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假大空”“假小空”和中国电影的困惑  

2006-01-20 12: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大空”“假小空”和中国电影的困惑 近日,偶读北青报,看到有人评张(艺谋)陈(凯歌)二位大师的《英雄》《十面埋伏》和《无极》,竟然用了“假大空”仨字。 “假大空”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文艺理论概念,原用来特指文革其间,艺术家失去自主灵魂后,唯上、唯政治指令而生产出的一大批脱离生活、主题先行、只凭主观意愿胡编乱造的文艺作品的主要美学特征的。现在用这三个字来界定新时期电影大师的作品,初一看,的确让人有些不得要领,甚至觉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仔细往深里想想,却又觉得“假大空”仨字用在此处不仅准确,还挺绝妙。可不是么,花哨,空泛,虚假,端着大架子唬人,却缺乏生活底蕴和真情实感,岂不就是这几部作品的当下模样和主要美学特征?回想起国内刚进口美国大片那会儿,曾引发过一场非正式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那样的大片?一些大小导演们振振有词地说道,美国大片是用钱堆出来的,动辄就是几千万和上亿美元。咱有那么些钱吗?有人反驳,你们别牛,就是给你们这些钱,你们也玩不出那样的花儿来。但那时这种官司,因为不见“物证”,自是只能停留在嘴皮子上,当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当时,谁也不敢相信,中国导演有一天也能拿到上亿的钱去拍一部电影。没料想只是过了几年时光,中国牛了,中国导演果然也“牛”了。动辄上亿的拍摄资金已不算什么稀罕事了,随即中国式的大片也就应运而生。“物证”出现了,多年前的那场“嘴皮官司”因此也就有了结果,我真的没想到,果然应验的是反方的观点:给你们那么些钱,也玩不出那样的花来,并且“刻薄”地用“假大空”仨字来为这中国第一批的“大片”做了“盖棺论定”。 对于这样一个结论,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各异的对策。某些媒体,包括一些官方人士,则在竭力地维护这些大师们这一番辛劳成果。他们的心是好的,不愿意为苦苦挣扎之中的中国电影追泼冷水,更不愿意施以当头棒喝,而伤了中国电影的筋骨。这种心情,我觉得我们不仅要给以充分的理解,也还要给以必要的尊重。因为,中国的电影之路的确走得坎坷,不易 但我觉得,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电影事业的人,我们现在的的确确要认真考虑这个“假大空”现象。假如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张陈两位大师已然“老”了,大红大紫后,一直忙于在世界各国的各种热闹场合间“飞来飞去”,早已疏离了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而无奈进入了“江郎才尽”的境地,从而制造了这些个“假大空”,是几近不治的一种“病症”,那么我们需要警戒的是另一个现象:有一些还没“老”、但也已走红、甚至锋头正盛、却已经忙着在各种热闹场合“飞来飞去”
的大片之路。 我这么说,并不是要大师们去重拍类似题材的作品。绝对不是。因循守旧,是艺术创作最忌讳的事情。我只是说,大片一定得有它内在的素质。大师们曾经是充分把握住了这内在的东西的。可惜的是,年复一年,他们丢掉了这内在精气神的把握,却转向了外在的“涂脂抹粉”营生。一而再,再而三地玩了些“东施效颦”的伎俩。 “东施”一类的作品和“西施”一类的作品相比较,究竟缺失了什么? 精神?气质?人类生存原生态的真实?世人生活的真情实感和对历史的深层次思考?还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文关怀?还是那种大艺术家不可或缺的责任感使命感? 我不想下结论。 不能只凭这几部作品说大师们已经迷失…… 而且是纷纷在迷失…… 只是担心在“假大空”后,又要出现些“假小空”们…… 说上面这些话时,我是忐忑的。就这么篇小稿子,我改了好几遍,因为自己毕竟并不太了解电影的实际情况,就怕说了不合适的话。但有一句话,我自认是有把握的,那就是发生这一切绝对不能怪罪市场。不能说,因为要走市场,我们不得不“假大空”或“假小空”。我说此话的依据是,国外电影人一直处在市场环境中,但他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拍出了绝非假大空的、并让我们由衷感到震撼的大片。 我还在想:也许“迷失”只是一个必然要经过的阶段?经过一番总结和调整,中国电影真正的大片时代即将来临。 但愿如此。

“假大空”“假小空”和中国电影的困惑

 

