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之一  

2006-03-13 16: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天明注:这是上海申江导报对韩白之争的一个反应。昨天他们来采访了我。因此,文中有我的几段话。现在还没公开发表。先拿到这儿来,让网友们议议。)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         像当然许多狂热的红卫兵后来都有了变化,都能正常地生活了一样。 记者:看来这是一个挺值得深究的问题。 陆天明:我觉得从这个事件中我们应该总结一点,我们的批评界怎么了?现在缺乏真正好的、发自内心的、出于关怀的文学批评,市场左右了很多,很多作品出来大家都不看,批评家也没有发出自己客观的声音。韩寒的作品,有他独到的地方,有我们这些人写不出的东西。但是单论文字,坦白地说,我认为并不好,最起码也不是那么的好。这也难怪,他也就是十七八岁嘛,又没有读多少书,他所能知道的也就是一个中学校园里的那点事。但世界很大,岂止一个小小的校园就包括在了的?!现在捧他的也就是一些十来岁的孩子,但十来岁是要长大的,是要变化的。如果一本书只能让今天十来岁有孩子喜欢,其实是很局限的事。这一点,等韩寒长大一点,他自己一定也会明白的。他会懂得,一个真正的文学家,一本真正有生命力的文学作品应该是什么样的。但现在,愣就是没有人愿意真诚地向他指出这一点。这种情况,其实也是很病态的。不止发生在韩寒身上。至于怎么办,我认为大家都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待续) (陆天明注:这是上海申江导报对韩白之争的一个反应。昨天他们来采访了我。因此,文中有我的几段话。现在还没公开发表。先拿到这儿来,让网友们议议。)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         文职烨 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被冠于“文学论争”的争辩可以列出一部几十万字的书来,所谓文学论争,说到底,是不同文学观与创作观之间的竞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向来被认作是文学界欣欣向荣的一种标志,姑且学着这样的模式,给这次网上的掐架冠一个文邹邹的名字——“韩白之争”。 一方的统领人物是:“车手”韩寒,其身后跟随数不胜数的拥趸者,他们将韩寒视作自己的第一偶像,跟随他的文章而在网络上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另一方则显得单薄,当事人白烨在事情发生的一星期内,也就是在3月11日,记者到达北京之后,就彻底消失,关掉手机,没有再公开发表任何言论,挺身出来的圈内人则少之又少。这个问题由一开始的评论作品衍生到现在一方向另一方进行恶毒的人格攻击,这场没有交锋的争论背后隐藏着若干值得深思的问题。 问题之一:到底谁对谁错? 但凡争论总有个对错,现在的格局确实乌烟缭绕。当事人白烨三缄其口,只剩下一方在网上不断发出谩骂攻击,总算这个时候,陆天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明确表示“韩寒毫无道理”。 陆天明在圈内是以敢作敢为出名的,在某些单位明确表示,反腐剧和涉案剧不得在黄金时间播出,许多作者都对这样的题材退避三舍时,他却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创作了反腐题材的涉案作品《高纬度战栗》。 将那份韩寒在自己的blog上发表文章送到陆老师手里,仔细读完,陆天明便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些孩子的确被宠坏了!” 文学之争本是无可厚非,但发展到使用如此肮脏的粗话向对方进行谩骂,就已经超出文学争论的范畴了,就显得非常不正常了。“这哪里是在讨论文学?哪里是对话?分明是一些斧头帮分子在横行霸道嘛。”陆天明的观点是,从争论本身来看,事件已经越过了文学自身的界限。跟文学已经毫无关系了。 记者:陆老师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陆天明:文学争论发展到这一步太不像话,也太不应该!可以说是建/职烨

