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上海申江导报记者采访录  

2005-10-14 15: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果来的。 十年前,《苍天在上》写了五个半月,为了最后能让它开机拍摄并播出,陆天明和一些同志又整整努力了5个多月,其中困难可想而知。之后,他每写一部作品,都会收到一些“警告”:“老陆啊,要适可而止啊!” 他觉得,中国处于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作家更应该全身心地融入这个“巨变”之中,发挥一点他们应该发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也是不该回避的责任。虽然作家的作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去年,有些地方出台了“不准在黄金时段播出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的规定。陆天明觉得这完全是一种倒退,硬是针对这条可笑的“规定”,在家里憋了快2年,写了一部作品,这就是他的最新力作《高纬度战栗》。 新著作《高纬度战栗》 故事发生在中俄边境一个被称作“高纬度地区”的一个叫做陶里根的小城市。一级警督劳东林是出了名的刑侦专家,但他却出人意料地脱下警服,辞职去了陶里根的盛唐公司任保安经理一职,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省公安厅刑事侦查队支队长邵长水受命劝告劳东林重回警界,但当他刚刚开始接触劳东林时,劳东林却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身亡。临死前,劳东林在邵长水的手心用鲜血写下了“谋杀”两个字。在破案过程中,邵长水和同事们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挠,一度陷入绝境,但随着一个个知情人士的相继出现,谜团被一个又一个解开……最后的那一双手竟是一个代理省长。 这一本书,是陆天明所有的小说中字数最多的一部,将“反腐”的体裁张扬到最大。和之前的《省委书记》不同的是,《省》主要写一个书记的全面生活,反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部《高纬度》自从头到尾专写反腐。 这是陆天明迈出的又一大步。 作品中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两个巧合不得不说。 《苍天在上》播出后不久,陈希同王宝森事发,很多人将《苍天在上》中市长自杀的情节与其相提并论。 电视剧《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又接到一个东北来的电话,来电者告诉他:《大雪无痕》和他们市发生的事件很相似。 然而,两者都是电视剧创作在先,真实事件公开在后。面对这样的巧合,陆天明的解释是:“我并没有凭空写东西,只是现实印证了我所写的某些东西。” 无数读者最想问陆天明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些书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故事,为了文学创作的目的,当然会有虚拟性,但故事里的真实度却是和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刑警们怎么说话,领导们怎么办事,处在小说中那些地位中的人一看就觉得陆天明在写自己的故事。 写完《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曾经去一个公安机关体验生活,那里的领导紧握住他的手,大为感慨:“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为写作,炼钢1年 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真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最大官衔只是支部委员的陆天明又如何做到写什么像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80年代初,陆天明曾经放下手头的专业创作任务,什么目的也不带,从事各种职业体验生活。他曾经在北京市某区的法院跟着一位老法官做过一年的“书记员”/职烨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他就是陆天明。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果来的。 十年前,《苍天在上》写了五个半月,为了最后能让它开机拍摄并播出,陆天明和一些同志又整整努力了5个多月,其中困难可想而知。之后,他每写一部作品,都会收到一些“警告”:“老陆啊,要适可而止啊!” 他觉得,中国处于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作家更应该全身心地融入这个“巨变”之中,发挥一点他们应该发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也是不该回避的责任。虽然作家的作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去年,有些地方出台了“不准在黄金时段播出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的规定。陆天明觉得这完全是一种倒退,硬是针对这条可笑的“规定”,在家里憋了快2年,写了一部作品,这就是他的最新力作《高纬度战栗》。 新著作《高纬度战栗》 故事发生在中俄边境一个被称作“高纬度地区”的一个叫做陶里根的小城市。一级警督劳东林是出了名的刑侦专家,但他却出人意料地脱下警服,辞职去了陶里根的盛唐公司任保安经理一职,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省公安厅刑事侦查队支队长邵长水受命劝告劳东林重回警界,但当他刚刚开始接触劳东林时,劳东林却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身亡。临死前,劳东林在邵长水的手心用鲜血写下了“谋杀”两个字。在破案过程中,邵长水和同事们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挠,一度陷入绝境,但随着一个个知情人士的相继出现,谜团被一个又一个解开……最后的那一双手竟是一个代理省长。 这一本书,是陆天明所有的小说中字数最多的一部,将“反腐”的体裁张扬到最大。和之前的《省委书记》不同的是,《省》主要写一个书记的全面生活,反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部《高纬度》自从头到尾专写反腐。 这是陆天明迈出的又一大步。 