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韩白之争背后的若干问题之二  

2006-03-13 16: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上篇) 问题之二:白烨的批评家地位该不该受到质疑? 白烨,1952年生人。1975年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在本校留校任教,197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助理,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学年鉴》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兼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文学理论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 针对这样一个在文学批评批评界的权威人士,韩寒在他的博客上抛出了三点质疑:一,白烨曾经策划过一个叫贝拉的女生写的《911生死婚礼》的书,该书很不文学,却被白烨表扬了一番;二,去年春天文学奖白烨担任终审评委,却将自己策划出版书的作者最后评为获奖者;三,白烨曾经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过对于蔡小飞的看法:“这个人我知道,写过一两本书,拿过一两次奖”,而后来证实蔡小飞这个人物根本就不存在于真实世界。 此文一经发布,就立即得到了所有拥趸者的欢呼,他们跑到白烨的博客上谩骂,公开抨击白烨的职业道德,甚至发出这样的言论:“滚吧你,别再说话啦!” 而此时,白烨已经不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记者连线采访了王晓玉作家,请她就这个问题谈谈看法。 王:怎么像文化大革命时候的红小兵?这种做法非常恶劣!白烨不过批评你韩寒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你就这样恶狠狠搜罗证据,一二三四列出来,我们从前文革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允许别人说话,当时整死了很多人。 记者:您认为他们所说的事 (接上篇)

问题之二:白烨的批评家地位该不该受到质疑?

白烨,1952年生人。1975年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在本校留校任教,,我不喜欢。 韩寒:我的写作可以说是中国难得的纯文学,写我所想,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也从不假惺惺叫帮人开个研讨会之类。新书也更无任何发布会,卖得好,是因为写得好。 问题四:冲突的背后是什么? 当初韩寒们从新概念走出时,赵长天等一批作家是很欣慰的,他们看到一些新鲜的东西,一些20不到的青年人在文字中表现出来的一种灵动、清新的东西。 当这批青年写手的书越卖越好,占据了整个主流消费市场,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断被捧为“青年作家”、“新生代作家”,而他们之后的小读者们误以为这就是阅读的全部了,白烨们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企图评论些什么,却被小读者们当场驳回,认为“神圣的偶像”地位受到了质疑。 原本的一个正常范围的讨论被完全错开,继而引发毫无道理的谩骂,这些年轻人所表现出的一种基本态度,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197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助理,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学年鉴》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兼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文学理论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

是不是真的呢? 王:白烨现在没说话,所以我不相信。白烨是一个评论家,这是肯定的。他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搭理这个事儿,但不说话并不代表默认,人家难道不能有姿态么?你们一叫嚣,他就一定得出来搭理么?可笑!我鄙视韩寒们的做法,人家不过是说你的文章写的不好,说了怎么了?说不得了么?别说你文章写得不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就不能说么?值得你就这样肆无忌惮歇斯底里么?现在白烨没说话,媒体把一方的观点这样刊登出来,就等于是帮助“做实”罪名,都还没有考证过这个事实,这对白烨来说是不公平的。 问题之三:“80后”到底写得好不好? 其实争论的起因是这点。白说韩寒写得不好,于是他怒了,就扯出了下面的这些问题。韩寒们写得好还是不好?这个问题在80后们成名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处于被回避的状态。记者采访了一些作家,他们或含蓄或直白得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李敬泽(《人民文学》副总编):说实话,写得不好。曾经有一个记者问我,郭敬明、张悦然、韩寒作为一个文学现象,给文坛注入了什么?我说,他们不是文学现象,只能算作文化现象,他们没有给文坛注入什么。 陆天明:看得不多,看过的一些,不好。 赵长天(《萌芽》杂志总编,新概念大赛发起者,作家):他们的文字有一些新鲜的东西,内容跟青年人很贴近,但离“好的作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王晓玉:80后作品的内容,使很多同龄者产生了共鸣,在这点上说,是有意义的,但要说文学性,不高。 陈村(作家):我不喜欢读这些作品,就像我不喜欢读金庸的小说一样。这个内容 针对这样一个在文学批评批评界的权威人士,韩寒在他的博客上抛出了三点质疑:一,白烨曾经策划过一个叫贝拉的女生写的《911生死婚礼》的书,该书很不文学,却被白烨表扬了一番;二,去年春天文学奖白烨担任终审评委,却将自己策划出版书的作者最后评为获奖者;三,白烨曾经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过对于蔡小飞的看法:“这个人我知道,写过一两本书,拿过一两次奖”,而后来证实蔡小飞这个人物根本就不存在于真实世界。

此文一经发布,就立即得到了所有拥趸者的欢呼,他们跑到白烨的博客上谩骂,公开抨击白烨的职业道德,甚至发出这样的言论:“滚吧你,别再说话啦!”