、有意无意地也已经开始对“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实行无意疏离的“准大师”或“后备大师”们,很可能会步大师们的后尘,制造出一些“假小空”,或者同样的“假大空”。 我们不能拿票房来蒙蔽自己。虽然我们必须承认,能拿到票房,这应该算中国电影的一场胜利。甚至说它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也不为过。但千万不能就陶醉于此。 我们总不能老靠营销(炒作)手段的高明来抬高中国电影的身价。 也不能老靠外在的“姿色”“玄奇”去膨胀票房。过去有一句老话,一直是挺管用的,不知是否还能用在这里?它说:“只以姿色事人,到头来总会落个一场空”。 做人是如此,况且搞艺术呢? 这些极浅显的道理,难道大师们真的不知道?不会的。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搞一些空而又空、假而又假的东西?我认为他们是清楚的。他们执意还要搞,就是觉得可以赚钱。 在今天的中国,出自他们手中的这些东西,的确也能赚到钱。这一点,你真没辙。 同时,很可能还有一个问题在长久地困扰着他们:现如今不搞这种“假大空”“假小空”的东西,又能搞啥呢? 影视的严格审查、道道难关、种种禁令,有时确实使他们难以亮出自己那颗艺术家的真心去拥抱中国全部的现实生活,特别是深层次的真实。 那么,拍歌颂性的“主旋律”片子,怎样?这确实有点为难他们。我相信他们不是绝对地认为中国没有可歌颂的人和事。他们是热爱这块正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热土的。但他们毕竟是国际级的大导演。他们是要面向“国际舆论”的,是要向国际影坛交差的。所以,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拍此类片子的。 那就拍人性故事吧。但人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极难。这跟画鬼容易画人难的道理是一样的。在人性这个众人已经玩过千百度的领域里要玩出新的大花来,那功夫可不是一点点啊。他们能再度沉下那份心来吗?“飞来飞去”和种种唾手可得的热闹也总在妨碍着他们…… 再说,前一时期文学的苍白也让他们大大减少了选择和再创造的余地。这有时也的确会让他们陷入某种困境和苦恼。 那咋办? 那就假大空吧。反正可以赚钱,何况赚的还是大把大把的钱。 世上的事情既然不能求全,无法求全,那就先顾一头,只要票房满,人心也就“足”了…… 其实,如果不以资金投入和场面大小来作为衡定是否是大片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一直认为,这些大师们都曾拍过十分优秀甚至可以说是杰出的大片,他们的大片都曾震撼过中国和世界,比如说《红高粱》,比如说《一个和八个》,比如说《霸王别姬》等等。 这几部片子就是中国自己的大片,绝对具有史诗品格的大片。 可惜的是大师们自己早早地就离开了这条绝对踏实 近日,偶读北青报,看到有人评张(艺谋)陈(凯歌)二位大师的《英雄》《十面埋伏》和《无极》,竟然用了“假大空”仨字。 “假大空”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文艺理论概念,原用来特指文革其间,艺术家失去自主灵魂后,唯上、唯政治指令而生产出的一大批脱离生活、主题先行、只凭主观意愿胡编乱造的文艺作品的主要美学特征的。现在用这三个字来界定新时期电影大师的作品,初一看,的确让人有些不得要领,甚至觉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仔细往深里想想,却又觉得“假大空”仨字用在此处不仅准确,还挺绝妙。可不是么,花哨,空泛,虚假,端着大架子唬人,却缺乏生活底蕴和真情实感,岂不就是这几部作品的当下模样和主要美学特征?回想起国内刚进口美国大片那会儿,曾引发过一场非正式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那样的大片?一些大小导演们振振有词地说道,美国大片是用钱堆出来的,动辄就是几千万和上亿美元。咱有那么些钱吗?有人反驳,你们别牛,就是给你们这些钱,你们也玩不出那样的花儿来。但那时这种官司,因为不见“物证”,自是只能停留在嘴皮子上,当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当时,谁也不敢相信,中国导演有一天也能拿到上亿的钱去拍一部电影。没料想只是过了几年时光,中国牛了,中国导演果然也“牛”了。动辄上亿的拍摄资金已不算什么稀罕事了,随即中国式的大片也就应运而生。“物证”出现了,多年前的那场“嘴皮官司”因此也就有了结果,我真的没想到,果然应验的是反方的观点:给你们那么些钱,也玩不出那样的花来,并且“刻薄”地用“假大空”仨字来为这中国第一批的“大片”做了“盖棺论定”。

对于这样一个结论,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各异的对策。某些媒体,包括一些官方人士,则在竭力地维护这些大师们这一番辛劳成果。他们的心是好的,不愿意为苦苦挣扎之中的中国电影追泼冷水,更不愿意施以当头棒喝,而伤了中国电影的筋骨。这种心情,我觉得我们不仅要给以充分的理解,也还要给以必要的尊重。因为,中国的电影之路的确走得坎坷,不易

的大片之路。 我这么说,并不是要大师们去重拍类似题材的作品。绝对不是。因循守旧,是艺术创作最忌讳的事情。我只是说,大片一定得有它内在的素质。大师们曾经是充分把握住了这内在的东西的。可惜的是,年复一年,他们丢掉了这内在精气神的把握,却转向了外在的“涂脂抹粉”营生。一而再,再而三地玩了些“东施效颦”的伎俩。 “东施”一类的作品和“西施”一类的作品相比较,究竟缺失了什么? 精神?气质?人类生存原生态的真实?世人生活的真情实感和对历史的深层次思考?还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文关怀?还是那种大艺术家不可或缺的责任感使命感? 我不想下结论。 不能只凭这几部作品说大师们已经迷失…… 而且是纷纷在迷失…… 只是担心在“假大空”后,又要出现些“假小空”们…… 说上面这些话时,我是忐忑的。就这么篇小稿子,我改了好几遍,因为自己毕竟并不太了解电影的实际情况,就怕说了不合适的话。但有一句话,我自认是有把握的,那就是发生这一切绝对不能怪罪市场。不能说,因为要走市场,我们不得不“假大空”或“假小空”。我说此话的依据是,国外电影人一直处在市场环境中,但他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拍出了绝非假大空的、并让我们由衷感到震撼的大片。 我还在想:也许“迷失”只是一个必然要经过的阶段?经过一番总结和调整,中国电影真正的大片时代即将来临。 但愿如此。

但我觉得,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电影事业的人,我们现在的的确确要认真考虑这个“假大空”现象。假如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张陈两位大师已然“老”了,大红大紫后,一直忙于在世界各国的各种热闹场合间“飞来飞去”,早已疏离了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而无奈进入了“江郎才尽”的境地,从而制造了这些个“假大空”,是几近不治的一种“病症”,那么我们需要警戒的是另一个现象:有一些还没“老”、但也已走红、甚至锋头正盛、却已经忙着在各种热闹场合“飞来飞去”、有意无意地也已经开始对“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实行无意疏离的“准大师”或“后备大师”们,很可能会步大师们的后尘,制造出一些“假小空”,或者同样的“假大空”。

我们不能拿票房来蒙蔽自己。虽然我们必须承认,能拿到票房,这应该算中国电影的一场胜利。甚至说它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也不为过。但千万不能就陶醉于此。

