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真窃火耶?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  

2005-10-14 15: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窃火耶?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 陆天明 如果我说,中国的近、当代文学其实十分“依赖”于“世界文学”,不知道会不会招来一片骂声。但只要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就应该承认,我这么说,并非纯属谬言。远了不去说,只说这二十多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新时期文学”,从当年我似的“蒙钝初开”的习作者们传看“弗洛伊德”“卡夫卡”和“萨特”,拜倒在“艾略特”“马尔克斯”“米兰昆德拉”脚下,一直到前些年从大学校园往外蔓延开的“后现代热”,无不在文学界相应地掀起一次又一次文学狂飚。“蒙胧诗热”、“意识流热”、“魔幻热”、“超写实热”、“新写实热”和“解构热”、“颠复热”等等等等,可谓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它们极大地丰富了充实了中国的文学状态,重要的是同时改变了和改进了中国的文学素质。为此,我们感谢那些从事翻译工作的朋友。对于他们,常有这样的称誉,说他们是“窃来真理之火的”普罗米修士,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中国需要这样的“窃火者”。从前、今天,以至将来,都需要。这是勿庸置疑的,也是无需再赘言的。需要追问的是这么一个问题,他们窃来了火,我们该怎么对待?当他们千辛万苦地把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放到我们面前时,我们怎么对待这个“熊熊燃烧着

人家的。我也不是在主张“外国的火”我们得一概照单全收。明白人都知道,外国的火也是各式各样的,也需要区别对待,而且一定要区别对待。暖我心房之火和毁我祖业之火当然不能一视同仁。但是,当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火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我们首先还是要把眼睛盯着那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这总是应该的吧?千百年来,我们还是缺少那种能真正还我大地一片干净,重显我大地一片翠绿之燎原大火啊。没有破除黑暗之火的火把,要它作甚?没有灵魂之光的文学又要它作甚? 当然,最好的做法是“火”,我们“窃”了,“火把”我们也“窃”了,然后熔铸出我们自己的火把和光明之火。              真窃火耶?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

的火把”? 有人会说,你这不是在没事找事吗?这里还有啥问题嘛! 但有个现象确实是值得重视的。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我们是钟情于那个熊熊燃烧的火,还是只钟情于那个火把?我们在引进那些世界文学大师的作品后,是只钟情于他们的叙事形式、叙事技巧、还是同时也要钟情于这些大师对待生活、生存、生命的态度和作为?当我们津津乐道于“火把”的精致和新颍时,却忘了火把的功用主要是传递火焰,是制造热情和烈焰。我们丢了“火”,也就丢了大师们的灵魂和激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便十分精准地仿制了无数个大师一样的“火把”,却没把最重要的火引燃到自己拥有的这些个“火把”上来,大师们“蒙胧”,我们赶紧也去蒙胧一下;大师们“意识流”,我们也赶紧去流一下意识,大师们文字中不加标点符号,我们也立志把标点从自己的作品里驱逐干净,大师们冷峻,我们也不笑……如此这般,我们精准地仿制再多的“火把”,充其量也只是“生铁冷铜”一堆而已。 我们还是没有火。我们还是不会走得很远。 所以,我认为,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是真的去窃火,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确实是在向世界文学学习的过程中,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想,“火”用我们自己的,“火把”学

                          