,我不喜欢。 韩寒:我的写作可以说是中国难得的纯文学,写我所想,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也从不假惺惺叫帮人开个研讨会之类。新书也更无任何发布会,卖得好,是因为写得好。 问题四:冲突的背后是什么? 当初韩寒们从新概念走出时,赵长天等一批作家是很欣慰的,他们看到一些新鲜的东西,一些20不到的青年人在文字中表现出来的一种灵动、清新的东西。 当这批青年写手的书越卖越好,占据了整个主流消费市场,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断被捧为“青年作家”、“新生代作家”,而他们之后的小读者们误以为这就是阅读的全部了,白烨们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企图评论些什么,却被小读者们当场驳回,认为“神圣的偶像”地位受到了质疑。 原本的一个正常范围的讨论被完全错开,继而引发毫无道理的谩骂,这些年轻人所表现出的一种基本态度,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而此时,白烨已经不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记者连线采访了王晓玉作家,请她就这个问题谈谈看法。

(接上篇) 问题之二:白烨的批评家地位该不该受到质疑? 白烨,1952年生人。1975年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在本校留校任教,197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助理,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学年鉴》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兼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文学理论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 针对这样一个在文学批评批评界的权威人士,韩寒在他的博客上抛出了三点质疑:一,白烨曾经策划过一个叫贝拉的女生写的《911生死婚礼》的书,该书很不文学,却被白烨表扬了一番;二,去年春天文学奖白烨担任终审评委,却将自己策划出版书的作者最后评为获奖者;三,白烨曾经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过对于蔡小飞的看法:“这个人我知道,写过一两本书,拿过一两次奖”,而后来证实蔡小飞这个人物根本就不存在于真实世界。 此文一经发布,就立即得到了所有拥趸者的欢呼,他们跑到白烨的博客上谩骂,公开抨击白烨的职业道德,甚至发出这样的言论:“滚吧你,别再说话啦!” 而此时,白烨已经不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记者连线采访了王晓玉作家,请她就这个问题谈谈看法。 王:怎么像文化大革命时候的红小兵?这种做法非常恶劣!白烨不过批评你韩寒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你就这样恶狠狠搜罗证据,一二三四列出来,我们从前文革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允许别人说话,当时整死了很多人。 记者:您认为他们所说的事 王:怎么像文化大革命时候的红小兵?这种做法非常恶劣!白烨不过批评你韩寒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你就这样恶狠狠搜罗证据,一二三四列出来,我们从前文革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允许别人说话,当时整死了很多人。

记者:您认为他们所说的事是不是真的呢?

(接上篇) 问题之二:白烨的批评家地位该不该受到质疑? 白烨,1952年生人。1975年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在本校留校任教,197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助理,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学年鉴》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兼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文学理论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 针对这样一个在文学批评批评界的权威人士,韩寒在他的博客上抛出了三点质疑:一,白烨曾经策划过一个叫贝拉的女生写的《911生死婚礼》的书,该书很不文学,却被白烨表扬了一番;二,去年春天文学奖白烨担任终审评委,却将自己策划出版书的作者最后评为获奖者;三,白烨曾经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过对于蔡小飞的看法:“这个人我知道,写过一两本书,拿过一两次奖”,而后来证实蔡小飞这个人物根本就不存在于真实世界。 此文一经发布,就立即得到了所有拥趸者的欢呼,他们跑到白烨的博客上谩骂,公开抨击白烨的职业道德,甚至发出这样的言论:“滚吧你,别再说话啦!” 而此时,白烨已经不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记者连线采访了王晓玉作家,请她就这个问题谈谈看法。 王:怎么像文化大革命时候的红小兵?这种做法非常恶劣!白烨不过批评你韩寒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你就这样恶狠狠搜罗证据,一二三四列出来,我们从前文革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允许别人说话,当时整死了很多人。 记者:您认为他们所说的事 王:白烨现在没说话,所以我不相信。白烨是一个评论家,这是肯定的。他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搭理这个事儿,但不说话并不代表默认,人家难道不能有姿态么?你们一叫嚣,他就一定得出来搭理么?可笑!我鄙视韩寒们的做法,人家不过是说你的文章写的不好,说了怎么了?说不得了么?别说你文章写得不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就不能说么?值得你就这样肆无忌惮歇斯底里么?现在白烨没说话,媒体把一方的观点这样刊登出来,就等于是帮助“做实”罪名,都还没有考证过这个事实,这对白烨来说是不公平的。