“假大空”“假小空”和中国电影的困惑 近日,偶读北青报,看到有人评张(艺谋)陈(凯歌)二位大师的《英雄》《十面埋伏》和《无极》,竟然用了“假大空”仨字。 “假大空”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文艺理论概念,原用来特指文革其间,艺术家失去自主灵魂后,唯上、唯政治指令而生产出的一大批脱离生活、主题先行、只凭主观意愿胡编乱造的文艺作品的主要美学特征的。现在用这三个字来界定新时期电影大师的作品,初一看,的确让人有些不得要领,甚至觉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仔细往深里想想,却又觉得“假大空”仨字用在此处不仅准确,还挺绝妙。可不是么,花哨,空泛,虚假,端着大架子唬人,却缺乏生活底蕴和真情实感,岂不就是这几部作品的当下模样和主要美学特征?回想起国内刚进口美国大片那会儿,曾引发过一场非正式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那样的大片?一些大小导演们振振有词地说道,美国大片是用钱堆出来的,动辄就是几千万和上亿美元。咱有那么些钱吗?有人反驳,你们别牛,就是给你们这些钱,你们也玩不出那样的花儿来。但那时这种官司,因为不见“物证”,自是只能停留在嘴皮子上,当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当时,谁也不敢相信,中国导演有一天也能拿到上亿的钱去拍一部电影。没料想只是过了几年时光,中国牛了,中国导演果然也“牛”了。动辄上亿的拍摄资金已不算什么稀罕事了,随即中国式的大片也就应运而生。“物证”出现了,多年前的那场“嘴皮官司”因此也就有了结果,我真的没想到,果然应验的是反方的观点:给你们那么些钱,也玩不出那样的花来,并且“刻薄”地用“假大空”仨字来为这中国第一批的“大片”做了“盖棺论定”。 对于这样一个结论,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各异的对策。某些媒体,包括一些官方人士,则在竭力地维护这些大师们这一番辛劳成果。他们的心是好的,不愿意为苦苦挣扎之中的中国电影追泼冷水,更不愿意施以当头棒喝,而伤了中国电影的筋骨。这种心情,我觉得我们不仅要给以充分的理解,也还要给以必要的尊重。因为,中国的电影之路的确走得坎坷,不易 但我觉得,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电影事业的人,我们现在的的确确要认真考虑这个“假大空”现象。假如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张陈两位大师已然“老”了,大红大紫后,一直忙于在世界各国的各种热闹场合间“飞来飞去”,早已疏离了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而无奈进入了“江郎才尽”的境地,从而制造了这些个“假大空”,是几近不治的一种“病症”,那么我们需要警戒的是另一个现象:有一些还没“老”、但也已走红、甚至锋头正盛、却已经忙着在各种热闹场合“飞来飞去”

我们总不能老靠营销(炒作)手段的高明来抬高中国电影的身价。

“假大空”“假小空”和中国电影的困惑 近日,偶读北青报,看到有人评张(艺谋)陈(凯歌)二位大师的《英雄》《十面埋伏》和《无极》,竟然用了“假大空”仨字。 “假大空”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文艺理论概念,原用来特指文革其间,艺术家失去自主灵魂后,唯上、唯政治指令而生产出的一大批脱离生活、主题先行、只凭主观意愿胡编乱造的文艺作品的主要美学特征的。现在用这三个字来界定新时期电影大师的作品,初一看,的确让人有些不得要领,甚至觉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仔细往深里想想,却又觉得“假大空”仨字用在此处不仅准确,还挺绝妙。可不是么,花哨,空泛,虚假,端着大架子唬人,却缺乏生活底蕴和真情实感,岂不就是这几部作品的当下模样和主要美学特征?回想起国内刚进口美国大片那会儿,曾引发过一场非正式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那样的大片?一些大小导演们振振有词地说道,美国大片是用钱堆出来的,动辄就是几千万和上亿美元。咱有那么些钱吗?有人反驳,你们别牛,就是给你们这些钱,你们也玩不出那样的花儿来。但那时这种官司,因为不见“物证”,自是只能停留在嘴皮子上,当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当时,谁也不敢相信,中国导演有一天也能拿到上亿的钱去拍一部电影。没料想只是过了几年时光,中国牛了,中国导演果然也“牛”了。动辄上亿的拍摄资金已不算什么稀罕事了,随即中国式的大片也就应运而生。“物证”出现了,多年前的那场“嘴皮官司”因此也就有了结果,我真的没想到,果然应验的是反方的观点:给你们那么些钱,也玩不出那样的花来,并且“刻薄”地用“假大空”仨字来为这中国第一批的“大片”做了“盖棺论定”。 对于这样一个结论,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各异的对策。某些媒体,包括一些官方人士,则在竭力地维护这些大师们这一番辛劳成果。他们的心是好的,不愿意为苦苦挣扎之中的中国电影追泼冷水,更不愿意施以当头棒喝,而伤了中国电影的筋骨。这种心情,我觉得我们不仅要给以充分的理解,也还要给以必要的尊重。因为,中国的电影之路的确走得坎坷,不易 但我觉得,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电影事业的人,我们现在的的确确要认真考虑这个“假大空”现象。假如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张陈两位大师已然“老”了,大红大紫后,一直忙于在世界各国的各种热闹场合间“飞来飞去”,早已疏离了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而无奈进入了“江郎才尽”的境地,从而制造了这些个“假大空”,是几近不治的一种“病症”,那么我们需要警戒的是另一个现象:有一些还没“老”、但也已走红、甚至锋头正盛、却已经忙着在各种热闹场合“飞来飞去”