(陆天明注:这是上海申江导报对韩白之争的一个反应。昨天他们来采访了我。因此,文中有我的几段话。现在还没公开发表。先拿到这儿来,让网友们议议。)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         文职烨 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被冠于“文学论争”的争辩可以列出一部几十万字的书来,所谓文学论争,说到底,是不同文学观与创作观之间的竞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向来被认作是文学界欣欣向荣的一种标志,姑且学着这样的模式,给这次网上的掐架冠一个文邹邹的名字——“韩白之争”。 一方的统领人物是:“车手”韩寒,其身后跟随数不胜数的拥趸者,他们将韩寒视作自己的第一偶像,跟随他的文章而在网络上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另一方则显得单薄,当事人白烨在事情发生的一星期内,也就是在3月11日,记者到达北京之后,就彻底消失,关掉手机,没有再公开发表任何言论,挺身出来的圈内人则少之又少。这个问题由一开始的评论作品衍生到现在一方向另一方进行恶毒的人格攻击,这场没有交锋的争论背后隐藏着若干值得深思的问题。 问题之一:到底谁对谁错? 但凡争论总有个对错,现在的格局确实乌烟缭绕。当事人白烨三缄其口,只剩下一方在网上不断发出谩骂攻击,总算这个时候,陆天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明确表示“韩寒毫无道理”。 陆天明在圈内是以敢作敢为出名的,在某些单位明确表示,反腐剧和涉案剧不得在黄金时间播出,许多作者都对这样的题材退避三舍时,他却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创作了反腐题材的涉案作品《高纬度战栗》。 将那份韩寒在自己的blog上发表文章送到陆老师手里,仔细读完,陆天明便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些孩子的确被宠坏了!” 文学之争本是无可厚非,但发展到使用如此肮脏的粗话向对方进行谩骂,就已经超出文学争论的范畴了,就显得非常不正常了。“这哪里是在讨论文学?哪里是对话?分明是一些斧头帮分子在横行霸道嘛。”陆天明的观点是,从争论本身来看,事件已经越过了文学自身的界限。跟文学已经毫无关系了。 记者:陆老师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陆天明:文学争论发展到这一步太不像话,也太不应该!可以说是建 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被冠于“文学论争”的争辩可以列出一部几十万字的书来,所谓文学论争,说到底,是不同文学观与创作观之间的竞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向来被认作是文学界欣欣向荣的一种标志,姑且学着这样的模式,给这次网上的掐架冠一个文邹邹的名字——“韩白之争”。

一方的统领人物是:“车手”韩寒,其身后跟随数不胜数的拥趸者,他们将韩寒视作自己的第一偶像,跟随他的文章而在网络上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另一方则显得单薄,当事人白烨在事情发生的一星期内,也就是在 (陆天明注:这是上海申江导报对韩白之争的一个反应。昨天他们来采访了我。因此,文中有我的几段话。现在还没公开发表。先拿到这儿来,让网友们议议。)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         文职烨 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被冠于“文学论争”的争辩可以列出一部几十万字的书来,所谓文学论争,说到底,是不同文学观与创作观之间的竞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向来被认作是文学界欣欣向荣的一种标志,姑且学着这样的模式,给这次网上的掐架冠一个文邹邹的名字——“韩白之争”。 一方的统领人物是:“车手”韩寒,其身后跟随数不胜数的拥趸者,他们将韩寒视作自己的第一偶像,跟随他的文章而在网络上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另一方则显得单薄,当事人白烨在事情发生的一星期内,也就是在3月11日,记者到达北京之后,就彻底消失,关掉手机,没有再公开发表任何言论,挺身出来的圈内人则少之又少。这个问题由一开始的评论作品衍生到现在一方向另一方进行恶毒的人格攻击,这场没有交锋的争论背后隐藏着若干值得深思的问题。 问题之一:到底谁对谁错? 但凡争论总有个对错,现在的格局确实乌烟缭绕。当事人白烨三缄其口,只剩下一方在网上不断发出谩骂攻击,总算这个时候,陆天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明确表示“韩寒毫无道理”。 陆天明在圈内是以敢作敢为出名的,在某些单位明确表示,反腐剧和涉案剧不得在黄金时间播出,许多作者都对这样的题材退避三舍时,他却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创作了反腐题材的涉案作品《高纬度战栗》。 将那份韩寒在自己的blog上发表文章送到陆老师手里,仔细读完,陆天明便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些孩子的确被宠坏了!” 文学之争本是无可厚非,但发展到使用如此肮脏的粗话向对方进行谩骂,就已经超出文学争论的范畴了,就显得非常不正常了。“这哪里是在讨论文学?哪里是对话?分明是一些斧头帮分子在横行霸道嘛。”陆天明的观点是,从争论本身来看,事件已经越过了文学自身的界限。跟文学已经毫无关系了。 记者:陆老师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陆天明:文学争论发展到这一步太不像话,也太不应该!可以说是建311,记者到达北京之后,就彻底消失,关掉手机,没有再公开发表任何言论,挺身出来的圈内人则少之又少。这个问题由一开始的评论作品衍生到现在一方向另一方进行恶毒的人格攻击,这场没有交锋的争论背后隐藏着若干值得深思的问题。  