 

是不是真的呢? 王:白烨现在没说话,所以我不相信。白烨是一个评论家,这是肯定的。他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搭理这个事儿,但不说话并不代表默认,人家难道不能有姿态么?你们一叫嚣,他就一定得出来搭理么?可笑!我鄙视韩寒们的做法,人家不过是说你的文章写的不好,说了怎么了?说不得了么?别说你文章写得不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就不能说么?值得你就这样肆无忌惮歇斯底里么?现在白烨没说话,媒体把一方的观点这样刊登出来,就等于是帮助“做实”罪名,都还没有考证过这个事实,这对白烨来说是不公平的。 问题之三:“80后”到底写得好不好? 其实争论的起因是这点。白说韩寒写得不好,于是他怒了,就扯出了下面的这些问题。韩寒们写得好还是不好?这个问题在80后们成名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处于被回避的状态。记者采访了一些作家,他们或含蓄或直白得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李敬泽(《人民文学》副总编):说实话,写得不好。曾经有一个记者问我,郭敬明、张悦然、韩寒作为一个文学现象,给文坛注入了什么?我说,他们不是文学现象,只能算作文化现象,他们没有给文坛注入什么。 陆天明:看得不多,看过的一些,不好。 赵长天(《萌芽》杂志总编,新概念大赛发起者,作家):他们的文字有一些新鲜的东西,内容跟青年人很贴近,但离“好的作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王晓玉:80后作品的内容,使很多同龄者产生了共鸣,在这点上说,是有意义的,但要说文学性,不高。 陈村(作家):我不喜欢读这些作品,就像我不喜欢读金庸的小说一样。这个内容 问题之三:“是不是真的呢? 王:白烨现在没说话,所以我不相信。白烨是一个评论家,这是肯定的。他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搭理这个事儿,但不说话并不代表默认,人家难道不能有姿态么?你们一叫嚣,他就一定得出来搭理么?可笑!我鄙视韩寒们的做法,人家不过是说你的文章写的不好,说了怎么了?说不得了么?别说你文章写得不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就不能说么?值得你就这样肆无忌惮歇斯底里么?现在白烨没说话,媒体把一方的观点这样刊登出来,就等于是帮助“做实”罪名,都还没有考证过这个事实,这对白烨来说是不公平的。 问题之三:“80后”到底写得好不好? 其实争论的起因是这点。白说韩寒写得不好,于是他怒了,就扯出了下面的这些问题。韩寒们写得好还是不好?这个问题在80后们成名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处于被回避的状态。记者采访了一些作家,他们或含蓄或直白得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李敬泽(《人民文学》副总编):说实话,写得不好。曾经有一个记者问我,郭敬明、张悦然、韩寒作为一个文学现象,给文坛注入了什么?我说,他们不是文学现象,只能算作文化现象,他们没有给文坛注入什么。 陆天明:看得不多,看过的一些,不好。 赵长天(《萌芽》杂志总编,新概念大赛发起者,作家):他们的文字有一些新鲜的东西,内容跟青年人很贴近,但离“好的作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王晓玉:80后作品的内容,使很多同龄者产生了共鸣,在这点上说,是有意义的,但要说文学性,不高。 陈村(作家):我不喜欢读这些作品,就像我不喜欢读金庸的小说一样。这个内容80后”到底写得好不好?