也不能老靠外在的“姿色”“玄奇”去膨胀票房。过去有一句老话,一直是挺管用的,不知是否还能用在这里?它说:“只以姿色事人,到头来总会落个一场空”。

、有意无意地也已经开始对“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实行无意疏离的“准大师”或“后备大师”们,很可能会步大师们的后尘,制造出一些“假小空”,或者同样的“假大空”。 我们不能拿票房来蒙蔽自己。虽然我们必须承认,能拿到票房,这应该算中国电影的一场胜利。甚至说它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也不为过。但千万不能就陶醉于此。 我们总不能老靠营销(炒作)手段的高明来抬高中国电影的身价。 也不能老靠外在的“姿色”“玄奇”去膨胀票房。过去有一句老话,一直是挺管用的,不知是否还能用在这里?它说:“只以姿色事人,到头来总会落个一场空”。 做人是如此,况且搞艺术呢? 这些极浅显的道理,难道大师们真的不知道?不会的。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搞一些空而又空、假而又假的东西?我认为他们是清楚的。他们执意还要搞,就是觉得可以赚钱。 在今天的中国,出自他们手中的这些东西,的确也能赚到钱。这一点,你真没辙。 同时,很可能还有一个问题在长久地困扰着他们:现如今不搞这种“假大空”“假小空”的东西,又能搞啥呢? 影视的严格审查、道道难关、种种禁令,有时确实使他们难以亮出自己那颗艺术家的真心去拥抱中国全部的现实生活,特别是深层次的真实。 那么,拍歌颂性的“主旋律”片子,怎样?这确实有点为难他们。我相信他们不是绝对地认为中国没有可歌颂的人和事。他们是热爱这块正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热土的。但他们毕竟是国际级的大导演。他们是要面向“国际舆论”的,是要向国际影坛交差的。所以,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拍此类片子的。 那就拍人性故事吧。但人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极难。这跟画鬼容易画人难的道理是一样的。在人性这个众人已经玩过千百度的领域里要玩出新的大花来,那功夫可不是一点点啊。他们能再度沉下那份心来吗?“飞来飞去”和种种唾手可得的热闹也总在妨碍着他们…… 再说,前一时期文学的苍白也让他们大大减少了选择和再创造的余地。这有时也的确会让他们陷入某种困境和苦恼。 那咋办? 那就假大空吧。反正可以赚钱,何况赚的还是大把大把的钱。 世上的事情既然不能求全,无法求全,那就先顾一头,只要票房满,人心也就“足”了…… 其实,如果不以资金投入和场面大小来作为衡定是否是大片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一直认为,这些大师们都曾拍过十分优秀甚至可以说是杰出的大片,他们的大片都曾震撼过中国和世界,比如说《红高粱》,比如说《一个和八个》,比如说《霸王别姬》等等。 这几部片子就是中国自己的大片,绝对具有史诗品格的大片。 可惜的是大师们自己早早地就离开了这条绝对踏实

做人是如此,况且搞艺术呢?

的大片之路。 我这么说,并不是要大师们去重拍类似题材的作品。绝对不是。因循守旧,是艺术创作最忌讳的事情。我只是说,大片一定得有它内在的素质。大师们曾经是充分把握住了这内在的东西的。可惜的是,年复一年,他们丢掉了这内在精气神的把握,却转向了外在的“涂脂抹粉”营生。一而再,再而三地玩了些“东施效颦”的伎俩。 “东施”一类的作品和“西施”一类的作品相比较,究竟缺失了什么? 精神?气质?人类生存原生态的真实?世人生活的真情实感和对历史的深层次思考?还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文关怀?还是那种大艺术家不可或缺的责任感使命感? 我不想下结论。 不能只凭这几部作品说大师们已经迷失…… 而且是纷纷在迷失…… 只是担心在“假大空”后,又要出现些“假小空”们…… 说上面这些话时,我是忐忑的。就这么篇小稿子,我改了好几遍,因为自己毕竟并不太了解电影的实际情况,就怕说了不合适的话。但有一句话,我自认是有把握的,那就是发生这一切绝对不能怪罪市场。不能说,因为要走市场,我们不得不“假大空”或“假小空”。我说此话的依据是,国外电影人一直处在市场环境中,但他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拍出了绝非假大空的、并让我们由衷感到震撼的大片。 我还在想:也许“迷失”只是一个必然要经过的阶段?经过一番总结和调整,中国电影真正的大片时代即将来临。 但愿如此。

这些极浅显的道理,难道大师们真的不知道?不会的。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搞一些空而又空、假而又假的东西?我认为他们是清楚的。他们执意还要搞,就是觉得可以赚钱。

在今天的中国,出自他们手中的这些东西,的确也能赚到钱。这一点,你真没辙。

、有意无意地也已经开始对“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实行无意疏离的“准大师”或“后备大师”们,很可能会步大师们的后尘,制造出一些“假小空”,或者同样的“假大空”。 我们不能拿票房来蒙蔽自己。虽然我们必须承认,能拿到票房,这应该算中国电影的一场胜利。甚至说它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也不为过。但千万不能就陶醉于此。 我们总不能老靠营销(炒作)手段的高明来抬高中国电影的身价。 也不能老靠外在的“姿色”“玄奇”去膨胀票房。过去有一句老话,一直是挺管用的,不知是否还能用在这里?它说:“只以姿色事人,到头来总会落个一场空”。 做人是如此,况且搞艺术呢? 这些极浅显的道理,难道大师们真的不知道?不会的。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搞一些空而又空、假而又假的东西?我认为他们是清楚的。他们执意还要搞,就是觉得可以赚钱。 在今天的中国,出自他们手中的这些东西,的确也能赚到钱。这一点,你真没辙。 同时,很可能还有一个问题在长久地困扰着他们:现如今不搞这种“假大空”“假小空”的东西,又能搞啥呢? 影视的严格审查、道道难关、种种禁令,有时确实使他们难以亮出自己那颗艺术家的真心去拥抱中国全部的现实生活,特别是深层次的真实。 那么,拍歌颂性的“主旋律”片子,怎样?这确实有点为难他们。我相信他们不是绝对地认为中国没有可歌颂的人和事。他们是热爱这块正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热土的。但他们毕竟是国际级的大导演。他们是要面向“国际舆论”的,是要向国际影坛交差的。所以,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拍此类片子的。 那就拍人性故事吧。但人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极难。这跟画鬼容易画人难的道理是一样的。在人性这个众人已经玩过千百度的领域里要玩出新的大花来,那功夫可不是一点点啊。他们能再度沉下那份心来吗?“飞来飞去”和种种唾手可得的热闹也总在妨碍着他们…… 再说,前一时期文学的苍白也让他们大大减少了选择和再创造的余地。这有时也的确会让他们陷入某种困境和苦恼。 那咋办? 那就假大空吧。反正可以赚钱,何况赚的还是大把大把的钱。 世上的事情既然不能求全,无法求全,那就先顾一头,只要票房满,人心也就“足”了…… 其实,如果不以资金投入和场面大小来作为衡定是否是大片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一直认为,这些大师们都曾拍过十分优秀甚至可以说是杰出的大片,他们的大片都曾震撼过中国和世界,比如说《红高粱》,比如说《一个和八个》,比如说《霸王别姬》等等。 这几部片子就是中国自己的大片,绝对具有史诗品格的大片。 可惜的是大师们自己早早地就离开了这条绝对踏实

同时,很可能还有一个问题在长久地困扰着他们:现如今不搞这种“假大空”“假小空”的东西,又能搞啥呢?