(陆天明注:这是上海申江导报对韩白之争的一个反应。昨天他们来采访了我。因此,文中有我的几段话。现在还没公开发表。先拿到这儿来,让网友们议议。)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         文职烨 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被冠于“文学论争”的争辩可以列出一部几十万字的书来,所谓文学论争,说到底,是不同文学观与创作观之间的竞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向来被认作是文学界欣欣向荣的一种标志,姑且学着这样的模式,给这次网上的掐架冠一个文邹邹的名字——“韩白之争”。 一方的统领人物是:“车手”韩寒,其身后跟随数不胜数的拥趸者,他们将韩寒视作自己的第一偶像,跟随他的文章而在网络上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另一方则显得单薄,当事人白烨在事情发生的一星期内,也就是在3月11日,记者到达北京之后,就彻底消失,关掉手机,没有再公开发表任何言论,挺身出来的圈内人则少之又少。这个问题由一开始的评论作品衍生到现在一方向另一方进行恶毒的人格攻击,这场没有交锋的争论背后隐藏着若干值得深思的问题。 问题之一:到底谁对谁错? 但凡争论总有个对错,现在的格局确实乌烟缭绕。当事人白烨三缄其口,只剩下一方在网上不断发出谩骂攻击,总算这个时候,陆天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明确表示“韩寒毫无道理”。 陆天明在圈内是以敢作敢为出名的,在某些单位明确表示,反腐剧和涉案剧不得在黄金时间播出,许多作者都对这样的题材退避三舍时,他却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创作了反腐题材的涉案作品《高纬度战栗》。 将那份韩寒在自己的blog上发表文章送到陆老师手里,仔细读完,陆天明便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些孩子的确被宠坏了!” 文学之争本是无可厚非,但发展到使用如此肮脏的粗话向对方进行谩骂,就已经超出文学争论的范畴了,就显得非常不正常了。“这哪里是在讨论文学?哪里是对话?分明是一些斧头帮分子在横行霸道嘛。”陆天明的观点是,从争论本身来看,事件已经越过了文学自身的界限。跟文学已经毫无关系了。 记者:陆老师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陆天明:文学争论发展到这一步太不像话,也太不应该!可以说是建问题之一:到底谁对谁错?

国近六十年来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的事。这哪还算什么讨论,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帮当年的“红卫兵”拿着皮带在肆无忌惮地对待别人。这完全不是在讨论文学嘛。 记者:很多韩寒的支持者们认为,白烨没有什么权利来批评韩寒,您怎么看? 陆天明:白烨为什么没有权利批评他?白烨是社会公认的文学批评家,批评家不进行批评,还算什么批评家?文学作品一经发表,就应该接受社会公众的检验。我们现在的文学界,缺少的正是肯站出来说真话的批评家。大家一味地跟着市场转、一味地说好话,一味地抹稀泥,才造成一些少不经事的、自以为是“文学天才”的人如此蛮横,如此娇贵,如此地经不起批评。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是天才,也得让人家说三道四,允许别人批评。曹雪芹、鲁迅、托尔斯泰、卡夫卡、陀斯妥也夫斯基……这样举世公认的文学巨匠,还有人在批评和议论,难道自认为是“天才”的这个年轻人,别人就不能评论他一下了?别人评论一下,就得经受如此下流恶毒的谩骂?这种风气如果不制止,这样的“年轻天才”再多十个一百个,中国的文坛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坛?中国的文学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学?!! 记者:我们或许可以乐观一点,韩寒的态度只和他个人有关,不代表这个群体。 陆天明:恐怕不能太乐观。这件事出来之后,不是有很多小孩子跑到白烨的blog上去谩骂么?一直骂到白烨不得不关闭自己的博客。他们的这种做法,总让我想起当年的红卫兵,想起一些黑道上的人欺行霸市。这些小孩子从小生长在一个没有人对他们说“不”的环境里。长此以往,爱怎么干就怎么干,以为自己怎么干都是“天才的做法”那么当他们长大起来的时候,这是很可怕的。如果让我说,白烨先生有一点估计错误,就是还把对方当成文学人来对待了。我的感觉是,现在不是跟他们谈文学的时候,而是应先跟他们谈做人,实际上,现在连谈这个问题都很困难。当然,我不赞同“80后”的这个分法。不要把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人一古脑儿都分在一起,我认为这些孩子正在长大。他们总是要出现分化的,就像我们每一代人一样。事实上他们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相信韩寒自己将来也一定会发生变化的。他会冷静地来看待自己这天的这些做法。就但凡争论总有个对错,现在的格局确实乌烟缭绕。当事人白烨三缄其口,只剩下一方在网上不断发出谩骂攻击,总算这个时候,陆天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明确表示“韩寒毫无道理”。

