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烦闷。田凤山和我  

2005-12-29 21: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晚上特别烦闷。烦闷并非因为那个刚被判刑的田凤山而起。但怎么也睡不着,还是到博客来说说话。
平头百姓五千年的艰辛和曲折,还有许许多多的委屈。  何时能不难?  我曾经到一个特别大的城市的一个特别著名的开发区去下生活。行前我一再声明我这回不是来写反腐败的,只写改革开放的成果,是要唱赞歌的。但即便如此,这个开发区的一个负责宣传工作的领导同志仍然明确表示不欢迎我去。  我后来没有“赖”在那儿。我想,没必要。中国的作家还没有无聊和穷酸到只能靠写这个开发区才能糊口的地步。  难啊。有时真的很难。我们该怎么活着?  有时的确挺烦闷。大事小事公事私事。等等等等。  所幸还有博客。那就在这里瞎扯扯吧……  
 先在网上查看了一下有关我的新闻报导,又有两条把我和田凤山联在一起说。现如今有些媒体只要说到田凤山,总要把我捎上。行文中倒也没有什么恶意,无非提一下当初如果这个陆某人要能揭发了这个田省长会如何如何。
 我曾写文章说明过当初的情况。也就是为自己做些辩解。我的辩解是:假如只凭道听途说的一句半句说某某某不是个好人的话,就去揭发谁,那,现如今要揭发的人可就太多了。这也是对法律对社会的不负责任。我还说过这样的话:我只是一个编剧,不是记者,更不是专职反贪人员,没有权利去深入调查,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还说了些其它的话,比如为了保证电视剧的顺利播出啊,就没有再去碰这档子事……
 现在想起来,这些话都是个“屁话”。
 今天晚上特别烦闷。烦闷并非因为那个刚被判刑的田凤山而起。但怎么也睡不着,还是到博客来说说话。  先在网上查看了一下有关我的新闻报导,又有两条把我和田凤山联在一起说。现如今有些媒体只要说到田凤山,总要把我捎上。行文中倒也没有什么恶意,无非提一下当初如果这个陆某人要能揭发了这个田省长会如何如何。  我曾写文章说明过当初的情况。也就是为自己做些辩解。我的辩解是:假如只凭道听途说的一句半句说某某某不是个好人的话,就去揭发谁,那,现如今要揭发的人可就太多了。这也是对法律对社会的不负责任。我还说过这样的话:我只是一个编剧,不是记者,更不是专职反贪人员,没有权利去深入调查,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还说了些其它的话,比如为了保证电视剧的顺利播出啊,就没有再去碰这档子事……  现在想起来,这些话都是个“屁话”。  电视剧能比揪贪官更重要?  不是记者、不是专职反贪人员就可以对别人的违法行为置于不顾?  法律和社会固然没赋于你这样的职责,但如果你真是一个特别有责任感和正义感的公民,还是可以去做些工作的嘛。份外去揪贪官的事,在中国当代并不是没有
 电视剧能比揪贪官更重要?
 不是记者、不是专职反贪人员就可以对别人的违法行为置于不顾?
 法律和社会固然没赋于你这样的职责,但如果你真是一个特别有责任感和正义感的公民,还是可以去做些工作的嘛。份外去揪贪官的事,在中国当代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嘛。
平头百姓五千年的艰辛和曲折,还有许许多多的委屈。  何时能不难?  我曾经到一个特别大的城市的一个特别著名的开发区去下生活。行前我一再声明我这回不是来写反腐败的,只写改革开放的成果,是要唱赞歌的。但即便如此,这个开发区的一个负责宣传工作的领导同志仍然明确表示不欢迎我去。  我后来没有“赖”在那儿。我想,没必要。中国的作家还没有无聊和穷酸到只能靠写这个开发区才能糊口的地步。  难啊。有时真的很难。我们该怎么活着?  有时的确挺烦闷。大事小事公事私事。等等等等。  所幸还有博客。那就在这里瞎扯扯吧……  
 为此,有个网民说,陆天明你之所以只是个“著名”的作家,还不是个“伟大”的作家,根子就在于此。
 现在再想一想,这个朋友批评得是准确的。
 我汗。汗。汗。汗。
出现过嘛。  为此,有个网民说,陆天明你之所以只是个“著名”的作家,还不是个“伟大”的作家,根子就在于此。  现在再想一想,这个朋友批评得是准确的。  我汗。汗。汗。汗。  中国人往往非常老到地把“份内”和“份外”划分得特别清楚。各人自扫门前雪的“恶习”千百年都不改。也不想改。我就是典型的一例。说实话,我在采访中听到说谁谁谁不是好人的,绝非田凤山一个。我只是把他写进了我的作品。多数没写,而田凤山也真是命不好,偏偏撞在了枪口上,被揪了出来。而另外那些仍然还在当着各种各样的官。多数还活得特别滋润。他们有的被称之为“好人中的坏人”,有的被称之为“坏人中的好人”,有的干脆就被形容为“从里到外都坏得很”,但即便如此,这样的人有的仍然活得满滋润。  我该怎么办?再写一个《大雪有痕》?或《暴雨似泪》?或别的什么?或者干脆写它十个八个一百个?  我相信,一定也有人对网民朋友们说过,谁谁谁不是好人。如此“道听途说”后,你们又打算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我相信,你们的答复一定是同一个字:难。  这一个“难”字背后,我相信,我知道,深藏着中国
 中国人往往非常老到地把“份内”和“份外”划分得特别清楚。各人自扫门前雪的“恶习”千百年都不改。也不想改。我就是典型的一例。说实话,我在采访中听到说谁谁谁不是好人的,绝非田凤山一个。我只是把他写进了我的作品。多数没写,而田凤山也真是命不好,偏偏撞在了枪口上,被揪了出来。而另外那些仍然还在当着各种各样的官。多数还活得特别滋润。他们有的被称之为“好人中的坏人”,有的被称之为“坏人中的好人”,有的干脆就被形容为“从里到外都坏得很”,但即便如此,这样的人有的仍然活得满滋润。
 我该怎么办?再写一个《大雪有痕》?或《暴雨似泪》?或别的什么?或者干脆写它十个八个一百个?