其实争论的起因是这点。白说韩寒写得不好,于是他怒了,就扯出了下面的这些问题。韩寒们写得好还是不好?这个问题在(接上篇) 问题之二:白烨的批评家地位该不该受到质疑? 白烨,1952年生人。1975年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在本校留校任教,197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助理,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学年鉴》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兼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文学理论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 针对这样一个在文学批评批评界的权威人士,韩寒在他的博客上抛出了三点质疑:一,白烨曾经策划过一个叫贝拉的女生写的《911生死婚礼》的书,该书很不文学,却被白烨表扬了一番;二,去年春天文学奖白烨担任终审评委,却将自己策划出版书的作者最后评为获奖者;三,白烨曾经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过对于蔡小飞的看法:“这个人我知道,写过一两本书,拿过一两次奖”,而后来证实蔡小飞这个人物根本就不存在于真实世界。 此文一经发布,就立即得到了所有拥趸者的欢呼,他们跑到白烨的博客上谩骂,公开抨击白烨的职业道德,甚至发出这样的言论:“滚吧你,别再说话啦!” 而此时,白烨已经不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记者连线采访了王晓玉作家,请她就这个问题谈谈看法。 王:怎么像文化大革命时候的红小兵?这种做法非常恶劣!白烨不过批评你韩寒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你就这样恶狠狠搜罗证据,一二三四列出来,我们从前文革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允许别人说话,当时整死了很多人。 记者:您认为他们所说的事80后们成名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处于被回避的状态。记者采访了一些作家,他们或含蓄或直白得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李敬泽(《人民文学》副总编):说实话,写得不好。曾经有一个记者问我,郭敬明、张悦然、韩寒作为一个文学现象,给文坛注入了什么?我说,他们不是文学现象,只能算作文化现象,他们没有给文坛注入什么。

,我不喜欢。 韩寒:我的写作可以说是中国难得的纯文学,写我所想,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也从不假惺惺叫帮人开个研讨会之类。新书也更无任何发布会,卖得好,是因为写得好。 问题四:冲突的背后是什么? 当初韩寒们从新概念走出时,赵长天等一批作家是很欣慰的,他们看到一些新鲜的东西,一些20不到的青年人在文字中表现出来的一种灵动、清新的东西。 当这批青年写手的书越卖越好,占据了整个主流消费市场,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断被捧为“青年作家”、“新生代作家”,而他们之后的小读者们误以为这就是阅读的全部了,白烨们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企图评论些什么,却被小读者们当场驳回,认为“神圣的偶像”地位受到了质疑。 原本的一个正常范围的讨论被完全错开,继而引发毫无道理的谩骂,这些年轻人所表现出的一种基本态度,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陆天明:看得不多,看过的一些,不好。

赵长天(《萌芽》杂志总编,新概念大赛发起者,作家):他们的文字有一些新鲜的东西,内容跟青年人很贴近,但离“好的作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接上篇) 问题之二:白烨的批评家地位该不该受到质疑? 白烨,1952年生人。1975年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在本校留校任教,197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助理,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学年鉴》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兼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文学理论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 针对这样一个在文学批评批评界的权威人士,韩寒在他的博客上抛出了三点质疑:一,白烨曾经策划过一个叫贝拉的女生写的《911生死婚礼》的书,该书很不文学,却被白烨表扬了一番;二,去年春天文学奖白烨担任终审评委,却将自己策划出版书的作者最后评为获奖者;三,白烨曾经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过对于蔡小飞的看法:“这个人我知道,写过一两本书,拿过一两次奖”,而后来证实蔡小飞这个人物根本就不存在于真实世界。 此文一经发布,就立即得到了所有拥趸者的欢呼,他们跑到白烨的博客上谩骂,公开抨击白烨的职业道德,甚至发出这样的言论:“滚吧你,别再说话啦!” 而此时,白烨已经不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记者连线采访了王晓玉作家,请她就这个问题谈谈看法。 王:怎么像文化大革命时候的红小兵?这种做法非常恶劣!白烨不过批评你韩寒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你就这样恶狠狠搜罗证据,一二三四列出来,我们从前文革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允许别人说话,当时整死了很多人。 记者:您认为他们所说的事 王晓玉:,我不喜欢。 韩寒:我的写作可以说是中国难得的纯文学,写我所想,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也从不假惺惺叫帮人开个研讨会之类。新书也更无任何发布会,卖得好,是因为写得好。 问题四:冲突的背后是什么? 当初韩寒们从新概念走出时,赵长天等一批作家是很欣慰的,他们看到一些新鲜的东西,一些20不到的青年人在文字中表现出来的一种灵动、清新的东西。 当这批青年写手的书越卖越好,占据了整个主流消费市场,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断被捧为“青年作家”、“新生代作家”,而他们之后的小读者们误以为这就是阅读的全部了,白烨们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企图评论些什么,却被小读者们当场驳回,认为“神圣的偶像”地位受到了质疑。 原本的一个正常范围的讨论被完全错开,继而引发毫无道理的谩骂,这些年轻人所表现出的一种基本态度,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80后作品的内容,使很多同龄者产生了共鸣,在这点上说,是有意义的,但要说文学性,不高。