影视的严格审查、道道难关、种种禁令,有时确实使他们难以亮出自己那颗艺术家的真心去拥抱中国全部的现实生活,特别是深层次的真实。

“假大空”“假小空”和中国电影的困惑 近日,偶读北青报,看到有人评张(艺谋)陈(凯歌)二位大师的《英雄》《十面埋伏》和《无极》,竟然用了“假大空”仨字。 “假大空”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文艺理论概念,原用来特指文革其间,艺术家失去自主灵魂后,唯上、唯政治指令而生产出的一大批脱离生活、主题先行、只凭主观意愿胡编乱造的文艺作品的主要美学特征的。现在用这三个字来界定新时期电影大师的作品,初一看,的确让人有些不得要领,甚至觉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仔细往深里想想,却又觉得“假大空”仨字用在此处不仅准确,还挺绝妙。可不是么,花哨,空泛,虚假,端着大架子唬人,却缺乏生活底蕴和真情实感,岂不就是这几部作品的当下模样和主要美学特征?回想起国内刚进口美国大片那会儿,曾引发过一场非正式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那样的大片?一些大小导演们振振有词地说道,美国大片是用钱堆出来的,动辄就是几千万和上亿美元。咱有那么些钱吗?有人反驳,你们别牛,就是给你们这些钱,你们也玩不出那样的花儿来。但那时这种官司,因为不见“物证”,自是只能停留在嘴皮子上,当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当时,谁也不敢相信,中国导演有一天也能拿到上亿的钱去拍一部电影。没料想只是过了几年时光,中国牛了,中国导演果然也“牛”了。动辄上亿的拍摄资金已不算什么稀罕事了,随即中国式的大片也就应运而生。“物证”出现了,多年前的那场“嘴皮官司”因此也就有了结果,我真的没想到,果然应验的是反方的观点:给你们那么些钱,也玩不出那样的花来,并且“刻薄”地用“假大空”仨字来为这中国第一批的“大片”做了“盖棺论定”。 对于这样一个结论,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各异的对策。某些媒体,包括一些官方人士,则在竭力地维护这些大师们这一番辛劳成果。他们的心是好的,不愿意为苦苦挣扎之中的中国电影追泼冷水,更不愿意施以当头棒喝,而伤了中国电影的筋骨。这种心情,我觉得我们不仅要给以充分的理解,也还要给以必要的尊重。因为,中国的电影之路的确走得坎坷,不易 但我觉得,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电影事业的人,我们现在的的确确要认真考虑这个“假大空”现象。假如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张陈两位大师已然“老”了,大红大紫后,一直忙于在世界各国的各种热闹场合间“飞来飞去”,早已疏离了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而无奈进入了“江郎才尽”的境地,从而制造了这些个“假大空”,是几近不治的一种“病症”,那么我们需要警戒的是另一个现象:有一些还没“老”、但也已走红、甚至锋头正盛、却已经忙着在各种热闹场合“飞来飞去”

那么,拍歌颂性的“主旋律”片子,怎样?这确实有点为难他们。我相信他们不是绝对地认为中国没有可歌颂的人和事。他们是热爱这块正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热土的。但他们毕竟是国际级的大导演。他们是要面向“国际舆论”的,是要向国际影坛交差的。所以,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拍此类片子的。

那就拍人性故事吧。但人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极难。这跟画鬼容易画人难的道理是一样的。在人性这个众人已经玩过千百度的领域里要玩出新的大花来,那功夫可不是一点点啊。他们能再度沉下那份心来吗?“飞来飞去”和种种唾手可得的热闹也总在妨碍着他们……

、有意无意地也已经开始对“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实行无意疏离的“准大师”或“后备大师”们,很可能会步大师们的后尘,制造出一些“假小空”,或者同样的“假大空”。 我们不能拿票房来蒙蔽自己。虽然我们必须承认,能拿到票房,这应该算中国电影的一场胜利。甚至说它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也不为过。但千万不能就陶醉于此。 我们总不能老靠营销(炒作)手段的高明来抬高中国电影的身价。 也不能老靠外在的“姿色”“玄奇”去膨胀票房。过去有一句老话,一直是挺管用的,不知是否还能用在这里?它说:“只以姿色事人,到头来总会落个一场空”。 做人是如此,况且搞艺术呢? 这些极浅显的道理,难道大师们真的不知道?不会的。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搞一些空而又空、假而又假的东西?我认为他们是清楚的。他们执意还要搞,就是觉得可以赚钱。 在今天的中国,出自他们手中的这些东西,的确也能赚到钱。这一点,你真没辙。 同时,很可能还有一个问题在长久地困扰着他们:现如今不搞这种“假大空”“假小空”的东西,又能搞啥呢? 影视的严格审查、道道难关、种种禁令,有时确实使他们难以亮出自己那颗艺术家的真心去拥抱中国全部的现实生活,特别是深层次的真实。 那么,拍歌颂性的“主旋律”片子,怎样?这确实有点为难他们。我相信他们不是绝对地认为中国没有可歌颂的人和事。他们是热爱这块正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热土的。但他们毕竟是国际级的大导演。他们是要面向“国际舆论”的,是要向国际影坛交差的。所以,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拍此类片子的。 那就拍人性故事吧。但人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极难。这跟画鬼容易画人难的道理是一样的。在人性这个众人已经玩过千百度的领域里要玩出新的大花来,那功夫可不是一点点啊。他们能再度沉下那份心来吗?“飞来飞去”和种种唾手可得的热闹也总在妨碍着他们…… 再说,前一时期文学的苍白也让他们大大减少了选择和再创造的余地。这有时也的确会让他们陷入某种困境和苦恼。 那咋办? 那就假大空吧。反正可以赚钱,何况赚的还是大把大把的钱。 世上的事情既然不能求全,无法求全,那就先顾一头,只要票房满,人心也就“足”了…… 其实,如果不以资金投入和场面大小来作为衡定是否是大片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一直认为,这些大师们都曾拍过十分优秀甚至可以说是杰出的大片,他们的大片都曾震撼过中国和世界,比如说《红高粱》,比如说《一个和八个》,比如说《霸王别姬》等等。 这几部片子就是中国自己的大片,绝对具有史诗品格的大片。 可惜的是大师们自己早早地就离开了这条绝对踏实