作品中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两个巧合不得不说。 《苍天在上》播出后不久,陈希同王宝森事发,很多人将《苍天在上》中市长自杀的情节与其相提并论。 电视剧《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又接到一个东北来的电话,来电者告诉他:《大雪无痕》和他们市发生的事件很相似。 然而,两者都是电视剧创作在先,真实事件公开在后。面对这样的巧合,陆天明的解释是:“我并没有凭空写东西,只是现实印证了我所写的某些东西。” 无数读者最想问陆天明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些书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故事,为了文学创作的目的,当然会有虚拟性,但故事里的真实度却是和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刑警们怎么说话,领导们怎么办事,处在小说中那些地位中的人一看就觉得陆天明在写自己的故事。 写完《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曾经去一个公安机关体验生活,那里的领导紧握住他的手,大为感慨:“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为写作,炼钢1年 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真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最大官衔只是支部委员的陆天明又如何做到写什么像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80年代初,陆天明曾经放下手头的专业创作任务,什么目的也不带,从事各种职业体验生活。他曾经在北京市某区的法院跟着一位老法官做过一年的“书记员”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果来的。 十年前,《苍天在上》写了五个半月,为了最后能让它开机拍摄并播出,陆天明和一些同志又整整努力了5个多月,其中困难可想而知。之后,他每写一部作品,都会收到一些“警告”:“老陆啊,要适可而止啊!” 他觉得,中国处于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作家更应该全身心地融入这个“巨变”之中,发挥一点他们应该发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也是不该回避的责任。虽然作家的作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去年,有些地方出台了“不准在黄金时段播出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的规定。陆天明觉得这完全是一种倒退,硬是针对这条可笑的“规定”,在家里憋了快2年,写了一部作品,这就是他的最新力作《高纬度战栗》。 新著作《高纬度战栗》 故事发生在中俄边境一个被称作“高纬度地区”的一个叫做陶里根的小城市。一级警督劳东林是出了名的刑侦专家,但他却出人意料地脱下警服,辞职去了陶里根的盛唐公司任保安经理一职,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省公安厅刑事侦查队支队长邵长水受命劝告劳东林重回警界,但当他刚刚开始接触劳东林时,劳东林却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身亡。临死前,劳东林在邵长水的手心用鲜血写下了“谋杀”两个字。在破案过程中,邵长水和同事们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挠,一度陷入绝境,但随着一个个知情人士的相继出现,谜团被一个又一个解开……最后的那一双手竟是一个代理省长。 这一本书,是陆天明所有的小说中字数最多的一部,将“反腐”的体裁张扬到最大。和之前的《省委书记》不同的是,《省》主要写一个书记的全面生活,反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部《高纬度》自从头到尾专写反腐。 这是陆天明迈出的又一大步。 作品中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两个巧合不得不说。 《苍天在上》播出后不久,陈希同王宝森事发,很多人将《苍天在上》中市长自杀的情节与其相提并论。 电视剧《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又接到一个东北来的电话,来电者告诉他:《大雪无痕》和他们市发生的事件很相似。 然而,两者都是电视剧创作在先,真实事件公开在后。面对这样的巧合,陆天明的解释是:“我并没有凭空写东西,只是现实印证了我所写的某些东西。” 无数读者最想问陆天明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些书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故事,为了文学创作的目的,当然会有虚拟性,但故事里的真实度却是和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刑警们怎么说话,领导们怎么办事,处在小说中那些地位中的人一看就觉得陆天明在写自己的故事。 写完《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曾经去一个公安机关体验生活,那里的领导紧握住他的手,大为感慨:“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为写作,炼钢1年 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真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最大官衔只是支部委员的陆天明又如何做到写什么像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80年代初,陆天明曾经放下手头的专业创作任务,什么目的也不带,从事各种职业体验生活。他曾经在北京市某区的法院跟着一位老法官做过一年的“书记员”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果来的。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十年前,《苍天在上》写了五个半月,为了最后能让它开机拍摄并播出,陆天明和一些同志又整整努力了,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5个多月,其中困难可想而知。之后,他每写一部作品,都会收到一些“警告”:“老陆啊,要适可而止啊!”