陆天明在圈内是以敢作敢为出名的,在某些单位明确表示,反腐剧和涉案剧不得在黄金时间播出,许多作者都对这样的题材退避三舍时,他却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创作了反腐题材的涉案作品《高纬度战栗》。

将那份韩寒在自己的blog像当然许多狂热的红卫兵后来都有了变化,都能正常地生活了一样。 记者:看来这是一个挺值得深究的问题。 陆天明:我觉得从这个事件中我们应该总结一点,我们的批评界怎么了?现在缺乏真正好的、发自内心的、出于关怀的文学批评,市场左右了很多,很多作品出来大家都不看,批评家也没有发出自己客观的声音。韩寒的作品,有他独到的地方,有我们这些人写不出的东西。但是单论文字,坦白地说,我认为并不好,最起码也不是那么的好。这也难怪,他也就是十七八岁嘛,又没有读多少书,他所能知道的也就是一个中学校园里的那点事。但世界很大,岂止一个小小的校园就包括在了的?!现在捧他的也就是一些十来岁的孩子,但十来岁是要长大的,是要变化的。如果一本书只能让今天十来岁有孩子喜欢,其实是很局限的事。这一点,等韩寒长大一点,他自己一定也会明白的。他会懂得,一个真正的文学家,一本真正有生命力的文学作品应该是什么样的。但现在,愣就是没有人愿意真诚地向他指出这一点。这种情况,其实也是很病态的。不止发生在韩寒身上。至于怎么办,我认为大家都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待续) 上发表文章送到陆老师手里,仔细读完,陆天明便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些孩子的确被宠坏了!”

国近六十年来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的事。这哪还算什么讨论,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帮当年的“红卫兵”拿着皮带在肆无忌惮地对待别人。这完全不是在讨论文学嘛。 记者:很多韩寒的支持者们认为,白烨没有什么权利来批评韩寒,您怎么看? 陆天明:白烨为什么没有权利批评他?白烨是社会公认的文学批评家,批评家不进行批评,还算什么批评家?文学作品一经发表,就应该接受社会公众的检验。我们现在的文学界,缺少的正是肯站出来说真话的批评家。大家一味地跟着市场转、一味地说好话,一味地抹稀泥,才造成一些少不经事的、自以为是“文学天才”的人如此蛮横,如此娇贵,如此地经不起批评。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是天才,也得让人家说三道四,允许别人批评。曹雪芹、鲁迅、托尔斯泰、卡夫卡、陀斯妥也夫斯基……这样举世公认的文学巨匠,还有人在批评和议论,难道自认为是“天才”的这个年轻人,别人就不能评论他一下了?别人评论一下,就得经受如此下流恶毒的谩骂?这种风气如果不制止,这样的“年轻天才”再多十个一百个,中国的文坛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坛?中国的文学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学?!! 记者:我们或许可以乐观一点,韩寒的态度只和他个人有关,不代表这个群体。 陆天明:恐怕不能太乐观。这件事出来之后,不是有很多小孩子跑到白烨的blog上去谩骂么?一直骂到白烨不得不关闭自己的博客。他们的这种做法,总让我想起当年的红卫兵,想起一些黑道上的人欺行霸市。这些小孩子从小生长在一个没有人对他们说“不”的环境里。长此以往,爱怎么干就怎么干,以为自己怎么干都是“天才的做法”那么当他们长大起来的时候,这是很可怕的。如果让我说,白烨先生有一点估计错误,就是还把对方当成文学人来对待了。我的感觉是,现在不是跟他们谈文学的时候,而是应先跟他们谈做人,实际上,现在连谈这个问题都很困难。当然,我不赞同“80后”的这个分法。不要把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人一古脑儿都分在一起,我认为这些孩子正在长大。他们总是要出现分化的,就像我们每一代人一样。事实上他们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相信韩寒自己将来也一定会发生变化的。他会冷静地来看待自己这天的这些做法。就文学之争本是无可厚非,但发展到使用如此肮脏的粗话向对方进行谩骂,就已经超出文学争论的范畴了,就显得非常不正常了。“这哪里是在讨论文学?哪里是对话?分明是一些斧头帮分子在横行霸道嘛。”陆天明的观点是,从争论本身来看,事件已经越过了文学自身的界限。跟文学已经毫无关系了。 