再说,前一时期文学的苍白也让他们大大减少了选择和再创造的余地。这有时也的确会让他们陷入某种困境和苦恼。

、有意无意地也已经开始对“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实行无意疏离的“准大师”或“后备大师”们,很可能会步大师们的后尘,制造出一些“假小空”,或者同样的“假大空”。 我们不能拿票房来蒙蔽自己。虽然我们必须承认,能拿到票房,这应该算中国电影的一场胜利。甚至说它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也不为过。但千万不能就陶醉于此。 我们总不能老靠营销(炒作)手段的高明来抬高中国电影的身价。 也不能老靠外在的“姿色”“玄奇”去膨胀票房。过去有一句老话,一直是挺管用的,不知是否还能用在这里?它说:“只以姿色事人,到头来总会落个一场空”。 做人是如此,况且搞艺术呢? 这些极浅显的道理,难道大师们真的不知道?不会的。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搞一些空而又空、假而又假的东西?我认为他们是清楚的。他们执意还要搞,就是觉得可以赚钱。 在今天的中国,出自他们手中的这些东西,的确也能赚到钱。这一点,你真没辙。 同时,很可能还有一个问题在长久地困扰着他们:现如今不搞这种“假大空”“假小空”的东西,又能搞啥呢? 影视的严格审查、道道难关、种种禁令,有时确实使他们难以亮出自己那颗艺术家的真心去拥抱中国全部的现实生活,特别是深层次的真实。 那么,拍歌颂性的“主旋律”片子,怎样?这确实有点为难他们。我相信他们不是绝对地认为中国没有可歌颂的人和事。他们是热爱这块正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热土的。但他们毕竟是国际级的大导演。他们是要面向“国际舆论”的,是要向国际影坛交差的。所以,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拍此类片子的。 那就拍人性故事吧。但人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极难。这跟画鬼容易画人难的道理是一样的。在人性这个众人已经玩过千百度的领域里要玩出新的大花来,那功夫可不是一点点啊。他们能再度沉下那份心来吗?“飞来飞去”和种种唾手可得的热闹也总在妨碍着他们…… 再说,前一时期文学的苍白也让他们大大减少了选择和再创造的余地。这有时也的确会让他们陷入某种困境和苦恼。 那咋办? 那就假大空吧。反正可以赚钱,何况赚的还是大把大把的钱。 世上的事情既然不能求全,无法求全,那就先顾一头,只要票房满,人心也就“足”了…… 其实,如果不以资金投入和场面大小来作为衡定是否是大片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一直认为,这些大师们都曾拍过十分优秀甚至可以说是杰出的大片,他们的大片都曾震撼过中国和世界,比如说《红高粱》,比如说《一个和八个》,比如说《霸王别姬》等等。 这几部片子就是中国自己的大片,绝对具有史诗品格的大片。 可惜的是大师们自己早早地就离开了这条绝对踏实

那咋办?

“假大空”“假小空”和中国电影的困惑 近日,偶读北青报,看到有人评张(艺谋)陈(凯歌)二位大师的《英雄》《十面埋伏》和《无极》,竟然用了“假大空”仨字。 “假大空”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文艺理论概念,原用来特指文革其间,艺术家失去自主灵魂后,唯上、唯政治指令而生产出的一大批脱离生活、主题先行、只凭主观意愿胡编乱造的文艺作品的主要美学特征的。现在用这三个字来界定新时期电影大师的作品,初一看,的确让人有些不得要领,甚至觉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仔细往深里想想,却又觉得“假大空”仨字用在此处不仅准确,还挺绝妙。可不是么,花哨,空泛,虚假,端着大架子唬人,却缺乏生活底蕴和真情实感,岂不就是这几部作品的当下模样和主要美学特征?回想起国内刚进口美国大片那会儿,曾引发过一场非正式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那样的大片?一些大小导演们振振有词地说道,美国大片是用钱堆出来的,动辄就是几千万和上亿美元。咱有那么些钱吗?有人反驳,你们别牛,就是给你们这些钱,你们也玩不出那样的花儿来。但那时这种官司,因为不见“物证”,自是只能停留在嘴皮子上,当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当时,谁也不敢相信,中国导演有一天也能拿到上亿的钱去拍一部电影。没料想只是过了几年时光,中国牛了,中国导演果然也“牛”了。动辄上亿的拍摄资金已不算什么稀罕事了,随即中国式的大片也就应运而生。“物证”出现了,多年前的那场“嘴皮官司”因此也就有了结果,我真的没想到,果然应验的是反方的观点:给你们那么些钱,也玩不出那样的花来,并且“刻薄”地用“假大空”仨字来为这中国第一批的“大片”做了“盖棺论定”。 对于这样一个结论,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各异的对策。某些媒体,包括一些官方人士,则在竭力地维护这些大师们这一番辛劳成果。他们的心是好的,不愿意为苦苦挣扎之中的中国电影追泼冷水,更不愿意施以当头棒喝,而伤了中国电影的筋骨。这种心情,我觉得我们不仅要给以充分的理解,也还要给以必要的尊重。因为,中国的电影之路的确走得坎坷,不易 但我觉得,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电影事业的人,我们现在的的确确要认真考虑这个“假大空”现象。假如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张陈两位大师已然“老”了,大红大紫后,一直忙于在世界各国的各种热闹场合间“飞来飞去”,早已疏离了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而无奈进入了“江郎才尽”的境地,从而制造了这些个“假大空”,是几近不治的一种“病症”,那么我们需要警戒的是另一个现象:有一些还没“老”、但也已走红、甚至锋头正盛、却已经忙着在各种热闹场合“飞来飞去”