果来的。 十年前,《苍天在上》写了五个半月,为了最后能让它开机拍摄并播出,陆天明和一些同志又整整努力了5个多月,其中困难可想而知。之后,他每写一部作品,都会收到一些“警告”:“老陆啊,要适可而止啊!” 他觉得,中国处于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作家更应该全身心地融入这个“巨变”之中,发挥一点他们应该发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也是不该回避的责任。虽然作家的作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去年,有些地方出台了“不准在黄金时段播出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的规定。陆天明觉得这完全是一种倒退,硬是针对这条可笑的“规定”,在家里憋了快2年,写了一部作品,这就是他的最新力作《高纬度战栗》。 新著作《高纬度战栗》 故事发生在中俄边境一个被称作“高纬度地区”的一个叫做陶里根的小城市。一级警督劳东林是出了名的刑侦专家,但他却出人意料地脱下警服,辞职去了陶里根的盛唐公司任保安经理一职,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省公安厅刑事侦查队支队长邵长水受命劝告劳东林重回警界,但当他刚刚开始接触劳东林时,劳东林却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身亡。临死前,劳东林在邵长水的手心用鲜血写下了“谋杀”两个字。在破案过程中,邵长水和同事们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挠,一度陷入绝境,但随着一个个知情人士的相继出现,谜团被一个又一个解开……最后的那一双手竟是一个代理省长。 这一本书,是陆天明所有的小说中字数最多的一部,将“反腐”的体裁张扬到最大。和之前的《省委书记》不同的是,《省》主要写一个书记的全面生活,反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部《高纬度》自从头到尾专写反腐。 这是陆天明迈出的又一大步。 作品中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两个巧合不得不说。 《苍天在上》播出后不久,陈希同王宝森事发,很多人将《苍天在上》中市长自杀的情节与其相提并论。 电视剧《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又接到一个东北来的电话,来电者告诉他:《大雪无痕》和他们市发生的事件很相似。 然而,两者都是电视剧创作在先,真实事件公开在后。面对这样的巧合,陆天明的解释是:“我并没有凭空写东西,只是现实印证了我所写的某些东西。” 无数读者最想问陆天明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些书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故事,为了文学创作的目的,当然会有虚拟性,但故事里的真实度却是和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刑警们怎么说话,领导们怎么办事,处在小说中那些地位中的人一看就觉得陆天明在写自己的故事。 写完《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曾经去一个公安机关体验生活,那里的领导紧握住他的手,大为感慨:“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为写作,炼钢1年 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真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最大官衔只是支部委员的陆天明又如何做到写什么像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80年代初,陆天明曾经放下手头的专业创作任务,什么目的也不带,从事各种职业体验生活。他曾经在北京市某区的法院跟着一位老法官做过一年的“书记员” 他觉得,中国处于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作家更应该全身心地融入这个“巨变”之中,发挥一点他们应该发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也是不该回避的责任。虽然作家的作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去年,有些地方出台了“不准在黄金时段播出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的规定。陆天明觉得这完全是一种倒退,硬是针对这条可笑的“规定”,在家里憋了快2年,写了一部作品,这就是他的最新力作《高纬度战栗》。果来的。 十年前,《苍天在上》写了五个半月,为了最后能让它开机拍摄并播出,陆天明和一些同志又整整努力了5个多月,其中困难可想而知。之后,他每写一部作品,都会收到一些“警告”:“老陆啊,要适可而止啊!” 他觉得,中国处于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作家更应该全身心地融入这个“巨变”之中,发挥一点他们应该发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也是不该回避的责任。虽然作家的作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去年,有些地方出台了“不准在黄金时段播出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的规定。陆天明觉得这完全是一种倒退,硬是针对这条可笑的“规定”,在家里憋了快2年,写了一部作品,这就是他的最新力作《高纬度战栗》。 新著作《高纬度战栗》 故事发生在中俄边境一个被称作“高纬度地区”的一个叫做陶里根的小城市。一级警督劳东林是出了名的刑侦专家,但他却出人意料地脱下警服,辞职去了陶里根的盛唐公司任保安经理一职,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省公安厅刑事侦查队支队长邵长水受命劝告劳东林重回警界,但当他刚刚开始接触劳东林时,劳东林却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身亡。