记者:陆老师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陆天明:文学争论发展到这一步太不像话,也太不应该!可以说是建国近六十年来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的事。这哪还算什么讨论,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帮当年的“红卫兵”拿着皮带在肆无忌惮地对待别人。这完全不是在讨论文学嘛。

国近六十年来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的事。这哪还算什么讨论,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帮当年的“红卫兵”拿着皮带在肆无忌惮地对待别人。这完全不是在讨论文学嘛。 记者:很多韩寒的支持者们认为,白烨没有什么权利来批评韩寒,您怎么看? 陆天明:白烨为什么没有权利批评他?白烨是社会公认的文学批评家,批评家不进行批评,还算什么批评家?文学作品一经发表,就应该接受社会公众的检验。我们现在的文学界,缺少的正是肯站出来说真话的批评家。大家一味地跟着市场转、一味地说好话,一味地抹稀泥,才造成一些少不经事的、自以为是“文学天才”的人如此蛮横,如此娇贵,如此地经不起批评。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是天才,也得让人家说三道四,允许别人批评。曹雪芹、鲁迅、托尔斯泰、卡夫卡、陀斯妥也夫斯基……这样举世公认的文学巨匠,还有人在批评和议论,难道自认为是“天才”的这个年轻人,别人就不能评论他一下了?别人评论一下,就得经受如此下流恶毒的谩骂?这种风气如果不制止,这样的“年轻天才”再多十个一百个,中国的文坛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坛?中国的文学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学?!! 记者:我们或许可以乐观一点,韩寒的态度只和他个人有关,不代表这个群体。 陆天明:恐怕不能太乐观。这件事出来之后,不是有很多小孩子跑到白烨的blog上去谩骂么?一直骂到白烨不得不关闭自己的博客。他们的这种做法,总让我想起当年的红卫兵,想起一些黑道上的人欺行霸市。这些小孩子从小生长在一个没有人对他们说“不”的环境里。长此以往,爱怎么干就怎么干,以为自己怎么干都是“天才的做法”那么当他们长大起来的时候,这是很可怕的。如果让我说,白烨先生有一点估计错误,就是还把对方当成文学人来对待了。我的感觉是,现在不是跟他们谈文学的时候,而是应先跟他们谈做人,实际上,现在连谈这个问题都很困难。当然,我不赞同“80后”的这个分法。不要把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人一古脑儿都分在一起,我认为这些孩子正在长大。他们总是要出现分化的,就像我们每一代人一样。事实上他们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相信韩寒自己将来也一定会发生变化的。他会冷静地来看待自己这天的这些做法。就

记者:很多韩寒的支持者们认为,白烨没有什么权利来批评韩寒,您怎么看?

陆天明:白烨为什么没有权利批评他?白烨是社会公认的文学批评家,批评家不进行批评,还算什么批评家?文学作品一经发表,就应该接受社会公众的检验。我们现在的文学界,缺少的正是肯站出来说真话的批评家。大家一味地跟着市场转、一味地说好话,一味地抹稀泥,才造成一些少不经事的、自以为是“文学天才”的人如此蛮横,如此娇贵,如此地经不起批评。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是天才,也得让人家说三道四,允许别人批评。曹雪芹、鲁迅、托尔斯泰、卡夫卡、陀斯妥也夫斯基……这样举世公认的文学巨匠,还有人在批评和议论,难道自认为是“天才”的这个年轻人,别人就不能评论他一下了?别人评论一下,就得经受如此下流恶毒的谩骂?这种风气如果不制止,这样的“年轻天才”再多十个一百个,中国的文坛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坛?中国的文学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学?!!

