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关于“作家包养制度”之我见(一)  

2006-12-10 15: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作家包养制度”之我见(一)

者,自以为自己的作品销路好,用不着到作协去拿工资,就来责备这些拿作协作协工资的同行,甚至把这些同行贬为“被包养的二奶”,我想,说出这种话,不仅是不善,而且也是无知。你今天畅销,就不怜惜别人探索实验的艰难了?你必须懂得,你今天之所以能用你那一种作品畅销,正是无数同行几十年来艰难探索闯禁区最后造成的宽松大环境使然。没有这些前辈和同行几十年的努力,回到多年前,你这样的作品,既不可能问世,许多“狂妄的言行”也绝不可能被容忍。我认为,我们的政府,国家,关心作家艺术家,实行某种有限度的“专业作家”制度,给某些作家艺术家以一定的生活资助,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也是大家努力的结果。再说了,西方也不是不养艺术。比如一些国家级的交响乐团,芭蕾舞团和重大文化活动,他们也是掏钱养着的,而且是掏大钱在养着。法国的作家,优秀者可以当终身院士,领取一笔相当可观的费用,直至生命终结。这种待遇和荣耀,在社会主义的我们还没有哩。

最近网上许多人在吵吵着所谓的“作家包养制”,很惹得一些朋友“义愤填膺”,捋胳臂挽袖地,好像要跟谁拼命似的。这档子事,早在 王蒙先生主政文化部和作协时,就曾提出过。当时也是很热闹了一阵。有人就拿西方没有养作家一说,对当今大陆“养作家”的做法表示了极度的不解和不满。

  关于“作家包养制度”之我见(一) 最近网上许多人在吵吵着所谓的“作家包养制”,很惹得一些朋友“义愤填膺”,捋胳臂挽袖地,好像要跟谁拼命似的。这档子事,早在 王蒙先生主政文化部和作协时,就曾提出过。当时也是很热闹了一阵。有人就拿西方没有养作家一说,对当今大陆“养作家”的做法表示了极度的不解和不满。 我是个作家,对这样一场“争论”当然不能置之度外,也有责任前来表表我的看法。但在说明我的看法前,我先要声明,我不是作协“包养”的作家,我没有从作协领取过一分生活费。多年来,我是某家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我为电视台工作。我在那儿拿工资。如果大家能对作家宽容一些,认为作家也是可以有个“混饭”吃的职业,以养活自己和家人,并以此来支撑自己的文学创作生涯,那么我就是这样一个“作家”。我声明这一点,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让大家在听取我以下的想法时,不会以为我只是在为自己的“既得利益”在做“申辩”。 在讨论这个问题前,我首先要对有些朋友使用“包养”这个污辱性的词语表示一点愤慨。现行的专业作家制度是可以讨论也可以批评,但我请这些朋友不要把自己摆在一个多么清高和清白的位置上来抹黑对方。当下生活在市场经济社会中,谁都在以自己的劳动谋取经济报酬。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机制中,以不同的方式谋取报酬而已。专业作家在作家协会中领取工资,是签了合同的。据我所知,这些合同是有相当的约束力的。这个约束表现在:一,每年必须在什么样等量级的期刊或出版社发表或出版多少数量的作品;二,如果多长时间完不成任务,是要取消合同的;三,这样的签约,也是有期限的,比如一般是三年或两年一签,在期限内表现不佳,就不会续签。可以这么说,在当今中国,除了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遗留下的极少数在国内外有相当大影响的老作家,没有哪个中青年作家是被作家协会“终生养起来”的。如果作家协会按作家的劳动贡献,按他们的创作实力,给一部分有潜质的

我是个作家,对这样一场“争论”当然不能置之度外,也有责任前来表表我的看法。但在说明我的看法前,我先要声明,我不是作协“包养”的作家,我没有从作协领取过一分生活费。多年来,我是某家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我为电视台工作。我在那儿拿工资。如果大家能对作家宽容一些,认为作家也是可以有个“混饭”吃的职业,以养活自己和家人,并以此来支撑自己的文学创作生涯,那么我就是这样一个“作家”。我声明这一点,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让大家在听取我以下的想法时,不会以为我只是在为自己的“既得利益”在做“申辩”。