临死前,劳东林在邵长水的手心用鲜血写下了“谋杀”两个字。在破案过程中,邵长水和同事们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挠,一度陷入绝境,但随着一个个知情人士的相继出现,谜团被一个又一个解开……最后的那一双手竟是一个代理省长。 这一本书,是陆天明所有的小说中字数最多的一部,将“反腐”的体裁张扬到最大。和之前的《省委书记》不同的是,《省》主要写一个书记的全面生活,反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部《高纬度》自从头到尾专写反腐。 这是陆天明迈出的又一大步。 作品中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两个巧合不得不说。 《苍天在上》播出后不久,陈希同王宝森事发,很多人将《苍天在上》中市长自杀的情节与其相提并论。 电视剧《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又接到一个东北来的电话,来电者告诉他:《大雪无痕》和他们市发生的事件很相似。 然而,两者都是电视剧创作在先,真实事件公开在后。面对这样的巧合,陆天明的解释是:“我并没有凭空写东西,只是现实印证了我所写的某些东西。” 无数读者最想问陆天明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些书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故事,为了文学创作的目的,当然会有虚拟性,但故事里的真实度却是和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刑警们怎么说话,领导们怎么办事,处在小说中那些地位中的人一看就觉得陆天明在写自己的故事。 写完《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曾经去一个公安机关体验生活,那里的领导紧握住他的手,大为感慨:“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为写作,炼钢1年 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真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最大官衔只是支部委员的陆天明又如何做到写什么像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80年代初,陆天明曾经放下手头的专业创作任务,什么目的也不带,从事各种职业体验生活。他曾经在北京市某区的法院跟着一位老法官做过一年的“书记员”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新著作《高纬度战栗》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故事发生在中俄边境一个被称作“高纬度地区”的一个叫做陶里根的小城市。一级警督劳东林是出了名的刑侦专家,但他却出人意料地脱下警服,辞职去了陶里根的盛唐公司任保安经理一职,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省公安厅刑事侦查队支队长邵长水受命劝告劳东林重回警界,但当他刚刚开始接触劳东林时,劳东林却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身亡。临死前,劳东林在邵长水的手心用鲜血写下了“谋杀”两个字。在破案过程中,邵长水和同事们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挠,一度陷入绝境,但随着一个个知情人士的相继出现,谜团被一个又一个解开……最后的那一双手竟是一个代理省长。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这一本书,是陆天明所有的小说中字数最多的一部,将“反腐”的体裁张扬到最大。和之前的《省委书记》不同的是,《省》主要写一个书记的全面生活,反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部《高纬度》自从头到尾专写反腐。

这是陆天明迈出的又一大步。

 

作品中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有两个巧合不得不说。

《苍天在上》播出后不久,陈希同王宝森事发,很多人将《苍天在上》中市长自杀的情节与其相提并论。

电视剧《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又接到一个东北来的电话,来电者告诉他:《大雪无痕》和他们市发生的事件很相似。

果来的。 十年前,《苍天在上》写了五个半月,为了最后能让它开机拍摄并播出,陆天明和一些同志又整整努力了5个多月,其中困难可想而知。之后,他每写一部作品,都会收到一些“警告”:“老陆啊,要适可而止啊!” 他觉得,中国处于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作家更应该全身心地融入这个“巨变”之中,发挥一点他们应该发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也是不该回避的责任。虽然作家的作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去年,有些地方出台了“不准在黄金时段播出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的规定。陆天明觉得这完全是一种倒退,硬是针对这条可笑的“规定”,在家里憋了快2年,写了一部作品,这就是他的最新力作《高纬度战栗》。 新著作《高纬度战栗》 故事发生在中俄边境一个被称作“高纬度地区”的一个叫做陶里根的小城市。一级警督劳东林是出了名的刑侦专家,但他却出人意料地脱下警服,辞职去了陶里根的盛唐公司任保安经理一职,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省公安厅刑事侦查队支队长邵长水受命劝告劳东林重回警界,但当他刚刚开始接触劳东林时,劳东林却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身亡。临死前,劳东林在邵长水的手心用鲜血写下了“谋杀”两个字。在破案过程中,邵长水和同事们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挠,一度陷入绝境,但随着一个个知情人士的相继出现,谜团被一个又一个解开……最后的那一双手竟是一个代理省长。 