陈村(作家):我不喜欢读这些作品,就像我不喜欢读金庸的小说一样。这个内容,我不喜欢。

韩寒:我的写作可以说是中国难得的纯文学,写我所想,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也从不假惺惺叫帮人开个研讨会之类。新书也更无任何发布会,卖得好,是因为写得好。

是不是真的呢? 王:白烨现在没说话,所以我不相信。白烨是一个评论家,这是肯定的。他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搭理这个事儿,但不说话并不代表默认,人家难道不能有姿态么?你们一叫嚣,他就一定得出来搭理么?可笑!我鄙视韩寒们的做法,人家不过是说你的文章写的不好,说了怎么了?说不得了么?别说你文章写得不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就不能说么?值得你就这样肆无忌惮歇斯底里么?现在白烨没说话,媒体把一方的观点这样刊登出来,就等于是帮助“做实”罪名,都还没有考证过这个事实,这对白烨来说是不公平的。 问题之三:“80后”到底写得好不好? 其实争论的起因是这点。白说韩寒写得不好,于是他怒了,就扯出了下面的这些问题。韩寒们写得好还是不好?这个问题在80后们成名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处于被回避的状态。记者采访了一些作家,他们或含蓄或直白得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李敬泽(《人民文学》副总编):说实话,写得不好。曾经有一个记者问我,郭敬明、张悦然、韩寒作为一个文学现象,给文坛注入了什么?我说,他们不是文学现象,只能算作文化现象,他们没有给文坛注入什么。 陆天明:看得不多,看过的一些,不好。 赵长天(《萌芽》杂志总编,新概念大赛发起者,作家):他们的文字有一些新鲜的东西,内容跟青年人很贴近,但离“好的作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王晓玉:80后作品的内容,使很多同龄者产生了共鸣,在这点上说,是有意义的,但要说文学性,不高。 陈村(作家):我不喜欢读这些作品,就像我不喜欢读金庸的小说一样。这个内容 

是不是真的呢? 王:白烨现在没说话,所以我不相信。白烨是一个评论家,这是肯定的。他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搭理这个事儿,但不说话并不代表默认,人家难道不能有姿态么?你们一叫嚣,他就一定得出来搭理么?可笑!我鄙视韩寒们的做法,人家不过是说你的文章写的不好,说了怎么了?说不得了么?别说你文章写得不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就不能说么?值得你就这样肆无忌惮歇斯底里么?现在白烨没说话,媒体把一方的观点这样刊登出来,就等于是帮助“做实”罪名,都还没有考证过这个事实,这对白烨来说是不公平的。 问题之三:“80后”到底写得好不好? 其实争论的起因是这点。白说韩寒写得不好,于是他怒了,就扯出了下面的这些问题。韩寒们写得好还是不好?这个问题在80后们成名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处于被回避的状态。记者采访了一些作家,他们或含蓄或直白得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李敬泽(《人民文学》副总编):说实话,写得不好。曾经有一个记者问我,郭敬明、张悦然、韩寒作为一个文学现象,给文坛注入了什么?我说,他们不是文学现象,只能算作文化现象,他们没有给文坛注入什么。 陆天明:看得不多,看过的一些,不好。 赵长天(《萌芽》杂志总编,新概念大赛发起者,作家):他们的文字有一些新鲜的东西,内容跟青年人很贴近,但离“好的作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王晓玉:80后作品的内容,使很多同龄者产生了共鸣,在这点上说,是有意义的,但要说文学性,不高。 陈村(作家):我不喜欢读这些作品,就像我不喜欢读金庸的小说一样。这个内容 问题四:冲突的背后是什么?