的火把”? 有人会说,你这不是在没事找事吗?这里还有啥问题嘛! 但有个现象确实是值得重视的。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我们是钟情于那个熊熊燃烧的火,还是只钟情于那个火把?我们在引进那些世界文学大师的作品后,是只钟情于他们的叙事形式、叙事技巧、还是同时也要钟情于这些大师对待生活、生存、生命的态度和作为?当我们津津乐道于“火把”的精致和新颍时,却忘了火把的功用主要是传递火焰,是制造热情和烈焰。我们丢了“火”,也就丢了大师们的灵魂和激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便十分精准地仿制了无数个大师一样的“火把”,却没把最重要的火引燃到自己拥有的这些个“火把”上来,大师们“蒙胧”,我们赶紧也去蒙胧一下;大师们“意识流”,我们也赶紧去流一下意识,大师们文字中不加标点符号,我们也立志把标点从自己的作品里驱逐干净,大师们冷峻,我们也不笑……如此这般,我们精准地仿制再多的“火把”,充其量也只是“生铁冷铜”一堆而已。 我们还是没有火。我们还是不会走得很远。 所以,我认为,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是真的去窃火,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确实是在向世界文学学习的过程中,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想,“火”用我们自己的,“火把”学                               的火把”? 有人会说,你这不是在没事找事吗?这里还有啥问题嘛! 但有个现象确实是值得重视的。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我们是钟情于那个熊熊燃烧的火,还是只钟情于那个火把?我们在引进那些世界文学大师的作品后,是只钟情于他们的叙事形式、叙事技巧、还是同时也要钟情于这些大师对待生活、生存、生命的态度和作为?当我们津津乐道于“火把”的精致和新颍时,却忘了火把的功用主要是传递火焰,是制造热情和烈焰。我们丢了“火”,也就丢了大师们的灵魂和激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便十分精准地仿制了无数个大师一样的“火把”,却没把最重要的火引燃到自己拥有的这些个“火把”上来,大师们“蒙胧”,我们赶紧也去蒙胧一下;大师们“意识流”,我们也赶紧去流一下意识,大师们文字中不加标点符号,我们也立志把标点从自己的作品里驱逐干净,大师们冷峻,我们也不笑……如此这般,我们精准地仿制再多的“火把”,充其量也只是“生铁冷铜”一堆而已。 我们还是没有火。我们还是不会走得很远。 所以,我认为,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是真的去窃火,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确实是在向世界文学学习的过程中,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想,“火”用我们自己的,“火把”学 陆天明

真窃火耶?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 陆天明 如果我说,中国的近、当代文学其实十分“依赖”于“世界文学”,不知道会不会招来一片骂声。但只要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就应该承认,我这么说,并非纯属谬言。远了不去说,只说这二十多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新时期文学”,从当年我似的“蒙钝初开”的习作者们传看“弗洛伊德”“卡夫卡”和“萨特”,拜倒在“艾略特”“马尔克斯”“米兰昆德拉”脚下,一直到前些年从大学校园往外蔓延开的“后现代热”,无不在文学界相应地掀起一次又一次文学狂飚。“蒙胧诗热”、“意识流热”、“魔幻热”、“超写实热”、“新写实热”和“解构热”、“颠复热”等等等等,可谓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它们极大地丰富了充实了中国的文学状态,重要的是同时改变了和改进了中国的文学素质。为此,我们感谢那些从事翻译工作的朋友。对于他们,常有这样的称誉,说他们是“窃来真理之火的”普罗米修士,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中国需要这样的“窃火者”。从前、今天,以至将来,都需要。这是勿庸置疑的,也是无需再赘言的。需要追问的是这么一个问题,他们窃来了火,我们该怎么对待?当他们千辛万苦地把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放到我们面前时,我们怎么对待这个“熊熊燃烧着

 

如果我说,中国的近、当代文学其实十分“依赖”于“世界文学”,不知道会不会招来一片骂声。但只要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就应该承认,我这么说,并非纯属谬言。远了不去说,只说这二十多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新时期文学”,从当年我似的“蒙钝初开”的习作者们传看“弗洛伊德”“卡夫卡”和“萨特”,拜倒在“艾略特”“马尔克斯”“米兰昆德拉”脚下,一直到前些年从大学校园往外蔓延开的“后现代热”,无不在文学界相应地掀起一次又一次文学狂飚。“蒙胧诗热”、“意识流热”、“魔幻热”、“超写实热”、“新写实热”和“解构热”、“颠复热”等等等等,可谓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它们极大地丰富了充实了中国的文学状态,重要的是同时改变了和改进了中国的文学素质。为此,我们感谢那些从事翻译工作的朋友。对于他们,常有这样的称誉,说他们是“窃来真理之火的”普罗米修士,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人家的。我也不是在主张“外国的火”我们得一概照单全收。明白人都知道,外国的火也是各式各样的,也需要区别对待,而且一定要区别对待。暖我心房之火和毁我祖业之火当然不能一视同仁。但是,当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火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我们首先还是要把眼睛盯着那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这总是应该的吧?千百年来,我们还是缺少那种能真正还我大地一片干净,重显我大地一片翠绿之燎原大火啊。没有破除黑暗之火的火把,要它作甚?没有灵魂之光的文学又要它作甚? 当然,最好的做法是“火”,我们“窃”了,“火把”我们也“窃”了,然后熔铸出我们自己的火把和光明之火。