这一本书,是陆天明所有的小说中字数最多的一部,将“反腐”的体裁张扬到最大。和之前的《省委书记》不同的是,《省》主要写一个书记的全面生活,反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部《高纬度》自从头到尾专写反腐。 这是陆天明迈出的又一大步。 作品中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两个巧合不得不说。 《苍天在上》播出后不久,陈希同王宝森事发,很多人将《苍天在上》中市长自杀的情节与其相提并论。 电视剧《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又接到一个东北来的电话,来电者告诉他:《大雪无痕》和他们市发生的事件很相似。 然而,两者都是电视剧创作在先,真实事件公开在后。面对这样的巧合,陆天明的解释是:“我并没有凭空写东西,只是现实印证了我所写的某些东西。” 无数读者最想问陆天明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些书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故事,为了文学创作的目的,当然会有虚拟性,但故事里的真实度却是和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刑警们怎么说话,领导们怎么办事,处在小说中那些地位中的人一看就觉得陆天明在写自己的故事。 写完《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曾经去一个公安机关体验生活,那里的领导紧握住他的手,大为感慨:“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为写作,炼钢1年 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真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最大官衔只是支部委员的陆天明又如何做到写什么像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80年代初,陆天明曾经放下手头的专业创作任务,什么目的也不带,从事各种职业体验生活。他曾经在北京市某区的法院跟着一位老法官做过一年的“书记员” 然而,两者都是电视剧创作在先,真实事件公开在后。面对这样的巧合,陆天明的解释是:“我并没有凭空写东西,只是现实印证了我所写的某些东西。”

无数读者最想问陆天明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些书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故事,为了文学创作的目的,当然会有虚拟性,但故事里的真实度却是和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刑警们怎么说话,领导们怎么办事,处在小说中那些地位中的人一看就觉得陆天明在写自己的故事。

写完《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曾经去一个公安机关体验生活,那里的领导紧握住他的手,大为感慨:“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为写作,炼钢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1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

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真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最大官衔只是支部委员的陆天明又如何做到写什么像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80年代初,陆天明曾经放下手头的专业创作任务,什么目的也不带,从事各种职业体验生活。他曾经在北京市某区的法院跟着一位老法官做过一年的“书记员”,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闭关,孤独前行

果来的。 十年前,《苍天在上》写了五个半月,为了最后能让它开机拍摄并播出,陆天明和一些同志又整整努力了5个多月,其中困难可想而知。之后,他每写一部作品,都会收到一些“警告”:“老陆啊,要适可而止啊!” 他觉得,中国处于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作家更应该全身心地融入这个“巨变”之中,发挥一点他们应该发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也是不该回避的责任。虽然作家的作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去年,有些地方出台了“不准在黄金时段播出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的规定。陆天明觉得这完全是一种倒退,硬是针对这条可笑的“规定”,在家里憋了快2年,写了一部作品,这就是他的最新力作《高纬度战栗》。 新著作《高纬度战栗》 故事发生在中俄边境一个被称作“高纬度地区”的一个叫做陶里根的小城市。一级警督劳东林是出了名的刑侦专家,但他却出人意料地脱下警服,辞职去了陶里根的盛唐公司任保安经理一职,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省公安厅刑事侦查队支队长邵长水受命劝告劳东林重回警界,但当他刚刚开始接触劳东林时,劳东林却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身亡。临死前,劳东林在邵长水的手心用鲜血写下了“谋杀”两个字。在破案过程中,邵长水和同事们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挠,一度陷入绝境,但随着一个个知情人士的相继出现,谜团被一个又一个解开……最后的那一双手竟是一个代理省长。 这一本书,是陆天明所有的小说中字数最多的一部,将“反腐”的体裁张扬到最大。和之前的《省委书记》不同的是,《省》主要写一个书记的全面生活,反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部《高纬度》自从头到尾专写反腐。 这是陆天明迈出的又一大步。 