  关于“作家包养制度”之我见(一) 最近网上许多人在吵吵着所谓的“作家包养制”,很惹得一些朋友“义愤填膺”,捋胳臂挽袖地,好像要跟谁拼命似的。这档子事,早在 王蒙先生主政文化部和作协时,就曾提出过。当时也是很热闹了一阵。有人就拿西方没有养作家一说,对当今大陆“养作家”的做法表示了极度的不解和不满。 我是个作家,对这样一场“争论”当然不能置之度外,也有责任前来表表我的看法。但在说明我的看法前,我先要声明,我不是作协“包养”的作家,我没有从作协领取过一分生活费。多年来,我是某家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我为电视台工作。我在那儿拿工资。如果大家能对作家宽容一些,认为作家也是可以有个“混饭”吃的职业,以养活自己和家人,并以此来支撑自己的文学创作生涯,那么我就是这样一个“作家”。我声明这一点,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让大家在听取我以下的想法时,不会以为我只是在为自己的“既得利益”在做“申辩”。 在讨论这个问题前,我首先要对有些朋友使用“包养”这个污辱性的词语表示一点愤慨。现行的专业作家制度是可以讨论也可以批评,但我请这些朋友不要把自己摆在一个多么清高和清白的位置上来抹黑对方。当下生活在市场经济社会中,谁都在以自己的劳动谋取经济报酬。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机制中,以不同的方式谋取报酬而已。专业作家在作家协会中领取工资,是签了合同的。据我所知,这些合同是有相当的约束力的。这个约束表现在:一,每年必须在什么样等量级的期刊或出版社发表或出版多少数量的作品;二,如果多长时间完不成任务,是要取消合同的;三,这样的签约,也是有期限的,比如一般是三年或两年一签,在期限内表现不佳,就不会续签。可以这么说,在当今中国,除了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遗留下的极少数在国内外有相当大影响的老作家,没有哪个中青年作家是被作家协会“终生养起来”的。如果作家协会按作家的劳动贡献,按他们的创作实力,给一部分有潜质的

在讨论这个问题前,我首先要对有些朋友使用“包养”这个污辱性的词语表示一点愤慨。现行的专业作家制度是可以讨论也可以批评,但我请这些朋友不要把自己摆在一个多么清高和清白的位置上来抹黑对方。当下生活在市场经济社会中,谁都在以自己的劳动谋取经济报酬。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机制中,以不同的方式谋取报酬而已。专业作家在作家协会中领取工资,是签了合同的。据我所知,这些合同是有相当的约束力的。这个约束表现在:一,每年必须在什么样等量级的期刊或出版社发表或出版多少数量的作品;二,如果多长时间完不成任务,是要取消合同的;三,这样的签约,也是有期限的,比如一般是三年或两年一签,在期限内表现不佳,就不会续签。可以这么说,在当今中国,除了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遗留下的极少数在国内外有相当大影响的老作家,没有哪个中青年作家是被作家协会“终生养起来”的。如果作家协会按作家的劳动贡献,按他们的创作实力,给一部分有潜质的青年作家以一定的生活费,让他们能安心创作,以便获得一个作家成长和成熟所必须的空间条件和时间阶段,是“包养”,那么,我们能不能说报社在“包养”年轻记者?老板在“包养”实习员工?政府在“包养”公务员?科学院在“包养”科学家?大学在“包养”一心只在搞科研的教授?能不能说某些出版社在“宠养”某些畅销书的作者?我看是不能,也是不应该的吧。但有的记者朋友在谈及这个问题时,甚至使用了“圈养”一词,我不知道到底是一种什么“仇恨”心理,让她们变得如此“狰狞”。

第二,文学创作是个特殊的个体劳动。这一点,我想只要平心静气,只要不抱成见,都是应该承认的。作家和诗人有可能一夜之间才思奇涌,数日数月内佳作叠出,但也有可能长时间写不出东西,会出现个相当的“蛰伏期”。即便在创作旺盛期,作家和诗人的劳动价值并不像房地产和电子产品那样,更不能像餐馆生意那样,一举一动都能立即变现,并卖出个好价钱。即便在我们许多人言必称道的西方,能靠自己的作品来养家糊口的作家,也是极少数的。特别要说到,我们一些搞实验文体和主张“纯文学”创作路子的作家,许多诗歌作品,在当今特别浮躁的市场经济社会里,不可能有大的销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文学上的经济收入极其低微。但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和文明,是绝对不能少了这种探索和实验的,不能少了诗歌和独立思考的文艺家的努力。如果国家和政府完全不照顾他们,结果就是一条,让实验文体和所谓的“纯文学”路子消亡。西方政府对作家和艺术家的生活的确是不承担任何责任的。他们不承担责任难道就是正确的?伟大的天才作家卡夫卡,生前只卖出了三本小说,最后年纪轻轻便贫病交加而亡。伟大的天才画家梵高,生前他的画同样卖不出好价钱,后期只能靠自己兄弟的资助来维持生活,最后郁闷以精神分裂而自尽。这样的例子在西方不胜枚举。难道我们也希望这些事再度发生在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里?而我们个别年轻的畅销书作者,自以为自己的作品销路好,用不着到作协去拿工资,就来责备这些拿作协作协工资的同行,甚至把这些同行贬为“被包养的二奶”,我想,说出这种话,不仅是不善,而且也是无知。你今天畅销,就不怜惜别人探索实验的艰难了?你必须懂得,你今天之所以能用你那一种作品畅销,正是无数同行几十年来艰难探索闯禁区最后造成的宽松大环境使然。没有这些前辈和同行几十年的努力,回到多年前,你这样的作品,既不可能问世,许多“狂妄的言行”也绝不可能被容忍。我认为,我们的政府,国家,关心作家艺术家,实行某种有限度的“专业作家”制度,给某些作家艺术家以一定的生活资助,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也是大家努力的结果。再说了,西方也不是不养艺术。比如一些国家级的交响乐团,芭蕾舞团和重大文化活动,他们也是掏钱养着的,而且是掏大钱在养着。法国的作家,优秀者可以当终身院士,领取一笔相当可观的费用,直至生命终结。这种待遇和荣耀,在社会主义的我们还没有哩。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