记者:我们或许可以乐观一点,韩寒的态度只和他个人有关,不代表这个群体。

(陆天明注:这是上海申江导报对韩白之争的一个反应。昨天他们来采访了我。因此,文中有我的几段话。现在还没公开发表。先拿到这儿来,让网友们议议。)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         文职烨 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被冠于“文学论争”的争辩可以列出一部几十万字的书来,所谓文学论争,说到底,是不同文学观与创作观之间的竞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向来被认作是文学界欣欣向荣的一种标志,姑且学着这样的模式,给这次网上的掐架冠一个文邹邹的名字——“韩白之争”。 一方的统领人物是:“车手”韩寒,其身后跟随数不胜数的拥趸者,他们将韩寒视作自己的第一偶像,跟随他的文章而在网络上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另一方则显得单薄,当事人白烨在事情发生的一星期内,也就是在3月11日,记者到达北京之后,就彻底消失,关掉手机,没有再公开发表任何言论,挺身出来的圈内人则少之又少。这个问题由一开始的评论作品衍生到现在一方向另一方进行恶毒的人格攻击,这场没有交锋的争论背后隐藏着若干值得深思的问题。 问题之一:到底谁对谁错? 但凡争论总有个对错,现在的格局确实乌烟缭绕。当事人白烨三缄其口,只剩下一方在网上不断发出谩骂攻击,总算这个时候,陆天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明确表示“韩寒毫无道理”。 陆天明在圈内是以敢作敢为出名的,在某些单位明确表示,反腐剧和涉案剧不得在黄金时间播出,许多作者都对这样的题材退避三舍时,他却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创作了反腐题材的涉案作品《高纬度战栗》。 将那份韩寒在自己的blog上发表文章送到陆老师手里,仔细读完,陆天明便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些孩子的确被宠坏了!” 文学之争本是无可厚非,但发展到使用如此肮脏的粗话向对方进行谩骂,就已经超出文学争论的范畴了,就显得非常不正常了。“这哪里是在讨论文学?哪里是对话?分明是一些斧头帮分子在横行霸道嘛。”陆天明的观点是,从争论本身来看,事件已经越过了文学自身的界限。跟文学已经毫无关系了。 记者:陆老师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陆天明:文学争论发展到这一步太不像话,也太不应该!可以说是建

陆天明:恐怕不能太乐观。这件事出来之后,不是有很多小孩子跑到白烨的blog上去谩骂么?一直骂到白烨不得不关闭自己的博客。他们的这种做法,总让我想起当年的红卫兵,想起一些黑道上的人欺行霸市。这些小孩子从小生长在一个没有人对他们说“不”的环境里。长此以往,爱怎么干就怎么干,以为自己怎么干都是“天才的做法”那么当他们长大起来的时候,这是很可怕的。如果让我说,白烨先生有一点估计错误,就是还把对方当成文学人来对待了。我的感觉是,现在不是跟他们谈文学的时候,而是应先跟他们谈做人,实际上,现在连谈这个问题都很困难。当然,我不赞同“ (陆天明注:这是上海申江导报对韩白之争的一个反应。昨天他们来采访了我。因此,文中有我的几段话。现在还没公开发表。先拿到这儿来,让网友们议议。)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         文职烨 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被冠于“文学论争”的争辩可以列出一部几十万字的书来,所谓文学论争,说到底,是不同文学观与创作观之间的竞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向来被认作是文学界欣欣向荣的一种标志,姑且学着这样的模式,给这次网上的掐架冠一个文邹邹的名字——“韩白之争”。 一方的统领人物是:“车手”韩寒,其身后跟随数不胜数的拥趸者,他们将韩寒视作自己的第一偶像,跟随他的文章而在网络上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另一方则显得单薄,当事人白烨在事情发生的一星期内,也就是在3月11日,记者到达北京之后,就彻底消失,关掉手机,没有再公开发表任何言论,挺身出来的圈内人则少之又少。这个问题由一开始的评论作品衍生到现在一方向另一方进行恶毒的人格攻击,这场没有交锋的争论背后隐藏着若干值得深思的问题。 问题之一:到底谁对谁错? 但凡争论总有个对错,现在的格局确实乌烟缭绕。当事人白烨三缄其口,只剩下一方在网上不断发出谩骂攻击,总算这个时候,陆天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明确表示“韩寒毫无道理”。 陆天明在圈内是以敢作敢为出名的,在某些单位明确表示,反腐剧和涉案剧不得在黄金时间播出,许多作者都对这样的题材退避三舍时,他却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创作了反腐题材的涉案作品《高纬度战栗》。 将那份韩寒在自己的blog上发表文章送到陆老师手里,仔细读完,陆天明便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些孩子的确被宠坏了!” 文学之争本是无可厚非,但发展到使用如此肮脏的粗话向对方进行谩骂,就已经超出文学争论的范畴了,就显得非常不正常了。“这哪里是在讨论文学?哪里是对话?分明是一些斧头帮分子在横行霸道嘛。”陆天明的观点是,从争论本身来看,事件已经越过了文学自身的界限。跟文学已经毫无关系了。 记者:陆老师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陆天明:文学争论发展到这一步太不像话,也太不应该!可以说是建80后”的这个分法。不要把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人一古脑儿都分在一起,我认为这些孩子正在长大。他们总是要出现分化的,就像我们每一代人一样。事实上他们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相信韩寒自己将来也一定会发生变化的。他会冷静地来看待自己这天的这些做法。就像当然许多狂热的红卫兵后来都有了变化,都能正常地生活了一样。