作品中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两个巧合不得不说。 《苍天在上》播出后不久,陈希同王宝森事发,很多人将《苍天在上》中市长自杀的情节与其相提并论。 电视剧《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又接到一个东北来的电话,来电者告诉他:《大雪无痕》和他们市发生的事件很相似。 然而,两者都是电视剧创作在先,真实事件公开在后。面对这样的巧合,陆天明的解释是:“我并没有凭空写东西,只是现实印证了我所写的某些东西。” 无数读者最想问陆天明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些书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故事,为了文学创作的目的,当然会有虚拟性,但故事里的真实度却是和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刑警们怎么说话,领导们怎么办事,处在小说中那些地位中的人一看就觉得陆天明在写自己的故事。 写完《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曾经去一个公安机关体验生活,那里的领导紧握住他的手,大为感慨:“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为写作,炼钢1年 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真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最大官衔只是支部委员的陆天明又如何做到写什么像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80年代初,陆天明曾经放下手头的专业创作任务,什么目的也不带,从事各种职业体验生活。他曾经在北京市某区的法院跟着一位老法官做过一年的“书记员”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果来的。 十年前,《苍天在上》写了五个半月,为了最后能让它开机拍摄并播出,陆天明和一些同志又整整努力了5个多月,其中困难可想而知。之后,他每写一部作品,都会收到一些“警告”:“老陆啊,要适可而止啊!” 他觉得,中国处于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作家更应该全身心地融入这个“巨变”之中,发挥一点他们应该发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也是不该回避的责任。虽然作家的作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去年,有些地方出台了“不准在黄金时段播出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的规定。陆天明觉得这完全是一种倒退,硬是针对这条可笑的“规定”,在家里憋了快2年,写了一部作品,这就是他的最新力作《高纬度战栗》。 新著作《高纬度战栗》 故事发生在中俄边境一个被称作“高纬度地区”的一个叫做陶里根的小城市。一级警督劳东林是出了名的刑侦专家,但他却出人意料地脱下警服,辞职去了陶里根的盛唐公司任保安经理一职,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省公安厅刑事侦查队支队长邵长水受命劝告劳东林重回警界,但当他刚刚开始接触劳东林时,劳东林却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身亡。临死前,劳东林在邵长水的手心用鲜血写下了“谋杀”两个字。在破案过程中,邵长水和同事们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阻挠,一度陷入绝境,但随着一个个知情人士的相继出现,谜团被一个又一个解开……最后的那一双手竟是一个代理省长。 这一本书,是陆天明所有的小说中字数最多的一部,将“反腐”的体裁张扬到最大。和之前的《省委书记》不同的是,《省》主要写一个书记的全面生活,反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部《高纬度》自从头到尾专写反腐。 这是陆天明迈出的又一大步。 作品中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两个巧合不得不说。 《苍天在上》播出后不久,陈希同王宝森事发,很多人将《苍天在上》中市长自杀的情节与其相提并论。 电视剧《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又接到一个东北来的电话,来电者告诉他:《大雪无痕》和他们市发生的事件很相似。 然而,两者都是电视剧创作在先,真实事件公开在后。面对这样的巧合,陆天明的解释是:“我并没有凭空写东西,只是现实印证了我所写的某些东西。” 无数读者最想问陆天明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些书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故事,为了文学创作的目的,当然会有虚拟性,但故事里的真实度却是和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刑警们怎么说话,领导们怎么办事,处在小说中那些地位中的人一看就觉得陆天明在写自己的故事。 写完《大雪无痕》之后,陆天明曾经去一个公安机关体验生活,那里的领导紧握住他的手,大为感慨:“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为写作,炼钢1年 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真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最大官衔只是支部委员的陆天明又如何做到写什么像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80年代初,陆天明曾经放下手头的专业创作任务,什么目的也不带,从事各种职业体验生活。他曾经在北京市某区的法院跟着一位老法官做过一年的“书记员”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反腐作家陆天明:我就是要写这个时代的事情 文职烨 从70年代初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文学密不可分。