是不是真的呢? 王:白烨现在没说话,所以我不相信。白烨是一个评论家,这是肯定的。他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搭理这个事儿,但不说话并不代表默认,人家难道不能有姿态么?你们一叫嚣,他就一定得出来搭理么?可笑!我鄙视韩寒们的做法,人家不过是说你的文章写的不好,说了怎么了?说不得了么?别说你文章写得不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就不能说么?值得你就这样肆无忌惮歇斯底里么?现在白烨没说话,媒体把一方的观点这样刊登出来,就等于是帮助“做实”罪名,都还没有考证过这个事实,这对白烨来说是不公平的。 问题之三:“80后”到底写得好不好? 其实争论的起因是这点。白说韩寒写得不好,于是他怒了,就扯出了下面的这些问题。韩寒们写得好还是不好?这个问题在80后们成名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处于被回避的状态。记者采访了一些作家,他们或含蓄或直白得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李敬泽(《人民文学》副总编):说实话,写得不好。曾经有一个记者问我,郭敬明、张悦然、韩寒作为一个文学现象,给文坛注入了什么?我说,他们不是文学现象,只能算作文化现象,他们没有给文坛注入什么。 陆天明:看得不多,看过的一些,不好。 赵长天(《萌芽》杂志总编,新概念大赛发起者,作家):他们的文字有一些新鲜的东西,内容跟青年人很贴近,但离“好的作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王晓玉:80后作品的内容,使很多同龄者产生了共鸣,在这点上说,是有意义的,但要说文学性,不高。 陈村(作家):我不喜欢读这些作品,就像我不喜欢读金庸的小说一样。这个内容 当初韩寒们从新概念走出时,赵长天等一批作家是很欣慰的,他们看到一些新鲜的东西,一些20不到的青年人在文字中表现出来的一种灵动、清新的东西。

(接上篇) 问题之二:白烨的批评家地位该不该受到质疑? 白烨,1952年生人。1975年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在本校留校任教,197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助理,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学年鉴》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兼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文学理论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 针对这样一个在文学批评批评界的权威人士,韩寒在他的博客上抛出了三点质疑:一,白烨曾经策划过一个叫贝拉的女生写的《911生死婚礼》的书,该书很不文学,却被白烨表扬了一番;二,去年春天文学奖白烨担任终审评委,却将自己策划出版书的作者最后评为获奖者;三,白烨曾经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过对于蔡小飞的看法:“这个人我知道,写过一两本书,拿过一两次奖”,而后来证实蔡小飞这个人物根本就不存在于真实世界。 此文一经发布,就立即得到了所有拥趸者的欢呼,他们跑到白烨的博客上谩骂,公开抨击白烨的职业道德,甚至发出这样的言论:“滚吧你,别再说话啦!” 而此时,白烨已经不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记者连线采访了王晓玉作家,请她就这个问题谈谈看法。 王:怎么像文化大革命时候的红小兵?这种做法非常恶劣!白烨不过批评你韩寒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你就这样恶狠狠搜罗证据,一二三四列出来,我们从前文革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允许别人说话,当时整死了很多人。 记者:您认为他们所说的事 当这批青年写手的书越卖越好,占据了整个主流消费市场,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断被捧为“青年作家”、“新生代作家”,而他们之后的小读者们误以为这就是阅读的全部了,白烨们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企图评论些什么,却被小读者们当场驳回,认为“神圣的偶像”地位受到了质疑。

原本的一个正常范围的讨论被完全错开,继而引发毫无道理的谩骂,这些年轻人所表现出的一种基本态度,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接上篇) 问题之二:白烨的批评家地位该不该受到质疑? 白烨,1952年生人。1975年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在本校留校任教,197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助理,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学年鉴》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兼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文学理论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 针对这样一个在文学批评批评界的权威人士,韩寒在他的博客上抛出了三点质疑:一,白烨曾经策划过一个叫贝拉的女生写的《911生死婚礼》的书,该书很不文学,却被白烨表扬了一番;二,去年春天文学奖白烨担任终审评委,却将自己策划出版书的作者最后评为获奖者;三,白烨曾经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过对于蔡小飞的看法:“这个人我知道,写过一两本书,拿过一两次奖”,而后来证实蔡小飞这个人物根本就不存在于真实世界。 此文一经发布,就立即得到了所有拥趸者的欢呼,他们跑到白烨的博客上谩骂,公开抨击白烨的职业道德,甚至发出这样的言论:“滚吧你,别再说话啦!” 而此时,白烨已经不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记者连线采访了王晓玉作家,请她就这个问题谈谈看法。 王:怎么像文化大革命时候的红小兵?这种做法非常恶劣!白烨不过批评你韩寒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你就这样恶狠狠搜罗证据,一二三四列出来,我们从前文革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允许别人说话,当时整死了很多人。 记者:您认为他们所说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