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天明的博客

作家。编剧。丈夫。父亲。老头。

 
 
 

日志

 
 

说啥体会,唯有苦泪(累)  

2005-12-22 07: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天明按:当代长篇小说选刊将选用我的长篇小说《高纬度战栗》。这篇短文是应编辑部所嘱写的一篇“创作体会”。我想在发表前,把它先发在这儿,以求正于我的博客朋友们。)
》一类的“纯文学”继续做下去的。即便要接触社会问题,也不必选择“反腐”。十年前做反腐之艰难,恐怕绝对不是“瞧不起者们”和未曾身临其境的朋友们所能想象的。面对文学外和文学内的两重冷箭,无奈做箭垛的感觉却激得我越发地要将这一类文字做下去。大概这也是我这一类的“南蛮子”的一种傻和倔的表现吧。 为此,这十年,我几乎停止了一切社会活动,除了写,还是写。妻子每年快到春节跟前,就会恳求我,今年能不能早几天停笔,让全家松松快地过个年。其实我又何尝不想早停几天笔呢?说实话,家里现在也不缺我这点稿费。但我总是停不下来,不仅是那些“瞧不起者”的嘴脸让我停不下来,还有无数期待者的热忱和呼唤更使我不敢稍有懈怠。 不忘使命,触及世事,疗救痼疾,唤起希望,并让文学再度回归社会和大众__这么做即便被嘲为不是文学,我也要做,况且我还觉得这是一条同样能做出真正的大文学来的康庄大道呢?! 这回当代选刊选用的《高纬度战栗》
 

很多人都瞧不起“反腐文学”。我对这个概念,也不怎么感冒。但这十年,我一直时断时续地在坚持着写这一类的故事。不管有人瞧得上瞧不上,我觉得中国还是需要有人讲这一类的“故事”,做这样的文学。我自己也需要把这一类的写作做得更加完善一点,因为我从来不相信文学只有(和必须)远离“社会问题”才能成为真正的文学。我认为这种重新泛起于多年前的理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害人的理论,最起码也是偏颇的。我没有足够的理论准备去和它争论,只能用创作实践来证明它的“偏颇性”。我知道,我的创作实践也未必能足以证明了这一点。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要用自己的后半生试它一试。

是我在这方面最新的一次尝试。我希望它能做到非常大众,又非常文学;非常好读,又非常深刻;非常通俗,又非常严肃;非常贴近现实,又具有一种非常形而上的意义。也许只是一场梦。但是梦,也要去做一做啊。 天津一位极年轻的诗人王嘉千曾写过这样两句诗,让我极为震撼:“不能用语言来解决的问题就不要用语言来安抚”“二十岁的面孔让你看到,我有一颗两千年的心有谁知晓”。我想就用它来做这篇不是体会的体会短文的结尾吧,其余的话,就都不必说了。 其实熟悉我早年文学创作路子的朋友是知道的,我完全可以、也有这个能耐把当初《泥日》《木凸》一类的“纯文学”继续做下去的。即便要接触社会问题,也不必选择“反腐”。十年前做反腐之艰难,恐怕绝对不是“瞧不起者们”和未曾身临其境的朋友们所能想象的。面对文学外和文学内的两重冷箭,无奈做箭垛的感觉却激得我越发地要将这一类文字做下去。大概这也是我这一类的“南蛮子”的一种傻和倔的表现吧。

为此,这十年,我几乎停止了一切社会活动,除了写,还是写。妻子每年快到春节跟前,就会恳求我,今年能不能早几天停笔,让全家松松快地过个年。其实我又何尝不想早停几天笔呢?说实话,家里现在也不缺我这点稿费。但我总是停不下来,不仅是那些“瞧不起者”的嘴脸让我停不下来,还有无数期待者的热忱和呼唤更使我不敢稍有懈怠。

不忘使命,触及世事,疗救痼疾,唤起希望,并让文学再度回归社会和大众__这么做即便被嘲为不是文学,我也要做,况且我还觉得这是一条同样能做出真正的大文学来的康庄大道呢?!

(陆天明按:当代长篇小说选刊将选用我的长篇小说《高纬度战栗》。这篇短文是应编辑部所嘱写的一篇“创作体会”。我想在发表前,把它先发在这儿,以求正于我的博客朋友们。) 很多人都瞧不起“反腐文学”。我对这个概念,也不怎么感冒。但这十年,我一直时断时续地在坚持着写这一类的故事。不管有人瞧得上瞧不上,我觉得中国还是需要有人讲这一类的“故事”,做这样的文学。我自己也需要把这一类的写作做得更加完善一点,因为我从来不相信文学只有(和必须)远离“社会问题”才能成为真正的文学。我认为这种重新泛起于多年前的理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害人的理论,最起码也是偏颇的。我没有足够的理论准备去和它争论,只能用创作实践来证明它的“偏颇性”。我知道,我的创作实践也未必能足以证明了这一点。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要用自己的后半生试它一试。 其实熟悉我早年文学创作路子的朋友是知道的,我完全可以、也有这个能耐把当初《泥日》《木凸 这回当代选刊选用的《高纬度战栗》是我在这方面最新的一次尝试。我希望它能做到非常大众,又非常文学;非常好读,又非常深刻;非常通俗,又非常严肃;非常贴近现实,又具有一种非常形而上的意义。也许只是一场梦。但是梦,也要去做一做啊。

天津一位极年轻的诗人王嘉千曾写过这样两句诗,让我极为震撼:“不能用语言来解决的问题就不要用语言来安抚”“二十岁的面孔让你看到,我有一颗两千年的心有谁知晓”。我想就用它来做这篇不是体会的体会短文的结尾吧,其余的话,就都不必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