《苍天在上》火了之后,很多人给他单列了一个名称“反腐作家”,他倒是看得明白:“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将我和文学放在一起”。 “反腐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某些人的这种“成见”,是多年来一直压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到如今,他仍然孜孜不倦每天不断在写。5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除了吃饭都在桌子前写作。 他的名字说出来大概有一半的中国人认得,从《苍天在上》开始,他的作品出一部就火一步,被广大热爱他的读者亲切地唤作“人民的作家”。 他就是陆天明。 转机出现在不经意间 90年代初,陆天明正埋首搞他的纯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它们是他写了十年的产物。 那个时候,央视的古典风潮正高,《红楼》、《西游》、《三国》相继热播,而在此同时,北京电视台却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以现实题材为背景的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等,受到了上自中央领导,下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的认可,也对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于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对当时已经在那里工作的陆天明提出了要求:“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搞一点这种现实题材的东西。” 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作从这里开始。第一部作品陆天明写了五个半月,它就是后来改变陆天明整个创作生涯的《苍天在上》。沉重的陌生的转轨操作,让他写得满嘴都是燎泡。 这部电视剧在播的时候,收视率最高达到39%,形成了“万人空巷”的难得场面,人们在第二天的办公室、公共汽车上热烈讨论前一天晚上的剧情。陆天明后来有一回去中国和哈萨克的边境采访,在边界线上站岗的哨兵激动地冲下岗楼,询问:“哪一位是陆天明?” 陆天明就这样一夜成名了。 “我不仅仅是个反腐作家” 《苍天在上》之后,陆天明又陆续写了《大雪无痕》、《省委书记》等一部又一部非常有影响的作品,题材都是“反腐败”和“贴近现实的”,他很快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反腐败作家”。 这个头衔的降临,自然是“辛酸苦辣甜”,五味俱全。有人借此表达自己对陆天明的尊敬,有人借此嘲谑、并把他排除在“文学家”的行列外。他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一场文学意识的重大冲突。这场冲突的本质是文学要不要贴近现实,文学该不该作用于当代生活,文学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事实上,陆天明不完全是写反腐败的。但他仍然以此为荣。他觉得一个作家能贴近现实,投身反腐事业,是时代的使命所然。作家不能对时代的召唤置之不理。 在他看来,文学工作者的根基应该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间,要重视人民大众的文学权利和阅读需求。文学不该只是小众的,而应该是被大多数人所喜爱和接受的。“中国的文学脱离群众太久了,我想做些努力。”陆天明说,他要努力证明,一个从事大众化写作的作家,同样可以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作家,而且还可以这么说,是一个更纯粹的作家。走在这条路上,是可以奉献出高品味的文学成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每天跟着这位老法官去看守所提审嫌犯,开庭办案,而且按时上下班。他还专门去北京特钢厂做过一年的炼钢工人,跟工人一起翻三班,被列为班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工厂“毕业”那天,陆天明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他只要从钢炉里舀出一勺钢水,倒在炉台上,根据其飞溅的钢花的颜色和样子,判断出钢水的含碳量,估计出的结果和实际检测出的成分几乎没有误差。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他生活过三个月,天天跟着片儿警窜胡同……每写完一部作品,他必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到生活中去走一走,去掂量一下在他“闭门”写作的这段时间里,生活中的人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写《省委书记》,他采访了好几位省委主要领导,并动用了他长期的公务员生活积累…… 闭关,孤独前行 陆天明一旦进入写作状态,就闷在家里一步也不出门。 5点半起床,中午睡20分钟,醒来再一直写到下午5点半。收笔,晚上看看新闻看看书,9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继续写作。 “怎么跟圈子里文化人晚上工作的状态完全不同?”记者诧异于他的这种极其规律的生活。 “从生活上来说,我不属于文学圈,也不属于任何圈子。我不和圈子里的任何人发生任何交往。换一句话说,写作就是写作。”20年来,陆天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顽强地写出了几百万字。他的边上没有旁人可以参照,成名之后,他依然一个人向着心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 陆天明的下一个计划很宏大,想写一部史诗性的《中国三部曲》。内容自然还是当代的现实,更多层次更全面更宏观。 这条孤独的路上,但愿这位已经迈入花甲的个性作家能够越走越顺畅。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他希望生命能给他一个可能,一个惊喜。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