国近六十年来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的事。这哪还算什么讨论,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帮当年的“红卫兵”拿着皮带在肆无忌惮地对待别人。这完全不是在讨论文学嘛。 记者:很多韩寒的支持者们认为,白烨没有什么权利来批评韩寒,您怎么看? 陆天明:白烨为什么没有权利批评他?白烨是社会公认的文学批评家,批评家不进行批评,还算什么批评家?文学作品一经发表,就应该接受社会公众的检验。我们现在的文学界,缺少的正是肯站出来说真话的批评家。大家一味地跟着市场转、一味地说好话,一味地抹稀泥,才造成一些少不经事的、自以为是“文学天才”的人如此蛮横,如此娇贵,如此地经不起批评。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是天才,也得让人家说三道四,允许别人批评。曹雪芹、鲁迅、托尔斯泰、卡夫卡、陀斯妥也夫斯基……这样举世公认的文学巨匠,还有人在批评和议论,难道自认为是“天才”的这个年轻人,别人就不能评论他一下了?别人评论一下,就得经受如此下流恶毒的谩骂?这种风气如果不制止,这样的“年轻天才”再多十个一百个,中国的文坛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坛?中国的文学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学?!! 记者:我们或许可以乐观一点,韩寒的态度只和他个人有关,不代表这个群体。 陆天明:恐怕不能太乐观。这件事出来之后,不是有很多小孩子跑到白烨的blog上去谩骂么?一直骂到白烨不得不关闭自己的博客。他们的这种做法,总让我想起当年的红卫兵,想起一些黑道上的人欺行霸市。这些小孩子从小生长在一个没有人对他们说“不”的环境里。长此以往,爱怎么干就怎么干,以为自己怎么干都是“天才的做法”那么当他们长大起来的时候,这是很可怕的。如果让我说,白烨先生有一点估计错误,就是还把对方当成文学人来对待了。我的感觉是,现在不是跟他们谈文学的时候,而是应先跟他们谈做人,实际上,现在连谈这个问题都很困难。当然,我不赞同“80后”的这个分法。不要把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人一古脑儿都分在一起,我认为这些孩子正在长大。他们总是要出现分化的,就像我们每一代人一样。事实上他们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相信韩寒自己将来也一定会发生变化的。他会冷静地来看待自己这天的这些做法。就