那就假大空吧。反正可以赚钱,何况赚的还是大把大把的钱。

世上的事情既然不能求全,无法求全,那就先顾一头,只要票房满,人心也就“足”了……

其实,如果不以资金投入和场面大小来作为衡定是否是大片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一直认为,这些大师们都曾拍过十分优秀甚至可以说是杰出的大片,他们的大片都曾震撼过中国和世界,比如说《红高粱》,比如说《一个和八个》,比如说《霸王别姬》等等。

这几部片子就是中国自己的大片,绝对具有史诗品格的大片。

、有意无意地也已经开始对“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实行无意疏离的“准大师”或“后备大师”们,很可能会步大师们的后尘,制造出一些“假小空”,或者同样的“假大空”。 我们不能拿票房来蒙蔽自己。虽然我们必须承认,能拿到票房,这应该算中国电影的一场胜利。甚至说它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也不为过。但千万不能就陶醉于此。 我们总不能老靠营销(炒作)手段的高明来抬高中国电影的身价。 也不能老靠外在的“姿色”“玄奇”去膨胀票房。过去有一句老话,一直是挺管用的,不知是否还能用在这里?它说:“只以姿色事人,到头来总会落个一场空”。 做人是如此,况且搞艺术呢? 这些极浅显的道理,难道大师们真的不知道?不会的。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搞一些空而又空、假而又假的东西?我认为他们是清楚的。他们执意还要搞,就是觉得可以赚钱。 在今天的中国,出自他们手中的这些东西,的确也能赚到钱。这一点,你真没辙。 同时,很可能还有一个问题在长久地困扰着他们:现如今不搞这种“假大空”“假小空”的东西,又能搞啥呢? 影视的严格审查、道道难关、种种禁令,有时确实使他们难以亮出自己那颗艺术家的真心去拥抱中国全部的现实生活,特别是深层次的真实。 那么,拍歌颂性的“主旋律”片子,怎样?这确实有点为难他们。我相信他们不是绝对地认为中国没有可歌颂的人和事。他们是热爱这块正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热土的。但他们毕竟是国际级的大导演。他们是要面向“国际舆论”的,是要向国际影坛交差的。所以,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拍此类片子的。 那就拍人性故事吧。但人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极难。这跟画鬼容易画人难的道理是一样的。在人性这个众人已经玩过千百度的领域里要玩出新的大花来,那功夫可不是一点点啊。他们能再度沉下那份心来吗?“飞来飞去”和种种唾手可得的热闹也总在妨碍着他们…… 再说,前一时期文学的苍白也让他们大大减少了选择和再创造的余地。这有时也的确会让他们陷入某种困境和苦恼。 那咋办? 那就假大空吧。反正可以赚钱,何况赚的还是大把大把的钱。 世上的事情既然不能求全,无法求全,那就先顾一头,只要票房满,人心也就“足”了…… 其实,如果不以资金投入和场面大小来作为衡定是否是大片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一直认为,这些大师们都曾拍过十分优秀甚至可以说是杰出的大片,他们的大片都曾震撼过中国和世界,比如说《红高粱》,比如说《一个和八个》,比如说《霸王别姬》等等。 这几部片子就是中国自己的大片,绝对具有史诗品格的大片。 可惜的是大师们自己早早地就离开了这条绝对踏实

可惜的是大师们自己早早地就离开了这条绝对踏实的大片之路。

我这么说,并不是要大师们去重拍类似题材的作品。绝对不是。因循守旧,是艺术创作最忌讳的事情。我只是说,大片一定得有它内在的素质。大师们曾经是充分把握住了这内在的东西的。可惜的是,年复一年,他们丢掉了这内在精气神的把握,却转向了外在的“涂脂抹粉”营生。一而再,再而三地玩了些“东施效颦”的伎俩。

的大片之路。 我这么说,并不是要大师们去重拍类似题材的作品。绝对不是。因循守旧,是艺术创作最忌讳的事情。我只是说,大片一定得有它内在的素质。大师们曾经是充分把握住了这内在的东西的。可惜的是,年复一年,他们丢掉了这内在精气神的把握,却转向了外在的“涂脂抹粉”营生。一而再,再而三地玩了些“东施效颦”的伎俩。 “东施”一类的作品和“西施”一类的作品相比较,究竟缺失了什么? 精神?气质?人类生存原生态的真实?世人生活的真情实感和对历史的深层次思考?还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文关怀?还是那种大艺术家不可或缺的责任感使命感? 我不想下结论。 不能只凭这几部作品说大师们已经迷失…… 而且是纷纷在迷失…… 只是担心在“假大空”后,又要出现些“假小空”们…… 说上面这些话时,我是忐忑的。就这么篇小稿子,我改了好几遍,因为自己毕竟并不太了解电影的实际情况,就怕说了不合适的话。但有一句话,我自认是有把握的,那就是发生这一切绝对不能怪罪市场。不能说,因为要走市场,我们不得不“假大空”或“假小空”。我说此话的依据是,国外电影人一直处在市场环境中,但他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拍出了绝非假大空的、并让我们由衷感到震撼的大片。 我还在想:也许“迷失”只是一个必然要经过的阶段?经过一番总结和调整,中国电影真正的大片时代即将来临。 但愿如此。

“东施”一类的作品和“西施”一类的作品相比较,究竟缺失了什么?

精神?气质?人类生存原生态的真实?世人生活的真情实感和对历史的深层次思考?还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文关怀?还是那种大艺术家不可或缺的责任感使命感?

