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关于读书:我的遗憾和挣扎  

2006-03-15 06: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点自己爱读的书,也是应该的。别把读书一事看得太苦,做得太古板。 有什么书值得推荐?那就太多了。多得数不胜数。但有一本书是我永远觉得值得推荐的,那就是《顾准日记》。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它包含了一段极其悲壮的故事,一种极其崇高的精神和一个极其难能可贵的做人范例。别看中国的知识分子读书多,近年来教育界医疗界文艺界闹的种种事情,都让人感到当下的中国,特别需要“补充营养”的、最需要读一些好书的,可能还是那些自以为读书比较多的人。而我以为顾准是真正可以教我们怎么去做一个优秀的知识分子的。

     关于读书:我的遗憾和挣扎

一点自己爱读的书,也是应该的。别把读书一事看得太苦,做得太古板。 有什么书值得推荐?那就太多了。多得数不胜数。但有一本书是我永远觉得值得推荐的,那就是《顾准日记》。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它包含了一段极其悲壮的故事,一种极其崇高的精神和一个极其难能可贵的做人范例。别看中国的知识分子读书多,近年来教育界医疗界文艺界闹的种种事情,都让人感到当下的中国,特别需要“补充营养”的、最需要读一些好书的,可能还是那些自以为读书比较多的人。而我以为顾准是真正可以教我们怎么去做一个优秀的知识分子的。  

先说说我眼下正在读什么书吧。我正在读明史。读了一本孙景峰、李金玉等人写的《正说明朝三百年》,又在读 樊树志先生那本著名的《晚明史》。这些年创作任务重,总是没有那个可能去系统地读点书,系统地想一点问题,一直处在那种“遗憾和挣扎”之中。

清史里找?清史已经让国人、尤其是做电视剧的国人们吵烂了。就不想再跟着“吵”了。(不是“炒”,是“吵”。) 至于有什么读书建议,这很难。我自己就没读过太多的书,怎么还能来跟人指手划脚,误人子弟?先前认识李陀,那时他还住在东大桥一套很小的单元房里,就很羡慕他屋子里到处都堆满了大陆买不到的、或最新出版的中文书,也喜欢听他神侃那些最新的舶来观点。后来儿子们渐渐长大。他们花钱买任何东西,我都会唠叨一下,唯一他们去买书,我总是满心欣喜的。 读书一是要精,二是要“滥”。一是一定要读那些自己不爱读的书,再就是要读那些自己特别爱读的书。这不是在自己打自己耳光,说废话吗?其实不然。 读书是为自己健康成长补充营养。有些营养物质自己不一定喜欢,但十分必要。所以读书不能只论自己的口味。而选择的标准应该是“成长需要”,不能只是“个人爱好”。但你又不一定能精确地知道哪些是十分必要的,所以,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不妨读得“滥”一点。什么书都读一下,什么事情都知道一点,知识渊博,肯定不会是件坏事。再说读书也是一种人生“享受”,有时候任性一点,读 说“遗憾”吧,我本来读书就少。打十四岁离开校门后,再没正经地进课堂好好学过。所以,我常跟朋友们开玩笑说自己是“农民”。其实也不假。既然是“农民”,又偏爱写作,肚子里总得有点真东西吧,那只有靠“读书”了。所以有空就读书,成了我人生挣扎的一个重要迹象。

最近为什么要读明史?首先是要给自己好好地补补“历史感”。这是一直以来就有的愿望。好小说必须要有历史感。这是圈内的共识。更因为自己下一步想写《中国三部曲》。这三部长篇虽然写的是当代的中国,但我确信没有对中国历史的清醒认识,也是写不好当代中国的。另外,也可能有一点其它的愿望,比如能不能从明史里找一点东西提练提练,写点啥啊。人说,陆天明一不写古装,二不写言情。我可能会来破破这个“风言”。为什么不从清史里找?清史已经让国人、尤其是做电视剧的国人们吵烂了。就不想再跟着“吵”了。(不是“炒”,是“吵”。)

清史里找?清史已经让国人、尤其是做电视剧的国人们吵烂了。就不想再跟着“吵”了。(不是“炒”,是“吵”。) 至于有什么读书建议,这很难。我自己就没读过太多的书,怎么还能来跟人指手划脚,误人子弟?先前认识李陀,那时他还住在东大桥一套很小的单元房里,就很羡慕他屋子里到处都堆满了大陆买不到的、或最新出版的中文书,也喜欢听他神侃那些最新的舶来观点。后来儿子们渐渐长大。他们花钱买任何东西,我都会唠叨一下,唯一他们去买书,我总是满心欣喜的。 读书一是要精,二是要“滥”。一是一定要读那些自己不爱读的书,再就是要读那些自己特别爱读的书。这不是在自己打自己耳光,说废话吗?其实不然。 读书是为自己健康成长补充营养。有些营养物质自己不一定喜欢,但十分必要。所以读书不能只论自己的口味。而选择的标准应该是“成长需要”,不能只是“个人爱好”。但你又不一定能精确地知道哪些是十分必要的,所以,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不妨读得“滥”一点。什么书都读一下,什么事情都知道一点,知识渊博,肯定不会是件坏事。再说读书也是一种人生“享受”,有时候任性一点,读 至于有什么读书建议,这很难。我自己就没读过太多的书,怎么还能来跟人指手划脚,误人子弟?先前认识李陀,那时他还住在东大桥一套很小的单元房里,就很羡慕他屋子里到处都堆满了大陆买不到的、或最新出版的中文书,也喜欢听他神侃那些最新的舶来观点。后来儿子们渐渐长大。他们花钱买任何东西,我都会唠叨一下,唯一他们去买书,我总是满心欣喜的。

读书一是要精,二是要“滥”。一是一定要读那些自己不爱读的书,再就是要读那些自己特别爱读的书。这不是在自己打自己耳光,说废话吗?其实不然。

读书是为自己健康成长补充营养。有些营养物质自己不一定喜欢,但十分必要。所以读书不能只论自己的口味。而选择的标准应该是“成长需要”,不能只是“个人爱好”。但你又不一定能精确地知道哪些是十分必要的,所以,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不妨读得“滥”一点。什么书都读一下,什么事情都知道一点,知识渊博,肯定不会是件坏事。再说读书也是一种人生“享受”,有时候任性一点,读一点自己爱读的书,也是应该的。别把读书一事看得太苦,做得太古板。

有什么书值得推荐?那就太多了。多得数不胜数。但有一本书是我永远觉得值得推荐的,那就是《顾准日记》。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它包含了一段极其悲壮的故事,一种极其崇高的精神和一个极其难能可贵的做人范例。别看中国的知识分子读书多,近年来教育界医疗界文艺界闹的种种事情,都让人感到当下的中国,特别需要“补充营养”的、最需要读一些好书的,可能还是那些自以为读书比较多的人。而我以为顾准是真正可以教我们怎么去做一个优秀的知识分子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