中国需要这样的“窃火者”。从前、今天,以至将来,都需要。这是勿庸置疑的,也是无需再赘言的。需要追问的是这么一个问题,他们窃来了火,我们该怎么对待?当他们千辛万苦地把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放到我们面前时,我们怎么对待这个“熊熊燃烧着的火把”?

的火把”? 有人会说,你这不是在没事找事吗?这里还有啥问题嘛! 但有个现象确实是值得重视的。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我们是钟情于那个熊熊燃烧的火,还是只钟情于那个火把?我们在引进那些世界文学大师的作品后,是只钟情于他们的叙事形式、叙事技巧、还是同时也要钟情于这些大师对待生活、生存、生命的态度和作为?当我们津津乐道于“火把”的精致和新颍时,却忘了火把的功用主要是传递火焰,是制造热情和烈焰。我们丢了“火”,也就丢了大师们的灵魂和激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便十分精准地仿制了无数个大师一样的“火把”,却没把最重要的火引燃到自己拥有的这些个“火把”上来,大师们“蒙胧”,我们赶紧也去蒙胧一下;大师们“意识流”,我们也赶紧去流一下意识,大师们文字中不加标点符号,我们也立志把标点从自己的作品里驱逐干净,大师们冷峻,我们也不笑……如此这般,我们精准地仿制再多的“火把”,充其量也只是“生铁冷铜”一堆而已。 我们还是没有火。我们还是不会走得很远。 所以,我认为,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是真的去窃火,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确实是在向世界文学学习的过程中,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想,“火”用我们自己的,“火把”学

有人会说,你这不是在没事找事吗?这里还有啥问题嘛人家的。我也不是在主张“外国的火”我们得一概照单全收。明白人都知道,外国的火也是各式各样的,也需要区别对待,而且一定要区别对待。暖我心房之火和毁我祖业之火当然不能一视同仁。但是,当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火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我们首先还是要把眼睛盯着那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这总是应该的吧?千百年来,我们还是缺少那种能真正还我大地一片干净,重显我大地一片翠绿之燎原大火啊。没有破除黑暗之火的火把,要它作甚?没有灵魂之光的文学又要它作甚? 当然,最好的做法是“火”,我们“窃”了,“火把”我们也“窃”了,然后熔铸出我们自己的火把和光明之火。 ! 但有个现象确实是值得重视的。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我们是钟情于那个熊熊燃烧的火,还是只钟情于那个火把?我们在引进那些世界文学大师的作品后,是只钟情于他们的叙事形式、叙事技巧、还是同时也要钟情于这些大师对待生活、生存、生命的态度和作为?当我们津津乐道于“火把”的精致和新颍时,却忘了火把的功用主要是传递火焰,是制造热情和烈焰。我们丢了“火”,也就丢了大师们的灵魂和激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便十分精准地仿制了无数个大师一样的“火把”,却没把最重要的火引燃到自己拥有的这些个“火把”上来,大师们“蒙胧”,我们赶紧也去蒙胧一下;大师们“意识流”,我们也赶紧去流一下意识,大师们文字中不加标点符号,我们也立志把标点从自己的作品里驱逐干净,大师们冷峻,我们也不笑……如此这般,我们精准地仿制再多的“火把”,充其量也只是“生铁冷铜”一堆而已。

