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金鹰节有感  

2006-11-02 11: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这种陶冶还不能说是高层次的,还没有达到高雅的程度,但肯定不是不健康的。只要不是不健康的,又能让她们高兴,又没有别的办法让她们马上高雅起来,为什么要责备这样的活动呢?我们既然能原谅私营企业家那种种残酷骯脏的“原罪”,为什么就不能宽宏地对待“超女”这种健康的大众文化活动?真是怪哉。   这一届金鹰节有一点让我非常想不通。像《暗算》那样在全国获得最高收视率,被各阶层人都叫好,从政治上来说,也可以说是“革命历史题材”属于主旋律的作品,居然完全被忽视了。没有人提它一句。我认为,《暗算》从电视剧创作上来说,是提供了许多新鲜经验的,而且是成功的经验的。是非常值得探讨研究总结的。即使以官方多年来强调提倡的所谓三性“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高度统一来说,这个剧也应该被认为是近两年来一个重要成果。它绝对是是一个亮点。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故意忽视它忽略它。是不是也因为它不高雅?它没有按通常的规则行事?那么,我们电视界奉行的是中央“以人为本”的方针呢?还是奉行老一套的惯常法则?如果是“以人为本”,这样一个得到如此广泛欢迎的电视剧,而且内容健康,却进入不了这样一个电视节的“黄线”之内,同样让人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认为,《暗算》编剧入围最佳编剧奖,都是不为过的。   我这么说,已经得罪人了。但我还要说一点,就是那个高希希导演。高希希这回有三部作品入围,并有一部作品获大奖。他的三部作品,风格不同,表现时代不              金鹰节有感

  今年我是第三回去参加这个金鹰节了。每一回去长沙参加金鹰节,都会有许多的感慨。先是感慨,并非经济大省的湖南居然能举办如此大型的全国性活动,而且每届都办得如此热闹和隆重,痛感湖南电视人确有其非同一般的活力。湖南人确有敢为天下先的传统和勇气。这回在开幕式的晚会上亲眼目睹了超女的“魅力”和那些粉丝们的“疯狂”。头一回看到了“活的超女”。当时,我这个“老头”也有点激动,心里忽然冒出一句话,如果要为这些粉丝说些什么,那就是“她们有权喊叫”。

  中国人活得比较累。老年人是这样,中年人也是这样。年轻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超女这个活动,好就好在能让一大批特别年轻的女孩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去充分地表现自己,释放自己。我一直不明白,有一些朋友为什么一定要反对这个活动。为什么一定要拿“高雅”去“砍杀”她们。能“高雅”固然好,但以中国目前的状况和条件,有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活在高雅的状态中吗?尊敬的朋友,去深圳看一看吧。每当清晨或傍晚,成群结队的年轻女工,灰暗着脸,涌出厂区,向宿舍或饭堂走去。她们几乎占据了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她们作为青工,工资收入在全国可能还要算是高的,但她们有可能去欣赏或成为“张丹丹”“戴玉强”和“宋祖英”吗?她们走得进高雅的艺术殿堂吗?谁会帮助她们走进那样高雅的地方?但超女们却让她们收获了愉快,而且一点不用犹豫地说,这是一种健康的精神愉悦。或者还可以说得到了一定的精神陶冶__虽然这种陶冶还不能说是高层次的,还没有达到高雅的程度,但肯定不是不健康的。只要不是不健康的,又能让她们高兴,又没有别的办法让她们马上高雅起来,为什么要责备这样的活动呢?我们既然能原谅私营企业家那种种残酷骯脏的“原罪”,为什么就不能宽宏地对待“超女”这种健康的大众文化活动?真是怪哉。

金鹰节有感   今年我是第三回去参加这个金鹰节了。每一回去长沙参加金鹰节,都会有许多的感慨。先是感慨,并非经济大省的湖南居然能举办如此大型的全国性活动,而且每届都办得如此热闹和隆重,痛感湖南电视人确有其非同一般的活力。湖南人确有敢为天下先的传统和勇气。这回在开幕式的晚会上亲眼目睹了超女的“魅力”和那些粉丝们的“疯狂”。头一回看到了“活的超女”。当时,我这个“老头”也有点激动,心里忽然冒出一句话,如果要为这些粉丝说些什么,那就是“她们有权喊叫”。   中国人活得比较累。老年人是这样,中年人也是这样。年轻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超女这个活动,好就好在能让一大批特别年轻的女孩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去充分地表现自己,释放自己。我一直不明白,有一些朋友为什么一定要反对这个活动。为什么一定要拿“高雅”去“砍杀”她们。能“高雅”固然好,但以中国目前的状况和条件,有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活在高雅的状态中吗?尊敬的朋友,去深圳看一看吧。每当清晨或傍晚,成群结队的年轻女工,灰暗着脸,涌出厂区,向宿舍或饭堂走去。她们几乎占据了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她们作为青工,工资收入在全国可能还要算是高的,但她们有可能去欣赏或成为“张丹丹”“戴玉强”和“宋祖英”吗?她们走得进高雅的艺术殿堂吗?谁会帮助她们走进那样高雅的地方?但超女们却让她们收获了愉快,而且一点不用犹豫地说,这是一种健康的精神愉悦。或者还可以说得到了一定的精神陶冶__

  这一届金鹰节有一点让我非常想不通。像《暗算》那样在全国获得最高收视率,被各阶层人都叫好,从政治上来说,也可以说是“革命历史题材”属于主旋律的作品,居然完全被忽视了。没有人提它一句。我认为,《暗算》从电视剧创作上来说,是提供了许多新鲜经验的,而且是成功的经验的。是非常值得探讨研究总结的。即使以官方多年来强调提倡的所谓三性“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高度统一来说,这个剧也应该被认为是近两年来一个重要成果。它绝对是是一个亮点。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故意忽视它忽略它。是不是也因为它不高雅?它没有按通常的规则行事?那么,我们电视界奉行的是中央“以人为本”的方针呢?还是奉行老一套的惯常法则?如果是“以人为本”,这样一个得到如此广泛欢迎的电视剧,而且内容健康,却进入不了这样一个电视节的“黄线”之内,同样让人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认为,《暗算》编剧入围最佳编剧奖,都是不为过的。

  我这么说,已经得罪人了。但我还要说一点,就是那个高希希导演。高希希这回有三部作品入围,并有一部作品获大奖。他的三部作品,风格不同,表现时代不同,题材不同,但都拍得相当不错,在播出时,都获得了极高的收视率,口碑极佳。这是很难做得到的一件事。作为青年导演,他在电视剧界可以说是近年来一个非常让人欣慰和值得骄傲的“产物”。甚至可以说,无人可与之匹敌。金鹰节上,他得到了应有的重视,但没有获得最佳奖,也是有一点让人匪夷所思的。我这里完全没有贬低获得最佳的杨阳的意思。杨阳也是非常优秀的。她应该获最佳。但是双雄并立,完全可以出两个最佳嘛。金鹰奖本来就更应该看重观众的意愿。如果一味地偏重于上头的意思,它和飞天又有什么区别呢?

  说了这几点遗憾,并不能改变我离开长沙时的依依不舍的心情。金鹰节还是精彩动人的,也是鼓舞人心的。

  (此文只供博客使用,不得公开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