我不想下结论。

不能只凭这几部作品说大师们已经迷失……

“假大空”“假小空”和中国电影的困惑 近日,偶读北青报,看到有人评张(艺谋)陈(凯歌)二位大师的《英雄》《十面埋伏》和《无极》,竟然用了“假大空”仨字。 “假大空”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文艺理论概念,原用来特指文革其间,艺术家失去自主灵魂后,唯上、唯政治指令而生产出的一大批脱离生活、主题先行、只凭主观意愿胡编乱造的文艺作品的主要美学特征的。现在用这三个字来界定新时期电影大师的作品,初一看,的确让人有些不得要领,甚至觉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仔细往深里想想,却又觉得“假大空”仨字用在此处不仅准确,还挺绝妙。可不是么,花哨,空泛,虚假,端着大架子唬人,却缺乏生活底蕴和真情实感,岂不就是这几部作品的当下模样和主要美学特征?回想起国内刚进口美国大片那会儿,曾引发过一场非正式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那样的大片?一些大小导演们振振有词地说道,美国大片是用钱堆出来的,动辄就是几千万和上亿美元。咱有那么些钱吗?有人反驳,你们别牛,就是给你们这些钱,你们也玩不出那样的花儿来。但那时这种官司,因为不见“物证”,自是只能停留在嘴皮子上,当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当时,谁也不敢相信,中国导演有一天也能拿到上亿的钱去拍一部电影。没料想只是过了几年时光,中国牛了,中国导演果然也“牛”了。动辄上亿的拍摄资金已不算什么稀罕事了,随即中国式的大片也就应运而生。“物证”出现了,多年前的那场“嘴皮官司”因此也就有了结果,我真的没想到,果然应验的是反方的观点:给你们那么些钱,也玩不出那样的花来,并且“刻薄”地用“假大空”仨字来为这中国第一批的“大片”做了“盖棺论定”。 对于这样一个结论,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各异的对策。某些媒体,包括一些官方人士,则在竭力地维护这些大师们这一番辛劳成果。他们的心是好的,不愿意为苦苦挣扎之中的中国电影追泼冷水,更不愿意施以当头棒喝,而伤了中国电影的筋骨。这种心情,我觉得我们不仅要给以充分的理解,也还要给以必要的尊重。因为,中国的电影之路的确走得坎坷,不易 但我觉得,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电影事业的人,我们现在的的确确要认真考虑这个“假大空”现象。假如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张陈两位大师已然“老”了,大红大紫后,一直忙于在世界各国的各种热闹场合间“飞来飞去”,早已疏离了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而无奈进入了“江郎才尽”的境地,从而制造了这些个“假大空”,是几近不治的一种“病症”,那么我们需要警戒的是另一个现象:有一些还没“老”、但也已走红、甚至锋头正盛、却已经忙着在各种热闹场合“飞来飞去”

而且是纷纷在迷失……

只是担心在“假大空”后,又要出现些“假小空”们……

说上面这些话时,我是忐忑的。就这么篇小稿子,我改了好几遍,因为自己毕竟并不太了解电影的实际情况,就怕说了不合适的话。但有一句话,我自认是有把握的,那就是发生这一切绝对不能怪罪市场。不能说,因为要走市场,我们不得不“假大空”或“假小空”。我说此话的依据是,国外电影人一直处在市场环境中,但他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拍出了绝非假大空的、并让我们由衷感到震撼的大片。

“假大空”“假小空”和中国电影的困惑 近日,偶读北青报,看到有人评张(艺谋)陈(凯歌)二位大师的《英雄》《十面埋伏》和《无极》,竟然用了“假大空”仨字。 “假大空”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文艺理论概念,原用来特指文革其间,艺术家失去自主灵魂后,唯上、唯政治指令而生产出的一大批脱离生活、主题先行、只凭主观意愿胡编乱造的文艺作品的主要美学特征的。现在用这三个字来界定新时期电影大师的作品,初一看,的确让人有些不得要领,甚至觉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仔细往深里想想,却又觉得“假大空”仨字用在此处不仅准确,还挺绝妙。可不是么,花哨,空泛,虚假,端着大架子唬人,却缺乏生活底蕴和真情实感,岂不就是这几部作品的当下模样和主要美学特征?回想起国内刚进口美国大片那会儿,曾引发过一场非正式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那样的大片?一些大小导演们振振有词地说道,美国大片是用钱堆出来的,动辄就是几千万和上亿美元。咱有那么些钱吗?有人反驳,你们别牛,就是给你们这些钱,你们也玩不出那样的花儿来。但那时这种官司,因为不见“物证”,自是只能停留在嘴皮子上,当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当时,谁也不敢相信,中国导演有一天也能拿到上亿的钱去拍一部电影。没料想只是过了几年时光,中国牛了,中国导演果然也“牛”了。动辄上亿的拍摄资金已不算什么稀罕事了,随即中国式的大片也就应运而生。“物证”出现了,多年前的那场“嘴皮官司”因此也就有了结果,我真的没想到,果然应验的是反方的观点:给你们那么些钱,也玩不出那样的花来,并且“刻薄”地用“假大空”仨字来为这中国第一批的“大片”做了“盖棺论定”。 对于这样一个结论,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各异的对策。某些媒体,包括一些官方人士,则在竭力地维护这些大师们这一番辛劳成果。他们的心是好的,不愿意为苦苦挣扎之中的中国电影追泼冷水,更不愿意施以当头棒喝,而伤了中国电影的筋骨。这种心情,我觉得我们不仅要给以充分的理解,也还要给以必要的尊重。因为,中国的电影之路的确走得坎坷,不易 但我觉得,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电影事业的人,我们现在的的确确要认真考虑这个“假大空”现象。假如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张陈两位大师已然“老”了,大红大紫后,一直忙于在世界各国的各种热闹场合间“飞来飞去”,早已疏离了当今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大多数人的生命感受,而无奈进入了“江郎才尽”的境地,从而制造了这些个“假大空”,是几近不治的一种“病症”,那么我们需要警戒的是另一个现象:有一些还没“老”、但也已走红、甚至锋头正盛、却已经忙着在各种热闹场合“飞来飞去”

我还在想:也许“迷失”只是一个必然要经过的阶段?经过一番总结和调整,中国电影真正的大片时代即将来临。

但愿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