记者:看来这是一个挺值得深究的问题。

陆天明:我觉得从这个事件中我们应该总结一点,我们的批评界怎么了?现在缺乏真正好的、发自内心的、出于关怀的文学批评,市场左右了很多,很多作品出来大家都不看,批评家也没有发出自己客观的声音。韩寒的作品,有他独到的地方,有我们这些人写不出的东西。但是单论文字,坦白地说,我认为并不好,最起码也不是那么的好。这也难怪,他也就是十七八岁嘛,又没有读多少书,他所能知道的也就是一个中学校园里的那点事。但世界很大,岂止一个小小的校园就包括在了的?!现在捧他的也就是一些十来岁的孩子,但十来岁是要长大的,是要变化的。如果一本书只能让今天十来岁有孩子喜欢,其实是很局限的事。这一点,等韩寒长大一点,他自己一定也会明白的。他会懂得,一个真正的文学家,一本真正有生命力的文学作品应该是什么样的。但现在,愣就是没有人愿意真诚地向他指出这一点。这种情况,其实也是很病态的。不止发生在韩寒身上。至于怎么办,我认为大家都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陆天明注:这是上海申江导报对韩白之争的一个反应。昨天他们来采访了我。因此,文中有我的几段话。现在还没公开发表。先拿到这儿来,让网友们议议。)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         文职烨 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被冠于“文学论争”的争辩可以列出一部几十万字的书来,所谓文学论争,说到底,是不同文学观与创作观之间的竞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向来被认作是文学界欣欣向荣的一种标志,姑且学着这样的模式,给这次网上的掐架冠一个文邹邹的名字——“韩白之争”。 一方的统领人物是:“车手”韩寒,其身后跟随数不胜数的拥趸者,他们将韩寒视作自己的第一偶像,跟随他的文章而在网络上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另一方则显得单薄,当事人白烨在事情发生的一星期内,也就是在3月11日,记者到达北京之后,就彻底消失,关掉手机,没有再公开发表任何言论,挺身出来的圈内人则少之又少。这个问题由一开始的评论作品衍生到现在一方向另一方进行恶毒的人格攻击,这场没有交锋的争论背后隐藏着若干值得深思的问题。 问题之一:到底谁对谁错? 但凡争论总有个对错,现在的格局确实乌烟缭绕。当事人白烨三缄其口,只剩下一方在网上不断发出谩骂攻击,总算这个时候,陆天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明确表示“韩寒毫无道理”。 陆天明在圈内是以敢作敢为出名的,在某些单位明确表示,反腐剧和涉案剧不得在黄金时间播出,许多作者都对这样的题材退避三舍时,他却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创作了反腐题材的涉案作品《高纬度战栗》。 将那份韩寒在自己的blog上发表文章送到陆老师手里,仔细读完,陆天明便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些孩子的确被宠坏了!” 文学之争本是无可厚非,但发展到使用如此肮脏的粗话向对方进行谩骂,就已经超出文学争论的范畴了,就显得非常不正常了。“这哪里是在讨论文学?哪里是对话?分明是一些斧头帮分子在横行霸道嘛。”陆天明的观点是,从争论本身来看,事件已经越过了文学自身的界限。跟文学已经毫无关系了。 记者:陆老师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陆天明:文学争论发展到这一步太不像话,也太不应该!可以说是建 

国近六十年来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的事。这哪还算什么讨论,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帮当年的“红卫兵”拿着皮带在肆无忌惮地对待别人。这完全不是在讨论文学嘛。 记者:很多韩寒的支持者们认为,白烨没有什么权利来批评韩寒,您怎么看? 陆天明:白烨为什么没有权利批评他?白烨是社会公认的文学批评家,批评家不进行批评,还算什么批评家?文学作品一经发表,就应该接受社会公众的检验。我们现在的文学界,缺少的正是肯站出来说真话的批评家。大家一味地跟着市场转、一味地说好话,一味地抹稀泥,才造成一些少不经事的、自以为是“文学天才”的人如此蛮横,如此娇贵,如此地经不起批评。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是天才,也得让人家说三道四,允许别人批评。曹雪芹、鲁迅、托尔斯泰、卡夫卡、陀斯妥也夫斯基……这样举世公认的文学巨匠,还有人在批评和议论,难道自认为是“天才”的这个年轻人,别人就不能评论他一下了?别人评论一下,就得经受如此下流恶毒的谩骂?这种风气如果不制止,这样的“年轻天才”再多十个一百个,中国的文坛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坛?中国的文学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学?!! 记者:我们或许可以乐观一点,韩寒的态度只和他个人有关,不代表这个群体。 陆天明:恐怕不能太乐观。这件事出来之后,不是有很多小孩子跑到白烨的blog上去谩骂么?一直骂到白烨不得不关闭自己的博客。他们的这种做法,总让我想起当年的红卫兵,想起一些黑道上的人欺行霸市。这些小孩子从小生长在一个没有人对他们说“不”的环境里。长此以往,爱怎么干就怎么干,以为自己怎么干都是“天才的做法”那么当他们长大起来的时候,这是很可怕的。如果让我说,白烨先生有一点估计错误,就是还把对方当成文学人来对待了。我的感觉是,现在不是跟他们谈文学的时候,而是应先跟他们谈做人,实际上,现在连谈这个问题都很困难。当然,我不赞同“80后”的这个分法。不要把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人一古脑儿都分在一起,我认为这些孩子正在长大。他们总是要出现分化的,就像我们每一代人一样。事实上他们也是各种各样的。我相信韩寒自己将来也一定会发生变化的。他会冷静地来看待自己这天的这些做法。就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