我们还是没有火。我们还是不会走得很远。

人家的。我也不是在主张“外国的火”我们得一概照单全收。明白人都知道,外国的火也是各式各样的,也需要区别对待,而且一定要区别对待。暖我心房之火和毁我祖业之火当然不能一视同仁。但是,当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火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我们首先还是要把眼睛盯着那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这总是应该的吧?千百年来,我们还是缺少那种能真正还我大地一片干净,重显我大地一片翠绿之燎原大火啊。没有破除黑暗之火的火把,要它作甚?没有灵魂之光的文学又要它作甚? 当然,最好的做法是“火”,我们“窃”了,“火把”我们也“窃”了,然后熔铸出我们自己的火把和光明之火。

所以,我认为,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是真的去窃火,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确实是在向世界文学学习的过程中,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的火把”? 有人会说,你这不是在没事找事吗?这里还有啥问题嘛! 但有个现象确实是值得重视的。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我们是钟情于那个熊熊燃烧的火,还是只钟情于那个火把?我们在引进那些世界文学大师的作品后,是只钟情于他们的叙事形式、叙事技巧、还是同时也要钟情于这些大师对待生活、生存、生命的态度和作为?当我们津津乐道于“火把”的精致和新颍时,却忘了火把的功用主要是传递火焰,是制造热情和烈焰。我们丢了“火”,也就丢了大师们的灵魂和激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便十分精准地仿制了无数个大师一样的“火把”,却没把最重要的火引燃到自己拥有的这些个“火把”上来,大师们“蒙胧”,我们赶紧也去蒙胧一下;大师们“意识流”,我们也赶紧去流一下意识,大师们文字中不加标点符号,我们也立志把标点从自己的作品里驱逐干净,大师们冷峻,我们也不笑……如此这般,我们精准地仿制再多的“火把”,充其量也只是“生铁冷铜”一堆而已。 我们还是没有火。我们还是不会走得很远。 所以,我认为,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是真的去窃火,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确实是在向世界文学学习的过程中,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想,“火”用我们自己的,“火把”学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想,“火”用我们自己的,“火把”学人家的。我也不是在主张“外国的火”我们得一概照单全收。明白人都知道,外国的火也是各式各样的,也需要区别对待,而且一定要区别对待。暖我心房之火和毁我祖业之火当然不能一视同仁。但是,当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火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我们首先还是要把眼睛盯着那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这总是应该的吧?千百年来,我们还是缺少那种能真正还我大地一片干净,重显我大地一片翠绿之燎原大火啊。没有破除黑暗之火的火把,要它作甚?没有灵魂之光的文学又要它作甚?

当然,最好的做法是“火”,我们“窃”了,“火把”我们也“窃”了,然后熔铸出我们自己的火把和光明之火。

的火把”? 有人会说,你这不是在没事找事吗?这里还有啥问题嘛! 但有个现象确实是值得重视的。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我们是钟情于那个熊熊燃烧的火,还是只钟情于那个火把?我们在引进那些世界文学大师的作品后,是只钟情于他们的叙事形式、叙事技巧、还是同时也要钟情于这些大师对待生活、生存、生命的态度和作为?当我们津津乐道于“火把”的精致和新颍时,却忘了火把的功用主要是传递火焰,是制造热情和烈焰。我们丢了“火”,也就丢了大师们的灵魂和激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便十分精准地仿制了无数个大师一样的“火把”,却没把最重要的火引燃到自己拥有的这些个“火把”上来,大师们“蒙胧”,我们赶紧也去蒙胧一下;大师们“意识流”,我们也赶紧去流一下意识,大师们文字中不加标点符号,我们也立志把标点从自己的作品里驱逐干净,大师们冷峻,我们也不笑……如此这般,我们精准地仿制再多的“火把”,充其量也只是“生铁冷铜”一堆而已。 我们还是没有火。我们还是不会走得很远。 所以,我认为,面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是真的去窃火,还是窃个火把玩玩而已,确实是在向世界文学学习的过程中,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想,“火”用我们自己的,“火把”学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