 我相信,一定也有人对网民朋友们说过,谁谁谁不是好人。如此“道听途说”后,你们又打算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出现过嘛。  为此,有个网民说,陆天明你之所以只是个“著名”的作家,还不是个“伟大”的作家,根子就在于此。  现在再想一想,这个朋友批评得是准确的。  我汗。汗。汗。汗。  中国人往往非常老到地把“份内”和“份外”划分得特别清楚。各人自扫门前雪的“恶习”千百年都不改。也不想改。我就是典型的一例。说实话,我在采访中听到说谁谁谁不是好人的,绝非田凤山一个。我只是把他写进了我的作品。多数没写,而田凤山也真是命不好,偏偏撞在了枪口上,被揪了出来。而另外那些仍然还在当着各种各样的官。多数还活得特别滋润。他们有的被称之为“好人中的坏人”,有的被称之为“坏人中的好人”,有的干脆就被形容为“从里到外都坏得很”,但即便如此,这样的人有的仍然活得满滋润。  我该怎么办?再写一个《大雪有痕》?或《暴雨似泪》?或别的什么?或者干脆写它十个八个一百个?  我相信,一定也有人对网民朋友们说过,谁谁谁不是好人。如此“道听途说”后,你们又打算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我相信,你们的答复一定是同一个字:难。  这一个“难”字背后,我相信,我知道,深藏着中国
 我相信,你们的答复一定是同一个字:难。
 这一个“难”字背后,我相信,我知道,深藏着中国平头百姓五千年的艰辛和曲折,还有许许多多的委屈。
 何时能不难?
出现过嘛。  为此,有个网民说,陆天明你之所以只是个“著名”的作家,还不是个“伟大”的作家,根子就在于此。  现在再想一想,这个朋友批评得是准确的。  我汗。汗。汗。汗。  中国人往往非常老到地把“份内”和“份外”划分得特别清楚。各人自扫门前雪的“恶习”千百年都不改。也不想改。我就是典型的一例。说实话,我在采访中听到说谁谁谁不是好人的,绝非田凤山一个。我只是把他写进了我的作品。多数没写,而田凤山也真是命不好,偏偏撞在了枪口上,被揪了出来。而另外那些仍然还在当着各种各样的官。多数还活得特别滋润。他们有的被称之为“好人中的坏人”,有的被称之为“坏人中的好人”,有的干脆就被形容为“从里到外都坏得很”,但即便如此,这样的人有的仍然活得满滋润。  我该怎么办?再写一个《大雪有痕》?或《暴雨似泪》?或别的什么?或者干脆写它十个八个一百个?  我相信,一定也有人对网民朋友们说过,谁谁谁不是好人。如此“道听途说”后,你们又打算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我相信,你们的答复一定是同一个字:难。  这一个“难”字背后,我相信,我知道,深藏着中国
 我曾经到一个特别大的城市的一个特别著名的开发区去下生活。行前我一再声明我这回不是来写反腐败的,只写改革开放的成果,是要唱赞歌的。但即便如此,这个开发区的一个负责宣传工作的领导同志仍然明确表示不欢迎我去。
 我后来没有“赖”在那儿。我想,没必要。中国的作家还没有无聊和穷酸到只能靠写这个开发区才能糊口的地步。
 难啊。有时真的很难。我们该怎么活着?
 今天晚上特别烦闷。烦闷并非因为那个刚被判刑的田凤山而起。但怎么也睡不着,还是到博客来说说话。  先在网上查看了一下有关我的新闻报导,又有两条把我和田凤山联在一起说。现如今有些媒体只要说到田凤山,总要把我捎上。行文中倒也没有什么恶意,无非提一下当初如果这个陆某人要能揭发了这个田省长会如何如何。  我曾写文章说明过当初的情况。也就是为自己做些辩解。我的辩解是:假如只凭道听途说的一句半句说某某某不是个好人的话,就去揭发谁,那,现如今要揭发的人可就太多了。这也是对法律对社会的不负责任。我还说过这样的话:我只是一个编剧,不是记者,更不是专职反贪人员,没有权利去深入调查,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还说了些其它的话,比如为了保证电视剧的顺利播出啊,就没有再去碰这档子事……  现在想起来,这些话都是个“屁话”。  电视剧能比揪贪官更重要?  不是记者、不是专职反贪人员就可以对别人的违法行为置于不顾?  法律和社会固然没赋于你这样的职责,但如果你真是一个特别有责任感和正义感的公民,还是可以去做些工作的嘛。份外去揪贪官的事,在中国当代并不是没有
 有时的确挺烦闷。大事小事公事私事。等等等等。
 所幸还有博客。那就在这里瞎扯扯吧……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