权利。 怎么珍惜、 


怎么恰当地使用我们已经得到的一些民主权利,这件事其实比“韩白之争”更重要。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拥有说话做事的自由权利,都学会尊重他人应有的权利,这是天大的事啊。这在许多发达国家,可是他们的立国之本啊。 这就要说到网络了。网络是眼下中国说话最“自由”的地方。我想我们应该好好地爱惜它。千万别在这儿再为所欲为,搅浑了这一滩水。如果让大多数人觉得这个“自由之地”是个藏污纳垢的防空洞,是妨碍人们正当言论,自由发表意见的臭不可闻的浑水沟,(包括一些媒体也把眼前的事说成是一场“网殴”,是在网上打人或打架。他们则在一旁起哄架秧子。)等着大多数人看不过去了,都要求进一步管理网络并好好整肃它,结果也像别的媒体一样,对每一篇言论都来一个“审查”才能发表的时候,我想我们都会后悔的。我会后悔,你们也一定会后悔的。我们都有责任为我们的后代,当然包括你们的后代留下这一块能自由说话的地方。现在已经有人提出要制定网络法来规范网络行为了。朋友们,规范自己的行为,并不是在为难自己,恰恰是最大的爱护和尊重自己的表现。不要以为网络是管不了的。在我们的体制下,一件事,只要他们想管,就一定能管起来。请相信我们这些过来人的忠告吧。 最后我要再说一句,我从来没有过把80后一棍子都“打死”的言论。从来没有攻击过80后全体。因为我从来反对这么看问题。生活中我有许多80后的朋友。我不知道怎么“玩”博客。是80后的一个朋友“手把手”地教我怎么在新浪上开设博客。我就韩白之争答记者问以后,立即把我的这个“答记者问”原稿,发给好几位80后的朋友,请他们“审读”,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后,我才交报社发表。我一直在各种场合强调,不要把80后说成是一种模式的。这样说是不科学的。他们和50后60后70后……一样,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特别强调,他们正在长大,他们一定会分化,他们中间一定会产生一大批优秀分子。而这些人一定是中国的希望,也是世界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